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岁月如梭

作品:毒戮天下

    孟安原本是打算利用改良的蒙汗烟将这些蜜蜂迷晕,但是结果很是失败,孟安刚在蜂巢不远处点燃蒙汗烟,烟气便吸引了蜂巢蜜蜂的注意,铺天盖地朝孟安追了过来。

    最后孟安全身被蛰了几十个大包才逃脱了蜜蜂的追击,同时也让孟安明白蒙汗烟根本对蜜蜂起不到任何效果。

    毒方百炼中有一种**烟,迷晕敌人的药效是蒙汗散的十倍不止,孟安也拿来对蜜蜂实验过,但被**烟迷晕的蜜蜂都会死去,这不是孟安想要的结果。

    回到木屋的孟安便开始翻阅毒虫详解,了解蜂虫的身体构造,为了研究孟安还会去捉几只蜜蜂回来,未能幸免,每次都会被蛰几下才行。

    经过几天的努力,孟安终于改良了**烟的药效,让其药效专门应对于毒虫类,为了试验是否成功,孟安捉了几只活的蜜蜂放入了**烟的罐子中。

    结果是暴躁的蜜蜂在几分钟内便昏迷了过去,通风后的二十分钟,迷晕的蜜蜂开始苏醒,并没有出现不适的反应,孟安知道自己改良的**烟成功了。

    转天孟安便来到了蜂巢上风口的位置,将**烟点燃,烟气被风吹散飘向不远处的蜂巢,没有等待多长时间,原本在蜂巢附近正常飞行的蜜蜂开始相继掉落在地面上。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原本嗡嗡作响的蜂巢变得死一般的安静,蜂巢的地面洒满了跌落的蜜蜂。

    孟安见状提着**烟护身,爬上茶花树来到蜂巢上方,用刀子将蜂巢切开一个小口,里面居住的蜜蜂也全都一动不动。

    孟安再次深切一刀,顿时一股浓稠的金黄芳香的蜂蜜从缺口流淌出来,孟安急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罐子开始采摘蜂蜜,足足灌满了五罐子蜂蜜,孟安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等孟安离开后没多久,原本昏迷的蜜蜂逐渐清醒恢复行动能力,很快便发现了蜜蜂被抢的事实,整个蜂巢瞬间炸窝了,持续了好久才平息下来。

    此刻孟安正在木屋内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毒山谷的蜜蜂不凡,酿造出来的蜂蜜也

    很是香甜美味,让孟安大饱了口福。

    就在孟安享受蜂蜜的美味时,一只绚丽的蝴蝶寻着蜂蜜的味道飞进了屋子,落在了桌子上其中一个装满蜂蜜的罐子上。

    蝴蝶轻轻舞动着翅膀,没有发现一旁的孟安已经注意到了它,专注的吞食着罐子中的蜂蜜。

    孟安探手从蝴蝶的背后捉去,一把捉住了蝴蝶抖动的翅膀,这只蝴蝶的翅膀纹路很是美丽,孟安从未见过,当初孟安花丛中见到时就想捉来研究一下,没想到今天它会自己上钩。

    “这是?”当孟安将蝴蝶递到自己的眼前,注意到蝴蝶紫色的双眼时,脸色瞬间变了颜色。

    刚想将蝴蝶扔出去,全身突然变得无力,临昏迷前孟安只来得及吐出救命二字,便眼前一黑再无任何知觉。

    如果再给孟安一个机会的话,他一定不会再去捉这只蝴蝶,在毒虫详解中的最后几页记载了一种剧毒的蝴蝶,名为夺命蝶。

    此蝶长相美丽,花纹炫彩,以毒花毒草为食,翅膀沾有剧毒,毒性之大连修士都要退避三舍,此蝶双眼赤紫色,也是鉴别的唯一标识。

    孟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看到自己安然无恙,孟安清楚这次没死一定是道远出手相助了,仅凭现在的毒王经是根本化解不了夺命蝶的毒素的。

    “我的蜂蜜!!!”

    当孟安看向桌子上时顿时惨叫一声,声音之大在黑夜中传出老远,就连山谷内猎食的毒虫都静止了片刻。

    原本摆在桌子上的五罐蜂蜜现在只剩下两罐,可以肯定不见的三罐一定是被道远拿走了,也难怪孟安会这么激动了。

    不知道是不是偷拿蜂蜜的事情,在随后的日子里,孟安再没有见过道远的身影出现在湖边钓鱼。

    两个月的暑假很快结束,孟安也达到了筑基三层的境界,在开学前天道远现身带着孟安回到了许久的家。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孟安每天除了炼制新的毒药,就是品尝美味,今天不是去捉食人鱼,明天就是偷蜂蜜,或者捉

    几条毒蛇烤肉吃。

    这也就造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山谷内一部分毒虫对孟安恨之入骨,而另一部分则是见到孟安就四散而逃。

    开学的日子,孟安恢复了平静的生活,不再和那些毒虫打交道,孟安的心情反而有些空落落的,不过幸好有李家三兄弟和孟安作伴,抽烟解闷。

    到了寒假,道远再次带着孟安来到了大山深处的毒山谷,与大山白雪皑皑的景色不同,毒山谷内依旧是一片春暖花开,与离开时一模一样。

    这次回山谷,孟安带来了许多酿酒的工具,准备自己酿造果酒和五毒酒,上次在李家喝过蝎子酒后,孟安便对此念念不忘。

    所以这次来之前,孟安特意去了一趟李家,专门请教李平传授了自己酿酒的手艺和五毒酒的配方,趁着寒假将酒酿好,等到再来时就可以品尝了。

    岁月如梭,三年过去,孟安刚刚参加完了高考,成为了一名即将步入大学生涯的准大学生了。

    大学前的最后一个假期,孟安再次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山谷,与三年前相比,孟安的修为已经是筑基境九层,即将突破结丹境界。

    但要说变化最大的要属孟安的外貌,孟安再过几个月就是十八岁了,他的个头依旧在一米五徘徊,身材消瘦,之所以说变化最大,是因为他的肤色。

    如果三年前孟安的肤色还算是有些黑的话,那么现在孟安典型就是一个煤球小子,远处看还以为是非洲原始部落的小孩呢。

    道远很早就和孟安解释过这个问题,因为修炼功法毒王经的缘故,目前这个修炼也进行到了最重要的阶段。

    回到山谷的第一件事,孟安就是来到湖边,找到标记好的地点,开始在地面挖掘。

    自从三年前学会酿酒,孟安便迷上了酿酒和饮酒,每次临走时都会在这里埋藏几瓶新酿的毒酒,等到下次来时正好是可以品尝的时候。

    这些年孟安可以说是毒烟不离手,毒酒不离口,无时无刻不在提升修为,为的就是尽快摆脱黑小子的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