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寻找仙药

作品:毒戮天下

    见孟安坚定要杀自己的念头,诛魔剑已经指向了自己的眉心,老鼠惶恐不已,保住性命要紧,一根黑溜溜犹如根系的东西从口中吐了出来,掉落在地面。

    “叽叽叽叽!!!”

    老鼠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不断用前爪指向地面那根自己吐出来的东西。

    “咦?”

    孟安也看到了老鼠吐出的东西,本来对其并不在意,不过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从那根掉落的东西上,孟安察觉到了浓郁的仙气。

    “这是仙药!!!”

    孟安将那根黑溜溜的东西捡起,凭孟安炼毒炼药的经验,很快就断定这是一株仙药的根系,只是这株仙药孟安并不认识。

    “还有没有,要想活命的话,全都给我吐出来。”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孟安对老鼠威胁道。

    老鼠听言,连忙摇了摇头,表示再也没有了。

    “这东西从哪得来的?”孟安对老鼠逼问道。

    这段时间孟安几乎是逛遍了整片旧址,并没有发现任何仙药的存在,很是好奇老鼠是从何处得到这株仙药的。

    “叽叽叽叽!!!”

    老鼠急忙用前爪不断的比划,似乎在讲述从何处获得的仙药,不过看的是孟安一脸迷糊,根本不知道老鼠在表达什么意思。

    没有办法,一道流光出现在孟安身侧,孟安将白虎从世界召唤了出来,希望白虎能帮忙翻译。

    老鼠在看到白虎的出现后,顿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虽然白虎如今的实力不及老鼠,但其血脉的压制让老鼠胆颤心惊,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帮我问问这只老鼠,这株仙药是从何处得来的?”孟安对白虎说道。

    白虎被叫出来,本来一脸的不情愿,但在看到孟安手中的仙药后,顿时露出了眼馋之色,对着孟安嘶吼了一声,似乎在和孟安说着什么。

    “可以给你,但你得先帮我从这只老鼠身上问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来才行。”孟安说道。

    “吼吼吼。。。”

    白虎点了点头,随即将目光看向老鼠,满是鄙视的对着老鼠嘶吼了几声。

    “叽叽叽。。。”

    老鼠没敢怠慢,急忙将自己从何处得到的仙药给白虎讲述了一变。

    “吼吼吼。。。”

    孟安将从老鼠口中得到的消息传递给了孟安,孟安这才明白,老鼠这仙药原来是在旧址外得来的,听老鼠的意思,那里还有不少仙药,只是被一群群居的猛兽所霸占,这株仙药也是他挖洞偷偷得来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孟安将手中的仙药丢给了白虎,白虎一口叼住将其吞掉,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而老鼠则是一副心痛肉疼,却又无可奈何。

    白虎回到了世界之中,孟安将目光再次转向了老鼠,此刻老鼠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祈求孟安放过。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可以放你离开,但如果你说谎,那么我就拿热油把你炸了。”孟安对老鼠沉声说道。

    “叽叽叽叽!!!”

    老鼠被孟安的话吓了一跳,叽叽喳喳叫了起来,同时前爪还做出了发誓的动作,似乎在证明自己没有撒谎,希望孟安能放其离开。

    “这我得自己去确认一下才能断定,现在我还不能放你,明天你带我去你得到仙药的地方。”

    孟安说道。

    听到这话,老鼠再次对着孟安磕起了头,祈求放过。

    “别想了,今天你就在我这里过吧。”孟安无动于衷的说道。

    没有再理会老鼠,孟安回到了床上进入了修炼状态,反正老鼠被捆仙索捆住,也无法逃脱自己的手掌,而老鼠见孟安不再理会自己,也停止了叫唤,一脸的沮丧懊悔之色。

    第二天清晨,孟安从修炼中醒来,而被捆仙索捆了一夜的老鼠也是立即从熟睡中醒了过来,可怜巴巴的看着孟安。

    孟安没有心软,走出了屋子开始准备早饭,很快一锅美味的蛇羹就做好了。

    在孟安做好饭的时候,五道流光从孟安的世界飞出,正是五圣兽,玄武圣兽的气息最为强悍,而青龙的气息最为孱弱。

    青龙圣兽当初通过那颗树妖的种子保住了性命,在孟安飞升之前,树身终于幻化成为本体青龙,也算是重生了。

    白虎最先从世界中出现,白虎的出现,让老鼠浑身一颤,对其投去的害怕的神色,紧接着朱雀的身影出现,其血脉的压制,让老鼠的身子又是一颤,露出了惶恐之色。

    没有结束,老鼠看着黄麟青龙玄武出现,身子又是连续颤了三颤,五圣兽的气息浮现,让老鼠顿时气都不敢喘了,被吓的昏死了过去。

    五圣兽根本没有正眼去看老鼠,此刻的目光全都放在了蛇羹上,五圣兽的大道虽说是完整的,但修为只能算是下品玄仙的实力,也需要修炼,实力才能提升上去,所以像这一锅蕴含充足精华的蛇羹,对于五圣兽来说是需要的。

    “吸溜吸溜!!!”

    就在孟安和五圣兽吃着蛇羹大餐的时候,孟安突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响,循声看去,顿时哭笑不得。

    只见昏死过去的老鼠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碗里的蛇羹,嘴巴流着哈喇子,将地面都打湿了,刚才那道奇怪的声响,其实就是老鼠在吞咽口水的声响。

    “倒是把你忘了。”孟安说着,盛了一碗蛇羹,放在了老鼠的嘴边。

    “这算是犒劳你的,一会你带我去找仙药,如果真有的话,以后你想喝蛇羹的话,随时来找我,管够。”孟安说道。

    老鼠不知道听没听进孟安的话,整个嘴脸已经扎进装满蛇羹的碗里,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吃过早饭,五圣兽重新回到了世界,孟安则是带着老鼠准备外出寻找仙药。

    为了让老鼠带领自己去寻找仙药,孟安控制捆仙索放开了对老鼠的捆制,像拴狗一般拴住老鼠,让其四肢可以行动的同时,避免逃脱自己的控制,只要其敢露出一丝歹心,孟安都能立即将其制服。

    “你最好听话,不然别怪我立即出手将你斩杀。”出发之前,孟安对老鼠威胁道。

    老鼠战战兢兢的点了点头,老鼠不敢有丝毫抵抗的想法,先不说孟安手中的捆仙索,关键是老鼠的实力并不厉害,根本斗不过孟安。

    一鼠一人离开了院落,朝着护宗大阵的缺口走出,在走出院落后,孟安便将无影虫放到了四周,借此来侦查附近的情况。

    不过很快孟安就发现自己多此一举了,只见在前方带路的老鼠比自己还要谨慎,鼻子不断左闻又闻,走出的每一步都是谨慎抉择后才走出的。

    期间路上遇到了几只

    猛兽,无影虫刚传来警示,老鼠便先一步察觉,迅速调转方向远离了猛兽,从一旁绕了过去。

    就连孟安也不得不佩服老鼠的保命功夫,同时暗自庆幸,幸好昨晚没有犹豫,直接施展出了捆仙索,不然要想捉住老鼠,恐怕难上加难啊。

    由于老鼠的谨慎,足足花费了两个时辰,孟安和老鼠才来到了护宗大阵的缺口处,从缺口离开了旧址。

    离开护宗大阵的保护,孟安和老鼠的警惕心都上升了几个层次,旧址外的猛兽数量多的离谱,错一步就是深陷危机的可能,不得不小心再小心才行。

    老鼠带着孟安冲进了密林,在密林的掩护下,朝着山下缓慢的前行。

    一路上,时不时就会有猛兽的嘶吼声在耳边响起,有时候猛兽的声音离孟安只有不到百米的距离,幸好有密林草丛的阻隔,才没有被猛兽发现。

    在密林中胆颤心惊的前行了一个多时辰,老鼠带着孟安来到了一处古树下,扒开了古树下的一堆杂草,在杂草下出现了一个地洞直通地下。

    “叽叽叽叽!!!”

    老鼠对着孟安叽叽喳喳叫唤了几声,随即用前爪指了指前方,又指了指地洞,那意思好像在说,前面危险,只能通过地洞才能穿过去。

    孟安并没有犹豫,跟着老鼠就钻入了地洞,幸好老鼠钻的地洞不小,可以容纳孟安的钻行,不过就是费力些罢了。

    之所以不假思索跟着老鼠钻进了地洞,是因为孟安通过无影虫发现,在前方的一片区域中有一个蜂巢,足有数十万只毒蜂,每一只毒蜂都有拳头大小,极为可怕。

    凭孟安如今的实力,不说面对数十万,只面对数千只,孟安也只有身死的可能。

    跟随老鼠在地洞爬行了又是一个时辰,孟安才脱离了狭窄的地洞,回到了地面。

    这一个时辰的钻洞之旅让孟安苦不堪言,孟安曾想施展出土行遁,但凭目前的修为施展出土行遁,穿行不到百米,体内的真气便会耗光,仙界的地面不是那般容易穿行的。

    孟安和老鼠成功穿过了毒蜂的范围,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区域,躲藏在一处杂草丛中。

    “叽叽叽叽!!!”

    老鼠对着孟安叽叽喳喳叫了两声,同时前爪一指前面那片空旷的区域,似乎在告诉孟安,前面就是仙药的所在地。

    不用老鼠提醒,孟安也发现了前面那一片药田地,其中长满了各种各样的仙药,相隔甚远,孟安便闻到了仙药的香气,只是吸一口药香,就让孟安心旷神怡,之前钻洞的疲惫烟消云散,可见药田的仙药绝非一般。

    通过无影虫的探查,孟安发现这片药田是特意开垦出来的,只是如今没有人管理,仙药长得也是随心所欲,看模样这片药田地似乎归属于山顶宗门,应该是当初仙宗离开时没有收集干净,不少药材的种子或者根系留了下来,经过多年便长成了这般模样。

    孟安恨不得立即冲过去采摘药田的仙药,不过孟安克制了内心的想法,因为在这片药田,还存在着一群极为凶残的野狼猛兽,不下百只的数量。

    这群野狼霸占了这片药田,因为仙药的滋补,每一只野狼的气息都极为恐怖,孟安肯定,就目前的自己来说,对上任何一只野狼,也只有落败的份。

    “等好好计划一下才行。”孟安思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