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逃离霍家

作品:毒戮天下

    “别以为你是青山宗弟子我就不敢动你,现在滚,不然死。”老者冷声道。

    “只要有我在,你别想动她们一根头发。”孟安站在小翠三人的面前,沉声说道。

    “好大的口气,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来说大话。”老者不怒反笑,元婴的气势朝孟安压了过来。

    孟安并非第一次和元婴境动手,明白不能被动防御,在老者行动之前,孟安已经做出了行动,一捧紫雾朝老者撒了过去。

    毒尘充满了刺鼻的气味,老者眉头一皱,即便是元婴境的实力也不敢硬接,一挥衣袖,毒尘从中劈割两段。

    而孟安自然清楚仅凭这毒尘是无法伤害到老者的,其实这紫雾并非毒雾,只是孟安施展的障眼法罢了,真正的攻击是藏身于紫雾中的嗜血蚊王,化作一道赤芒从紫雾中窜出,朝老者冲去。

    老者大惊,没想到毒雾中还隐藏着一大杀器,而且还是一只嗜血蚊王,锋利的口器直逼自己而来,老者急忙闪身后退离开了山洞 ,躲避嗜血蚊王。

    “我尽量拖住他,你们找机会就赶紧离开。”孟安说完,随即冲出了洞外。

    “不愧是青山内门弟子,竟然有一只嗜血蚊王当做兽宠。”老者看着一边虎视眈眈的嗜血蚊王,对孟安冷声说道。

    “你不知道的还多呢。”孟安说话之间,手中数道银针出手。

    孟安控制嗜血蚊王对老者不断攻击的同时,手中的银针也附着了一层细微不易察觉的紫气,随即以一种怪异的指法将手中银针射出。

    数道银针首尾相接,犹如滴落的岩石的水滴一般,脱手后的速度越来越快,朝老者的同一位置射去,这正是云蛇四十九针的另外一种行针手法,就叫滴水式。

    老者的实力极为了得,但嗜血蚊王也不差,嗜血蚊王的速度和锋利的口器就是它致胜的关键,一蚊一人陷入了僵持对战的局面。

    孟安的银针飞来,老者早就注意到,不过对其并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对自己产生压力的只能是面前的嗜血蚊王,一个结丹修士的攻击根本无法伤到自己。

    老者随后一挥,一道真气形成的飓风吹过,便将孟安射来的银针全部扫落,没有对其造成丝毫的困扰。

    孟安并没有失落,反而更加起劲的开始一道道银针朝老者射去,也不管能不能干扰到他。

    趁此机会,躲在山洞内的小翠三人则从洞内走出,朝山下跑去,老者见状一皱眉头,向前去阻拦但是嗜血蚊王却对自己虎视眈眈,一时无法脱身。

    “敕!!!”

    眼看小翠三人就要离开自己的视线,老者决定不再隐藏,手中掐了一道指决,原本在潘姨怀中无恙的平儿顿时惨叫一声,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平儿,你怎么了,别吓娘啊。”潘姨看向怀中的平儿,只见其脸色煞白,全身颤抖不止,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顿时心痛道。

    “我劝你们还是好好的呆在那里,不然的话我不敢保证平儿会不会有事。”老者沉声说道。

    “你到底对平儿做了什么,他可是你的孩子啊。”小翠愤恨的看向远处的老者喝道。

    “哼,我从来没有把他当成我的儿子,在我的眼中他和你一样,都是孽种罢了。”老者不屑冷哼一声说道。

    “你快住手,我不离开了,我和你回去。”潘姨对老者求饶道。

    “解!!!”

    老者见状,再次手掐指决,冷喝一声,在潘姨怀里的平儿脸色顿时好转了许多,也不再抽搐,昏睡了过去。

    “我不明白,既然你没有将平儿当做亲人,为何还要留着他们母子二人?”孟安停下手中的飞针,沉声问道。

    “如果不是为了他体内的极品灵根,他们母子早就死了。”老者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在潘姨怀上平儿的时候,老者就已经打算将潘姨杀死,不过在其神识的观察下发现,平儿竟然着蕴含极品灵根,这让老者暂时改变了心中的念头。

    老者风流成性,光明媒正娶的老婆小妾就有十多个,孩子自然也不再少数,其中正房妻子前几年刚刚给老者怀下了一个男孩,只可惜男孩不具备灵根,根本无法修炼。

    这在修仙家族是很不幸的事情,如果你没有不具备灵根,哪怕你是家主的儿子,以后只能填饱肚子,根本没有地位可言。

    正巧这个时候老者发现了平儿极品灵根,便想到了一种可能,就是利用禁阵转灵大阵来将平儿自身的灵根转移到正房儿子的身上。

    这种转灵大阵的施展要求很是苛刻和狠毒,被剥夺灵根的人要承受很长一段时间的撕心裂肺般的痛苦才行,老者为了保证大阵的成功率,这才让潘姨母子多活了这么多年。

    “你好狠的心啊。”孟安很快就猜到了老者的打算,脸色阴沉了下来。

    “现在他们母子俩的命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根本没有机会带她们离开,我最后再说一遍,你就此离开我可以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老者说道。

    “她们我是一定要带走的,还有,你现在应该担心你自己才对。”孟安冷笑一声说道。

    就在孟安说完此话的同时,老者体内的真气突然暴动起来,不再听从老者的掌控,老者大惊之余急忙努力去控制暴动的真气,可是越是控制真气便越肆虐。

    “轰!!!”

    体内一声轰鸣,老者顿时喷出了一口鲜血,受了不轻的伤。

    老者自然是种了爆炸毒,孟安射出的每根银针上,都占满了剧毒,毒素虽然没有直接碰到老者的身体,却在他动用真气抵挡银针的时候,毒素已经开始不断侵蚀他的真气。

    一道赤芒一闪而过,趁着老者受伤的时机,锋利的口器直接刺进了老者的心脏,用力一吸,老者体内的精血被嗜血蚊王一口吞食干净。

    老者双眼圆瞪,再没有丝毫抵抗的能力,当即瘫倒在了地面,身子开始转凉。

    “我们赶紧走。”孟安将老者的乾坤袋取下,随即来到了小翠三人身边说道。

    小翠和潘姨还没从震惊中醒来,万万没有想到孟安竟然将元婴老者击杀了,直到听到孟安的提醒才反应过来,四人匆忙离开了此地。

    几日后,孟安和小翠等人来到了丹霞山的山顶,潘姨来到母亲的墓

    前祭拜离世的母亲,泣不成声。

    “种在平儿身上的禁锢已经解除了,以后就不用担心了。”孟安从老者的戒指中也找到了种在平儿身上的禁锢,帮平儿解决了后顾之忧。

    “这次真的太谢谢你了。”小翠真诚的感激道。

    “没事,以后你们就安心呆在青城吧,只要当点心,就不会有生命危险。”孟安建议道。

    “嗯。”小翠点了点头。

    和小翠告辞,孟安回到了青山内门,开始了闭关,一个月后,孟安顺利的踏入了结丹七层境界。

    这天,孟安正在剧毒山脉的木屋内,静心阅读手中的一枚玉简,这枚玉简正是孟安从薛不凡的戒指中找到的。

    通过对薛不凡的戒指翻阅得知,原来那道先天毒灵并非薛不凡炼制出来的,而是一位毒道老怪的金丹,可惜的是毒道老怪在炼制出来先天毒灵的同时便招来了雷电,身死道消,不过那道先天毒灵也被其幸运的保留了下来,然后被薛不凡幸运找到了老怪的遗物。

    “竟然还有此等炼体功法。”孟安惊喜的说道。

    这枚玉简中记载的是一部炼体功法,名为毒仙之体,是毒道老怪自创出来的,和孟安以前所练的毒王经有共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

    共同之处都是需要吞噬毒物来增强自身,不同之处则是一个以炼体为主,一个是以养气为主,不过最终都会成就先天毒灵。

    毒仙之体,通过吞服毒物来锤炼自己的身体,毒物越猛烈,锻造出的身体便越强,甚至可以仅凭身躯的力量就有开山断江之威能。

    毒仙之体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后天毒体,第二阶段是先天毒体,第三阶段则是毒仙之体,一层比一层难练,但一层比一层逆天。

    不只是这部不凡的炼体功法,孟安还找到了毒道老鬼的炼毒手札,其中的炼毒配方数不胜数,薛不凡以前曾炼制的断经丸和封禁丹都是出自其中。

    在得知了毒仙之体的厉害之后,孟安岂有不练的道理,直接开始了毒仙之体的修炼,按照毒仙之体经脉图运转真气,孟安周身传来了一股吸力,周边的毒雾不断被吸食过来。

    毒雾进入孟安的体内,没有被毒灵吞噬,而是渗入了孟安的身体各处,一阵阵酸麻感开始出现,孟安能感受到身体的肌肉和骨骼在这种酸麻感下正在一点点的变得强健。

    随着孟安的修炼,这股酸麻感逐渐转变成了灼烧感,毒素的作用体现了出来,孟安的身体就如同扔进了火炉中,开始接受烈火和铁锤的锤炼,一点点污垢开始从孟安的体表溢出。

    一天一夜的时间,孟安终于从修炼中醒来,起身之际,体表的污垢开始脱落,孟安的身体再次恢复了干净,不过和昨天有些不同的是,孟安的肤色变得白皙了许多,而嘴唇和眉宇之间倒有些暗黑了,和当初看到的薛不凡有些类似。

    “如今已是后天毒体,身体的强度确实高出了不少,自身的力量恐怕和结丹九重有的一比了。”孟安感受了一番自身增长的力量,满意的说道。

    “继续修炼,争取早日达到先天毒体。”孟安充满斗志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