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新学校

作品:毒戮天下

    孟安这一炼就是一天的时候,到了黄昏时分,孟安炼制出了十几份蒙汗散,可是没有一份是成功的,还浪费了不少毒草,幸好药田的毒草不在少数,经得起孟安的炼制。

    一天的努力是值得的,孟安从最开始炼制出现十几处错误,降到了现在的一两处,成功在慢慢像他靠近。

    孟安此时正在做着今天最后的尝试,目光极为的专注,考虑到了炼制中的每一个细节,最终趁着大山最后一丝光亮,孟安终于制作出了一份蒙汗散。

    孟安将手中的蒙汗散一口吞下,干燥的蒙汗散很难下咽,但孟安此刻在乎的不是这些,而是蒙汗散是否成功炼制。

    丹田处的真气开始躁动,证明了孟安炼制的确实是毒药没错,为了测试蒙汗散的药效,孟安继续等了大概十分钟,一丝强烈的倦意感传来,让孟安有种昏昏欲睡的念头。

    孟安急忙运转毒王经吞噬体内的毒素,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情,毫无疑问,自己终于炼制出了第一份毒药。

    孟安激动的跑回了家,将自己成功炼制出蒙汗散的消息告诉了道远,并将其展示在了道远的面前,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成绩。

    “花了一天时间才炼制出来,有什么值得你骄傲的,我当年只用了两个小时做出来的,三年内我便学会了炼制毒方百炼中的所有毒药。”谁知得到的却是道远的无情打击,让孟安原本的骄傲瞬间破碎。

    不过孟安没有沮丧多久,道远的话反而刺激了孟安,既然他可以在三年内学会毒方百炼中的毒药,自己为什么不行。

    在随后的日子里,孟安只要休息放假,回来就扎进果林中的药田,一呆就是一整天,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疯癫的状态。

    眨眼间三年过去,不知道是因为炼制毒药增强孟安的学习能力还是孟安本来就聪明,让孟安三年内连跳两级,成为了一名即将去到县城报道的初中生。

    在这三年的时间里,孟安彻底熟练了毒炼九转的炼制手段,毒方百炼中大半的毒药可以炼制出来,自身的实力也达到了凝气九层。

    今天是学校报道的日子,孟安正在收拾东西,和三年前相比,孟安的身高并没有

    长太多,反倒是肤色黑了不少。

    这种状况的出现,孟安也在道远那里得到了答案,修炼毒王经的副作用浮现出来了,因为长期服用毒药,造成的毒素积累,对此道远给孟安的解决方案就是继续修炼。

    “信哥,送小安去县城上学啊?”孟安收拾完东西,刚和道远走出院门,邻家正抱着儿子在院门口晒太阳的铁柱打招呼道。

    当年铁柱半信半疑服下了道远的药,三个月后就查出怀孕的消息,可把夫妻俩高兴的痛哭流涕,从医院回来就抱着道远的腿不松开了,现在孩子也三岁多了。

    “对,送他去县城上学,我也可以多安生几天了。”道远说道。

    “小安真有出息,这么小就上了初中,将来肯定能赚大钱。”铁柱说道。

    孟安连跳两级的事情可是在附近村子传来了,都知道杨安村有个小学霸,也给杨安村增光不少。

    打过招呼,道远骑着那个用了多年的三轮载着孟安朝县城赶去,孟安所在的初中是个附属中学,位于县城的北侧,和旁边的的县高中可是算的上是县城最好的院校了。

    道远和孟安来到校门口时,这里很是热闹,都是返校的师生,还有报道的初一新生和学生家长。

    “孟安,孟安。”就在孟安和道远准备去寻找报到处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孟安耳边响起。

    孟安闻声望去,脸上也露出了惊喜的神情,叫住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家三兄弟,两年前三人上了初中,再加上这几年自己疯迷炼毒,所以没再见过,没想到竟然在新学校再次相见。

    “孟安,你怎么跑我们学校来了?”三人走过来,李建国疑惑的问道。

    “我来上学啊。”孟安笑着说道。

    “上学?”三人一愣,孟安现在应该是升五年级才对啊。

    孟安随即将自己连跳两级的事情告诉了他们,让他们佩服不已,同时高兴起来,这岂不是又可以在一起了。

    “太好了,这里你们熟悉,那就拜托你们帮助孟安去办入学手续了,我也省的跑了。”道远庆幸不已,递给了三兄弟几盒药烟作为回报。

    “谢谢叔叔,放心吧。”三人保证道,将孟安的大包小包接下,领着孟安去找所在的班级办理入学,道远则是回去了。

    三人熟练的帮助孟安办完了一切手续,随后帮孟安找到了自己的宿舍,因为办事迅速,孟安是第一个来到宿舍的人,将被褥什么的先放在床铺上,孟安便和三兄弟一起去吃饭了。

    吃完饭,三兄弟带孟安熟悉了一下学校的坏境,随后去到了自己所在的宿舍。

    “这就是我们的宿舍,以后有事你就来找我们。”李建军拍着胸脯保证道。

    宿舍内,孟安和三兄弟一起抽着烟,这种感觉让孟安感到很是惬意,感觉又回到了小学一起抽烟的日子。

    和三人闲聊了半天,孟安才和三人告别,回到自己宿舍时,发现宿舍内已经有学生在了,都在收拾自己的床铺。

    让孟安皱眉的是,自己的床铺竟然被别人占了,自己的被褥也被扔到了另一个床上。

    自己的床铺是左侧靠窗的商铺,这个铺位可以说是上等铺,所以有许多人都愿意住这个铺,孟安自然也是如此。

    “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床铺吧。”孟安走到床铺旁边,对正在玩手机的那人问道。

    “什么就是你的了,谁先占到就是谁的。”那人继续玩着手机,连看都不看孟安一眼,一副爱搭不理的口气。

    “照你这么说,我早就把我的被褥放上去了,那就已经是我的了,还有这床铺是学校分配的,你有什么资格随意改变。”见对方不是善茬,孟安自然也不再给面子了。

    “我就占了怎么着吧。”那人终于放下了手机,瞥了孟安一眼,发现孟安又矮又瘦,是个好欺负的人,也是彻底摆出了一副霸道的姿态。

    宿舍内其他正在收拾床铺的人并没有吭声,他们可是知道这人背后有人罩着,不然也不会这么嚣张。

    “都是一个班的,还在一个宿舍,我不想搞坏关系,现在换回你的床铺,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孟安沉声说道。

    “你他妈谁啊,我看你能把我怎么着。”那人听到孟安的话,感觉被孟安羞辱了一般,直接从商铺跳下,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