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传国玉玺的形态

作品:超级演化

    “洞房黄老,青华帝君,左右玉妃,太一尊神,司命在心,桃康运精,脑膜赤文,混黄元真。无无日玄,赤文命神。”这段韵文,首先提到脑部诸神之名,其中“太一尊神”是整个头部的主宰。

    人身有三宫,又称为上中下三个丹田,其中上丹田说的正是泥丸宫,为其神所居之处,也就是道家中人修炼元神的居所。

    张国忠所行法术有违天合,再加上“六丁开山咒”的反噬,他的元神似是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束缚住,祁源进入到他的泥丸宫内才发现,这种力量由莫名的符号组成,隐隐发光,像是一条绳子一样。

    祁源到这时候已经明白,这就是导致张国忠一直昏迷不醒的原因所在,可谁想到,他刚刚要碰到张国忠的时候,那种符号刹那间光芒大盛,竟然放出了一道闪电攻向祁源。

    祁源一惊,顿时骂了一句:“这他娘的可是在人家的身体内,张掌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老子跟你没完。”话音刚落,祁源的元神小人喝了一声:“前!”

    只见他手起宝瓶印,刹那间金光更胜,一个大道宝瓶凭空化出,缓缓转动,阵阵青光闪动,那一道闪电击打在上面,顿时泛起一丝涟漪,消失的无影无踪。

    正当祁源松口气的时候,只听一阵噼啪的声音响起,那种怪异的符号再次发光,一道道闪电自其中孕育而出,片刻间,宛如雷海一样劈向祁源。

    “我艹,你特么有完没完了。”祁源连忙集中精神,这一道道闪电虽然很小,但其中的力量绝对不可小觑,尤其是隐隐传来的那种至阳力量,让祁源难受之极,就连他的“宝瓶印”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暗淡。

    这就是天道的力量吗,他以元神进入张国忠的泥丸宫,本就受到主人的排斥,再加上这种天罚的力量,顿时让祁源难以支撑。

    “印来!”祁源一声大喝,刹那间,原本在病房内悬浮于祁源头顶三寸之上传国玉玺,顿时划出一道耀眼的金光,嗖地一下顺着张国忠的眉心飞入泥丸宫之中。

    徐国庆、方桐面面相觑,这玉玺就这么飞进脑袋里了,一直听说脑袋里有进水的,还从未见过玉玺能够进入人体的,不过在一旁的袁林就不这么想了。他的经验阅历远远胜过徐国庆二人,之前传国玉玺一直牢牢护住祁源的肉身,但现在被祁源招入张国忠的体内,看来事情比想象中的更加严重。

    事情的确如袁林所想,祁源陷入了巨大的麻烦之中,天罚的力量神秘莫测,具有极强的穿透力,而这里恰恰

    又是张国忠的身体内,他只能被动防御,一旦动起手来,先不说能不能解决问题,万一要是破坏了张国忠的身体,那之前所作的一些努力全都付诸东流,即便是岛国所有人加起来,在祁源眼中也抵不过张国忠的一个手指头。

    传国玉玺划出一道金光,自张国忠的眉心飞入泥丸宫中,刹那间将祁源的元神牢牢护住,它很神圣,周身散发着金色的光芒,那一道道闪电天罚一碰到金光立即消失的无影无终。

    可是片刻之后,祁源就吃了一惊,当“受命于天,即寿永昌”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飞舞而出的时候,只见那神秘的符号光芒突然之间变换莫名,逐渐散发出一阵青光,与传国玉玺散发的金光相互纠缠,就像是一对多年未见的老朋友相互见面时,产生的那种愉悦感!

    到底是怎么回事,祁源一阵惊愕,他却同样不知,这传国玉玺乃是上天授予天子的象征,内里蕴含着一种莫名的力量,即便他已经在其中领悟到“人皇印”,也不敢肯定地说自己完全了解了传国玉玺。

    在历史上,这传国玉玺虽然由人为制成,但自从秦始皇令李斯在其上所书“受命于天,即寿永昌”八个篆字,

    就已经得到了天道的认可,自此之后,历代皇帝都以传国玉玺来作为皇权的象征。

    张国忠所受到的天罚同样为天道的一种力量,它和传国玉玺的形态虽然不同,但两者的力量本质上却同出一源,此时两者散发的光芒越来越盛,即便祁源以元神面对,尚且有种睁不开眼睛的感觉。

    片刻之后,两者的光芒逐渐变淡,最后消失的无影无终,只剩下传国玉玺凌空飞到了祁源的手上,他拿在手上仔细的观察一番,却见原本缺了一角的玉玺竟然变得完好如初。

    历史上的传国玉玺被大新朝建兴帝王莽的太后摔在地上,破其一角,王莽下令以黄金补之,才形成了我们后世所知的传国玉玺。

    但此时的传国玉玺,原本以黄金补成的一角完全消失,祁源集中心神,只感觉这方印玺的气息古朴神圣,隐隐有光华流动其中,一个个莫名的符号不断游走,正是方才那种宛如绳子般束缚着张国忠的符号。

    “天命所受。”祁源若有所思,回头再一看张国忠,却见那股束缚着他的力量已经慢慢的散去,看来用不了多久他就会醒来。

    祁源收回玉玺,现在还不是研究他的时候,只见他一闪身,刹那之间,一道金光自张国忠的眉心飞出,直接没入了祁源的本体之中。

    原本盘坐在病床上的祁源突然睁开眼睛,光芒一闪而过,只听袁林立刻问道:“祁师弟,国忠到底怎么样了?”

    “幸不辱命。”祁源笑了笑说道:“袁师兄尽管放心就好,张师兄目前已经没什么问题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醒来。”

    “不过张师兄昏迷了十几天,身体比较虚弱,待他醒来的时候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出院,小弟略微懂些医术,我这里开一副药,就交给袁师兄了,再过七天的时间保证张师兄还是以前的张掌教。”

    袁林一听顿时松了口气,他和张国忠相识多年,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二人早已情同手足,报复小鬼子虽然是张国忠一直以来的理想,但要是以生命为代价,那未免太重了些,不过好在有惊无险,多亏了这位祁师弟了。

    袁林感慨道:“我和国忠这辈子经历的事情已经不算少了,这件事情虽然办的有些冲动了,说实在的,老哥并不后悔,哪怕再来一次我还是要去,祁师弟,经此一事国忠兄弟已经没了遗憾,我待他多谢你!”

    袁林说着,就向祁源行了一礼,祁源眼皮一跳,连忙躲开道:“袁师兄言重了,无论是从个人情感还是国家历史上的仇恨,你们做的事绝对值得小弟敬佩,倘若不是小弟因为有事情耽搁了,绝对跟着二位师兄一同前去,想来凭咱的修为,小鬼子也无法奈我何。”

    说完,祁源哈哈大笑起来,袁林一见同样笑了出来,道:“不错,凭着祁师弟的修为,就算岛国的那些老怪物出来,在你这也不过是插标卖首之辈,哈哈哈……”

    几人又谈论了片刻,祁源起身道:“袁师兄,实不相瞒,小弟这次过来还有一些私事要办,张掌教若是醒来,还请师兄通知我一声。”

    袁林点点头,道:“祁师弟有事尽管找我,咱的本事虽然没有你大,但好歹也有一些人脉,多少也帮得上一些忙。”

    “哎,老祁,你干啥去?”徐国庆一听祁源说有事出去,顿时开口问道,他这人没那么多规矩,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祁源口中的“私事”直接被他无视。

    袁林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道:“没听祁师弟说有私事要办吗,你没事瞎跟着参和什么?”

    徐国庆捂着脑袋叫道:“私事咋了,他又不是入洞房,有啥不能问的?”

    祁源摆手道:“袁师兄,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想来我的情况国庆也跟你说过,这次是因为有了我亲生父母的消息,他们的另外一对儿女,也就是我的亲生弟弟妹妹正好在京城上大学,我打算去看看。国庆,你就在医院陪着袁师兄吧,事情办完了我自然会通知你。”

    祁源说着,转身走出了门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