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羊皮卷

作品:毒戮天下

    孟安决定去打探一番,随即跟随着羊皮卷的指示去到了光点标记的位置,此地并非在七座主峰之中,而是位于妖山宗后山的区域,那里是成片的群山。

    如今妖山宗还是寿宴期间,允许三宗和拜寿的妖修参观游历,后山是妖山弟子历练的地方,并非禁区,所以孟安很容易就来到了标记的位置。

    “好大一棵树啊。”

    孟安来到了光标所指示的山顶,颇为震惊的看着顶峰崖边的一株大树,树高十丈有余,在附近的全山中显得尤为醒目,只是如今的这棵树已经死去,树冠光秃秃的。

    “标记的点难道就是这棵树?”孟安在山顶并没有发现奇怪之处,随即将目光转向了这棵枯树,围着树身环视了一圈,甚至翻上枝头,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

    “莫非是我看错了。”搜寻无果的孟安取出了羊皮卷,准备再仔细翻看一下,确认自己是否看错。

    就在这时,手中的羊皮卷突然飞离了孟安的双手,附着在了枯树的树身之上,羊皮卷上绿色的山水图开始延伸出一条条绿色的丝线,逐渐将整株枯树缠绕。

    在绿线的延伸下,枯树长出了嫩芽,只是眨眼的功夫,枯树变成了一株茂盛的古树,重新焕发出了生机。

    羊皮卷消失不见,而在树身处则是出现了一道光门,等待着孟安的进去。

    孟安迟疑了片刻,迈步踏入,可是一层屏障却是挡在了孟安的面前,阻止了他的前行。

    “怎么回事,这明显是让人进入,为何我却进入不了?”孟安疑惑道。

    “难道必须是妖族之人?”沉思了片刻,孟安想到了一种可能。

    化兽诀开始运转,孟安的气息随之一边,周身流露出了一股妖兽独有的狂暴气息,孟安再次踏足,这次屏障没有阻碍,孟安顺利迈了进去。

    “死寂,阴沉,昏暗。”这是孟安的第一感觉。

    孟安似乎是进入了一处秘境,抬头看去,一层厚重的乌云遮盖了天空,地面全是枯萎的杂草,四周望去都是昏暗的,灰蒙蒙的一片,没有任何动静。

    孟安提高警惕,迈步朝前走去,不断的打量着四周,脚步踩在地面的枯草上,发出沙沙的声响,在这个寂静的地方显得尤为的刺耳。

    前行没有多远的距离,孟安突然停住了脚步,皱眉看向前方的黑暗处。

    “沙沙沙沙!!!”

    一阵阵划过枯草的声音由远及近从四面八方传来,闻声数量不在少数。

    在孟安的目光下,只见无数条毒蛇擦着地面游走了过来,数量惊人,毒蛇的种类繁多,简直就是毒蛇形成的浪潮。

    孟安见状,急忙取出一根烈日烟点燃,烟气迅速扩散四周,原本朝孟安袭来的毒舌急忙退散,停在了孟安周身十米的位置不敢再靠近。

    不过这些毒蛇并没有离开,不断的对着孟安吐着蛇信,一副将孟安活吞的模样。

    有了烈日烟的保护,孟安继续迈步前行,而前方的毒蛇随着孟安的前行不断后退,躲避烈日烟的烟气。

    就这样被毒蛇包围着继续前行了数百米,周围的毒蛇突然四散而逃,似乎有比烈日烟还要恐怖的东

    西正在靠近,孟安也是警惕的看向了前方黑暗,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一条足有百米长的大蛇从暗处游走了过来,全身的鳞片漆黑如墨,却折射出一抹幽光,一双绿色的竖瞳冰冷的盯着孟安,不断的吐着蛇信。

    大蛇似乎并不畏惧烈日烟,转瞬就又走到了孟安身前五米的位置,张开蛇嘴,一道毒雾从其口中喷出,朝孟安喷去。

    孟安顿时被毒雾所笼罩,大蛇的毒很是猛烈,地面的枯草都被毒蛇的毒雾腐蚀干净,露出了焦黑的地面。

    当毒雾散去,孟安平安的站在焦黑的地面中央,大蛇的毒虽然厉害,但对孟安来说还不够看,轻松被毒灵所吞噬。

    大蛇见状,双瞳也是闪过一丝诧异的目光,显然是没有想到孟安会不畏惧自己的毒素。

    “嘶!!!”

    大蛇嘶鸣一声,扭动着蛇身朝孟安冲了过来,张开大嘴誓将孟安吞入腹中。

    孟安急忙闪躲,大蛇的速度迅捷,修为起码在元婴境界,幸好孟安如今的体魄也是元婴,才能躲过大蛇的攻势。

    大蛇体表的鳞片很是坚硬,再加上其灵敏巨大的蛇身,孟安的攻击手段很难对其造成伤害。

    “干脆试着将其也变成自己的兽宠?”孟安心中突生一计,决定利用万兽决将其掌控。

    没有迟疑,孟安开始凝练起万兽符,眨眼便是一道凝聚出来,打入了大蛇的体内,只是孟安没有高兴,反而皱起了眉头,那道万兽符打入大蛇体内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仿佛是打在一块石头上一般。

    “难道不是活物?”孟安迟疑道。

    就在这个时候,黑暗处突然又冲出了七条大蛇,加入了战圈,孟安顿时陷入了险境。

    一条大蛇孟安还可以缠斗游走,这八条大蛇一起袭来,孟安是彻底没了办法,没有挣扎多久,孟安便被其中两条大蛇的蛇尾缠住了身子,两只大蛇开始发力,誓要将孟安分身惨死。

    幸好有土行符的保护,孟安没有第一时间就被撕裂,但身体的土行符也快快速消耗着,如果再不想办法挣脱,孟安还是难逃一死。

    可惜此时嗜血蚊王吸收了嗜血蚊皇的精血,已经陷入了沉睡中,无法帮助孟安,只能依靠自己了。

    孟安也只能使用最后的底牌,那就是毒灵的力量,毒我身开始运转,周身一道紫色的真气开始扩散,缠住孟安身体的大蛇,原本坚硬的鳞片正在快速的腐蚀,很快就露出了鳞片下的血肉。

    不过那些大蛇似乎根本感受不到疼痛,没有丝毫放开孟安的意思。

    “退下吧。”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缠住孟安的大蛇随即停止了动作,将孟安放下,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少年,我等着你过来。”那道声音再次在孟安的耳边响起。

    孟安沉思了片刻,迈步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大概走了千米的距离,孟安站住了脚步,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只见一个如同小山大小的尸骨摆在孟安的眼前,孟安还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尸骨,看其模样尸骨的主人应该也是一条大蛇,只是不知道能有如此庞大体型的大蛇,修为到

    了怎样的地步。

    “没想到竟然是个人族少年得到了我的信物。”一道青衣虚幻的身影从尸骨中浮现,打量了孟安一眼说道。

    这道虚影是一个中年男子的模样,长相极为俊美,带着几分妖异,身上流露出一股高贵的气质。

    “前辈就是这条大蛇?”孟安诧异的问道。

    男子点了点头。

    “拜见前辈,晚辈不知道这里是前辈的长眠之地,贸然闯入,还请不要怪罪。”孟安急忙说道。

    “不用如此,我留下信物就是为了有人能来到此地。”男子摆了摆手说道。

    “不知前辈尊姓大名?”孟安问道。

    “青莲。”男子沉声说道。

    孟安神情一滞,这个名字这段时间孟安时常在妖山宗听到看到,青莲正是上一任的妖皇,修为高深莫测,传言他是度六九之劫时,失败才陨落的。

    “看来你听过我的名字?”青莲感兴趣的问道。

    “是的,传言前辈渡劫失败陨落,只是晚辈不明白,前辈的遗体如果是被葬在这里,那妖皇墓中的又是什么?”孟安诧异道。

    “这都是拜青墨所赐啊。”青莲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杀机。

    “我和他本来是亲兄弟,当年我拼死度过了六九之劫,却也是身受重伤,没想到这个时候他乘虚而入将我重创,幸好我有一逃命的本事,没有被青墨所杀。”

    “后来他对外宣称我渡劫失败,暗地却派人一直追查我的踪迹,试图将我彻底击杀,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我会回到妖山宗,并布置了这个秘境,可惜的是我伤势太重,坏了根基,没能活下来。”青莲说到此处,眼神中闪过一丝暗淡。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孟安也是颇为青莲感到不值。

    “前辈既然留此执念,说明心事未了,不知道晚辈有什么可以帮助前辈的,尽管吩咐。”孟安说道。

    “原本确实有一事相求,就是让你拜我为师,帮我杀了青墨,为我报仇。”青莲说道。

    “前辈,这事对我来说太过困难了。”孟安苦笑道。

    “我明白,当初我的打算是将修炼的仙级功法传授给进来的人,让其为我报仇,没想到竟然是你进来,人妖之间的修行功法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所以这个想法是破灭了。”青莲说道。

    “仙级功法。”孟安惊声。

    “不错,不然我的修为也不会进展迅速,而青墨杀我,除了妖皇之位外,仙级功法占了首位。”青莲说道。

    “我现在改变一下条件,那就是我将仙级功法传授于你,你出去后帮我找到一个传人,和其立下天道誓约,让其为我报仇。”

    “看你修炼的应该是毒道功法,如今正在尝试突破先天毒体,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作为报酬,我可以让你快速成为先天毒体。”青莲说道。

    “我答应前辈的条件。”孟安没有犹豫,当即应道。

    “好,为了保险起见,你我也立下一道天地誓约吧。”青莲说道。

    没有拒绝,孟安随即和青莲立下了天道誓约,与当初和崔元立下的一样,如果违背约定的话,会受到天道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