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妖性人情

作品:大道清理计划

    ‘扑通’

    就在桓恕和方廷说话的这段时间,一名披头散发的女子突然冲了进来,跪在了桓恕的身后。

    桓恕转身一看,眉头顿时皱在一起。

    “姑姑?”方廷看到女子连忙走上前来,朝女子说道:“姑姑,你不是和祖父他们回去了吗?”

    “唉。”大殿门口又传来一声轻叹,方廷抬头看去,只见方龄、费氏、张氏都出现在了眼前。

    桓恕转身对娄仿道:“你先去后院见祖师吧。”

    娄仿应道:“好,道长先忙,下官去了。”

    桓恕点点头,等娄仿走后,桓恕低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方娇,以及殿外站着的方龄等人,轻声说道:“这里人多眼杂,我们去侯见庭说吧。”

    然后桓恕俯下身,朝方廷道:“你就在这里帮我接待这些香客,好吗?”

    方廷看了自己母亲张氏一眼,随后说道:“我不会。”

    “你方才不是做的挺好的吗?”桓恕笑着道。

    张氏闻言,立刻上前来到桓恕面前说道:“道长赎罪,廷儿没有闯祸吧,小孩子太顽皮,还望道长不要怪罪。”

    桓恕哈哈大笑,摸着方廷的脑袋说道:“没有闯祸,但这孩子,很好...”

    随后桓恕对方廷说道:“就像你刚才那样,帮贫道这个忙,如何?”

    方廷本就是小孩子,觉得指点那些大人们做事还挺有趣的,而且方才那些大人们也把自己当成太一观里的人了,不然也不会听他指点。

    “好!”方廷点头说道。

    桓恕拍了拍方廷的脑袋,然后对方龄等人道:“方翁,请到侯见庭说话。”

    方龄点点头,然后让费氏喝张氏扶起方娇,跟在桓恕身后,朝侯见庭走去。

    张氏还不停的转过头来,朝方廷打了几个眼色,并告诫道:“在这里不许乱来!不要闯祸!”

    方廷‘哦’了一声,然后等张氏走出大殿之后,立刻兴奋的跑到大殿外,等着香客们上门。

    侯见庭,桓恕刚刚坐下,方娇就又跪在了他的面前,一双红肿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桓恕看着方娇,并不趋避她的目光,“你眼底有恨意。”

    “你拆散我们夫妻,难道还要我敬仰你吗?”方娇看着桓恕道。

    桓恕淡淡一笑,“贫道收的是妖,并未拆散他人家庭。”

    “柳新就算是妖,他也是我的丈夫。”方娇说道。

    桓恕摇摇头,道:“人妖非一途,你和他的姻缘,不算。”

    方娇冷笑一声,“我与他拜过天地,有天地见证我二人结为夫妻,为何不算?”

    桓恕直直的看着方娇,说道:“天地认,我不认。”

    方娇气的浑身发抖,“你仗着自己的地位和修为,强行拆散我们夫妻,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桓恕淡然地道:“我再说一次,贫道收的是害人作恶的妖孽,没有拆散别人的家庭。”

    “我也再说一次,他是妖,也是我得丈夫。”方娇咬牙切齿地说道。

    桓恕看着他,“是你丈夫,就可以无端杀人害人了吗?”

    “他的罪孽我替他偿还,你放了他。”方娇一脸坚定地说道。

    “阿娇。”

    “阿娇!”

    方龄与费氏叫了一声,方娇抬手制止了自己的父母,说道:“爹爹,娘亲,你们已经为我做的够多了,女儿铭记在心,永不敢忘。现在女儿所做的一切,都和你们没关系,也不会连累方家。”

    “唉!”方龄摇头叹息不已,费氏却又红了眼眶。

    “他的罪,你赎不清。”桓恕说道。

    “我能赎清!”方娇说道。

    桓恕笑道:“那你能活三百年吗?”

    方娇猛然一怔,半晌后才反应过来,闻到:“什么?”

    桓恕伸出三根手指,道:“三百年!奉大真人敕令,柳新害人作恶,罪孽深重,已经被镇压在雷峰塔中,期限为三百年。他若能在这三百年内赎清自身罪业,方能释放出塔。”

    “什么?!”方娇闻言,霎时如遭雷击。

    随后方娇整个人都呆呆的跪在地上,口中不断的喃喃自语:“三百年...三百年...这么久么...三百年...”

    乌盘与章符被桓恕打回原形,受了重伤。

    胡晏将两人本体放在紫晶床上为其伤,此时终于将二人体内重伤治愈,然后睁开眼睛,收功起身。

    “义父。”石蛮走上前来叫道。

    胡晏瞥了石蛮一眼,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老二和老四受这么重的伤,是从来没有过的。”

    “那义父为何不杀了那道士?”于忝极为愤慨的问道。

    胡晏淡淡地道:“你懂什么,那道士背后明显还有人,只是我这些年在水府修行,久未接触外界妖魔,不知这钱塘县又来了什么高人?”

    “管他什么高人,敢伤二哥和四弟,我就跟他们不死不休。”于忝怒吼道。

    胡晏目光落在于忝的身上,轻轻一笑,道:“你敢走出水府大门一步,就试试看。”

    于忝一怔,随后怒气冲冠,眼睛都变得一片通红。

    但他最后还是不敢挑战胡晏的威势,转而化作一声长叹,转身盘坐下来,不再说话。

    “难道我们就这样任人欺凌吗?”石蛮看着胡晏说道。

    胡晏摆摆手,“等我大事一成,就再也不必如此憋屈了,现在,就再忍忍吧。”

    说着,胡晏有些疑惑地道:“方才外间似乎有一道雷鸣,你听见了吗?”

    石蛮点头道:“听见了。”

    “哦。”胡晏点点头,“那道雷声有些不同寻常,还是那句话,忍,明白吗?”

    石蛮深吸一口气,说道:“孩儿明白,义父。”

    “嗯。”胡晏笑着对石蛮道:“就你最让我放心了。”

    石蛮看着胡晏道:“义父,柳新呢?”

    胡晏脸色一沉,漠然道:“他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是死是活,都没有关系了。”

    石蛮的心微微一沉,虽然他也恨柳新,恨他不守规矩,害得乌盘和章符受了这么重的伤。

    但他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多少还是有些不忍。

    “你是妖,不是人。”胡晏似乎看出了石蛮的心思,道:“妖的心里,不要有那么多的人情,明白么?”

    石蛮低下头,缓缓道:“化为人身,又怎能没有人情呢。”

    胡晏轻轻一笑,“妖化为人身,是因为人身更利于我们修行。人乃天地灵长,钟灵造化,是天地间最接近大道的事物,所以妖化人形,方能感悟天地,参悟大道。但这不代表你就要和人一模一样,妖有妖性就够了,万万不可有人情,那是你成仙成神之路的羁绊。”

    石蛮长出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朝胡晏郑重地说道:“我明白了,义父。”

    “嗯。”胡晏笑着道:“好好修炼,静待时机,等为父大事一成,你们就自由了,天地之大,哪里都能去得。”

    “是!”石蛮高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