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六十章 黄麟纹身

作品:毒戮天下

    虚空大湖内的鱼类无数,一级鱼最多,二级鱼不少,三级鱼只有四条出现。

    而此刻大湖下面的战况格外激烈,无数大乘境的猛兽为了争抢二级鱼已经厮杀了数次,死伤的猛兽已经不少了。

    不过三级鱼的捕捉目前来说还是风平浪静的,但只要渡劫猛兽开始争夺,那一定会是暴风骤雨。

    孟安的目光很快锁定在了一只二级携带土道的黄鱼身上,而争夺此鱼的猛兽足有三只,每一只的实力都在大乘巅峰的状态。

    拥有黄麟纹身这道保护,孟安毫不畏惧的冲天而起,加入了争夺那道黄鱼的战圈之中。

    而孟安的出现顿时吸引了周边无数猛兽的目光,就连相互厮杀的猛兽也都停止了动作,外来者一直是仙岛上猛兽的首要攻击目标,顿时无数猛兽朝着孟安扑了过去。

    不过很快它们就发现,在孟安的身上竟然存在着黄麟的气息,尤其是孟安胸前那道散发着微光的纹身,这是只有得到黄麟认可才会许给的东西。

    同时这也传达了黄麟的意念,那就是这个人是我照着的,谁也不能动他,动他就是跟我作对。

    那群原本嘶吼连连,朝着孟安冲去的猛兽在看到黄麟纹身后,顿时调转了方向,不敢再靠近孟安分毫。

    如今的孟安就是一尊瘟神,谁也不想和其接近。

    而原本争夺黄鱼的那三只猛兽,看到孟安朝着自己冲了过来,也放弃了继续争抢的念头,朝着一旁闪去,远远的躲开了孟安。

    孟安很是满意黄麟纹身带来的效果,其作用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好。

    没有了猛兽带给自己的危险,也没有了猛兽和自己争夺大鱼,孟安飞身来到了虚空大湖下,注意力放在了那条土道黄鱼的身上,等待它的再次出水。

    没过多久,孟安便等到了机会,那条黄鱼尾巴剧烈的摆动,直接跃出了湖面,朝着就近的一道仙气吞了过去,孟安找准时间,闪身冲到了黄鱼的面前,将那条黄鱼一把抓在了手中。

    当黄鱼入手,孟安便发现这并非真的鱼,而是由仙气所幻化,从黄鱼的身上散发出了惊人的仙气,其蕴含的仙气浓度比之前修炼用过的仙石还要恐怖。

    不仅如此,孟安还在这条黄鱼体内感受到了一股土道的气息存在。

    即便被自己捉住,黄鱼还在剧烈的抵抗,试图挣脱孟安的钳制回到湖下,孟安岂能让其如愿,手掌死死的抓着黄鱼,朝地面落了下去。

    因为有黄麟纹身的保护,孟安如今已经不再惧怕猛兽,找到了一处安静的地点,开始尝试吞噬手中的黄鱼。

    五帝经运转之际,一股强烈的吸力从体内传出,黄鱼身上的仙气不断朝着孟安的体内涌了进去,顺着经脉路线最终来到丹田,被其中的元神所吞噬,逐渐壮大自身。

    随着时间的推移,手中的黄鱼逐渐缩小,从原本的二级鱼变成了三级鱼,到最后彻底在孟安手中消散。

    一个时辰后,孟安结束了修炼,自身的气势强了不是一星半点,按照孟安的估算,自己只需要再捉五条二级鱼吞噬,就可以突破大乘八重,足以可见黄鱼蕴含的仙气惊人。

    不仅如此,自己在吞噬黄鱼的时候,黄鱼携带的土道也被孟安所吸收,自己仿佛对于真气的运用有了更深的理解。

    “继续。”尝到了大鱼的甜头,孟安再次朝大湖冲了过去。

    和仙岛的猛兽相比,孟安获得大鱼显得尤为轻松,根本没有猛兽敢和自己争夺大鱼,只要自己靠近,野兽都会四散而逃,连即将到嘴的大鱼都

    会放弃。

    孟安也并非仗着黄麟纹身,肆意干扰其他猛兽的捕猎,只会在找到适合自己的大鱼后才会动手。

    很快,孟安就又找到了一只适合自己的二级黄鱼,可就在孟安准备动手抓捕那条黄鱼的时候,突然在黄鱼不远处,一只三级的黄鱼从水下出现。

    孟安眼睛顿时值了,二级黄鱼都有如此的功效,比二级黄鱼大数倍的三级黄鱼还了得,孟安内心当即说道,一定要将其抓住。

    黄鱼很快就游到了水面,随即一个飞跃从湖中冲出,趁此空挡开始吞噬周边的仙气,孟安没有犹豫,直接出手朝那条黄鱼抓去。

    可是三级黄鱼的难抓孟安并不清楚,那条黄鱼感受到孟安的攻击而至,开始剧烈的晃动身子,孟安的手掌刚触碰到黄鱼身子,便感受到一股极为强悍的力道弹开了自己的双手,随即那条黄鱼冲回了湖面,朝着远处游去。

    “好厉害,不过我说什么也要抓到你。”孟安坚定道,朝着黄鱼游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在这条三级黄鱼出现的同时,孟安没有注意到,下方一只渡劫境的猛兽同样将目光转向了这条三级黄鱼,飞身朝着这条黄鱼追了过来。

    那条黄鱼在湖中游了很远一段距离才放缓了速度,随即在水下盘旋了几圈后,再次一个飞跃冲出了湖面。

    而此刻的孟安离那条黄鱼还有一段距离,无法对其动手。

    就在孟安遗憾之际,一股强悍的气息从远处冲了过来,孟安被吓了一跳,急忙闪身躲避。

    即便没有从身边飞过,孟安还是感受到了那道身影的恐怖气息,其眨眼就冲到了黄鱼的身边,伸出利爪就朝那只黄鱼抓了过去。

    可是黄鱼也是灵活机敏,那道身影的利爪只是触碰到了黄鱼的鱼尾,在其还未抓牢的时候,黄鱼陡然加速冲进了湖水中,再次朝着远处游去。

    那道身影看了孟安一眼,着重在孟安胸前的黄麟纹身看了一眼后,闪身朝那条黄鱼再次追了去。

    孟安看着远去的那道身影,冷汗直冒,心脏还在怦怦乱跳。

    那道身影是一只渡劫境的土狼,其身上充斥着血腥的味道,甚至在刚才土狼没有抓到黄鱼后,孟安从土狼身上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机,孟安有种错觉,那时的土狼是在纠结要不要杀了自己,即便有黄麟纹身护身,幸好最后土狼没有动手。

    看来这黄麟护身对于渡劫猛兽的震慑要小了许多,我还是别凑热闹了,老实的去捉二级鱼吧。孟安后怕道。

    随后孟安只针对二级鱼类动手,又先后抓到了两只黄鱼吞噬,修为猛增。

    黎明前的最后一段黑暗时刻,孟安正在湖下游走,准备最后再抓一条二级黄鱼。

    而在远处,土狼依旧在和那条三级黄鱼做着斗争,那条黄鱼实在是狡猾难缠,土狼已经出手数次,但每次都被黄鱼逃脱,甚至有一处土狼的利爪已经刺进了黄鱼的身体,还是被黄鱼逃脱掉了。

    突然,那条黄鱼再一次躲过了土狼的攻击后,朝着孟安这边游了过来,当黄鱼来到孟安头顶的这片区域后,一个飞跃冲出了湖面,开始吞噬周边的仙气。

    孟安看着就在头顶吞噬仙气的黄鱼,有些发愣,黄鱼如今的位置实在是适合孟安的出手,只要自己出手,相信有六成的把握将黄鱼捉住。

    抓不抓?这是个问题。

    如果抓不住,那还好说。

    如果抓住了,远处的土狼正朝这里冲来,自己到时候是交,还是不交。

    交的话给土狼做了嫁衣,不交的话生

    命可能受到威胁。

    “抓!!!”

    只是两秒的功夫,孟安便决定了想法,这条黄鱼既然第二次出现在面前,孟安说什么也不会再放弃。

    一道黄帝印甩出,朝着面前这道黄鱼压了过去,黄鱼顿时被黄帝印的威压所笼罩,行动受到了极大的阻碍,其身形开始剧烈的挣扎,试图摆脱黄帝印的镇压。

    孟安其会让其如愿,手中已经戴上了天阶法器拳套,施展出了十二形拳中的龙形拳,以拳化爪,朝着面前的黄鱼抓了过去。

    孟安一爪就抓在了黄鱼的背鳍部位,五指死死的扣进了黄鱼的体内,任凭黄鱼如果挣扎都别想挣开孟安的控制。

    “嗷!!!”

    就在孟安抓住黄鱼的下一秒,一道愤怒的狼嚎在身后响起,同时一股极强的威压落在了孟安的身上,孟安此刻的处境仿佛和手中的黄鱼尤为相似,一动也不敢动。

    土狼出现在了孟安的面前,其一双冒着绿光的眼睛打量着眼前的目光,在看到孟安手中的黄鱼后,土狼口中的獠牙逐渐露出,其表情也逐渐狰狞。

    孟安能感受到土狼的愤怒,浪费了一晚上的时间抓捕黄鱼,没想到最后黄鱼落在了别人的手中,这放在谁身上都会生气的。

    “吼!!!”

    土狼对着孟安发出了一道嘶吼,虽然不懂土狼的意思,但孟安从土狼的眼神读懂了,土狼想让自己交出黄鱼。

    为何土狼不直接动手抢夺,是因为黄麟纹身的存在,如果土狼自己动手,那就是挑衅黄麟的威严,到时候黄麟一定会找土狼算账,但要是孟安自己将黄鱼交出,那就和黄麟没什么关系了。

    孟安陷入了纠结之中,虽然自己也明白土狼辛苦一晚的苦衷,但这黄鱼毕竟是自己抓到的,如今要让自己交出去,实在是有悖孟安的意愿。

    孟安没有言语,却也是最好的解释。

    一道杀机在土狼眼中浮现,身形离孟安又进了几分,仿佛下一秒就要咬下孟安的脑袋,孟安简直怕的不要不要的,浑身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却是依旧没有改变交出黄鱼的意念。

    土狼见孟安无动于衷,最终还是碍于黄麟纹身的保护,没有对孟安下杀手,收回了气势,朝着下方飞去,眨眼便消失在了密林中。

    “好险。”孟安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浑身还是止不住的打颤,全身也被汗水打湿。

    不过危险过后,孟安的心情便被喜悦填满,看着手中的三级黄鱼,孟安已经想到自己突破大乘八重时的模样。

    没有再继续逗留,孟安闪身冲到了下方的密林,找到了一处安静的位置,便准备开始吞噬手中的三级大鱼。

    可就在这个时候,几道身影突然从一旁的密林中冲了出来,将孟安包围在了其中。

    “孟安,交出你手上的大鱼。”其中一青年厉声道,目光看向孟安手中的大鱼充满了贪婪欲。

    孟安脸色一沉,打量着突然出现将自己包围的四人,自己并不认识他们,他们为何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们是谁,为何知道我的名字?”孟安凝声说道。

    “你现在在外边可是名人,竟然可以找到蓬莱仙岛,还能破除仙岛周边的虚空大阵,倒是个人才,不如加入我血魔岛如何?”刚才开口的青年再次说道。

    “原来你们是血魔岛的人。”孟安说道。

    “少废话,交出你手上的大鱼。”那青年再次喝道。

    “就凭你们四个的话,还不够格。”对于青年的霸道,孟安嗤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