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九十八章 聚宝斋摆宴

作品:毒戮天下

    聚宝斋为众毒修准备的宴会可以说是丰盛至极,每一样食物和美酒都是极为讲究的。

    让孟安高兴的是,招待众人的美酒不下十几种,每一种美酒都是排得上字号的,自己所创的五毒酒和新八仙也在其中,想来是从妖山宗和曲城杨家那里购来的。

    众多美酒的出现自然招来了孟安的特别关照,直接来到酒桌前就没再动弹过,一坛坛的品尝着各色的美酒,让孟安一饱口福。

    “没想到小友对酒这么痴迷啊?”就在孟安喝的尽兴的时候,毒尘子突然出现在孟安的身边。

    毒尘子的出现其实挺让孟安惊讶的,其修为虽然只是在元婴境界,但在毒道的理解上却是不俗的,而解毒的手段更是了得。

    “有什么事吗?”孟安不冷不热的说道。

    “没事,就是感谢小友的不杀之恩。”毒尘子躬身感谢道。

    毒尘子是唯一知道孟安身份的人,毕竟在孟安进入住宅之前便注意到了孟安,其能让众人神不知鬼不觉中毒倒地,毒道绝对超出想象,毒尘子想与其结交。

    “道友严重了。”孟安说道。

    “不严重,我之前下毒想毒害小友,小友只是对我小友惩戒,没有要我性命,这让我尤为感激。”毒尘子说道。

    孟安没想到这个毒尘子倒是挺干脆的,直接承认了曾下毒毒害自己的事实,这让孟安对其高看了一眼。

    “既然我们一起度过了聚宝斋的七彩毒雾考验,也算是一起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之前的事情那就不提了。”孟安说道。

    “小友大度,我敬小友一杯酒。”毒尘子说道。

    随即伸手朝着酒桌上的一坛酒水拿去,正巧拿到的就是孟安所创的五毒酒,毒尘子显然是没有喝过五毒酒,抱起酒坛就将其封纸打破。

    “轰!!!”

    一道火柱从酒坛喷出,毒尘子没有防备,直接被那道火柱灼烧,眉毛胡子都被烧光了,一半的头发也被殃及到。

    “我靠,这哪是酒啊,分明是暗器啊。”毒尘子让五毒酒远离自己的脸庞,惊愕的说道。

    “哈哈,道友肯定是不常喝酒,此酒以毒辣著称,道友还是换一种为妙,免得再吃亏。”看着毒尘子如今的模样,孟安感觉很是好笑,出言提醒道。

    “不用了,酒已拿起,不喝就要放下,这是对小友的不尊敬,我便以此酒来向小友赔罪。”毒尘子拒绝道。

    吹散酒坛燃烧的火柱,毒尘子端起酒坛就是对嘴吹去,见此情景的孟安已经预料到毒尘子接下来的反应了。

    五毒酒水入口,如同火炭入喉,毒尘子的脸色顿时通红,双眼圆睁,没想到这五毒酒竟然会如此可怕,之前自己说错了,这哪是暗器啊,这是剧毒啊。

    不过想到刚才自己所说的话,毒尘子没有将酒水喷出,而是硬撑着喝了几大口,这不禁让孟安有些佩服。

    “果然如小友所言,这酒还真是毒辣啊。”此刻的毒尘子脸红脖子粗,别提多难受了。

    “这酒起初难忍,但后面真正的美味会浮现出来,相信道友会喜欢的。”孟安说道。

    “我看就没有这个必要了。”毒尘子急忙将五毒酒放回了酒桌。

    “不知道小友名号,如果可以的话,在毒道大比之前,我能否和小友探讨毒道呢?”毒尘子问道。

    “我叫段誉,至于探讨毒道

    的话,自然是可以的。”孟安说道。

    自己来此就是为了研究探讨毒道的,每个毒修的身上肯定都有自己可以学习的地方。

    “原来段誉段小友,幸会幸会,那就这么说定了。”毒尘子很是高兴的说道。

    宴会结束,挚天出现在众人面前。

    “希望各位对我准备的宴席满意,诸位还请我来,我带诸位去休息的地方。”挚天说道。

    随后挚天带着众人来到了主峰旁另外一座山峰之前,众人看探查了一番眼前这座山峰后,纷纷露出了火热的神情,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座山峰上的植被或者生物,都是剧毒之物,这对毒修来说,无疑是最具吸引力的。

    “好多珍稀的剧毒之物啊,这简直是一座宝山啊。”

    “生长的还都是剧毒排行榜上前百的毒物,我以前见都没见过。”

    “如果这些毒物可以让我炼毒的话,那我的毒道岂不是。。。”

    众毒修的眼睛都冒绿光了,恨不得直接冲到山头,开始采摘剧毒,炼制毒药。

    “这座山峰上有数座住宅,诸位可以随意选择居住,而山上的所有毒物,诸位也可以拿来炼毒,希望诸位能在七日后的毒道大比,有精彩的表现。”挚天说道。

    “此话当真,真的可以随意采摘?”听到挚天的话,有毒修不敢相信的问道。

    “自然是真的,诸位不必客气,凭自己心意做事即可。”挚天笑着说道。

    也就在挚天说完,众毒修纷纷化为一道流光朝着面前的宝山冲了过去,眨眼便消失在山峰之中,孟安也是紧随其后没了踪影。

    “但愿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借助你们能让我的毒道再做突破。”挚天站在半空看着消失不见的众毒修,脸上的热情消失不见,眉宇间多了一分阴沉诡计。

    虽然已经深夜,但是众毒修如今却是没有丝毫休息的**,一个个兴奋至极,不断在山峰中穿梭,采摘自己想要的毒物。

    “没想到聚宝斋竟然有一座这么金贵的毒山,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聚宝斋的财力了。”

    孟安没有像其他毒修急着采摘毒物,而是先选择一处风景宜人的住宅住了进去,随后才打量起这座毒山,颇为感慨道。

    在聚宝斋小世界度过了一个还算舒坦的晚上,第二天清晨,孟安也动身开始在山峰内搜寻所需毒物开始了炼毒,反正山上这么多珍贵的毒物,不用白不用。

    当孟安走出住宅,被毒山面貌吓了一跳,昨晚还是风景宜人的毒山,如今却是破烂不堪,坑坑洼洼,无数珍贵的毒物消失不见了踪影。

    “这感觉咋像被蝗虫光顾了呢。”孟安无语的说道。

    “唰!!!”

    一道身影突然从孟安的眼前飞过,正是毒尘子,在其中手中,还拿着一只刚刚采摘的毒草,在看到孟安从住宅走出的身影,毒尘子转身飞回,落在了孟安的面前。

    “段小友,没想到你面对这座宝山,还能睡得着啊。”毒尘子佩服的说道。

    “你不会是一夜没睡吧?”孟安看到毒尘子询问道,只见其双眼冒出了黑眼圈,显然是一切没休息熬出来的。

    “面对这座宝山,我能睡着那才是奇怪呢,你也赶紧采摘毒物吧,不然好的都被别人抢走了,就我手上的这株毒草,也是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毒尘子说完,飞身朝着不远处的那片毒田冲

    去。

    孟安也开始行动起来了,开始在山中寻找自己想要的毒物。

    “还真是搜刮的干净啊,昨晚还能见到不少七色草,今天竟然一株也找不到了。”在山中搜寻了片刻,孟安有些无语的说道。

    七色草是一种极为珍贵的剧毒之中,在毒物排行榜位居前十的行列,其毒性猛烈,只有七片叶子,呈现七种色彩,每一片叶子蕴含的毒素都不尽相同,是炼制不少剧毒的首选之物。

    “终于遇到了一株。”在搜查了大半个山头后,孟安终于在一处隐蔽的石缝中找到了一株七色草,就要动手将其采摘。

    “住手!!!”

    一道厉声传来,紧接着一道真气掌印朝着自己与七色草之间拍去,想要阻止自己摘取七色草,孟安脸色一沉,一甩衣袖朝着那道掌印拍去,直接将那道真气掌印拍碎,随即如愿将那道七色草收入了囊中。

    孟安看向身侧不远处,一道青年身影站在那里,脸色阴沉的看着孟安,显然孟安将那道七色草收下让其不爽。

    “交出七色草,我可以饶你一命。”那青年开口说道。

    孟安如今显露的修为只是大乘高阶,面前的这个青年修为则在大乘中期,如果一般修士的话,那名青年可不敢对孟安无礼,但两人都是毒修,毒道的手段就不是修为可以衡量的了。

    这青年如此强势,可以看出其对自己的毒道功夫很是自信,才不会将孟安放在眼中。

    “我要是不交你是不是打算毒杀我?”孟安反问道。

    “不错,别看你修为高于我,如果我要动手的话,你早就被毒死了。”那青年颇为自负的说道。

    “我不信。”对此孟安摇了摇头。

    “以为度过了聚宝斋毒道考验就可以和我抗衡?狂妄自大,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毒道吧。”

    那青年话音刚落,一道黑影从其衣袖甩出,黑影犹如一道黑色的电光朝着孟安袭来,眨眼便冲到了孟安的跟前,不过孟安眼疾手快,一把将那道黑影捉在了手中。

    “墨影毒吻蛇?”孟安看着手中捉到的黑影,颇为诧异的说道。

    墨影毒吻蛇是毒性极为猛烈的一种毒物,在毒虫排行榜中排名前二十,其毒性的强弱以身长断定,刚出生的魔墨影毒吻蛇只有三寸,毒性最弱,但被其咬上一口,结丹也会立即毙命。

    其身长每提升一寸,毒性就猛烈一倍,看手中这条墨影毒吻蛇足有两尺,其毒性恐怕就算是大乘遇到也只有陨落的可能。

    也就在孟安抓住墨影毒吻蛇七寸的时候,毒蛇突然张开蛇口,毒牙乍现,两道毒液朝着孟安的脸庞喷洒而去,孟安根本没有躲避的可能,直接被毒液淋到。

    “哈哈,我这墨影毒吻蛇的毒液就算是大乘巅峰遇到也是死路一条的结果,你就等待死亡的到来吧。”那青年哈哈笑道。

    其对于自己墨影毒吻蛇很是自信,只要渡劫下任何修士被毒吻蛇的毒液沾染到,哪怕只是一滴,只需要几秒的时间,修士便会头脑晕眩,丧失战斗能力,不到一分钟就会彻底身死。

    “这毒蛇确实不错,不知道做成蛇羹的味道会如何,我已经好久没有吃了。”出乎那青年预料的是,被毒液洗脸的孟安毫无中毒的迹象,反而开始思量如何处置手中的墨影毒吻蛇。

    “怎么可能!!!”

    青年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