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一十八章 殿内的宝贝

作品:毒戮天下

    两妖看着堵在出口的孟安,脸色难看不已,看样子孟安是摆明了不打算放两妖离开。

    “你最好想清楚,如果杀了我们,你就别想在海上安生,我海马族和海狮族定会找你报仇的。”海马族长脸色难看的说道。

    “你以为威胁我就能放过你们,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你们,我并非只是斩杀了鲨鱼族长,几天前鲨鱼族被我彻底全歼了,如果你们两族也希望如此的话,那就来找我麻烦好了。”孟安不屑的说道。

    “什么!!!”

    两妖大惊,被孟安的手段所震住了,鲨鱼族的实力可是超过了他们两族,竟然被其歼灭,自己到底是招惹了怎样的存在。

    “我可以将我所有的宝贝留给你,能不能饶我一命,你放心,我出去以后绝对不敢找你麻烦。”海狮族长向孟安服软道。

    “我可没有遗留后患的习惯。”孟安断然拒绝道。

    两妖见孟安的态度如此坚决,心灰意冷,唯有以命相搏,两妖很是默契的朝孟安再次冲了过去。

    “轰!!!”

    秘境内再次传来了激烈的战斗声响,只是并没有持续多久便停歇了,中了爆炸毒的两妖实力骤减,岂是孟安的对手,在交战不过百招的情况下,先后死在了孟安的身下。

    “算是帮六当家了结了心愿,也算了结了因果。”看着海马族长的尸体,孟安平淡的说道。

    两道紫火飞出,孟安将两妖的尸体烧成灰烬,随即退回到了第三殿的面前,将还有余温的海豹族长和森罗帮主的尸体化为了灰烬,看向了大殿上空的水晶球。

    因为大阵被破,水晶球此刻变得异常的平静,其中雷电和地火缓慢的翻滚着,孟安感受到了法宝的气息,想来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

    也许是闻到了火焰的味道,兽宠袋内的朱雀从中飞出,朝大殿上空的水晶球而去,只见其张开了嘴巴,一股吸力传来,水晶球内的地火顿时源源不断的涌入了朱雀的口中。

    一直持续了半刻钟的功夫,水晶球内的地火消失一空,只剩下残暴的雷电在其中翻滚,朱雀打了一个饱嗝,重新飞回了孟安的兽宠袋休息去了。

    随手一招,那个水晶球落在了孟安的面前,看着其中浓郁的雷电之力,孟安露出了惊喜之色,其中蕴含的雷电是雷电石的千百倍,短期内孟安不必考虑雷电的消耗,可以无所顾忌的施展雷影闪了。

    “不知道这最后一殿内到底存在着什么东西。”孟安来到了大殿门前,将自己得到了那块金色令牌贴在了大殿的门上。

    大殿的大门缓缓开启,一股尘封许久的气息从中涌出,孟安并不担心会有毒素,如今的自己最需要强劲的毒素来提升。

    让孟安错愕的是,大殿内竟然空无一物,比前两殿还要干净。

    “难道早就被人打劫了?”孟安走进大殿,不相信的看着这个空荡荡的大殿,如果海马族长还活着的话,不知道看到这个场景会有怎样的感受。

    “不对,有东西。”孟安抬头之际,神情一

    顿,发现了异样。

    抬头看去,正是大殿上空的星辰图,而大殿的房顶则是消失不见,被一副巨大的地图所取代,而这副地图是孟安目前为止看到的最全面的地图,包括了陆地和海域所有地方,极为详细。

    不仅如此,孟安还在地图上看到了两座仙山的位置,标记在海域上的某处,唯独没有第三座仙山的位置。

    就在孟安观看这副全面地图时,一道神识冲进了孟安的脑海,孟安并没有抗拒,因为自己也抗拒不了,正是这座秘境曾经的主人,那位渡劫大能留下的神识。

    这道神识并没有恶意,传递给孟安的只是一段话,孟安在读完这段话后,露出了震惊之色。

    “这位渡劫大能竟然没有死。”孟安心神震颤道。

    原来这位渡劫大能当年并未如海马族长所说那般,寿命将至来此安身,而是渡劫后难再突破,屈身此地推演第三座仙山的下落,试图去仙山之上寻找成仙契机。

    经过其多年的推演,终于被其找到了些许线索,随即离开了此地,去寻找第三座仙山了,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道找到没找到。

    而这副海图,就是当年他借此推演的地图,其中还有他推演留下的笔记。

    这位渡劫大能是抱着必死的心去寻找的,因为他也即将迎来六九之劫,他离开之前没有将这副地图带走,而是留给后面的有缘人,让其也能跟随自己的脚步找到仙山。

    “按这位前辈的推演,蓬莱仙山似乎离吞噬深渊并不远啊。”孟安有些意外的说道。

    自己正好可以在得到无影虫后就去那边看看,没准还能找到仙岛的踪迹,简直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将地图默默记下,孟安没有继续逗留,直接离开了秘境。

    孟安没有从来时的方向走出海底山脉,毕竟在外边还有海马族的大船等待海族族长的回归,孟安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向。

    在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海底山脉的同时,孟安运转化形决,变回了原本孟安的模样,随后才朝吞噬深渊的方向赶去。

    转眼半个月过去,孟安已经远离了海马族的海域,来到了一座名为幽泉岛的海岛上,这座岛算是一座三流小岛,岛上有个小城镇,倒是有不少经过的海盗在此停歇。

    和此岛不足百里的位置就有一座巨大的岛屿,名为幽冥岛,当初森罗帮主所说的幽冥帮就在这个幽冥岛上,其帮主幽冥和森罗在海上闯出的名号不相上下,毕竟是人族建立的海盗团,所以两帮的关系倒是颇为密切。

    此刻孟安正在城镇内的一座酒楼吃饭,在海上奔波了数日,终于见到了一座岛屿,可以让孟安好好休息休息。

    和陆地的酒楼不同,海上的酒楼生意背后一定有大势力的支持,要不然绝对是开不下去的,而这个酒楼正是幽冥帮其中一位当家的产业,不敢有海盗或者海妖来此闹事。

    “真是厉害,鲨鱼族竟然被灭族了,也不知道招惹了怎样的存在。”

    “鲨鱼族那群家伙我早就看不惯了,如果被我

    知道是哪位高人做的,我一定要当面谢谢他。”

    “我刚刚得到了一条比鲨鱼族灭族还要劲爆的消息,你们要不要听听?”

    “别卖关子,什么消息快说来听听。”

    “前不久海马族族长邀请海豹族长海狮族长和森罗帮主一起去秘境探险,结果有去无回,全部死在了秘境之中。”

    “真的假的啊,他们可都是大乘高手啊,怎么会全部身死。”

    “这事很有可能和灭杀鲨鱼族的那位高人有关,据说当初海马族长曾邀请过鲨鱼族长一同探险,而那时鲨鱼族长已死,有人借他名义去了海马岛,最终和海马族长一行人一同去了海底秘境。”

    “看来那位高人要被三族一帮联合追杀了啊。”

    “没错,现在三族一帮联合发布了悬赏令,开始通缉此人,只要能提供相关线索,就能得到不菲的报酬,相信再过不了几天,悬赏令就会发到幽冥岛。”

    孟安听着酒楼内海盗的热议,心中颇为自在,让他们去找吧,杨凡这个人已经消失在海上了。

    就在孟安吃饭的时候,五名彪形大汉走进了酒楼,扫了一眼大厅内的客人,随即找了一处角落做了下来。

    孟安神情一楞,最先走进酒楼的竟然是鲨鱼帮的大当家,虽然其易了容,不过气息并未改变,被孟安所认出。

    本来孟安已经放弃击杀大当家了,毕竟海上这么大,要想找到大当家就是大海捞针,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简直是天意啊。

    “大当家的,我们跑这么远来投靠幽冥帮,不知道他们收不收啊?”五人刚坐下,其中一位就对大当家问道。

    “放心,我曾经和幽冥帮的四当家有过交情,再加上我们带出来的家当,他一定会收我们的。”大当家保证道。

    吃过饭菜,五人没有休息,直接出发赶往幽冥岛了。

    吃饭期间大当家一直警惕四周,似乎很害怕某人的出现,孟安猜测他是怕遇到自己,毕竟当初是他引鲨鱼帮来击杀自己的,没想到自己将鲨鱼族灭族了。

    再加上后面传出自己斩杀三族族长的消息,恐怕更让他惶恐不安,所以才不辞辛劳跑到这么远来避难。

    孟安本来打算休息几日再赶路的,如今遇到大当家,让其改变了想法,决定在去往幽冥岛的路上将其斩杀,到了幽冥岛再休息。

    五人去到了岛屿的码头,上了一条开往幽冥岛的大船,孟安也跟了上去。

    “马上要到幽冥岛了,等我们加入幽冥帮,就可以好好休息了。”在一间客房内,大当家松了一口气说道。

    “你恐怕到不了幽冥到了。”就在这时,孟安的声音传出,让房间内的五人一惊,尤其是大当家,汗毛炸立,露出了惊恐之色。

    在五人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之际,五人便感觉身子一软,倒在了地面彻底断了气。

    一道紫火出现,五人的身影刹那间化为灰烬,接着一阵轻风吹过,带走地面的尘土,从始至终房间内的情况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