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6章 雄霸中原(二更)

作品:三国之超级DNA

    袁绍眼睛滴溜溜乱转,觉得许攸说的非常正确,曹操什么玩意儿,阉人之后,灭他是迟早的事情,放眼天下,现在中原地带也就曹操敢蹦出来充大头,其他都是无名之辈,只要把曹操一灭,雄霸中原指日可待。

    袁绍道:“不错,曹操敢与我袁绍做对,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

    众人皆点头,众人也不得不点头,因为他们都觉得袁绍现在几乎是天下无敌了,青幽并冀四大州,全在袁绍的控制之下,还有谁敢不服?

    袁绍大将颜良亲自率军十万进驻黎阳,没想到没几天曹仁就带着部队来挑战了。

    颜良一听,马上就到了城楼上,一看,曹仁这家伙还真带了好几万人来到了城楼下。

    兵到一万,无边无沿,兵到十万扯地连天,当然了,曹仁也没把十万兵全部带出来,而是带了五万兵出来,五万兵守营,他也算是一位上将,自然懂得留兵守营的道理。

    曹仁带了曹洪,候成,宋宪,魏续,徐晃等人。

    曹洪嗓门儿比较亮,主动拨马上前叫阵,把手中大铁枪一举,大叫道:“呆!我说楼上的,快快开门投降,丞相有令,凡降者,皆可以保一命,若是不降,待我们杀进城去,鸡狗不留!”

    颜良一听,心想,呀呵,你还成精了,看你小子吃得如此之胖,我先问问你的姓名。

    想到此处,颜良大叫道:“我说楼下那位,你乃何人呀?报上名来!”

    曹洪一听,知道要介绍自己的姓名了,马上把头一伸道:“我乃大将曹洪,字子廉,怎么样,有没有吓破尔等的狗胆!”

    颜良把嘴一咧,道:“哼!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无名的小卒,就你这个名字,草鞋无号,野鸡没名,快回去再练十年吧,练个十年你或许还是本将的对手!”

    曹洪一听,也是火往上撞,心想这家伙到底是谁,我也得贬一贬他,不能只让他贬我,我看他长得贼眉鼠眼的,定也不是什么好鸟,名字也好听不到哪里去,于是把头一伸,手中大铁枪一指,道:“呆!!你竟敢说你曹爷爷是无名之辈,那你小子叫什么名字,快快报上名来,让我曹洪听听,你是不是有名之辈,你是不是能牛上天,你是不是天下无敌!”

    颜良别看在这里没什么名字,曹操的军队可能没人知道颜良的名气,也没听说过有他这么一号人物,但是不管曹军有没有听说过,他在河北都很有名的,颜良文丑二将,可以说在河北几乎无敌。

    袁绍能够雄霸河北,可以说就凭着这二人打的天下,他二人不但武艺高强,还特别有计谋,可以说是上将,所以袁绍非常器重他二人。

    颜良一听曹洪要听自己的大名,马上把头扬了扬,要介绍自己的名字,当然要神气一些,并且他自认为自己的名字已经名动八表,世人皆知了,于是大声道:“曹洪啊,我来问你,你觉得曹操身边的潘龙名气如何?”

    曹洪听后直眨了半天眼,不明白颜良说这话到底是何意,想了一会儿也没想明白,于是道:“潘将军的名气,还不如在下呢,你问这到底是何意?闲着没事扯他干什么?”

    颜良一听,觉得曹洪明明是嫉妒潘龙的大名,大将或者武将都有个毛病,对比自己武艺强的,名气大的,都多少有点儿妒忌心理,其实每个人都有妒忌心理的,不管你是任何人,难免不了有妒忌心理的,看到别人比自己好的,都会有这种心理。

    颜良这时哈哈大笑,道:“哦,实话告诉你吧,你曹洪的名字,那可是问十个人,九个人都不知道,其中一个还是白痴,但是人家潘龙潘顶天的名字,你问十个人,那几乎是十一个人都知道的。

    谁不知道,曹操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和潘龙是分不开的,人家潘龙跟着曹操走南闯北,身边问是带着潘顶天的,从宛城开始,在下听说当年潘顶天只身闯宛城,并且把张绣给说降了,只不过后来曹操那好色之徒把人家绣的婶婶给强行弄到了床上,人家不反他谁反他?哪怕当时是我在,我也一定把曹操弄死不可,士可忍,孰不可忍。

    再有后来的围攻袁术,谁不知道,四路大军,靠的全是潘龙,若不是潘龙文武双全,去说服其他三路在子时同时攻城,你们焉能破袁术?

    再有后来的攻徐州,灭吕布,若不是潘龙智谋过人,你们焉能杀得了吕布?再说了,吕布那可是出了名的猛将,他是当世猛将,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若不然董卓也不会把吕布召到身边保护周全,只不过后来杀董卓的也是吕布罢了,这家伙名声不太好,比潘龙那可是差远了,也只有潘龙武艺才会和吕布相当。

    在下不才,比吕布和潘龙的武艺略胜一筹,再到后来的刘备占了徐州,还不是潘龙攻下来了,听说只用了一夜,就将徐州拿下,把刘备打得茫茫如漏网之鱼,惶惶如丧家之狗,若不是我主公派人前去迎接刘备,只怕那卖鞋翁就要抹脖子自杀了。

    如此以来,你们可以扪心自问一下,那曹贼除了潘龙,还有谁可以用的,除了潘龙还有一个能用的人吗?全是些烂番薯,臭鸡蛋!试问天下,除了本将,还有谁是潘龙的对手!”

    颜良一番话,把曹兵个个骂得狗血喷头的,曹仁在远处听着,肺都快气炸了,恨不能马上飞到城楼上把颜良一挑刺个透心凉。

    曹洪听自己被颜良骂成了臭鸡蛋烂番薯,马上就火往上撞了,觉得潘龙还真是名动天下,世人都知道有潘龙的大名,还都知道没有潘龙,就没有曹操现在的成就,潘龙那小子是名气大,但他曹洪第一个不服气,那小子就会杖着自己武艺高欺负人,谁要不服他,他就打断人的腿,砍掉人的腿,只靠暴力来让人佩服,这样的将军不足挂齿。

    又听颜良绕了一大圈儿,看着是把潘龙夸得上了天,其实这颜良是变着法子的夸他自己,说白了就是吹牛,还说只有自己才是潘龙的对手,这种不要脸的话他居然也说得出口,于是把脖子一硬,枪指城楼来问颜良:“我说楼上那位,你放了一圈儿臭屁,也拍了人家潘顶天一圈儿马屁,你到底是个什么狗屁,还不快快给你曹爷爷报上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