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监视

作品:毒戮天下

    那名护卫的脸色明显一僵,他没想到华清泉会挡在孟安面前,这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是我聚宝斋的地盘,几位如果有事解决请去外边。”一道略带警告的嗓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听声音似乎是那位主持拍卖的老者。

    “薛三,退下吧。”薛坚露出忌惮之色,吩咐那名护卫退了回来,那名护卫暗自松了一口气,幸好薛坚发话了,不然自己没办法收场了。

    “今天是在聚宝斋,我不动手,不过你给我等着,我有的是机会收拾你。”薛坚对孟安冷声说道,随即领着身边的四名护卫离开了。

    薛坚因为没拍下猴酒,已经对两人恨之入骨了,华清泉的身份让他不敢招惹,也只能对付没有任何来历的孟安了。

    “放心吧孟兄,这些日子你就跟我再一起,我看他能把你怎样。”等薛坚等人离开,华清泉保证道。

    对于薛坚的威胁孟安也不是第一次听到,直接当做了耳旁风,和华清泉去到了拍卖行的后台办理拍卖的手续。

    “孟兄,你竟然全付了?”在看到孟安先自己一步掏出了一百二十万金时,华清泉惊讶道,他没想到孟安可以拿出这么多钱,心中对孟安的定位再次提升了一个等级。

    “我的钱正好可以买下这瓶猴酒,就不用你破费了。”孟安笑着说道,其实心中也颇为心痛,这瓶猴酒将自己一戒指的财产花掉了一半。

    “太够兄弟了,今晚你就和我住一屋,咱们把酒到天亮。”华清泉说道。

    “自然如此。”孟安清楚华清泉这是怕自己拿着酒跑了,不给他品尝,欣然同意了华清泉的邀请。

    两人结伴离开了聚宝斋,朝华家的方向走去,在两人刚离开没多久,薛坚的身影便从暗处走出来,眼睛盯着远去的两人。

    “今晚你们就给我盯紧那个姓孟的,有任何动静都要向我汇报,我要亲手杀了他以解心头之恨。”薛坚对四名护卫吩咐道。

    气愤的薛坚随后回到了自己独居的院落,来到一间偏房推门走了进去,驻守在门边的守卫识趣的离开了,里面先是传来一阵杂物落地的声响,接着就是一名女子的喊叫声。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屋内随之一静,没过多久,女子的哭泣和男子的喘息开始在屋内回响。

    华家位于商城的北侧,和薛家一样,都是城中城式的建筑风格,彰显了二流大家的底蕴和财力。

    跟随华清泉走进华家的大门,孟安在欣赏了一番二流大家的园景后,心中开始庆幸自己没有贸然潜入薛家是件明智之举,华家的防备可以说是十丈一岗,五丈一哨,极为的严密,薛家恐怕亦是如此。

    在华家七拐八绕,孟安二人终于来到了华清泉所居住的庭院,有翠竹花林,清流假山,装饰也充满诗情画意,颇有文人雅阁的韵味在里面。

    “孟兄,赶快将猴酒拿出来,我已经等不及要品尝一下了。”吩咐下人去准备饭菜后,华清泉急不可耐的说道。

    孟安取出足有十斤重的酒坛,将瓶口的黄纸戳破,顿时一股带有异域特色的酒香飘散开来,孟安和华清泉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一口酒气,感觉自身已经处在了妖兽纵横的大山之中,不禁为之惊叹。

    朝瓶口内探去,一层翠绿色的液体在坛内闪耀着微弱的绿光,宛如琼浆玉酿一般,孟安二人将手中酒杯斟满,两人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杯中的酒气,随后将其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火辣的酒水很快在体内爆发,让孟安措手不及,一口酒嗝打出,脸色瞬间变得通红,猴酒的酒劲竟然比自己酿造的五毒酒还要猛烈,只是一杯孟安就有些醉了,幸好体内的毒灵将酒气吞噬,让孟安恢复了清醒,随之而来的甘甜醇香开始在口中弥漫,回味无穷。

    “好酒好酒,我从未喝过如此剧烈的酒,简直是仙酿啊。”华清泉此刻也是赤红着脸惊声道。

    领略了猴酒的猛烈,华清泉不敢再一饮而尽,而是开始轻品轻尝,即便如此,在第三杯,华清泉直接醉晕了过去。

    孟安则是没有丝毫的影响,毒灵快速吞噬掉体内的酒气,而猴酒中残存的灵气则是被真气带走了。

    第二天清晨,孟安如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开始在华清泉的庭院中练起了十二形拳,此拳在修仙界还算常见,孟安并不怕会被猜出自己的身份。

    “打得好。”就在孟安打完时,一名中年大叔出现在了庭院之中,对孟安赞扬道。

    “谢谢称赞,晚辈孟安,不知您是?”孟安客气的询问道,从这名大叔的身上孟安感受到了和崔元一样的危险,不敢大意。

    “我叫华玄,是清泉的父亲。”大叔说道。

    “拜见伯父。”孟安闻言急忙抱拳行礼,眼前这位竟然就是华家现如今的家主啊。

    “不错,看来你的修行很是扎实啊。”华玄打量了孟安一番,点头说道。

    “父亲,你怎么过来了?”这时华清泉从屋子里探出头来,身上满是酒气,脸上还带着倦意,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样子。

    “我听到你院子里有练拳声,以为你听了我的话开始进取,哪知道还是老样子。”华玄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父亲说教的是,我立刻就改。”华清泉口中虽然保证,但心里恐怕是不以为然。

    “孟小友既然来了,就多住几天,也让清泉带你多去转转。”华玄看向孟安说道。

    “伯父,第一次见面,这瓶妖山猴酒便送你吧,也算我的心意。”孟安说道,随即取出了一小瓶猴酒,也有两斤的重量。

    “谢谢孟小友的礼物,那我就收下了。”华玄眼睛顿时一亮,连推辞都没说,高兴的收下,接着便没了踪影,看来华清泉的酒瘾是继承了他父亲的基因。

    “华兄,我要离开了。”孟安对华清泉说道。

    “什么,这就走,外边恐怕会有薛坚派人盯着呢,你跟着我才是最安全的,不如听我父亲的话多呆几天再离开?”华清泉提议道。

    “谢谢了,不过我还不把他放在眼里。”孟安自信的说道,取出一小瓶猴酒递给了华清泉。

    “那好吧,如果你有事,直接来华家找我。”华清泉接过孟安递来的猴酒,开口说道。

    孟安慢步离开了华家,在华家外边蹲守了一夜的薛家护卫急忙跟了上去,薛三则是跑回了薛家去向薛坚汇报。

    薛三来到了薛坚所在的院子,轻轻叩响偏房的房门,过了许久,**着上身满是困意的薛坚打开了房门。

    “四少爷,那个姓孟的小子从华家出来了。”薛三汇报道。

    “什么,华清泉有没有跟着?”薛坚的困意全无,急忙问道。

    “没有,只有他一个人,薛三他们正在跟着他。”那名护卫说道。

    “太好了,你们继续跟着,在没人的地方动手抓住他,别让其他人发现。”薛坚说道。

    那名护卫接令后转身离开了,薛坚则是回到了偏房,屋内很快再次传出男子的喘息声,而女子似乎已经认命,没有丝毫的声响发出。

    离开华家的孟安似乎清楚身后有薛家护卫的跟随,根本不给他们动手的机会,一直游走在人群闹市之中,不是在路边看卖艺,就是去酒楼吃饭,路过药材店还会进去寻找有用的药材,玩的很是惬意。

    这倒苦了身后紧跟的薛三等人,一直找不到动手的机会,提防被孟安发现的同时,还要看着孟安吃喝玩乐,心情别提有多差了。

    直到一天过去,天色转黑,玩累的孟安才来到了一家离薛家不近的客栈住了进去,后面跟随的薛三等人也开了一间房,和孟安所在的房间只相差两间房的距离,薛三随后回去通知薛坚,其他三人继续监视着孟安的一举一动。

    “太好了,带我去。”薛坚此刻的心情很是糟糕,脑海中一直回忆起早晨偏房发生的事,薛三传来的消息无疑可以让他将心思转移到别处。

    “有什么动静?”薛坚跟随薛三来到了孟安入住的那家客栈,对那几名监视孟安的护卫询问道。

    “没有,姓孟的小子一直躲在房间内,没有出去。”监视的护卫回答道。

    “再等一个时辰,到了午夜,就是他身死的时候。”薛坚冷声道。

    为了避免孟安趁机逃脱,薛坚又叫了六名手下过来,假扮成住店的人,分别住到了和孟安相近的房间,堵截了孟安可以逃窜的所有出口。

    午夜刚过,商城再次重归寂静,客栈内的客人也都睡下了,也就在这个时候,其中几个房间有了动静,一股股白烟开始从房间内飘散出去,很快就扩散到了整个客栈,原本在大堂柜台值夜班的伙计在吸入白烟后直接昏了过去。

    那几个溢出白烟的房间相继打开房门,走出了数道身影,朝孟安所在的房间围了过去,薛坚处在最前面的位置,一脚将房门踹开,迈步走了进去。

    “你怎么没晕倒?”刚走进孟安房间的薛坚惊声喊道,身后的几名护卫也是大吃一惊,急忙保护在薛坚的身前。

    房间内虽然昏暗,但是众人很清楚的看到,孟安淡然的坐在床边,嘴里叼着一根燃烧的香烟,嘲讽的看着薛坚等人。

    “你总算来了,我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孟安吐出一个烟圈说道。

    “哼,死到临头还这么猖狂,就算你没被毒晕,我这些手下对付你也绰绰有余了。”一想到身边有数名护卫跟随,薛坚的心放进了肚子,冷声说道。

    “我当初问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醉仙楼的火是不是你派人放的,小云姑娘是不是在你的手上?”孟安询问道。

    听到孟安问小云的事情,薛坚全身打了一个寒颤,他很是愤怒,没想到孟安又让他想起了早晨的那一幕,当即愤怒的吼道:

    “给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