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历练开始

作品:毒戮天下

    一道流光在猛兽谷东侧的边缘角落着陆,流光逐渐淡化,显露出孟安的身影,孟安打量了一眼四周,自己处在一片茂密的丛林之中,头顶是参天的大树,只有几缕阳光可以照射下来。

    孟安纵身攀爬上了旁边一颗大树的顶端,望四周,很快确认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对于猛兽谷的历练孟安并不担心,自己有剧毒傍身,只要不和结丹境的猛兽相遇,孟安自信自己不会遇到生命危险,最应该注意的反而是另外三个门派。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找到其他同门师兄弟,只有这样才能保障自己和他人的安全,在历练的最后能得到好的成绩。

    孟安取出了一只香烟,一边抽着香烟一边朝猛兽谷中央区域走去,这次的历练条件之一就是采摘中央区域的兽灵果,相信所有人都会去到中央区域,这样更容易找到其他同门。

    也许是因为修士的进入,猛兽谷的兽吼声突然增多了,孟安不过前行百米,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兴奋的兽吼和一声绝望的惨叫,接着便再无音讯传来,想来是有位弟子已经死在了猛兽的口下。

    “嗯?孟婆花!!!”

    孟安突然将目光转向旁边一颗树下,有一株黄色的小花在摇曳着枝身,孟安惊喜不已,竟然遇见了珍贵的毒花忘忧花,俗称孟婆花。

    孟婆花的汁液有扰乱心智的作用,会让人丧失部分记忆,如果误食了一株孟婆花,就算是结丹修士,也会彻底丧失记忆,孟婆花这个俗称也是由此得来。

    孟安高兴的走了过去,准备将其采摘,可就在孟安弯腰的时候,一道危险突然从身后袭来,孟安急忙施展云烟步躲避,心中暗惊,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直到攻击才露出马脚。

    孟安看向原处位置,一道黑衣少年此刻正站在那里,手中一把细剑折射着冰冷的幽光。

    “幽剑门。”孟安皱眉道,果然如掌门所说,对方精通刺杀之术啊。

    “你倒是机警。”那名幽剑门的少年看向躲闪开来的孟安,沉声说道。

    “孟婆花?原来你刚才弯身是想采摘这个啊。”少年话音刚落,手中细剑一个剑花耍出,就将身下的孟婆花刺成了粉碎。

    孟安的脸色阴沉下来,刚才的偷袭是想杀掉自己,现在又毁掉自己本应得到的孟婆花,简直该死啊。

    “怎么,想杀了我吗,来啊,让我见识一下流云派的厉害。”少年挑衅的说道。

    “已是将死之人,不值得我动手。”孟安不屑的说道。

    “哈哈,流云派的弟子都这么张狂吗?”听到孟安的话,少年犹如听到了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

    只是笑声没持续几秒,一阵爆鸣声在少年的体内响起,数道血剑随之从少年的周身各数喷出,尤其是丹田位置,更是出现了一个血洞,少年的笑声戛然而止,双眼圆睁的倒在了地面,身子逐渐失去了温度。

    这自然就是孟安手中爆炸烟的杰作,烟气一直弥漫在孟安的周身,在少年近身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经过孟安的改良,如今爆炸烟的威力提升数倍,哪怕是结丹境的修士遇见,最终的下场也会是爆炸身亡。

    孟安走上前去,将少年的戒指和细剑收走,随即迅速纵身跳到一旁的树上,一只体型巨大的猎豹从一旁的密林中走了出来,闻到了鲜血味道的猎豹来到少年的身边,直接将其尸体吞进了腹中,满意的离开了此地。

    等猎豹离开,孟安从树上跳下,继续朝中央区域走去。

    随着四百名弟子的相继活动,猛兽谷中无数猛兽察觉到了人类的气息,开始在林中穿梭游走起来,寻找人类的踪影,只是第一天结束,就有四十多人死在野兽的口下。

    夜幕降临,猛兽谷没有变的安静,反而陷入了更加喧闹的情景,几声嘹亮充满威压的兽吼在猛兽谷内响起,看样子是那几只结丹境的猛兽开始了觅食,让猛兽谷变得更加凶险起来。

    孟安此刻正在外围的一颗大树的树冠中休息,一下午的时间,孟安又找到了几株珍贵的毒草和药材,被孟安收入囊中。

    不过除了那名幽剑门的弟子外,孟安再没遇到过其他弟子,猛兽谷的范围很是辽阔,四百名弟子分散其中,能够在第一天相遇的几率很低。

    不时有野兽从孟安的树下经过,甚至两只野兽遇见会大打出手,不过它们都没有发现树上的孟安,这不仅是因为孟安立于高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孟安早些年炼制的遮气散,起到了掩盖自身气息的作用。

    第二天清晨,太阳还未升起,猛兽谷被浓密的雾气所遮盖,喧闹了一整夜的猛兽谷终于恢复了安静,原本担惊受怕度过一晚的弟子们,终于有机会安心休息一下了。

    精神饱满的孟安则是继续朝中心区域进发,孟安现在依旧处在猛兽谷边缘,离中心区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只是孟安没有前行多远,便停住了脚步,一个不小的黑影出现在孟安前方的道路上,因为雾气的缘故,孟安上前了几米才看清那黑影的真面目,竟然是一头巨大的野猪尸体。

    野猪躺在一片血泊之中,身上的伤口密密麻麻,不知被什么所伤,野猪死去的时间并不算长,身上的鲜血还未凝固。

    孟安察觉到此地可能存在危险,转身准备绕过此地,可就在这时,一阵无根之风吹过,掀起了地面上洒落的树叶,原本软弱无力的树叶此刻仿佛成为了一把把利箭,朝孟安刺了过来。

    孟安神色不变,施展云烟步开始躲避,在燕子洞的修行成果这一刻得到体现,纵然身边有数百道叶剑穿梭,孟安游刃有余,没有被一片叶子沾身,伤到分毫。

    “杀阵?”孟安心中猜测,恐怕是有一名轩合派弟子躲藏在附近,这头死去的野猪十有**就是被这杀阵所杀,难怪身上会有那么多的伤口。

    即便身法厉害,孟安也不敢继续逗留下去,谁知后面还会有怎样厉害的杀阵等着自己,可就在孟安准备行动的时候,又是一阵风吹过,树上的树叶哗哗落下,形成了一道三丈大小的旋风将孟安禁锢其中,每道树叶犹如利刃一般锋利,让孟安一时难以逃离出去。

    在孟安被落叶旋风困住的时候,一道身穿八卦道袍的少年从旁边的一颗树梢露出了身影,看着下方凭借身法在旋风内不断闪躲的孟安,露出玩味之意。

    “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轩合派的少年开口说道。

    “终于露面了。”旋风中的孟安在躲避的同时,一直在观察周边的环境,在看到树上那道身影后,孟安出手了。

    手中几根银针出现,孟安甩手就朝树上的轩合派弟子刺了过去,树上的轩合派少年还在得意之中,突见几道银光射来,吓了一跳,急忙躲避,虽然避过了大半,还是被其中两道银针刺中了身子。

    “竟然还有这一手,大意了。”躲到树干后方的少年脸色难看,将胸前的银针拔下,

    准备施展阵诀让杀阵威力更甚,可是心头突然一痛,接着就丧失了神志,从树上跌落了下来。

    没有了轩合派弟子的操控,杀阵瞬间瓦解,原本锋利的落叶旋风威力尽失,树叶恢复软弱无力的模样飘落地面。

    孟安来到那名少年的身边,将其身上的戒指取走,随即离开了此地,刚才的几根银针早就被孟安沾满了剧毒,少年已经毒发身死。

    “砰!!!”

    孟安还没走几步,不远处突然升起了一道烟花,在空中炸裂开来。

    孟安诧异,不知道是谁这么有胆量竟敢这么做,虽然烟花可以当做信号将附近的同门弟子招来,但其他门派的弟子也会被引来,甚至就连猛兽看到后也会追寻过去,这无疑是自寻死路的做法。

    孟安思量了几秒,还是朝烟花升起的方向寻了过去。

    也果然如孟安的猜想一般,因为这道烟花的出现,在附近游走的几道人影开始朝烟花的地点赶去,数头猛兽也是嘶吼着冲了过去。

    孟安施展云烟步很快就来到了烟花释放的地点,孟安没有现身,而是躲到了一颗茂密的树冠探查前方的情况。

    前面就是一片草地,有两名健硕的少年背靠背,手中拿着两柄铁锤严阵以待,两人的身下是几只死去的灰色野狼,但在两人的四周,还有数十只灰色的野狼将两人团团围住,一副凶恶之相。

    两人都是赤炼派的弟子,看其修为才不过是凝气高阶,周围的狼群也都是凝气高阶的实力,显然这两人是被狼群逼到了绝境,无奈之下才释放的烟花,试图招来同门帮忙。

    “凶多吉少啊。”孟安摇头感慨道。

    确定不是自家门派的弟子,孟安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在思量要不要帮助他们,虽然掌门说过,赤炼派的弟子要刚正许多,但孟安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

    毕竟这次历练是和三个门派的比拼,最终的成绩也是看各门派的弟子数量,只要不是自家的弟子出事,孟安完全可以袖手旁观的。

    就在孟安静观其变的时候,一道蓝衣少女从一侧的树林中冲了出来,手持一把赤鸿剑杀入了狼群之中。

    “汪诗诗?”孟安一愣,出现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汪诗诗。

    “这丫头是不是傻,没事帮他们干什么啊。”孟安无语道。

    诗诗的修为进展很是迅速,如今已是筑基一层的境界,这些狼群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被诗诗轻松斩杀,势如破竹的冲到了两名赤炼派弟子的身边。

    诗诗的加入让狼群分散了攻击目标,两名赤炼派弟子压力大减,看到诗诗持剑来助,两人松了一口气,开口道:“多谢姑娘相助,赤炼派感激不尽。”

    “先解决掉这些野狼再说。”诗诗说道,赤鸿剑每次击出,都有一头野狼毙命倒地。

    眨眼间已是数头野狼倒在了诗诗的剑下,进攻的野狼看到诗诗如此凶猛,不敢再靠近三人,开始仰天长嚎起来。

    就在三人疑惑之际,一道巨大的身影从一旁的密林中走了出来,一身银白色的毛发,体型比在场的野狼都要巨大,目光凶狠的盯着草地上的三人,一股强悍的气势在身上流转。

    “糟了。”诗诗的脸色难看不已,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头狼王,看其气势起码是在筑基高阶,自己根本难以对付。

    躲在暗处的孟安见状,无奈的叹气,看来自己必须出手了,不然诗诗会死在这头狼王的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