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一只老鼠

作品:毒戮天下

    巨蟒眨眼便冲到了孟安的眼前,张开血盆大口就朝孟安咬去,快如电光,孟安时刻注意着巨蟒的动向,在其张口的同时便闪身朝着一侧躲闪而去。

    通过这段时间的战斗,孟安已经熟悉了仙界对自己的压制,所以每一步行动都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准确的施展。

    闪身躲过了巨蟒的一次攻击,孟安并没有得意忘形,继续施展身法四处闪躲,而巨蟒则是一次又一次犹如电光火石一般朝着孟安咬去。

    孟安不可能一直被动躲闪,在躲闪的同时,寻找机会攻击巨蟒的薄弱点,其眼睛和七寸部位就是孟安着重攻击的地方,巨蟒显然也是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一直不给孟安动手的机会。

    巨蟒又一次朝着孟安咬来,孟安再一次躲闪,与此同时手持诛魔剑立于身侧,下一秒巨蟒的尾巴重重撞在了诛魔剑上。

    因为有所防备,所以孟安并未受伤,反而借力朝着后方退去,拉开了两者之间的距离。

    就在这个时候,巨蟒张开了大口,一口浓密的毒雾朝着孟安喷了过来,孟安见状,放弃了躲闪,被毒雾笼罩其中。

    这并非是孟安躲不过,而是孟安特意所为,仙界的毒物非同一般,就算是一株地上随处可见的毒草,其蕴含的毒素都是惊人了,完全可以媲美观音泪的毒性。

    而这只巨蟒蕴含的毒性无疑更大,无疑是孟安目前最希望的。

    世界内的毒灵大树树冠的叶子沙沙作响,强横的吞噬力传出,笼罩在孟安周身的毒雾迅速被毒灵所吞噬,毒灵大树绽放出了异样的紫芒。

    在毒雾还未彻底消散,孟安视线受阻的同时,巨蟒冲进了毒雾,血盆大口朝着孟安再次咬了过来,只要将孟安咬住,那么巨蟒就可以迅速用蛇身将孟安缠住,用力将孟安的骨骼挤压成粉碎,然后再慢慢的吞食孟安。

    “嗤!!!”

    巨蟒已经冲到了孟安的跟前,张开血盆大口就朝还在四处张望的孟安压去,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剑光突然在毒雾中乍现,先巨蟒一步,准确的刺进了巨蟒的口中,直直的插进了巨蟒的脑袋。

    巨蟒当即停止了动弹,其锋利的毒药距离孟安只有几寸的差距,却再也难进分毫了。

    “噗!!!”

    将诛魔剑从巨蟒的口中拔出,鲜血脑浆顺着伤口喷出而出,洒落一地,巨蟒巨大的身形躺倒在了地面,目光开始涣散,生机逐渐流失。

    孟安之所以能在毒雾中看清巨蟒的来袭,其实还要多亏了无影虫的帮助,在和巨蟒战斗的实力,无影虫便释放在了周边,充当起了孟安的眼睛。

    所以即便孟安被毒雾影响了视野,但对于巨蟒的行动还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此才能将巨蟒一击必杀。

    “这次狩猎可是太值了。”孟安看着巨蟒庞大的身形,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这条巨蟒不仅解决了孟安几天的饭量,其蕴含的毒液对于孟安的作用更大,收起起来用来炼毒最合适不过。

    将巨蟒收进了世界,孟安回到了自己所在的院落,

    开始处理巨蟒的尸体,也幸好孟安获得了诛魔剑这把仙器,不然根本无法破开巨蟒。

    巨蟒的任何一处都是有价值的东西,不能浪费,孟安用诛魔剑将蛇皮剥下,蛇皮坚硬无比,每一道鳞片都可以和天阶法器媲美,孟安打算做成一件软甲防身。

    至于巨蟒的毒牙锋利无比,和诛魔剑都有的一比,用来当作利器最为合适不过,还有血肉内脏,都蕴含着大量的精华,解决孟安温饱的同时,还是加快孟安补全大道的残缺。

    蛇羹是孟安最拿手的美食,从小就没少做,孟安支起了一口大锅,便开始在院落煮起了蛇羹。

    在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的熬煮后,蛇羹终于大功告成,其浓郁的香气充斥在了院落的每个角落,没有飘散到外边一丝。

    孟安并不担心会有猛兽循着味道照过来,在打劫聚宝斋的宝贝中,就有一套遮掩气息制造幻境的大阵,孟安将其布置在了院落,起到了保护的作用。

    不过孟安忘了,这大阵虽然是天阶法阵,在修仙界称得上是绝无仅有的宝贝,但在仙界却是连最低级的仙阵都比不上,对付渡劫倒是不在话下,可是对付仙界的猛兽就悬了。

    这段时间,确实有几只猛兽从孟安所在的院落经过,都被这阵法骗过了,可是不代表所有猛兽都能被骗到。

    也就在孟安煮好蛇羹正在院中大快朵颐的时候,一只一米大小的老鼠从孟安所在的院落经过,其和平常的老鼠没有什么两样,但其爪子和牙齿却呈现出暗金的光芒。

    这只老鼠很是警惕,一双鼠眼不断的四处张望着,在确认没有任何危险后,才敢继续前进。

    当这只路过旁边院落的院门时,突然停止了脚步,鼻子开始耸动,鼠眼中绽放出了着迷的神色。

    老鼠循着味道来到了院门前,透过门缝朝着院内望去,看到的是空空如也的院子,这自然是大阵的幻象。

    老鼠顿时露出了困惑的神色,明明闻到味道是从这里出来的,为何却是毫无一物呢。

    蛇羹的味道实在是太具有诱惑力,老鼠很想冲进院子探个明白,可是老鼠胆小多疑,没有贸然进入,而是开始围着院子不断打量起来,想借此确认香气是否真的从院内传出,里面是否潜藏着危险。

    “这老鼠不简单啊。”孟安看着在外边不断转悠的老鼠,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其实在这只老鼠靠近院落的时候,孟安便通过无影虫得知了老鼠的到来,本来孟安并不以为然,从院落露出的猛兽还是有的,但是没有一只会冲进院子。

    可是让孟安没有想到的是,这只老鼠竟然来到了院门,透过门缝朝着里面张望起来,孟安顿时露出了警惕的神色,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毫无疑问这只老鼠是发现了院子内的异样。

    就在孟安等待老鼠会破门而进的时候,这只老鼠竟然没有贸然进入,反而开始围着院子转悠打探起来,其多疑的模样让孟安觉得好笑。

    院落外的老鼠已经转悠了数圈,还是无法确认院落内的环境,最终在一番挣扎中,老

    鼠没有进入院落,而是掉头离开了此地。

    直到消失在无影虫的视线之前,这只老鼠还是几步一回头,将内心的纠结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有感觉,这只老鼠肯定还会再来的。”孟安心中推测道。

    事情也正如孟安所推测的那般,这只老鼠在随后的三天内多次来到孟安所在的院落,尤其是在夜间来的最为频繁,每一次都会在孟安的院落周边转上几圈才会离开。

    “这样下去也不是事啊,为了提防这只老鼠,我这几天修炼都落下了,等找个机会将其解决才行。”孟安思量道。

    也就在孟安思量什么时候对老鼠动手的时候,没想到老鼠却给孟安来了个意外突袭。

    第四天的白天,老鼠没有再出现在院落的周边,当夜晚来临之际,孟安正在床上修炼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一丝声响在屋子的角落出现。

    孟安当即从修炼中醒来,目光如炬,看向屋子的墙角地面,只见那里的青石地板开始凹陷,一个地洞出现,紧接着一个满头沾满青石灰尘的老鼠脑袋从地洞冒了出来,一双冒着绿光的眼睛开始在屋内张望。

    孟安的目光直接和老鼠的目光在半空相遇,老鼠只是愣了一秒的时间,嗖的一下,脑袋就缩回了地洞,迅速朝着远处逃去。

    “来了就别想跑了,困!!!”

    孟安果断出手,手腕的白绳化为一道金色的锁链冲进了地洞,朝着那只老鼠追了过去,老鼠逃窜的速度厉害,但捆仙索追击的速度更快。

    在老鼠从地下逃到院外的时候,捆仙索缠住了老鼠的尾巴,进而缠住整个身子,任凭老鼠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被捆仙索从地洞拽了出来,出现在孟安的面前。

    “难怪今天一天没有见到你,原来一直在地下挖洞啊。”孟安看着面前被捆成粽子的老鼠,有些佩服的说道。

    被捆仙索捆成粽子的老鼠还在剧烈的挣扎,暗金色的门牙朝着捆仙索咬去,可是让其震惊的是,自己无往不利的牙齿竟然咬不断捆住自己的锁链。

    “乖乖认命吧,我的宝贝岂是你能逃脱的。”孟安说着,抽出了诛魔剑,走下了床,朝着老鼠走去。

    “叽叽叽!!!”

    老鼠看到孟安持剑朝自己走来,顿时慌了,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甚至对着孟安做出了磕头的姿势,祈求孟安的放过。

    “这老鼠心智不低啊,就这么杀了倒是有些可惜。”看到老鼠的举动,孟安停下了身子,思量起来。

    老鼠见状,停止了叫唤,却没有停止对孟安的磕头。

    “还从来没有吃过老鼠肉,也不知道老鼠肉是什么滋味,干脆今天尝尝看?”孟安摸着下巴,目光不断在老鼠的身上打量了起来。

    “叽叽叽!!!”

    听到孟安这话,老鼠先是一愣,随即又开始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磕头磕的更厉害了,比之前说要杀它还要恐慌。

    “算了吧,还是直接杀了吧。”孟安对于吃老鼠肉还是有些抵触的,还是选择了结老鼠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