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元婴出面

作品:毒戮天下

    血冥宫不愧是经历过鲜血洗礼的门派,从宫主到弟子,每人的战斗经验都极为丰富,两派一族的弟子往往需要两人甚至三人联手才能和血冥宫的弟子不相上下。

    “嘿嘿,你倒是长得够水灵,不如和我回血冥宫吧。”

    诗诗和赵师兄此刻正在联手对战一名血冥宫弟子,这名血冥宫的弟子对着诗诗上下打量了一眼,淫邪的说道。

    “看剑。”诗诗冷声一声,挥剑斩去。

    血冥宫有两门独门绝技,一为血影步,二为血影手,是专门为杀人创造出来的。

    这名血冥宫弟子修为和赵师兄对等,但爆发出的实力却是赵师兄不能力敌的,血影步发动,眨眼便躲过了诗诗刺来的赤鸿剑,冲到了诗诗的面前。

    此人出手极为刁钻,一掌朝诗诗的小腹打去,诗诗丹田处的真气直接被这一掌打散,身子受到反噬,一时间没了力气。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要将你好好玩弄一番,再亲手了结你。”这名血冥宫弟子低头看着诗诗得意的说道。

    “休想。”赵师兄出现在这名血冥宫弟子的身侧,提剑刺去,誓将对方劈成两断。

    “滚!!!”

    血冥宫弟子冷哼一声,一把匕首出现在手中,以诡异的方式将赵师兄刺来的剑身弹开,同时匕首直接刺进了赵师兄握剑的右手,赵师兄的吃痛利剑掉落,对方一掌打来,将赵师兄拍飞到了远处,同时将赵师兄的利剑捡起,甩手朝赵师兄掷了过去。

    “咻!!!”

    一道银光乍现,直接和掷出的剑身相撞,让剑身偏离的方向,刺在了赵师兄旁边的地面。

    “孟安!!!”诗诗和赵师兄惊喜的喊道。

    “你小子想坏我好事。”这名血冥宫弟子看向一侧的孟安,沉声说道。

    “你如果能将我击败,任你处置。”孟安自信道。

    “好,我就来试试你有哪些手段。”血冥宫弟子说完,血影步发动,化作一道血影朝孟安冲了过来。

    孟安手中再次出现一道银针,以以往不同的方式甩手而出,银针极速朝血冥宫弟子冲了去,那人却借助血影步轻松闪躲过了过去。

    “哼,就你这飞针,别想伤到我分毫。”血冥宫弟子叫嚣道。

    “是吗?”孟安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只见那道从血冥宫弟子身边错过的银针,突然一个转向继续朝血冥宫弟子的背后刺去,血冥宫弟子自然没有预料银针会转向,被银针刺中。

    “砰!!!”

    血冥宫弟子前冲的身形一顿,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下一秒,银针上的毒素开始发作,血冥宫弟子全身传来一阵爆炸声,七窍流血的血冥宫弟子直接昏死在了当场。

    折针式,属于云蛇四十九针中施针的一种手法,通过特殊的手法可以让飞出的银针在半空转向,孟安如今也只能做到一次转向,手法精湛的是可以让银针如同灵蛇一般不断舞动的。

    “你们小心些,我去帮其他人。”将这名血冥宫弟子击败,孟安对诗诗两人提醒道,随即去帮其他同门弟子。

    孟安一手鬼神莫测的飞针让弟子间的战局

    发生了扭转,血冥宫弟子虽然善战,但对这诡异的飞针却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只是片刻的功夫,就有无数血冥宫弟子因为孟安的飞针重伤。

    “嗯?”一名血冥宫的结丹长老将赤炼派的一位长老斩于身下,正在寻找其他的猎物,这时注意到了对血冥宫弟子大展神威的孟安,纵身朝孟安冲了过来。

    孟安刚帮助同门解决了血冥宫的弟子,突然感到一股致命的危机从背后袭来,孟安急忙施展身法躲避,一道血影出现在孟安原本站立的位置,将那名没来得及躲避的同门一招毙命。

    “结丹强者。”孟安看着出现在面前的男子,神情尤为凝重。

    “竟然可以躲过我的攻击,还算不错,不如加入我血冥宫如何?”这名血冥宫长老感兴趣的说道。

    “不可能。”孟安干脆的拒绝道。

    “那你就去死吧。”听到孟安的回答,血冥宫的长老脸色阴沉了下来,血影步发动,眨眼就来到了孟安的跟前,孟安急忙躲避,险而又险的避过了对方的拳头,却还是被一脚踢中,撞飞到了远处。

    “好恐怖。”孟安重重的落在地面,一口鲜血喷出,自己胸前的肋骨被刚才的一脚踢断了数根。

    “咻咻咻!!!”

    孟安快速起身,双手八根银针出手,直逼血冥宫长老而去,同时转身就朝一旁的密林冲去。

    血冥宫长老双手被一层血色的真气包裹,施展出了血冥宫的血影手,八道银针刚到血冥宫长老的面前,便被轻松弹开,没有对其造成任何困扰。

    将银针解决,血冥宫长老也冲进了密林,眨眼便追上了前方逃窜的孟安,血影手化为一道血红的剑指朝孟安的后心刺去,剑指直接刺进了孟安的身体,从前胸穿过,幸运的是孟安避开了心脏,剑指擦着心脏而过,不然孟安就彻底断送了性命。

    孟安一口鲜血喷出,脸色变得煞白,身子直接跌坐在了原地。

    “到死还有心情抽烟?”血冥宫长老将手掌抽出,看着倒地的孟安手中竟然有根点燃的香烟,疑惑不解。

    “不对!!!”

    血冥宫长老察觉到了不对之际,体内的真气突然不受控制的暴虐起来,任凭自己如何压制都毫无作用。

    “轰!!!”

    一声巨响从血冥宫长老的体内传来,在血冥宫长老惊恐的目光下,整个身子直接炸裂开来,血肉四散飞溅,染红了周边十米的区域,同时爆炸产生的气浪直接将重伤的孟安吹离到了远处。

    孟安又是吐了一口鲜血,捂着胸前的伤口看着血冥宫长老原本的位置,心中惊骇不已,这也是第一次对结丹境使用爆炸烟,没想到效果如此厉害,一名结丹初期的强者被自身的真气炸的粉身碎骨。

    孟安激动之余不敢在此逗留,自己身受重伤,很可能成为血冥宫弟子的目标,急忙托着重伤的身子逃进了密林的深处。

    就在孟安离开没多久,华武的身影出现在了原地,看着被鲜血碎肉染红的现场,脸色尤为凝重。

    他本来是在和华文一起保护华清泉,但华清泉看到了孟安被结丹境长老追杀进山林的场景,便拜托自己出手相助,没想到过

    来就看到了如此血腥的场景。

    “孟兄呢?”华清泉看到离开没多久的华武便回来了,关切的问道。

    华武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在他看来,孟安如何也不能躲过结丹境的追杀,那摊血肉很可肯能就是孟安的。

    “孟兄啊!!!”华清泉脸色一变,心中被悲切取代。

    结丹强者的战圈内,崔元凭借结丹巅峰的实力已经压制住了血残,而狄炎和华玄等结丹强者也拖住了对方的强者,如今战局正在朝崔元这一方偏移。

    “血冥宫还是就此放弃吧,你们是没有胜算的,只会增添更多的伤亡罢了。”崔元对交手的血残说道。

    “哼,我血冥宫就是在厮杀中成长起来的,即便身死,也是学艺不精,我血冥宫不需要这样的人。”看着门下弟子不断被斩杀,血残没有丝毫的同情与在意。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下杀手了。”崔元说完,自身气势提升到了极致,一道由真气凝聚的巨大拳头朝血残打了过去。

    “真气化形!!!”血残大惊,没想到崔元的实力已到如此地步。

    血残急忙调动自身全部真气,全身被血色的真气包裹,与真气拳头碰撞在了一起,血残倒退而飞,而那道真气拳头则继续携带着可怕的威力朝血残冲来。

    一道紫衣老者突兀的出现在真气凝聚的拳头面前,右手举起,与真气拳头相碰,真气拳头瞬间瓦解消散,老者神色轻松自然。

    “师尊。”血残看到面前的老者,恭敬的喊道。

    这位出现的紫衣老者正是血冥宫的老祖血魔,在血魔继任宫主的时候,带领着血冥宫的弟子灭了不少门派家族,让血冥宫的威望大大的提升,被人称为不折不扣的魔头。

    “没想到一个三流门派中还有一位你这样的人才,恐怕你是因为功法的原因才无法进阶元婴的吧。”血魔看着崔元感兴趣的说道。

    崔元眼神一缩,血魔说的一点也没错,因为土皇经只有上半部,自己如今只能卡在结丹巅峰无法更近一步。

    “即便你可以做到真气化形,但和真正的元婴境相比,还是太弱了。”血魔说完,右手食指伸出,一道血光在食指凝聚,眨眼便化为一道血光朝崔元冲去。

    崔元脸色凝重无比,从这道血光中崔元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而且不管自己如何躲闪,这道血光都会击中自己。

    “哈哈,往日威名远扬的血魔如今对结丹小辈动手,是不是让他人笑话啊。”一道爽朗的笑声响彻于半空。

    一道火光从远处疾驰而来,与血魔的那道血光相撞,产生一股极强的气浪席卷整个战场,让激战的双方为之一静。

    “想必你就是华家老祖华有之吧。”血魔飞身而起,看向远处隔空走来的白衣老者,沉声说道。

    “不错,久仰血魔的威名,如今相见,倒是想切磋切磋。”华有之说完,强横的元婴气势从自身涌出。

    “好啊。”血魔沉声道,同时自身的气势也释放出来。

    两人的气势在半空相碰针锋相对,一股无根之风在两人之间刮起,下方的众人被这股风吹过,都感受到了其中的肃杀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