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再来李家

作品:毒戮天下

    孟安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孟安洗漱了一番便回到了屋子,躺在床上的孟安没有睡觉,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孟安之所以清楚李平重病是中了剧毒一品红所致,是因为在毒方百炼中,就有对一品红的描述,不仅是一品红,就连父亲所中的五日丧命也记载其中。

    这两种剧毒孟安目前还没有炼制过,不是因为孟安的炼制手法的问题,而是药田中缺少了两种剧毒中作为主要的断魂草。

    孟安曾问过道远为何没有断魂草,道远告诉孟安,断魂草在俗世极难存活,除了一些特定的区域,只有修仙界中才盛产此毒草。

    所以在知道李平所中的毒竟然是一品红后,孟安的内心很是动荡,父亲的仇恨他一直埋藏在心里,现在没准就可以根据这个线索找到杀害父亲的凶手。

    第二天清晨,道远一如既往的对孟安展开了云烟步的特训,让道远意外的是,今天的孟安仿佛不再状态,多次被自己得手暴虐。

    更让道远意外的是,孟安并没有去到药田研究毒药,而是和自己说了声去找三兄弟便出了门,孟安的反常让道远意识到可能会有事发生。

    孟安来到李安村时还没到正午,刚走到三兄弟家的街道口处,就看到了早就等候多时的李家老三。

    “孟安,你可算来了。”老三看到孟安的身影后,激动的说道。

    “怎么了,难道伯父的病没好转?”孟安心中一跳,难道自己昨天的解毒汤没有效果。

    “不是,我父亲昨晚就可以下床走路了,知道你今天还会来,父亲一早就起来准备好酒好菜了,我是特意在这里等你的。”老三解释道,让孟安提到嗓子眼的心又放了回去。

    跟随老三来到家,孟安看到老大老二正在厨房帮李平打下手,李平除了脸色还有些差之外,根本不像是昨天还重病的患者。

    “就剩最后一个汤了,你们别帮我了,快去招待孟安。”在厨房忙活的李平看到孟安过来,急忙对身边的两人说道。

    “不必

    搞这么大吧?”三兄弟将孟安请上了饭桌,看着面前一桌子的菜,孟安有些受宠若惊的说道。

    “你可是救了我父亲命的,当然要好生招待了,快吃吧,我父亲的厨艺可是一绝,平时我们都吃不上他做的菜。”老大李建国说道。

    三兄弟根本不等孟安先动筷子,已经先对桌子上的菜发动了进攻,颇有当年道远刚出大山时的吃相。

    孟安尝了一口眼前的饭菜,眼睛一亮,确实如三兄弟所言,李平的厨艺当真了得,简直和餐馆的大厨有的一比。

    “孟安,吃的还满意吧。”就在四人狼吞虎咽之余,李平端着最后一道汤,也坐在了桌旁。

    “谢谢伯父,您的手艺太棒了。”孟安称赞道。

    “哈哈,我还要感谢你的,不是你,我恐怕还要承受重病的折磨。”李平笑着说道。

    “孟安,快尝尝我父亲做的蛇羹,这可是我父亲的拿手菜啊。”老大见蛇羹上桌,盛了一碗递给了孟安,毫不吝啬的称赞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母亲被毒蛇致死的原因,一听到和蛇有关的事情,孟安的内心很是抵触,不过看到李平和三兄弟期望的目光,孟安只能压下心中的不安,小尝了一口。

    “嗯?”一口吃下,孟安的眼睛一亮,果然如三兄弟所言,这蛇羹是美味至极,孟安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尤其是参杂其中的蛇肉,口感很是不凡。

    美食的诱惑让孟安一口接着一口的吃下,心中的抵触荡然无存,只是片刻,一碗的蛇羹就被孟安吃个干净。

    “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吧?”李平在一旁笑着问道。

    “太好吃了,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孟安如实的说道。

    “哈哈,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做的蛇羹可是有讲究的,用的可是毒蛇,毒蛇的毒性越大,肉质就越鲜美,做出来的蛇羹就更美味。”李平为孟安讲述了自己蛇羹的秘密。

    “原来是这样。”孟安恍然。

    满满的一大碗蛇羹,在几人不间

    断的舀食下,迅速减少,直到见底,孟安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今天高兴,咱们喝点酒如何,我把蝎子酒拿出来。”李平说道。

    “真的吗?”一听到李平要拿出蝎子酒,三兄弟的眼睛都亮了。

    “当然是真的。”李平笑着说道,随即去到了里屋。

    “你们怎么这个表情,阿爸不反对你们喝酒?”孟安看着三人焦急等待的模样,疑惑的问道。

    “对烟我阿爸那可是严打的,对酒还是很纵容的。”老二李建伟说道。

    “我阿爸自己酿造的蝎子酒,绝对让你喝一口就忘不了,平时我们都喝不到,这次算是沾了你的光了。”老三李建伟说道,就还没拿出,老三已经准备好了杯子。

    没一会,李平就提着一大瓶玻璃装的黄酒走了出来,少说也有五斤左右,酒色近乎于琥珀色,瓶底被蝎子填满,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李平刚将瓶塞拔开,一股浓郁的酒香就飘进了孟安的口鼻,只是闻了一口,孟安就有些晕醉感。

    “蝎子虽然属于毒物,但是泡酒后要用价值极高,有补气养血的作用,来尝尝。”李平率先给孟安倒了一杯。

    孟安还从未喝过酒,犹豫之际,旁边的三兄弟已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脸上露出了一副陶醉的样子,孟安见此情景,也学着三人的模样一口饮尽。

    一股辛辣感先是刺激了孟安的舌头,浓郁酒气瞬间贯穿孟安整个鼻腔,让孟安感觉整个人都通透了。

    辛辣感消失,一股醇厚的酒香开始在口中扩散,带着几分甘甜和苦涩,让人情不自禁的舌头蠕动,好去细细去品尝酒中的味道。

    “好辣,但确实好酒。”孟安被酒气呛得咳嗽了几下,才称赞道。

    “哈哈,蝎子酒必须要用高浓度酒泡制才能化解蝎子的毒素,你第一次喝酒肯定不适。”李平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体内的真气突然躁动起来,孟安心中一动,开始运转毒王经在体内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