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三人夺魁

作品:毒戮天下

    “第二轮比试,分为27个组,最后一组三人进行比试。”徐福淡漠的声音响起,拉开了第二轮的毒道对决。

    孟安的第二位对手是一名中年男子,他的脸色并不好看,显然在上一轮比拼中的毒,此刻还在侵蚀他的身体,无法化解。

    “没想到我会和你抽到一组,前些日子你带给我的折磨,今日我必加倍奉还。”男子叫嚣道。

    孟安无奈,感情这位也是受到过自己炼毒爆炸的干扰,如今来找自己算账的,不过对手的毒药实在不怎样,被毒灵直接吸收。

    反观对手,爆炸丹的威力将其炸成了重伤,在第二轮落败。

    第二轮结束,场上剩余的人只剩下24人,其中有三个小组的成员,双方都死在了对手的毒下,丢掉了性命。

    “第三轮比试,分成12个组进行。”徐福开口道。

    抽签结束,孟安又遇到了一个和自己有仇的家伙,孟安依稀记得当初和他曾展开过一场骂战。

    “哈哈,总算和你碰见了,我要让你尝尝我的断肠散的威力。”对方叫嚣道。

    不过结果没有改变,对方没有报仇,反而被孟安的爆炸丹搞成了重伤,孟安轻松进去了前十二的行列。

    结束迅速的孟安开始环顾其他队伍,此刻还能像开始那样气定神闲的成员不到一掌之数。

    “嗯?”

    孟安突然皱眉,因为孟安发现那位后天毒体的目光正紧紧的盯着自己,流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在他面前的对手直愣愣的站在原地,毫无作为。

    第四轮比赛很快开始,孟安再次遇到了一位和自己有仇的老者。

    “小子,我也被你打扰过,你就在这里止步吧。”老者冷声道。

    “老人家话可别说大了。”孟安虽然如此说,但心中却是对老者颇为在意,主要是因为和老者对决的前三位对手,毫无例外全都中毒身死。

    “哼,我这毒名为五步杀,专门毒身,但毒性之大结丹亦可杀,之所以名为五步杀,就是因为五步内就会毒发,我不信你解毒的功夫能如此迅速。”老者得意的说道。

    “哦?那我可以试验一下了。”孟安感兴趣的说道。

    老者的实力才是凝气修为,竟然可以炼制出结丹都可杀的毒,孟安倒想见识一下这毒有多厉害。

    孟安直接将老者的五步杀服下,在丹药刚进入口中,丹药便怦然消失,第一秒,孟安的身子失去了控制,第二秒,孟安感觉全身开始酸痛,第三秒,孟安的意识便开始模糊。

    庆幸的是,在第四秒的时候,毒灵大展神威,一股吞噬力席卷全身,滚滚毒气被毒灵吸收殆尽,第五秒,孟安身子一晃,单膝跪地。

    “哈哈,你小子到此止步啦。”老者看到孟安的模样,得意的笑道。

    “老人家的毒果然厉害,还真如您老所言,结丹修士中了此毒恐怕也无能幸免,还好我有些特殊,没有着了您老的道啊。”就在老者得意之际,孟安站起身说道。

    “怎么可能!!!”老者难以置信的盯着无恙的孟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人家,我都解了你的毒,怎么你还没服下我的毒啊?”孟安看着老者手中的丹药嘲笑道。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炼出什么毒来。”老者冷哼一声,将孟安的毒丹服

    下。

    和前面的三位一样,服下爆炸丹的老者神色先是有些怪异,直到体内传来真气的爆炸声,老者的脸色瞬间大变,一口鲜血喷出,直接跪倒在地。

    “爆炸丹,这就是爆炸丹啊。”老者说完这话直接昏死了过去。

    老者并没有生气或失落,昏倒前反而流露出惊喜的神色,孟安的毒丹无疑为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孟安炼制的爆炸丹威力和修为是成正比的,修为越高,产生的破坏力就越大,按理说老者的修为只是凝气,对他造成的影响应该不大才对,没想到直接昏死了过去,恐怕是激动的吧。

    第四轮结束,前六名已经抉择出来了,每一位不管是炼毒方面,还是解毒方面,都是不容忽视的。

    “第五轮比试开始。”徐福说道。

    抽签的结果是孟安和一位貌美妇人的对决,这也是毒堂唯一一位女性成员。

    妇人样貌上等,体态婀娜,眉宇间似有琐事烦心,让人怜惜,别看她弱不禁风,但毒道却着实可怕,和她交手的成员无一生还,此刻都堆在了墙角位置。

    “我的毒名为七情。”妇人的语调中也夹杂着一丝幽怨。

    “我的毒名为爆炸丹,请赐教了。”孟安客气的说道,心中却在思量这到底是怎样的毒药。

    接过妇人手中七彩的毒丹,孟安直接将其服下,没过多久,孟安便感到心中莫名的有一丝忧虑的情绪产生,这种情绪逐渐在孟安的脑海中放大,转化成了悲伤的情感,让孟安一时忘记了还在毒道比拼。

    并没有结束,孟安又莫名升出了怨恨的情愫,怨恨薛家,怨恨毒堂,这种怨恨进而发展成了怒火,想对周围的人大开杀戒,以解心头之恨。

    就在孟安准备付诸行动的时候,体内的毒灵传来一股吸力,七情丹的毒素被全部吸收,孟安从愤怒中走出,想到刚才的情绪变化,孟安心中震惊不已,这七情丹竟然可以影响人的心智。

    “七情是用毒紊乱身体器官的正常运转,从而影响人的情绪变化吧?”恢复常态的孟安询问道。

    “你竟然化解了?”妇人的脸色一变,从原本的忧虑变成了吃惊。

    “没错,我这七情以刺激体内七处来诱发情绪波动,当你最后仰天大笑时,也就是毒发身亡的时刻。”虽然被孟安化解此毒,但富人还是略带骄傲的解释道。

    “厉害,在下佩服。”孟安真挚的说道。

    “你这毒是不是拿错了?我怎么感觉自己服下的是爆气丹啊?”这时妇人开口询问道。

    可是话刚说出口,妇人的体内就是一阵爆炸声响起,妇人直接瘫倒在地,口吐鲜血。

    “公子毒道厉害,我自愧不如。”妇人擦去嘴角的鲜血,艰难的起身离开了。

    “最后一轮比试开始,三人比拼,选出最终胜利者。”徐福说道。

    孟安是其中一位,另外两人,其中一人就是那位后天毒体,孟安这时才知道他就是薛不凡,另外一人是一位黑衣少年薛蛊,施展的是一手毒蛊。

    “既然到了最后,那就各自介绍一下自己的毒药啊,也好让大家都知道一下。”徐福开口说道。

    “我的毒药就是蛊虫,可以在体内迅速繁殖,同时释放一种麻醉毒素,在还未察觉期间,就被蛊虫吞噬成空壳。”那位黑衣少年

    手中多出了一只很小的蛊虫,只有一只蚂蚁大小,全身黑色,而且是只蛆虫的模样。

    孟安皱眉,这个人孟安也见过他的几次出手,和他对战的人此刻也都在墙角堆弃,死前没有任何的痛苦,直接瘫倒在地便没了气息,十分诡异,想来就是这蛊虫做的怪。

    “你对蛊虫很了解?”孟安问道。

    “不错,我原本是苗姓一族,后来加入的薛家,蛊虫对我来说无比清楚。”薛蛊骄傲的说道。

    苗姓,孟安记得在一本青山周记中看到过对苗家的讲述,苗家以蛊为修行之道,一手施蛊的手段鬼使神差,让人很是生畏,是个不弱于薛家的家族,后来也因为蛊术太过恐怖,最终被众修士讨伐导致灭族,族人也都流落各个地方,隐姓埋名。

    “这场比赛后,有机会交流一下。”孟安提议道,没准可以从他这里找到对体内毒蛊的解决办法。

    “你能活下来再说吧。”薛蛊一愣,冷哼一声说道。

    “我的毒是封禁丹,毒素最先将真气封禁,随后再将身体封禁,最终成为一具无法动弹的雕塑,只能任人摆布。”薛不凡取出自己炼制的丹药介绍道。

    “不知为何,我感觉你和我是同一类人,你那里有我想要的东西。”薛不凡突然看向孟安说道。

    孟安皱眉,作为曾经是后天毒体的孟安很是清楚,后天毒体对毒素有很大的免疫,同时对毒素也有超乎常人的感知,莫非他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毒灵了。

    同时孟安心中还有一个疑问,薛不凡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夫,竟然可以将体内的毒素凝为一处。

    “我的是爆炸丹,只针对修士,服下此丹,会与体内的真气发生冲突引起爆炸,修为越高,威力越大,不过目前还不知晓对结丹境是否有效。”孟安介绍道。

    “比拼开始。”徐福宣布了最后的比赛。

    孟安服下的是薛蛊的毒蛊,薛蛊服下的是薛不凡的封禁丹,而薛不凡服下的则是孟安的爆炸丹。

    “果然神奇。”孟安惊叹,自己亲自将那只蛊虫服下,此刻却无法再找到蛊虫的踪迹。

    体内的毒灵分出了一道紫气,钻进了孟安的脑海中,孟安终于找到了那只蛊虫,一看之下毛骨悚然,只是这短短的几秒,那只蛊虫已经分裂成了几十只,自己竟然没有感到一丝异样,果然如薛蛊说的一样。

    幸好毒灵大展神威,一股吸力传来,孟安甚至听到了毒蛊的惨叫声,接着那几十只蛊虫便彻底死亡,化为了一道道黑气被毒灵全部吞噬。

    就在毒灵解决了蛊虫的时候,孟安的爆炸丹也开始发挥出了威力,薛不凡体内传来一阵爆炸声,不过和孟安预想的不同,爆炸声很快便停止了,薛不凡只是晃动了几下身子,便没了事情。

    再看薛蛊,薛蛊在服下薛不凡的丹药后,神色一惊,接着便定住不动了,不过这种状况没持续多久,薛蛊便再次恢复了行动能力,同时一口黑血喷出。

    孟安仔细看去,发现那根本不是黑血,而是一只只早已死去的蛊虫。

    “三人都化解了对方的毒药,这次的比拼怎么定?”毒堂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两位副堂主和徐福商量起来。

    “三人同时成为这届毒道比拼的冠军,毒药配方上交毒堂,稍后将会发放冠军奖励。”徐福最后定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