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野猴群

作品:毒戮天下

    “孟小子你醒了,瘟疫得到了控制,但瘟疫的源头还没找到,依然会有村民受到病毒的侵害,所以赵老准备带几人沿着河流寻找病原。”王老笑着说道。

    “是吗,那我也去。”孟安意动,说不定可以找到一头僵尸,那自己就可以研究一下了。

    “可以,我们一会就出发,你去准备一下。”王老点头说道。

    孟安急忙洗漱了一番,随后跟着王老来到了医馆,此刻赵老正在甄选合适的人选,听到孟安也要加入,欣然的答应了。

    最终孟安在内,组成了一个十人小队沿着河流出发了,剩余的黄师则是继续呆在百花村,处理瘟疫病情。

    沿着河流不断的深入,四周的环境逐渐原始起来,越来越多的猛兽尸体也被发现,经过查看都是中了僵尸毒而死的,显然是饮用河水造成的。

    两个时辰后,众人来到了一处榕树林,河流两旁都是上百年的老树,无数根树藤垂在河面上,茂密的树叶将河流上方的阳光彻底阻隔,带给人一丝清凉,众人决定先在此休息片刻,再继续寻找病原。

    在众人休息的时候,卢汉王兴两位黄师先一步去前方探路,沿着河流没走多远就发现了异情。

    “快看,河水中是不是有个人?”卢汉指着河水中央说道。

    王兴朝河水中央看去,确实看到了一个人影,被垂下的树藤勾住了身子,身子在水中不断的摆动,脸色很是惨白。

    “确实是一个人,你去叫人,我来救他。”王兴说完,直接跳入了河中,朝那人游了过去。

    “忍耐下,我来救你了。”王兴很快就游到了被树藤困住的那人面前,对于王兴的安慰那人并没有做出反应,眼神满是木讷,青紫的嘴唇微微颤动。

    王兴手中多了一把刀具,沉下水面准备去砍缠绕在那人身上的树藤,但让他震惊的是,那人的下身不见了踪影,从腹部往下,只有一条长长的肠子在水下随着水流摆动。

    也就在这个时候,被树藤困住的那人似乎闻到了诱人的味道,木讷的双眼被**吞噬,双手抓住从水下露出脑袋的王兴,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啊!!!”王兴发出一声惨痛的尖叫,极力挣扎想摆脱那人的撕咬,可是身在水中的他却失去了浮力,沉入了水下。

    卢汉刚回到休息地准备诉说此事,王兴的惨叫声就传了过来,众人神色一紧,急忙朝惨叫声跑去。

    当众人来到河岸时,一大片河水已经被鲜血染红,王兴仰面躺在血水中昏迷了过去,在他的身边还有那个被树藤困住的人,正在撕咬着他的脖颈,看到这一幕的孟安等人全身都打了一个寒颤。

    就在众人还在愣神之际,赵老的身影已经跃起,如一只飞燕,在河面轻点了几下便来到了王兴的身边,一把抓住还在啃食王兴的那人,将其扔回了河岸。

    随即抓住身边垂下的树藤,另一只手将河水中的王兴捞起,再次跃身,在河面几个轻点回到

    了岸边,将昏迷的王兴身子放平。

    岸边的众人急忙围了过来查看王兴的伤势,在看到王兴的伤势后众人又是一个寒颤,王兴的脖子被咬下了一大块血肉,此刻不断喷涌着鲜血,孟安甚至看到了白色的脊椎骨。

    赵老的脸色也很是凝重,此刻王兴失血过多,再加上这样的伤势,如果不及时救治,生命就此终结。。

    双手一抖,一道道金光在赵老的手中乍现,下一秒便刺进了王兴的伤口附近,众人只看到赵老的双手产生一串残影和数道金芒闪过。

    一连十六道金针扎在王兴伤口附近的各大穴位,原本喷涌的鲜血就这样止住了,见到这一幕的孟安目光眼睛付出别样的光芒,他认出了赵老施展的正是云蛇四十九针的施针手段。

    没有结束治疗,赵老手中出现了缝合针线,开始对王兴脖子处的伤口进行缝合,随后又是用纱布将其包扎,最后又给王兴服下了两位丹药才算结束。

    “我用金针止住了出血,又给他服用了生机丹和解尸丸,算是抱住了他这条命,他必须要休养一段日子了。”赵老说完,孟安等人听后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个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得知王兴无事的众人,将目光放到了一旁造成王兴重伤的罪魁祸首身上。

    那人穿着一件破旧的衣服,下身消失,上身骨瘦如柴,本应该已死的他,此刻还在地上不断的挣扎,想撕咬围观的孟安等人。

    “他应该是百花村的一位村民,被邪气侵入,此刻变成了僵尸。”赵老沉声说道。

    “僵尸。”众人恍然,原来这就是赵老原先提过的僵尸。

    “看来瘟疫的源头就是他了,只是他一个村民是从何处沾染的邪气,还落得如此地步?”王老疑惑道。

    孟安在打量这个僵尸的时候,注意到在这个人的脖子处有被撕咬的伤口,只是这咬痕似乎并不是人类的咬痕,难道还有其他的僵尸。

    “吼吼吼!!!”

    就在这时,无数道嘶吼的声音从树上传来,众人抬头看去,只见在茂密的树冠下多了许多野猴子的身影,每只野猴子的体型都和成人相近。

    “都小心,这群野猴子也被邪气侵入了。”赵老在看到这群猴子猩红的双眼,和身上散发着的淡淡黑气,脸色严肃的说道。

    众人急忙围成一个圈,将昏迷的王兴保护起来,同时神色戒备的看着树上的野猴子。

    “这些野猴子被邪气侵蚀,绝对不简单,千万不能直接触碰他们,或者被他们所伤,不然我们也会成为僵尸的。”赵老再次提醒道。

    听到赵老的提醒,王老等人手中都出现了一把兵器,或刀或剑,赵老手中的兵器最为闪耀,是一把细长的蓝冰剑。

    “你躲到我后面,照顾好王兴。”孟安并没有可用的兵器,一旁的王老注意到了孟安的窘状,将其护在了身后。

    话音刚落,树上的野猴子蜂拥从树上跃下,朝孟安等人扑了过

    来,数量足有数十只。

    赵老也动手了,手中冰剑挥舞,带起丝丝寒意,每一道蓝光划过,都能刺死一道冲来的野猴,王老等人也是不差,每次攻击都能将一只野猴斩杀于身下。

    对于修为筑基的他们来说,杀死这群野猴毫不费力,但是他们却低估了邪气的可怕,那些被杀死的野猴并没有丧失战斗的能力,只是躺在地上 片刻,便再次朝赵老等人扑来,眼神的凶光反而更深了。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心惊,刚刚斩于身下的野猴为什么会再次起身。

    “光杀死他们不行,必须让他们丧失行动能力。”赵老一剑将一只野猴的脑袋砍下,在看到那只野猴再没站起后,开口提醒道。

    众人听言,出手都变得狠辣起来,不再是为了击杀野猴,而是为了限制起行动的能力,将目标放在了野猴的手脚或者脑袋上。

    不过众人的表情并不乐观,几十只野猴很快就被杀光,但是又有百十只野猴从树上扑了过来,如此下去不知道还有多少野猴。

    如果是一对一,王老等人不会畏惧任何野猴,但是在多对一的情况下,王老等人就显得有些吃力了,还要时刻提防不被野猴体表的邪气触碰到。

    卢汉的防御突然出现了一丝差错,一只野猴突破了卢汉的防御,趁其不备朝卢汉的手臂咬了过去,这一口会直接将其咬断。

    孟安注意到了这一幕,情急之下的他一拳打在了野猴的面门,直接将其打退了数米,保护了卢汉。

    “谢谢你,你没事吧。”卢汉这时才反应过来,对孟安传来感谢,同时注意到了孟安是赤手打飞的野猴,关心的问道。

    “没事,你小心。”孟安盯着自己的拳头愣了两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就在刚才,确实有一道黑气侵入了孟安的身体,邪气确实很有侵略性,不过自己的真气好像并不畏惧,就在孟安准备驱散的时候,毒灵传来了一股吸力,将那道邪气吞噬了干净。

    “既然毒灵能够吞噬,那我就不怕你们了。”感受到毒灵传来的吞噬**,孟安自信的说道。

    “孟安,你干什么!!!”正在对付野猴的王老看到孟安来到了身侧,将一只野猴击退,急忙厉声训斥道。

    “放心,王老,我没事。”孟安说道,同时将一只冲到面前的野猴再次击退。

    王老叹息一声,此刻也是无可奈何,将注意力再次放到了对付野兽身上。

    孟安等人此刻就是杀神,周围野兽的尸体已经躺满了一圈,数量将近两百,但是还有越来越多的野猴冲了过来,众人都感到了压力,如果继续下去,早晚会被这群野兽缠死。

    此时的孟安心中暗骂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多买一把刀剑防身,赤手空拳的拳,只能将野猴击退,根本无法阻止野猴的行动能力。

    “不知道这群野猴子怕不怕毒?”孟安突然灵光一现,准备试验一下心中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