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水云山庄

作品:天剑书香

    “好一个水云山庄,果然名不虚传!”易少天望着云雾缭绕,仿佛水天一色的水云山庄发出赞叹。

    正在这时,庄内传来欢快的脚步声,只见六七名花枝招展的倩影玉女拥簇着一名略为肥胖的女子笑语嫣然的走了出来,她们左顾右盼,似乎在等什么重要客人,当她们见到两位风度翩翩,潇洒俊逸的美男子,便立即被他们的才貌所吸引,易少天故意散发出令人陶醉的文道气息,就如一缕春风降临大地,令人神清气爽,如同遨游仙境。

    “各位妹妹,可否是在等小生?”易少天上前施礼。

    为首那位穿金戴玉衣着奢华,体型略为肥胖却不失端庄优雅的中年女子咯咯笑道:“两位官人,这是要来我们水云楼一游?”

    “这位迷人的姐姐,听闻水云楼才女无双、技艺超群,小生是从南玄国慕名而来。”

    一位明眸动人身材火辣的蓝衣少女扑哧笑道:“公子,这位是我们水云楼的老板娘如香姐。”

    “失敬失敬,原来是如香姐姐,小生有礼,各位妹妹,小生能在此见到各位美颜,荣幸之极。”

    少女们顿时心花怒放,个个含羞答答,想不到两位玉树临风、英俊绝色的公子原来并不是路过此地,而是慕名而来,何况他们一人是罕见的混血美男,一人是南玄国远道而来的宾客,最关健也是帅气逼人,让人心跳加速。

    鸨母如香满面春风的道:“想不到咱们水云楼竟然名扬海外,只是……不知两位官人可有功名?我们水云楼数百年来,只招待有功名在身的才子及贵族宾客。”也就是说关有钱的土财主是不招待的,只招待社会上层名流。

    易少天一合玉骨扇,含笑春风的拱手道:“小生不才,乃是南玄国的大状元易少天。”言罢便从怀中掏出一块御赐金牌,纯金打造,巧夺天工。

    “你就是南玄国与新帝齐驾并驱的易公子?”众女子简直不敢相信,她们曾听一些海外来客讲过关于易少天的传奇事迹。

    易少天也没有想到自己在南玄国的事迹早已在东周国传得沸沸扬扬,看来东周国的信息业也十分发达,再者,大国相互间都会有一些以商业发展为目地的别府驻地,加速了对各国之间的了解与文化交流。

    正在这时,几匹快健马快奔而来,胆敢在大街上肆无忌惮狂奔的没有几人,易少天没有回头,便感应到凛冽的气息。

    鸨母与众女子,甚至一干护卫立即下跪迎接,一同高呼:“恭迎郡王殿下。”在东周国,亲王的儿子,除了长子称为世子,其余统一称为郡王,这是与南玄略有所不同的,而南玄是王爷之子统称为世子。

    易少天与蓝彩蝶只是拱了拱手,含笑相迎。

    为首的是一名年约二十来岁的俊秀青年,他衣着锦衣战袍,腰佩流光宝剑,脚踏七星宝靴,金发黑瞳,竟也是一名混血儿,他跨着一匹气势逼人的汗血战马,英姿飒爽威风凛凛。

    他的身后则是六名锦衣高手,个个身手不凡。

    “见了郡王,还不下跪!”一名气势逼人的锦衣高手朝着易少天喝道。

    易少天则是含笑不语,他没有想到东周国的郡王当中也有出类拔萃的顶尖高手,眼前的萧山郡王宇文帅,竟然是一名金丹境界巅峰的强者,且文道气息亦是不弱,而他身后的几名亲兵,也是应天境与金丹初期的高手。

    “你,抬起头来。”萧山郡王宇文帅扬了扬手,却对着低头不语的蓝彩蝶说道。

    如今的蓝彩蝶最怕的就是亲王与郡王,他们不止欠了王家与马家的银两,还欠了洪战亲王在蓝家所订的大批量布料与军甲物资。

    他一跃下马,朝着蓝彩蝶步来,易少天略为蹙眉,见他并没有恶意,才放松警惕。

    “你是胜男……胜男……胜男兄弟?”宇文帅大喜过望,他伸出双手抓住了蓝彩蝶的肩膀,竟然一下就认出他来。

    原本想躲在易少天身后的蓝彩蝶见到眼前的男子,大喜过望,惊喜不已的道:“是你,萧山兄。”

    宇文帅激动不已的道:“想不到萧山匆匆一别,几年不见,难怪我今日眼眉齐跳,想不到能在这里再次见到了蓝兄弟你。”易少天从他的双眸之中可以看出此人似乎知道蓝彩蝶的身份,只是未有点破,而且他充满真诚,内心激动不已,似乎期盼已久。

    蓝彩蝶目光晶莹,喜不自禁的道:“萧山一遇,多亏萧山兄相救,还帮胜男摘得了奇花蓝银花。”

    两人激动万分,宇文帅竟忍不住拉住她的手,认真的打量她,生怕她飞走了一般,要是无人在旁,恐怕他恨不得立即将她搂在怀里,

    “咳咳,啊,萧山郡王是吧,还请你放开我表弟的手,两个大男人拉拉扯扯……咳……你懂得。”易少天道。

    “哦?胜男兄弟,这位是……”宇文帅略为恼怒,想不到旁边的男子太不知情趣,打扰了他们相聚时的激动欢乐之情。

    “萧山兄,这位是我的大表哥易……”她还没说完便被萧山郡王打断了话语。

    “你表哥是吧?那就算了,一年不见,胜男兄弟似乎瘦了许多?”他忍不住将他拉近了一步,十分关心的道。

    “想不到萧山兄竟然就是萧山郡王,只怪胜男不知礼数。”蓝彩蝶差点扑进了他的怀里,脸上瞬间燃烧起一团火云,直接烧至了耳根,她可是有未婚夫的人啊,她的心却噗咚的跳动着,意识到男女有别,便立即退了两步。

    宇文帅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激动,也想起了自己来水云庄的任务,忙道:“胜男兄,等我办完要务,咱们再好好一徐。”

    鸨母如香眉开眼笑的道:“原来都是郡王的朋友,欢迎欢迎,姑娘们,有请郡王大驾水云楼。”

    一群玉面佳人顿时拥簇过来,却被萧山郡王喝退了一旁,他的眼里只有蓝彩蝶,对她人完全视若无睹,由于担心蓝彩蝶误解,便笑道:“胜男兄,小王只是来此地办案,别无他意。”

    “我与表哥也是来此一游,想不到能在这里遇见郡王。”

    “胜男兄弟,你还是叫我萧山兄吧,其实我的原名叫宇文帅,你可以叫我宇文哥哥或者帅哥哥。”

    蓝彩蝶被他一脸憨厚而认真的模样逗的忍俊不禁,扑哧笑道:“帅哥哥,当时我以为你是跟我开的一个玩笑。”

    易少天则是罢了罢手,他最恨这种泡妞什么都视若无睹的人,这不,萧山郡王差点就撞在路旁一棵树杆上。

    这明显是个雏啊,见到朝思暮想的女子竟然激动成这样,怎么说你也是一个郡王啊,众目睽睽之下与一男子卿卿我我,岂不是让大家笑话么?但易少天是不会说出口的,他反而开心不已,恐怕表妹命中注定的大贵人很有可能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