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传功

作品:荒道门

    旋涡内急流惊湍,不断撞来,四周尽是茫茫暗黑,伸手难见五指。李赤瞳只觉眼前金星乱闪,六腑五脏尽皆倒转,好不难受。但奇怪的是,口鼻仍能呼吸。他一手紧紧抱着竹玉娘,一手死扯着长发人手臂不放。三人搂作一团,好似急旋的陀罗,向下飞沉而去,宛如身处噩梦。

    忽然,猛听那长发人一声暴喝,跟着又是蓬蓬两下闷响,一股强劲的大力冲来,三人横抛开去,噗的一声,撞破了甚么东西,摔落在实地上。

    李赤瞳头晕目眩,不住喘气,也不知身在何地,四周仍是一片漆黑。只听那长发老者的声音在左首不远处响起,骂道:他奶奶的,那尸怪卑鄙无耻,竟在暗中偷袭咱们。过了片刻,又气喘吁吁的道:一只眼的小子,你身上可有照明之物?李赤瞳忙去怀中掏那楚王秘藏珠,不料却是一空,这才想起宝珠已随那怪物乌克沉入了熔岩湖,而火折、洋火等物更在掉入地底时,就已没了踪影。

    张嘴正要说话,眼前青光一闪,竹玉娘不知何时竟已醒转,手举宝珠,瞧了过来。李赤瞳大喜,叫道:玉娘!一言未毕,忽地惊道:小心!忙抢上前,一把将竹玉娘扯在一旁。只听得呵的一声,恶风袭至,一头大灰熊从黑暗中冲了出来。

    那灰熊身躯巨大,好似一座小山,大吼一声,人立而起,挥巨掌,猛向李竹二人拍落。只听长发老者沉声一喝:闪开!横掌挥处,灰熊一声嘶吼,被打得离地飞起,又没入黑暗之中。长发老者又道:这里好像是个熊窝,咱们先离开再说。说着挣扎欲起。

    李赤瞳见他嘴边有血,忙上前搀扶,谁知适才拉扯竹玉娘时,使力过大,牵动了内伤,这时脚下自也一个踉跄,站立不稳。竹玉娘惊叫:李郎!上前扶携。三人晃了几晃,方稳住了身形。

    当下二小扶着那长发老者迈步离去,方行了几步,身后又传来一阵阵低沉兽吼,显是那头灰熊追了上来,不过这次它只躲在黑暗中缓缓跟踪,不再扑击。

    行走间,忽见前方现出一团亮光,三人惊喜交加,快步行去,走近时,李赤瞳叫道:是个洞口。当先抢步出去,离了熊窝,眼前随即大亮,他游目往四下里一瞧,不由愣住。

    但见山峦环拱,峻峰如林,更远处沃野千里,一望无尽。原来三人处身之地,竟是在一座高山上。

    就在此时,忽听得一声咆哮自后传来,李赤瞳一惊回神,转头见是那头灰熊立在洞口,正对自己三人张牙舞爪,露齿咆哮,显是在威吓三人,莫再进它巢穴。

    那长发老者呵呵笑道:嘿,这畜生倒也聪明。又指了指右首的一处松林,道:咱们去那里歇一歇。那熊瞧见三人走远,又低吼几声,转身回洞去了。

    三人走入松林,寻了处空地。李赤瞳先扶那老者依树坐了,接着双膝跪倒,磕头道:晚辈李赤瞳,拜谢老前辈救命之恩。一转念忽然想到师妹、师弟多半性命不保,不禁悲从中来,伏地大哭。竹玉娘知他心思,一面替他揩去脸上泪水,一面安慰道:你不用心急,无双妹子和那小兄弟怎么看都不像早死之人,他们一定……一定……一言未毕,自己却也忍不住落下泪来。

    那老者蓦地一声大喝:又不是死了人,你们乱哭甚么!李赤瞳二人吓了一跳,悲声立止。竹玉娘气道:我俩伤心自哭,却也犯着你了么?那老者道:两个娃娃太不成话。血尸王虽抓了你们朋友,却不一定杀死了事。连他二人的尸首都没见到,你们便乱哭一气,成何体统,咳咳,真是不成话,不成话。竹玉娘给他一阵数落,又无言可驳,气得默不作声。

    李赤瞳倒觉老者言之有理,忙施礼道:小子此刻方寸已乱,还望老前辈指点迷津。那老者道:迷津先不忙着点,我来问你,你可是荒道门的子弟?那火猴精也是被你放出来的?你们去那楚王秘藏谷是不是要找一个人?你师傅是谁?现下荒道门掌门是谁?……

    这老者口若悬河,不停发问。仓促之中,李赤瞳也无暇细想,把门中情形一一说了。竹玉娘一连声的嚷道:喂喂,你这怪老头干甚么,审贼么?那老者双目一瞪,斥道:呸呸呸,小丫头没规矩,祖师也不叫一声,甚么老头老头的,难听难听。

    竹玉娘嗤鼻笑道:是嘛,我们万仙教祖师都供在祠堂安歇,您是哪一位?先报上名来。那老者听她绕弯子骂人,却也不恼,嘻嘻笑道:老道李慕仙,荒道门是我一手所创,这小子是我门中再传弟子,你是他小媳妇,叫我一声祖师爷爷不冤枉罢。竹玉娘撇撇嘴角,不屑道:又来一个,冒充别人名号,好有趣么。那老者佯怒道:李慕仙又不是甚么厉害人物,他的名头还用冒充嘛。拈须想了一想,恍然大悟,骂道:他奶奶的,定是那血尸王偷了老道行头,骗了你们这些小鬼。

    话音未落,却见他面上忽然瞬息幻化出五行之色,一现即隐。

    李赤瞳哎呀一声,知道这时五行劲大成时的独有之象,全天下惟自己师门有此功夫,只此一家,再无分号。先前那大殿中的干尸虽有射斗剑、青鬼囊,可并没亮出这手功夫。

    那老者哈哈一笑,装个鬼脸,道:方才那个瞧见了?

    李赤瞳忙道:弟子李赤瞳拜见祖师。说着蓬蓬蓬连磕了几个响头。李慕仙道:行了,快起来罢。哎,你师傅比我运气好。又转目瞧了竹玉娘一眼,道:你是万仙教的?竹一心是不是你老子?竹玉娘呀了一声,道:你也知道我阿爹?李慕仙道:我眼睁睁瞧着他跳入了熔岩湖。你与他简直便像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我又怎会不识得呢。说着又叹了口气,道:说起来,老道还真有些对不起你阿爹。

    原来当年他道功大成,游历江湖,一来是要找双瞳之人,以解自己习练荒道经时数个未过的难关。二来便想替惨死在石蛤望天穴的青冥子报仇血恨。而这万仙教就是他找上的第一个对头。

    他寻到阴雾山庄,打上门去。万仙教雄踞西南,自不把这一个籍籍无名的年轻道士放在眼内。怎知一动上手,这道士功夫古怪,万仙教又被他用话逼住,只能单打独斗,是以自教主以降,教中高手个个不敌,铩羽大败。

    那时的万仙教主盛怒之下,强炼一只血尸王,想借为依仗。这血尸本为上代教主在一座唐朝万人墓中挖掘而得,凶悍无比,从未炼伏。那教主强炼之下,立遭反噬。血尸失了禁制,凶性大发,杀人无算,掀起了血雨腥风。

    李慕仙见酿成大祸,心中悔恨,出手前去镇尸。那尸怪似乎知道道士厉害,立时远遁。李慕仙锲而不舍,千里追凶,误打误撞之下,一人一怪却入了那楚王秘藏宫。

    战国后期秦楚争霸激烈,楚国战势不利,节节败退,楚王眼见获胜无望,便秘密派出一支人马,由大将军庄侨率领,携带神物,深入西南夷,以图日后复国。

    而大将庄侨随身所带的神物便是斩龙玉璋。相传此物本为神人西王母所有,与另一件神器菩萨镜合称乾坤双宝。据说有此二物者便可凝聚地脉龙气,逆天改命,成为九五至尊,统领万民,百世不竭。

    那楚王秘藏谷本名地龙谷,乃西南地脉汇聚之所,楚人在此建宫筑殿,更在地底布下地脉阴阳阵,将那玉璋封入地底,只待寻到了菩萨镜,就要施法为楚王逆天改命。只是不久楚国被灭,大秦统一天下,这秘藏宫便也随着楚国的没落,沉入了历史长河。

    李慕仙叹道:当年老道追踪到此,却与那血尸王一同陷入法阵,脱身不得。无奈之中,只好用龟眠之术,把自己雪藏。这一睡,就睡了两百年。顿了一顿,又道:而那血尸王也用这二百年的时光,每日借地火纯阳之气,淬炼尸身,竟将体内的尸气尽皆炼化,又通了灵智。

    竹玉娘忍不住插口问道:我阿爹呢?我阿爹究竟怎样死的?李赤瞳安慰道:玉娘你别着急。李慕仙道:说到你阿爹,却又要从二十年前说起了。又道:老道方才也已讲过,当年本想着与那尸怪今世再无出阵之日,便用了龟眠之术,打算一梦千年,就此睡死过去,也是不错。怎晓得二十年前的一场地震,却把老道给震醒了。

    李赤瞳奇道:又是地震?祖师,那秘藏谷经常地震的么?若是经常地震的话,为何您……他本想问:为何您在那二百年中,却没给震醒过?但转念想到此话太过无礼,连忙忍住话头没说。

    李慕仙笑道:老道当年和你这娃娃也是一样的心思。不过仔细算来,那谷中曾发生的地震,再加上你们碰上的那次,这二十年来不多不少一共四回。而且每隔五年便有一次。李赤瞳又是啊的一声低呼,心道:五年一回?这可古怪得紧了。

    李慕仙瞧了他一眼,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嗯了一声。竹玉娘也向他扫了一眼,面上神情极为不满。

    李慕仙伸手在地上画了条阴阳鱼,指着两个鱼眼,道:这是那地脉阴阳阵的大概样子。老道与那尸怪被分困在这阴阳鱼的眼内。而你阿爹,便是老道二十年前睁眼时,瞧见的第一个人了。跟着道:据你阿爹所说,他误信教中奸徒之言,说是一同前来寻宝,到了地头,却被他们所趁,也身陷阵内。哎,常言说:屋漏偏逢连夜雨,你阿爹初逢大难,却又碰到那尸怪前来寻老道的悔气,一番激斗,那尸怪虽受伤逃离,你阿爹也失了一臂,中了尸毒。

    呀~~竹玉娘哑声低呼,跟着颤声追问道:后来……后来怎样了?李慕仙沉声道:那尸毒极为难解,老道法子用尽,却仍束手无策。你阿爹一生炼尸,谁想到临死时自己却中了尸毒,他不愿死后变成僵尸,受人操纵,趁我不备,跳入火湖中自尽了。竹玉娘听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碍于祖师在旁,李赤瞳不便将竹玉娘搂入怀中劝慰,只在她肩头拍了几下,柔声道:咱们一定杀了那尸怪,救出无双和蚂蚁,替你阿爹报仇。

    李慕仙道:你这点道行,怕是不行。李赤瞳一怔,心想:祖师为何这样说话,是瞧我不起么?不服道:徒孙若斗不过那尸怪,留下一条性命便是。李慕仙呸了一声,道:没骨气的小子才如此说话。李赤瞳气往上冲,道:我……

    嘴巴大张,刚吐出一我字。却见李慕仙肚腹猛鼓急缩,噗的一声,吐出一物。两人离得本近,那物又来的太快,只听骨碌一声,已滑入了李赤瞳肚内。

    异物入腹,李赤瞳气为之塞,咕的一下,差些背过气去,难以置信的瞧着师祖,不知他吐了何物在自己肚中。竹玉娘也吃了一惊,唰的一下,拔出匕首,护在自己两人身前,凝神戒备。

    李慕仙笑咪咪的道:老道送徒孙一个见面礼,两个娃娃干嘛,大惊小怪的。李赤瞳哭笑不得,心道:还有这样送见面礼的么?又不知是个甚么东西?喉间又干呕不止,正想询问究竟是何物?

    忽觉肚中一热,升起一团炽火,又觉那团火滚了两滚,呼的一下,四散开来,一分为五,按五行方位钻入自己心肝脾肺肾五脏之内。炽 热煎烤,他蓦地啊了一声。竹玉娘惊道:李郎,你怎么了?李慕仙喝道:别慌,意守紫府,神守灵台。

    李赤瞳强咬牙关,静心去虑,依言而行。那热气在五脏内转了几转,忽又合而为一,直冲上脑。他只觉头昏脑胀,脑壳如要炸将开来一般,过不片时,再也忍耐不住,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忽觉一阵凉风袭身,李赤瞳一惊而醒,见日已偏西,竹玉娘与祖师在一旁神色关切的看着自己,又是一惊,一骨碌坐起,问道:我昏了多久?忽闻到一股恶臭,从自己身上发出。低头看时,只见身上的灰色衣袍,此时却已变得污漆麻黑,触手处更觉硬梆油腻,又觉自己身轻体健,体内充满了劲力。

    虽不知发生何事,但知定是祖师给了自己莫大的好处,连忙跪倒叩头。李慕仙眯着双眼,有气没力的一笑,道:也不是甚么好东西,只是一颗炼了二百年的气丹罢了。你小子五行劲虽已大成,离那脱胎换骨,却还差了一截。老道身无长物,便用它助你一臂之力了。你用赤金掌,向这树颠空拍一掌试试!李赤瞳依言虚挥一掌,只听得喀喇喇一声响,靠近他三人这侧的枝叶,被他一掌平平削断,直达树颠,便似有人拿了把巨刀,自下而上,替这棵松树剃了一半头发般。

    竹玉娘瞧得呆了。李赤瞳也是又惊又喜。李慕仙满脸笑容,十分欢喜,说道:大功告成了!身子一歪,向旁倒去。李赤瞳一惊,连忙抢上搀扶,眼见祖师满脸大汗,神情委顿,仿佛随时便会死去,这才醒悟:这气丹定是极为重要之物,祖师怕明说出来,我不会接收,方用了这个法子。言念及此,不由哭道:祖师,咱们刚刚相聚,您可别弃徒孙而去啊。一言未毕,却见李慕仙瞪眼,气道:混帐小子,又来乱哭,你死了我也未必会死。老道只是一时力虚,快快背我下山,找间上好的馆子,痛快吃它一顿。

    李赤瞳这才由悲转喜,大声应是。当下背起李慕仙,与竹玉娘一道,觅路下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