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节 新的邻居

作品:剑剩

    ()    烈rì当头,这样的气候很适合在树荫下一边乘凉一边啃西瓜,却因为刀段天涯的拜访而不得不顶着毒辣的阳光帮忙盖房子。两个健壮的NPC飞快的跑来跑去,犹如电影里快进了几倍的人物,这类专门负责建造房屋的NPC总是让人不得不惊叹。若是多请上几个,建造一栋较大的木屋也能在一天内完成,甚至几个小时内都可以。但他是个穷鬼,不舍得出资多请几个NPC,却将三个女人都拉来帮忙了。

    也许现在的场面犹如科幻电影,刀段天涯在远处的木材堆里将一百多斤的木材使劲的抛向远处正在建设的屋子上,就在大家担心木材会掉落到地面发出巨响时,一个身穿黄sè纱衣的女子伸出双手将木材抓牢并轻轻的放在了地上,两人连续着抛接,配合NPC飞快的动作,木屋很快就开始搭建外壁。

    刀段红尘则开始清除附近的树木,她用一柄斩马刀将这些参天古树一棵接一棵的斩断,然后缓缓地拖动着上吨重的树木向森林内部随意找个地方安置,地面传来微微的震动仿佛地震了一般。

    或许这里最悠闲的正是楚心蓝,她似乎也想将上百斤重的木材运送到言叶的地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也只能推动方形的木材向前滚了半圈,也许是害怕这位姑nǎinǎi有个什么闪失,刀段天涯将她请到了一旁除草,深知自己能力不足的楚心蓝只能接下了这份相对比较轻松的工作,她明白应当量力而行。

    扫视了一遍这满是杂草的地面,她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如果使用‘死亡气息’,这些植物瞬间就可以清理干净,但是……

    伸出右手,将衣袖褪下露出了洁白无暇的肌肤,去年因为过度使用‘死亡气息’而从皮肤里渗出的黑sè淡雾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消散,长时间的修身养xìng使她更加不易发怒与欢喜,失控的现象也就没再发生过,这个技能确实非常逆天,想要将这个技能发挥到极限需要的是一个泯灭人xìng的xìng格。

    打消了那个念头,老老实实的用铁剑将过高的杂草一根一根的切断,没过一会双手便开始发酸,直到使用了‘力神术’与‘**爆发’这两个技能,发酸的情况才渐渐好转,手里的铁剑也渐渐变得没有那么沉重。这并非是一个好习惯,当自身的属xìng值发生变动时,很容易会因为短暂的无法适应而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这一点对楚心蓝的影响相对较小,她早已掌握了不同的属xìng值所带来的变动。

    突然传来一阵稍大的声响打断了她手里的活。

    “抱歉抱歉,手滑了。”不远处的言叶面带微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原来是没有接住刀段天涯抛过去的木材,结果撞击在了木屋的外壁上导致一面还未建好的墙壁倒塌了。

    这样的事情对他们这两个高手来说,发生一次也许是偶然,但接下来的时间里,言叶多次发生了漏接的现象,导致原本已经建到了一半的屋子几乎被摧毁殆尽,楚心蓝总算看明白了,那是故意的。再仔细的看下去,她发现刀段天涯在掷出木材的时候附加了一些内劲伤害,并且悄悄的增加了一些旋转。

    真不知道这两人搞什么鬼,每次见面就像有着深仇大恨一样。

    预计两天就可以造好的房子被这两人一搅和,恐怕需要再多两天才能完成。晚上吃饭的时候,两人甚至为了一块肉而比起了筷子的功夫,力量高是言叶为数不多的长处之一,但此时力量再高也不如敏捷更高的刀段天涯有用,他将抢到的肉非常优雅的放在了妹妹的碗里,宣示着自己的胜利。

    “你们两个有病是么?一块肉也争。”刀段红尘大声的呵斥着,丝毫没有客人的自觉,连同屋子的主人之一也一并数落。

    “那么多肉你为什么非要夹我那一块?”言叶没有理会刀段红尘,而是将矛头对准了刀段天涯。

    “抱歉,手滑。”刀神的脸上表现出了非常诚恳的歉意,但他的话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副样子是不是装出来的。

    吃过晚饭之后,楚心蓝又跑到了澡池泡澡,劳累了一天直到这时才能好好的放松一下,闭上眼睛,享受着肌肤泡在凉水里舒服的感觉。

    突然,她又睁开了眼睛,露出了jǐng惕的目光盯着左边,发现脚步声的主人是一个黑发女子时才恢复了平时较为和善的目光,她也脱光了衣服进入澡池,坐在了楚心蓝的旁边,两人**着身子都没有丝毫避嫌的意思,眼角的余光发现刀段红尘仍然盯着这边。

    “看不出来,你也挺有料的。”

    楚心蓝一时之间没有明白对方的意思,一边思考着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一边转过脑袋,发觉对方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胸部的时候,她才明白了刚才那句话的含义。

    “我来啦!”

    正在这时,言叶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脱了个jīng光就跳进了水里,溅起了大量的水花,楚心蓝不慌不忙的使用‘神佑’挡住了袭来的水花,一旁的刀段红尘就没有能反应过来,勉强用手臂挡住了眼睛的部位,其他地方全被水花浸湿。

    “你干什么啊!就不能轻一点下来吗?你这个变态。”刀段红尘一边擦拭着脸上的水渍一边用言语发泄内心的不满。

    “我高兴,我乐意,这水池是我弄的,你爱洗就洗,不洗就滚蛋。”言叶毫不客气的回击,她巴不得碍事的人都离开。

    “我就不走,难道你还能把我搬走吗?”

    “就你这小身板,别说搬走,就算一巴掌把你打到黄沙镇都没问题。”

    “你来啊!你敢动我的话我让我哥哥一巴掌把你打到白帝城。”

    原本想要舒舒服服泡澡的计划被眼前的两个女人搅乱,闭上眼睛,轻轻的将将水浇在身上,慢慢地搓洗着没有任何污垢的身体。洁白的肌肤仿佛冬天的雪,可以清晰的看到藏在肌肤下的青sè血管,仿佛一个飘渺的梦般美丽,仿佛圣洁的女神般让人无法直视。

    完全生不出任何亵渎的思想,这便是刚从屋内走出来的刀段天涯看了一眼澡池之后唯一剩下的念头。

    他从短暂的呆滞里回过了神,默默的退回了屋内。真是可怕的武器,如果她懂得使用这件武器的话。

    那幅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仿佛漆黑的夜里突然出现的烛火占满了刀段天涯早已污浊不堪的内心,脑海里突然出现了那道在洁白的颈部有着一道疤痕的画面,他狠狠的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时候没能杀了她呢……

    如果还有那样的机会……现在的我……真的还能下得了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