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回门派

作品:毒戮天下

    在客栈休养的这三天里,孟安听到最多的消息就是关于薛家易主的事情,薛霸天身死,无疑是在商城上空投放了一枚重磅炸弹。

    这次薛天临虽然成功成为薛家的新一任家主,不过付出的代价也是惨痛的,薛家近乎一半的族人在这次对战中丧生,尤其是薛天临所属的那一支,都被薛霸天下了毒蛊,几乎是全部灭亡。

    直系的誓死反抗和强横是薛天临没有预料到的,薛家也在这场争夺中大伤元气,再也不符二流家族前十的地位,薛家需要休养好一阵子才能恢复。

    也正是因为薛家的损兵折将,不免招来了其他势力的凯逾,为了预防这种事情发生,薛天临在当天就发出了一条消息,青山宗长老将于七日后参加薛天临的继位大典,这无疑让许多人蠢蠢欲动的势力顾虑了起来。

    青山宗作为青山域的第一大宗,平时是绝对不会踏足其他家族门派的事情的,除非是有利可寻,亦或是与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薛天临既然能请到青山宗,可见与其有说不清的关系。

    三天后,孟安伤势痊愈,毒蛊问题也已经解除,孟安决定不再逗留商城,是时候回到流云派了,在离开前,孟安打算去见华清泉一面,和其到个别。

    孟安猜测华清泉应该是在春满楼陪小翠姑娘,于是直接动身去到了春满楼,让孟安意外的是华清泉并没有在此处,不仅如此,就连小翠姑娘也早就赎身离开了。

    孟安无奈,只能动身去到了华家,这次孟安没有扑空,在管家的带领下,来到了华清泉的院落,看到了一脸萎靡的华清泉。

    “孟兄,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找人说说话了。”华清泉见到时孟安前来,高兴的说道。

    “华兄如此模样,莫非是因为小翠姑娘?”孟安猜测道。

    “你怎么知道?”华清泉愣声说道。

    “我来之前去过春满楼,本以为在那里能找到你,哪知道小翠姑娘离开了。”孟安说道。

    “哎,小翠两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来找我,说自己要走了,去哪里也没有告诉我,临走前将当初我送给她的玉簪还给了我,告诉我她不适合我,让我去找其他姑娘吧。”华清泉忧伤的说道。

    “喝酒吗?”看着华清泉落寞的模样,孟安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华清泉,只能将两坛五毒酒拍在了桌上,决定和其喝个痛快,忘记忧愁。

    喝到最后,华清泉像个孩子似的哭了,可见他对小翠姑娘的动心。

    “我也要走了,华兄。”第二天上午,孟安对酒醒的华清泉说道。

    “什么,你也要走?”华清泉的情绪比昨天要好了许多,听到孟安也要离开的消息,皱眉说道。

    “薛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趁着薛家还未安定,正好是我离开的机会。”孟安说道。

    “孟兄何不如直接在我华家住下,相信薛家就算知道后也不敢把你怎么样。”华清泉提议道。

    “感谢华兄的好意,不过我在加入薛家前也是有门派的,这次出来这么长的时间,也是该回去了,华兄如果想喝美酒的话,可以去流云派找我。”孟安说道。

    “流云派,我记住了,那你保重了。”华清泉点头应道。

    和华清泉告别,孟安离开了华家,离开了商城,一天后,孟安回到了离开许久的流云派。

    回到流云派时正值黄昏时分,孟安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孟安回到了自己的药田,发现药田早已荒废,长时间没人照看,其中许多毒草毒花都已经枯死。

    孟安苦笑,看来自己明天有的忙了。

    “孟安!!!”

    第二天,孟安刚踏步迈进药阁的大门,就被一声惊讶的声音叫住,扭头看去,发现王老的身影正朝自己跑过来。

    “王老,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啊?”孟安询问道。

    “你没死啊?”王老上下打量了孟安一番,开口问道。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盼着我死呢?”孟安一脸黑线的说道。

    “当初汪诗诗回到门派,传出你身死狼头帮的消息,我们也曾派人去追查过,却得不到你一点音信,都以为你已经死了。”王老说道。

    孟安这才记起,当初去往狼头帮山头的时候,曾经嘱咐过汪诗诗,如果自己天黑没有回来,就赶紧逃命,恐怕是诗诗没有等到自己,以为自己被狼头帮杀了,所以才会传回这样的消息。

    “那现在看来是个误会了。”孟安摊手说道。

    “你小子没死正好,当初你和药阁定下的协议可不能作废,你什么时候开始继续炼制丹药。”王老说道。

    “我今天来药阁其中一件事就是打算和您老说这件事,炼丹我会继续,不过炼制的丹药需要改一下,现在开始炼制筑基丹。”孟安说道。

    “那就再好不过了,我现在就去准备炼制药材。”王老兴奋的说道,一下子就不见人影了。

    在王老准备炼制药材的时候,孟安去了一趟药阁的交易所,购买了一些珍稀的毒草种子,随后将王老准备的药材拿上,回到了自己的药田,开始重新种植毒草。

    夜晚,万里无云,圆月挂梢,荒废的药田已被孟安重新打理耕种,坐在小屋前的摇椅上,身边桌子上摆放着五毒酒和瓜果,孟安手中点燃了一根香烟,显得尤为的惬意自然。

    “嗖!!!”

    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孟安身后,孟安提前察觉做出反应,施展出身法闪躲到了一旁,没有被突然出现的黑影得手。

    “掌门,用不着我一回来就测试我吧。”孟安没有露出慌张之色,看着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崔元说道。

    “你的修为又见涨啊。”崔元感叹了一句,突然鼻子轻嗅,将目光转向到了旁边桌子上的酒杯中,琥珀色的五毒酒折射出半空的月光,醇香的酒气缓缓四散,引人品鉴。

    “掌门今天来所为何事,不会是特意来抢我的美酒吧。”孟安看着崔元伸向酒杯的手,不爽的说道。

    “咳咳,这次来确实有事找你帮忙。”崔元不好意思的咳嗽了几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将手收回,开口说道。

    “掌门请说。”孟安问道。

    “一个月后,我流云派将和附近三个门派举行一场弟子历练,目的是为

    了争夺灵脉的分成,我希望你能参加。”崔元说道。

    “灵脉!!!”孟安心惊。

    灵脉就是生产灵石的矿脉啊,哪怕是最小的一条灵脉,其中的灵石产量也是惊人的,任何一个门派掌握一条灵脉,都可借此在极短的时间内提升门派整体实力,成为二流门派指日可待啊。

    “最先发现灵脉的是与我们相邻的赤炼派,可惜他们走漏了消息,被我流云派和附近另外两个门派得知,我们岂能让赤炼派独吞,恰好这条灵脉处在四个门派的交界位置,所以我们三个门派向赤炼派施压,他们无奈只能答应共同享用这条灵脉。”

    “可是在灵脉的资源分成上又有了分歧,赤炼派作为第一发现灵脉的门派,自然想占大头,不过我们是不会答应的,于是在僵持中想到了弟子历练这个方法。”

    “每个门派各派百名弟子,去到大山深处的猛兽谷历练,时间为一个月,根据最终能平安走出的各门派弟子数量,来决定灵脉的分成。”崔元为孟安解释道。

    “竟然去猛兽谷。”孟安诧异道。

    猛兽谷内属于一片原始的森林盆地,其中生活着各种各样的猛兽,不下数千只,它们与妖族不同,只有原始的兽性,但身体的强悍程度和妖族无异,传言其中还生活着数头结丹境的猛兽。

    此地对于四门派的弟子来说太过凶险,就算是结丹踏入都难以活命,更别说呆一个月的时间了,恐怕四百人进去,最终能活着出来的弟子不到十个都有可能,但四门派最终还是选择了这里历练,可见对灵脉的重视程度。

    “这事太过凶险,我和众位长老还在寻找自愿参加的弟子,你可以拒绝,我不会强求你,我也不希望你这样的天才陨落在里面。”崔元说道。

    “掌门不必说了,我参加。”孟安打断了崔元的说话,直接答应了。

    “好,离历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你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提,我会尽量满足你的。”崔元心中欣喜,开口说道。

    “对了,掌门是否知道哪里有可以修炼身法的地方?”孟安想了想,开口询问道。

    “修炼身法的话我倒有个地方推荐给你,那就是燕子洞。”崔元没想到孟安会提这个要求,开口说道。

    “燕子洞?”孟安疑惑,不明白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机。

    “燕子洞在门派往东十里处,是大江边的一处幽长洞穴,其中生活了数万只飞云燕,它们的燕巢很有用药价值,吸引了许多人采摘,起先也没什么,但采摘的人太多,洞中的燕子便对人类产生了仇视心理。”

    “现在是只要有人踏入燕子洞,洞内的燕子便会群起而攻之,如果你能不中一记飞云箭,平安穿过燕子洞,那么你的身法也就练到家了。”崔元解释道。

    “太好了,我明天就去挑战一下。”听完崔元的描述,孟安目光火热的说道。

    “那我就回去了,历练开始的时候我会再来找你的。”崔元说完,便不见了踪影,同时消失的,还有摆放在桌子上的酒坛。

    孟安无语,对着崔元离去的方向再次竖起了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