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丁木

作品:毒戮天下

    “少爷,我想跟着你一起去。”从杨过的书房出来,秋香就对孟安提议道。

    “我这是去修行,又不是去旅行,你还是在家族等着我回来吧。”孟安说道。

    “不要,我就要跟着少爷出去,我可以帮少爷打理生活起居的。”秋香说道。

    “不行,我这一去,不知道期间会遇到什么危险,我怕照顾不到你,到时候你再出了什么事情,那该怎么办?”孟安说道。

    “那我更应该跟着了,有危险,我可以帮助少爷拖住,给少爷可以逃跑的机会。”秋香说道。

    “别说了,我是不会同意的。”孟安摇头拒绝道。

    不敢再去看秋香失落的目光,孟安直接动身离开了杨家,骑着疾风马朝苍山宗的方向赶去。

    孟安也很是无奈,没想到秋香对杨凡如此痴情,希望她在以后嫁个好人吧,如今总算有了一个身份,进入苍山宗就要容易了许多。

    顺着曲城城门前的大道很快进入了大山之中,孟安并不着急,悠闲的骑着马前行着,仿佛真的成为了一个旅者,不断参观着周围的景色。

    就在孟安驾马来到一处密林的时候,数道身影突然从密林中窜出,出现在了孟安的面前,挡住了孟安的去路。

    “我还以为你们要等我再离远些才会现身呢。”孟安并未露出震惊之色,淡定的看着面前的几道身影说道。

    “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出来,说,无双是不是已经被你们杨家捉住了?”面前的男子厉声喝道,他正是墨家的家主,也是墨无双的父亲。

    墨家也是酿酒世家,自从杨家的八仙酿推销出去后,墨家被打压的很严重,于是墨家主就想到了利用女儿的姿色去诱骗杨凡,将八仙酿的酒方拿到手的计划。

    没想到的是在计划快要成功的当天,墨无双连同埋伏的墨家弟子全都不见了踪影,其中还有一位墨家的长老,墨家主推测自己的计划可能已被识破,女儿被杨家捉住了,就在他惶恐的等待杨家上门的时候,却发现杨家并未有任何行动。

    这让他开始怀疑,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搜寻女儿的下落,同时想当面询问杨凡当晚的事情经过,终于让他等到了机会。

    “你女儿并非被杨家所擒,如今已经死了。”孟安说道。

    “什么,是谁杀了我女儿?”墨家主痛声道。

    “是我。”孟安说话的同时,一道强悍的气势从自身迸发出来,周围的众人全部被气势镇压无法动弹。

    墨家主震惊不已,万万没想到眼前的杨凡会迸发出如此浩瀚的气息,在还没有反应之际,一道紫火便在身体燃烧起来,墨家的几人迅速化为了灰烬随风飘散。

    孟安收回气势,继续骑马朝着前方赶去。

    一个月后,孟安来到了苍山宗的脚下,只见十九座高峰在面前耸立,南北方向依次排列,高峰之间都有一条河流趟过,河流形成一片江河将十九峰包围其中,要想到达相邻高峰只能通过高峰之间搭建的长桥。

    其中苍龙峰屹立中央位置,是苍山的主峰,最为耸立挺拔,在主峰的脚下流淌的就是清风河,在主峰对面河的边岸有一座巨大的城池,名为苍城。

    “好生气魄啊。”骑着疾风马略显风尘的孟安看着面前的苍城,开口感叹道。

    苍城的规模可以说和青山四城的总和想媲美,是当之无愧的一流大城,进出的人口川流不息,热闹非凡。

    孟安进城后便找了一家客栈休息,等待几日后苍山招收弟子的日子。

    每个月的月初,就是苍山招收弟子的日子,到时候会有苍山弟子来到苍城外的河边,所有结丹境上的人,只要查明身份,都可以参加弟子考核。

    “听说了没,酿酒世家杨家好像将残方八仙酿给整出来了,早就听闻八仙酿的名号,有机会我一定要品尝一番。”

    “你的消息已经落后了,据传杨家不仅将八仙酿研究出来了,还对其进行了改良,其改良后的新八仙超越了原本的八仙酿,称为人间仙酿也不为过,喝过的人无不赞叹连连,可惜的是新八仙的价格贵的要死,而且还有限额销售,想买的话难如登天。”

    听着旁边几桌的交谈,孟安露出一抹笑意,这段时间自己一直是闲鱼野鹤般骑着马赶来,时不时还会停下欣赏苍山域的景色,速度自然不及消失传播的速度。

    几乎每到一座城,就会听到有人谈论八仙酿,看来杨家也没少在宣传上下工夫啊。

    “哈哈,我就喝过新八仙。”就在这时,一道白衣青年的身影从外边走了进来,得意的说道。

    “这不是丁家公子吗,你喝过新八仙酿?”客栈的几人随即问道。

    丁家是个二流大家,在附近很是得名,关键是如今丁家的家主就是苍山宗副宗主丁春秋的儿子。

    “那丁少爷快说说那八仙酿是什么味道?”众人感兴趣道。

    “不用我说,靠近我自己感受一下就知道了。”丁少爷说道。

    众人错愕,不过还是靠近了丁少爷几步,几人顿时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咦?这是什么酒,好香的酒气啊。”那几人突然惊疑道,轻嗅了几下鼻子,试图寻找酒气的源头。

    “哈哈,你闻到的酒气就是我喝的新八仙,其味道回味无穷,而且在喝了此酒后,三日内酒气经久不散,张口之间就是酒香飘散,最神奇的是,这酒香会依据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酒香变化。”丁少爷说道。

    “竟然有如此神奇之酒,不知道要花多少钱才买的?”众人问道。

    “一亿灵石一坛。”丁少爷伸出一根手指说道。

    “什么,这么贵!!!”

    “贵吗?在我看来物有所值。”

    “对了,前段时间苍山去妖山拜寿,好像得知青山宗也有一种酒,名为五毒酒,要价也是一亿一坛,不知道和这新八仙谁高谁低。”有人开口道。

    “哼,我听闻过此酒,那是青山宗的一名弟子所酿,竟然不给我苍山宗的面子,漫天压价,他那酒怎么比得过这新八仙。”丁少爷不爽的说道。

    “我倒并不这么认为,我有幸买到两坛你所说的五毒酒,其味道确实称的上一绝,和新八仙属于两个极端,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孟安这时突然开口说道。

    客栈内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转向了窗子旁边的孟安。

    “你说你喝过五毒酒,那可是青山域的酒,你从何得来,难道你是青山人?”丁少爷走过来质问道,

    “非也,我的五毒酒并非是从青山得来,而是从妖山,既然你知道拜寿之事,应该知道青山宗那名弟子曾答应给妖山宗专门酿造了一批五毒酒,我也是拖了家族的关系才得到了两坛。”孟安说道。

    “空口无凭,既然你说五毒酒比的上八仙酿,那你可还有五毒酒,我喝过新八仙,我就来定个高下。”丁

    少爷说道。

    “恰好我还有一坛,不过此酒价值不菲,我的家族可是两亿一坛买下的。”孟安说道。

    “你这酒我买了,我倒要看看这酒有几分斤两。”丁少爷沉声道。

    “那好,还请先交钱再说。”

    “你连酒都没拿出,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就算是有,如果我品尝后,不是真的如你所说,和新八仙不分上下的话,这钱我一分都不会给你。”

    “好吧,那就请丁少爷先来评判一番再说。”孟安随即取出了一坛五毒酒放在了桌上。

    丁少爷坐在了孟安的对面,看向面前的酒坛,客栈的众人也都围观了过来,想见识一下这所谓的五毒酒。

    “呼!!!”

    丁少爷刚将酒坛封纸戳破,一道冲天火柱便从酒坛喷出,激射数米之高,让在场的众人同时一惊,下意识往后一缩。

    丁少爷也是被吓了一跳,诧异的看着面前的五毒酒,原本的轻视消失不见,从视觉上来说,此酒极具冲击力,和八仙酿的云雾缭绕相比,毫不逊色。

    火柱很快消散,紧接着一股浓郁火热的酒香飘散开来,极具侵略性的冲进了每个人的口鼻,让其被酒香所迷惑。

    “好香的酒啊。”众人顿时惊叹道,看向桌上的酒,目光不禁火热起来。

    桌前的丁少爷同样如此,他的感受最为深切,浓郁的酒香如同毒蛇一般不断朝自己铺面而来,让人招架不住,这股香气和口中的新八仙的酒气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丁少爷,请品尝吧。”孟安说道。

    随即提起酒坛,给丁少爷面前的酒杯中倒了一杯,鲜红如血的酒水在酒杯中静静的旋转,酒水表面依旧有火焰燃烧。

    “此酒毒辣异常,丁少爷要做好心理准备,千万要忍住啊。”孟安提醒道。

    丁少爷皱眉,看了一眼杯中烈火,随即将其一饮而下。

    酒水入口,如同吞入了一块火炭,其毒辣的酒水不断刺激着他的舌头,让其灼痛难忍,整个头颅顿时被酒气贯穿通透,两道火柱从其鼻孔喷出,丁少爷的脸色变得通红无比。

    丁少爷刚想将此酒吐出,突然想到了孟安刚才的话,生生的忍耐住了。

    毒辣终于消失,一股浓郁的醇香甘甜开始在口中回荡,五种味道在口中变化,顿时让丁少爷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从迷醉中醒来时,酒水已经下肚,腹内变的火热,这团火热在体内流转,温养身体各处,让人尤为的舒适,一丝丝热气从丁少爷的体表溢出,浮现了一层热汗。

    “丁少爷,此酒如何?”孟安看着从五毒酒中缓过神来的丁少爷,询问道。

    “好酒,果真如你所言,和新八仙不想上下,绝对配的上人间仙酿啊。”丁少爷信服道。

    “丁少爷,可否赏脸给我们也尝一尝啊?”一旁的几人眼馋的说道。

    “滚,这酒是我两亿买的,凭什么给你们尝。”丁少爷急忙将桌上的五毒酒揽在了手中。

    “那个,咳咳,我是丁木,这酒钱能不能托几日,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信守承诺,将钱给你的。”丁木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孟安说道说道。

    “可以。”孟安点头道。

    “那就太感谢了,还不知道兄台尊姓大名呢。”丁木一喜,抱拳问道。

    “杨凡。”

    “什么!!!你莫非就是那个杨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