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心灵之地

作品:萌狐悍妻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云河的灵魂已经下陷至腰间。

    小云雅看到云河不接受自己的拯救,反而在一个劲地道歉,气得手舞足蹈:

    “愚蠢的小狐狸!你没死!我也没死!这里是神躯内部的心灵之地,也即是存放灵魂的地方,并不是地狱!要是你继续这样下去,就真的会被那尊邪神消化吸收了,你甘心这样吗?”

    什么?

    云河又是吓一跳。

    自己还没死?

    “手!”小云雅大吼。

    这小云雅,平时一逼粘人的小豆丁样子,今天不知为何,脾气变得相当的烦燥不安。

    可能是因为他终于开口说话,而且声音很男子汉的缘故。

    总之,一个小娃娃配这种成年男子的声音,真的让人很出戏,让人无法把他当成一个小娃娃。

    小云雅这一声吼叫令到云河一阵心神恍惚,他眼神一滞,就乖乖的把手伸了出去。

    “听话就对了!”

    当云河反应过来时,小云雅已经化作一道红影迅速从他的头顶凌空飞过,伸出小小的手,准确无误地抓着了他的手。

    云河满以为这个小小的身板根本没啥力量,不可能将自己从这个泥沼里拉出来。

    可是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那只小小的手里,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下一个瞬间,他整个人被小云雅拉得迅速上升,最后如同小鸡般被小云雅从泥潭里拎了起来。

    小云雅就这样单手拉着云河的手,悬空在泥潭上方疾速飞行。

    担心云河的灵魂撑不住散掉,小云雅在飞行的过程中不忘给云河渡灵力。

    当这道神奇的灵力侵润至云河整个灵魂时,他觉得全身一阵舒适,紧接着粘在他身上的唳气和泥巴开始迅速消散。

    不到一会儿,他的造形从掉进泥潭里的乞丐又变回从前美美的,仙气的青衣小狐狸。

    小云雅的力量很温暖。

    云河觉得这种力量很舒服,很熟悉,好像从前在哪儿被这种力量呵护过一样,可他怎么都想不起来……

    其实那次他死在甄王的精兵手中时,就是小云雅用这种力量给他吹了一道活气。

    只不过当时画皮鬼附在他身上,他的躯壳差点就被夺舍了,他对于自身发生的变化一无所知。

    小云雅拉着云河飞越了这一片混浊的泥潭,最后来到一座黑色的石头山的山顶才将松手将云河放下。

    坐在石头山上,云河用惊讶而感激的眼神望着小云雅。

    这小云雅,能自如进出穹苍之神的心灵之辈,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啊!

    “谢谢你,事到如今,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吗?”云河好奇地问。

    小云雅打量了云河一样。

    虽然自己把他从泥潭里救了出来,但是云河的灵魂被那邪神的唳气严重侵蚀了,已经消融了近三分之一。

    现在他的魂体还虚弱得若隐若现,好像随时都会消散似的,情况让人担忧。

    苍白而淡薄的灵魂上,最耀眼的莫过于他眉头处那一朵灵气紫莲。

    紫莲不断散发着幽幽的光芒,为他抵御着唳气侵蚀的同时,也在争分夺秒地修复着他受伤的灵魂。

    要是没有这朵紫莲,他早就被邪神的唳气融化了。

    小云雅叹了一口气,道:“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事不相瞒,我才是真正的穹苍之神。在神殿吞噬你灵魂的那个穹苍之神,只是盗用我神躯的冒牌货。”

    云河惊讶得眼睛睁得大大的。

    其实他的灵魂被吞噬之前,也看出了一点端倪。

    穹苍之神并没有灵魂波动,也就是说,那具神躯上并没有灵魂。

    他猜测,真正的穹苍之神,在千万年之前被郦氏皇族先祖封印的时候就陨落了。

    而天地间积滞了千万年的唳气乘虚而入,占据穹苍之神的遗骸。

    唳气不断进化,最终产生了自我意识,并起了贪念,想占据神躯。

    由于它没有灵魂,它始终不能进化成一个真正的神,更不能取代穹苍,因此它要不断吞噬活人的灵魂。

    将这些活人的灵魂融化能转化成纯净的灵魂之力。再以灵魂之力凝塑出一个新的灵魂,用来做自己的意识载体。

    只要塑造出来的灵魂能与这具神躯匹配并融合成功,它就能彻底炼化这具神躯,取而代之,成为真正的穹苍之神。

    云河冷静下来思考一会,一脸惊讶地问:“小云雅,你的意思是说,你才是那具神躯的原主?”

    “没错!”小云雅这回点了点头,接着道:

    “千万年之前,郦氏皇族的先祖不想再膜拜于我脚下,想自己来当无上神域的神,他们便将我的灵魂打散。他们还想毁掉我的神躯,只是我的神躯是由无上神力所铸,并不是渺小的他们所能沾染。发现无法对我的神躯造成损伤之后,他们便将我的神躯封印在神殿里。只是不曾想到,我的神躯依然能感应天地万物。失去神的守护,无上神域的人心变得越来越自私,越来越丑陋。人们内心深处的邪念,会让天地间不断形成唳气,这些唳气全都被我的神躯所吸收,慢慢地诞生了一个由唳气为载体的新意识,它就是现在的邪神。”

    云河苦笑:“我当初还以为你是一个普通的小孩,真没想到,你才是郦苏千万百计要寻找的穹苍之神。你为何不早点跟我说呢?还一直瞒着我?要是我能早点知道,或许结局就不是现在这样……”

    小云雅无奈地说:“小狐狸,千万年以前,我的灵魂被打散,花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才能重新凝聚出人形。我一直非常虚弱,起初还丧失记忆,在人间流浪,受尽欺凌,弱小得连普通小孩都不如。我需要的力量,与邪神相反,我需要吸收正能量,才能恢复魂力。然而,这个到底都糜烂的国度,人人自私自利,已经没有多少正能量了……直到在树林遇到你,你抱着我的那一刹间,我能从你身上吸收到久违的正能量,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魂力和记忆。只是后来,你伤得太重,命悬一线,我最积存了千万年的灵力给你渡了一道生命之力,让你活了过来,而我再次耗尽力量。我意识到,能让你恢复的人,只有你,于是我一路悄悄的跟着你回到船谷。在船谷与你朝夕相处的这段时间,又恢复了近三成的魂力。”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啊!

    现在,关于小娃娃一切可疑的行为都可以得到解释了。

    小云雅又接着道:“你身上的紫莲,能净化世间的唳气,这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对你寄予厚望,希望你能趁着郦苏打开远古封印之际,净化神躯上的唳气与恶意。如此一来,我的灵魂就能重新回到神躯上,真正的复活。只是我没想到这邪念吸收了千万年以来积滞的唳气已经成长为一尊邪神,并不是以你现在的修为所能匹敌。我急功求成,结果反害你性命。要是我当时出面阻止你来神殿,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说到底,并不是你连累了我,而是我连累了你。小狐狸,真的对不起了……”

    小云雅十分内疚,难过地说:“看到你的灵魂被邪神吞噬那一瞬间,我万念俱灰,为了保护你,我随你的灵魂一同没入神躯之中。幸好你有紫莲护体,在被吞噬的一瞬间,以不致于彻底被融化,紫莲还帮你重塑出魂形,但养润着你的残魂,为我争取到足够的时候,我才能够在这个被唳气污染的世界及时找到你,并用无上神通将你的灵魂气息隐藏起来,让那邪神误以为你已经被彻底消化。只要你的灵魂完全恢复过来,而且回到自己躯壳中,你就能复活,但是前提是,你的躯壳必须能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并且保持着活性。”

    云河听了,冷静地说:“小云雅,不……我应该尊称你为穹苍之神吧!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你不必内疚,无论是帮郦苏,还是被邪神吞噬了灵魂,都是我自愿的。当时形势危急,我便放手一搏。我当初以为,我的灵魂能将他的肚子撑饱,而且我有紫莲在手,必定能让他撑得肚子痛。只是没想到,我比自己想象之中还渺小……”

    原来这个大得无边无尽的世界,只是神躯中的心灵之地。

    也就是说,穹苍原本的灵魂所在的地方。

    他就像泥潭中的一只小蚂蚁,根本微不足道。

    云河称呼小云雅为“穹苍之神”,这让小云雅的内心产生了一种疏离的感觉。

    一旦被膜拜成神,那就会高高在上,跟云河的距离变得遥远。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小云雅的脸微红了一下,刚才那气焰没了,他有些害羞地说:“小狐狸,我不喜欢你那样称呼我,能不能像以前那样,唤我小娃子,小云雅或小豆丁,又或者唤我小穹苍?”

    从前,高高在上的神,也沉溺于向小狐狸撕娇。

    可能自从被小狐狸抱过之后,他就再也忘不了那种温暖的感觉,并且渴望从小狐狸身上得到更多的关爱,对这份朦胧的父子情越来越依赖。

    这是千万年以来把他视作神灵来膜拜的,那些内心充满了贪婪愿望的人们所不能给他的温暖与亲切。

    高处不胜寒。

    他不想小狐狸也变成那样,两个之间的距离变得遥不可及。

    “好吧!可你是千万亿岁的老神仙,我叫你小豆丁,你觉得合适吗?”云河汗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