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百四十四回 连坐

作品:手中刀

    此时的邢台之下,唯有王寻逸与项沧二人,无数流淌着的鲜血将二人紧紧包围起来,一点一点地向着二人逼近过来。但是二人皆是并不在意,一个人固执地在自己世界之中沉浸,而另一人则是坚定的在他的身旁陪伴。

    甚至是那些鲜血完全的浸湿了项沧的双膝,一瞬间那冲天一般的血腥味便是充斥着二人的鼻腔,虽然并不愿意表露,但是身体确实非常城市地呈现出一点略微的厌恶之情出来。

    而在那邢台之上,原本那些围观的大臣们也是面面相觑。

    不过不同的是,有的大臣面无表情,有的大臣面露惋惜之情,而有的大臣则是一脸的担心,似乎这一件事情也是深深的刺痛到了他们的内心之中。

    王寻逸在邢台之下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也是能够大概的猜测到那些大臣们的心理状态是如何。

    面无表情地应该是和康云明的关系较为的生疏,所以就算康云明被斩首了,他们也是没有什么太过的情绪波动。

    面无惋惜之情的自然是与那些面无表情的大臣的截然相反,必然是平常与康云明多少事有些来往的人,只不过自然是达不到项沧的这种程度的,不然恐怕现在的状态应该也是和项沧相差无二才对。

    而那些一脸担心的大臣,自然是在担心着自己在康朝的处境,所以王寻逸也是能够推断出来,这些大臣们自然也是和武朝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康云寒这么堂而皇之地将康云明斩首自然是为了震慑他们这些人,就连康云寒自己的弟弟他都是一点都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更别说他们这些身为下属的大臣们了,他们自然也是要开始担心自己在康朝的处境将会是如何。

    因为他们也说不定康云寒接下来就会让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也许还会继续深究下去,那到时候他们的下场必然也是和康云明一下,唯有一条死路可走。

    王寻逸见到这些人各不相同的表情之后,自己脸颊之上也是会心一笑,颇为的不屑,他自己也是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康朝里面竟然是有着这么多的大臣都是和武朝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实在是太过的让人无奈。

    无意之间,他自己又是联想到了先前自己在那康云明的脸上所见到的那一抹莫名其妙的笑容,也是令得他自己百思不得其解。

    王寻逸和康云明二人之间素不相识,也不曾说过一句话, 甚至在此之前就连一次正脸都没有见到过,为何当时康云明会全神贯注地看着自己而且面颊之上还是带有着笑容,实在是令得王寻逸无法明白。

    正是颇为疑惑不解之时,先前一直都是跪在地面之上保持着沉默的项沧也是缓缓地站起身来,只不过这个时候的王寻逸也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状态,而是完全得沉浸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之中,无法自拔。

    “想什么呢?”项沧冷冰冰地询问道。

    被他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关心,王寻逸自己也是着实被吓了一跳,略微惊恐地看着项沧,十分的惊讶地反问道:“你没事了?”

    项沧也是无奈,随后便是长叹一声气之后微微地点了点头道:“我能怎么办,况且你都说了君主也是在考验我,纵使我再怎么不满,但是我对君主的忠心却是毋庸置疑的……”

    虽然这话从字面看上去十分的坚定不移,但是从现在的项沧口中说出来却是如此的软弱无力。

    看得出来,虽然项沧现在尽力地克制着自己外露的情绪,让自己看上去没有这么的夸张和严重,但是王寻逸却是能够非常清楚得感觉得到项沧现在心中是怎么样的一种情绪。

    毕竟这种事情对于王寻逸来说也是已经见怪不怪了。说实话这也怨不得他们这些身为君主的人,要驾驭一个有能力的人着实是让人有些无所适从的,更何况他们这些君主心理也是非常清楚的明白一件事情,王寻逸与项沧这类人,帮助自己当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若是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恐怕他们也是有得苦头吃了,所以担心这类人对自己的忠心也是没得办法的事情。

    王寻逸沉默不语,伸出手来,轻轻地拍打着项沧的后背,以示自己对其的安慰,此时项沧的脸上也总算是非常难得出现了欣慰的笑容,现在的他多多少少对于方才的事情有一些释怀。

    “你还没告诉我你刚才在想什么事情呢,这么出神?”项沧一本正经地询问道。

    王寻逸迟疑了一小会之后便是将方才康云明对自己出现笑容的这件事情告诉了项沧,但是知晓了这件事情之后的项沧却是看着康云明的尸体长叹一声气,显得十分的失落。

    方才好不容易是有一点恢复过来的状态,现在却是又完全转变成了和先前差不多的状态,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王寻逸见状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不明所以,为何现在项沧又是这般模样。

    沉默了一小会之后,项沧才是脸上挤出了勉强的笑容解释道:“他应该是在很欣慰地笑吧。”

    “什么意思?”王寻逸也是颇为不解地询问道。

    “毕竟你成功把我拦住了嘛……对吧……”项沧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

    但是光是这一句并不能将王寻逸现在心中的那些疑惑完全解释明白,脸上仍旧是颇为明显的疑惑,随后项沧才是再度解释道:“我和他本就好友,他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而且他的全府上下已经是都被牵连,所以他自然是不希望再把我也给牵扯进来,你把我拦住了,他自然也是对你有那么一些的感激之情的。”

    如此以来,王寻逸也总算是完全明白了方才那康云明对自己的那抹笑容的含义到底是什么,不过越是这样,反而也越是让王寻逸自己觉得心里面有些过意不去。

    毕竟这件事情如果要追根究底的话,也是王寻逸一手造成的,若不是当日的那场宴会上面王寻逸想要试探一下康云寒,那康云寒必然也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想到这里,王寻逸的心中多少也是对于康云明有一些抱歉。

    尽管他们之间自今天以前都是没有过任何的交集。

    二人也正是唏嘘感慨之时,邢台之上的康云寒也是呆着一众人等缓缓地朝着二人走了过来,十分轻松而又坦然地站立在二人身前。

    和王寻逸与项沧二人现在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也是完全的两极分化对立。

    “现在你对我还有什么疑问么?”康云寒轻松地说道,脸上也是能够非常明显得看到那一抹不屑的表情。

    项沧沉默不语,王寻逸便是上前道:“康君主既然都是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那我还能说些什么呢?只不过君主不觉得你这么做有点太过了么?”

    “过了?什么意思,还请明说示意。”康云寒脸色仍旧是如此,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改变。

    王寻逸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自己的眼神看向了康云寒身后的那些人,有过顾虑。康云寒见状,也是明白,随后便是让几人先行退下。

    随后当时的邢台之下,也就只有王寻逸,项沧与康云寒三人而已。

    王寻逸一脸的镇定,康云寒则是一脸的不屑,而项沧情绪自然是颇为的激动,毕竟康云寒现在就是这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方才发生了这种事情,多少还是让项沧自己心有余悸的。

    “康君主要想证明自己,何必要如此的大费周章,再者说康云明府中上下所有人等皆是遭到连坐,是不是太过不近人情了呢?”现在王寻逸说话的口气里面竟然也是出现了一丝不屑的味道。

    而后,康云寒则是反驳道:“你应该也明白我这么做的原因,不光是因为你。”说罢,康云寒的眼神也是转向王寻逸身后的项沧,与那项沧的眼神便是在这一瞬间发生了交集,就连一旁的王寻逸都是颇为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种奇妙的氛围,甚至是有那么一点点窒息和紧张的感觉。

    “难道你就不怕我实话告诉我家君主么,你也应该知道以我家君主的才智,很快是能够知道你的心里面的那些小算盘的。”王寻逸脸色也是转变的有些阴沉地道。

    康云寒一听之后,脸色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惊讶,但是随之出现的却是和先前一样的不屑,似乎他好像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是有预料到王寻逸会这么说似的。

    随后他便是唤来了一兵士,对其吩咐了些事情之后便是十分坦然地看着面前的二人,似乎也是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君主,准备好了!”兵士上前并搞到。

    “好!带上来!”康云寒显得颇为的兴奋和激动。

    随后一个十分年轻的女子便是在兵士的簇拥之下来到了三人的面前,王寻逸与项沧二人见状皆是大吃一惊,心中为之一振,因为不光光是那女子独自一人,她的怀中还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正在啼哭。

    看样子应该是康云明的孩子。

    “君主你在干什么?他们母子二人都是无辜的啊!”原本也就是有一点激动的项沧现在却是突然冲上前,拉扯着康云寒的双手,十分严重的说道。

    “你在干什么!”康云寒也是突然暴怒训斥道。

    那项沧倒是被康云寒的这个样子多少是有点吓到了,十分呆滞地看着面前的康云寒,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们是罪臣家眷,当然是要连坐处死!还有,你不要忘记现在自己的身份!”说罢,康云寒便是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剑,看他的样子似乎也是要自己亲手将此二人斩杀。

    王寻逸也正是惊讶之时便是见得康云寒正是看着自己,嘴角有一点微笑的样子,而且他的动作也是十分的缓慢,就好像是自己在可以放慢一般。

    看到了康云寒如此之后,王寻逸似乎也是明白了现在这件事情的症结所在,他很明白现在此二人的性命完全取决于王寻逸的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