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降头术

作品:深夜尸语

    “队长,有人在网上传了一段虐猫视频。”

    想要调查谁是虐猫者,这有点困难,毕竟像这种有点变态的嗜好,纯粹属于个人**,谁也不会到处乱说。

    家丑不外扬,那是变态的程度的不够。

    虐杀小动物之后,还传到网上去,这才叫做不知廉耻。

    现在能够做的,也只有监控网络传播,看看有没有作死暴露自己成为下一个目标了,只有调查暗访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浪费的人力和时间实在太多了,还不如守株待兔来的好一点。

    好在等待的时间并不久,高阳便跳出来吸引了火力,这让钟明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嗯,虽然这种激动有点不道德,不过算了。

    “能够定位到他的位置吗?”

    “没问题,对方并没有掩饰。”

    也是,像虐猫虐狗这种事情,在刑法上可没有说要判刑,顶多也是别人的闲言碎语,无关痛痒的道德谴责,最严重也就是被请到局里喝杯茶,批判教育一顿,用的还是扰民的名义。

    “位置信息已经发到队长你的手机上了。”

    钟明连忙拿起手机一看,一眼便记住了这个位置,君心水在他的背后看了一眼,便拖着苍逸离开了。

    “喂,他也要跟着一块去啊。”

    “所以呢?”

    “普通人介入这种事情很危险的。”

    “有些人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得让他长点记性,不然下一次还有这种事情,他是不会乖乖配合的,开车吧。”

    苍逸噘着嘴没有反驳,乖乖的给君心水当起了司机,朝着高阳的位置急驰而去,钟明几个人在后面不断追赶。

    当赶到高阳的住所不远处,君心水和苍逸都能够感觉到,一股浓郁的黑雾在空中徘徊。

    苍逸眉头一皱,他现在明白,为什么两个死者的家里,没有怨气残余的真正原因了,因为它并非是自然形成的怨灵。

    “这是,降头术。”

    “降头术,那个变性十分发达,有一大堆死人妖的地方。”

    说到降头术,君心水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地方,没办法,这已经形成固定思维了。

    “降头术并非是那个国家特有的,它是流传于东南亚地区的一种巫术统称。据说还是从我们这边流传过去的,因为其根本原理说白了就跟蛊毒脱不了干系,当然这只是猜测,具体源头已经无法考究了。”

    “降头术的施法过程千差百异,但共同点多用人骨、血液、头发、指甲、成型人胎、某种木头某种石头、花粉、油等材料,法术类型大部分偏于阴性。一般根据使用的程度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利用降头术来化解双方的恩怨或者增进彼此的感情,而另一种即是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受伤甚至死亡。”

    “那眼前的这个是什么降头?”

    “你等一下,我问一下专业人士。”

    苍逸打个电话回局里询问一下专业人士,局里虽然没有给他们配置起一个队伍,也不提供太多的技术支援,但这一方面是技术支援最快的项目,不出一分钟便有答案了。

    “如果没有出错的话,那东西叫狱猫,是降头术里炼化出来的恶鬼。炼化狱猫,需要虐杀999只黑猫,收集怨灵,最后用监狱中恶人之血浇筑成型。这种恶鬼接近顽皮鬼的程度,即便化身为了恶鬼也摆脱不了喵咪贪玩的天性,所以它会和要杀的人玩捉迷藏。”

    “一旦被它盯上了,必死无疑,一定会被虐杀致死。”

    读到最后一项的时候,苍逸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了,这情报貌似跟自己知道的严重不符了。

    它好像没有进行虐杀啊,至少那些死者身上也没有伤口,走得很安详啊。

    君心水要是知道苍逸的想法,肯定会一头黑线,什么时候被吓死也算是走得很安详了,你是不是对安详这两个字的定义有错误啊。

    是,他们的身上是没有什么伤口,但精神上的折磨绝对不轻。

    这个家伙并不喜欢一下子就把猎物给杀死,而是反复的折腾,不断给他们制造心理压力恐惧,相比较于**上的折磨,它更喜欢的是精神、心理上的折磨。

    一只猫,居然在虐待折磨被人这方面,居然有了这么深的造诣,也不知道是哪个降头师把这个家伙给创造出来。

    只是有一个问题。

    “狱猫,在监狱里诞生的,而且它是降头术诞生出来的怨灵,那么正常情况来讲,它应该不会到处乱跑,离开监狱太远,而且它命脉也被降头师牢牢抓在手里。”

    “哦,这么说的话,这附近还有一个降头师喽,我不大想跟这些神棍打交道,而且还是变态的神棍。”苍逸的语气中,透露着深深的厌恶。

    “拜托,我可不认为,会虐杀999只黑猫的降头师,有那么好的心肠,放一只狱猫来惩罚虐猫者。”

    “那就只剩下一种解释了,那个控制狱猫的降头师挂掉了,这只狱猫现在是处于流浪猫的状态,所以它不得不自己出来找吃的。”

    像这一类被喂养出来的恶鬼怨灵,对于血食的渴望可是十分强烈的,要是没有定期喂养,饿极了的话,它们连主人都会咬上一口。

    苍逸的推测,倒是眼下最符合情况的一种。

    降头师跟道士可不一样,道士是正统出身,虽然难免有些人心术不正,用一些养小鬼的邪术,可降头术就是完完全全的邪术,都是一些旁门左道,效果的确是很强,但这些邪术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满足私欲贪念而生的。

    要所得就必须付出一些东西,降头术最大的问题,就是风险。

    成功了,那自然一切好说,没什么问题。

    可要是失败了,那降头师必然会受到反噬,轻则受伤,重则身亡。

    这是一个走在路上,随时都可能会吐血挂掉的高风险职业,而且意外身亡,平时没把自家恶鬼看好的话,那就等着祸及后代子孙吧。

    “你不要过来,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虐猫了,再也不敢了。”

    苍逸和君心水赶到不久,钟明紧随其后,一起到了门口,就听到高阳惊恐的喊叫声,还有很多东西砸落的声音。

    没想到凶手居然这么快就下手了,钟明毫不迟疑,立即带头撞门,直接把门撞开冲进去。

    “不许动!”

    钟明几人拔枪严阵以待,他们面对过很多心狠手辣的歹徒,穷凶极恶的罪犯……只是当他们看到所谓的凶手时,还是忍不住愣住了。

    一个高达2米的肥硕身影蹲坐着,一只前脚压着高阳,把他当成球一样来回把玩着。

    那毛茸茸的身影,要是忽略它的体型,倒也不是那么吓人,但它的样子实在有点可怖,一嘴狰狞尖锐的獠牙,锋利的爪子,短毛皮肤上有着好几个凶鬼纹身,这些纹身在它的皮毛上游走着,有的在哀嚎,有的在咆哮,有的在痛苦,那画面实在有些人。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钟明和他的下属被震惊得完全说不出来了,这就是他们要追查捉拿的凶手。

    一只猫,一只猫在杀人。

    狱猫用它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君心水等人,展露出一个人性化的笑容,歪着头有些呆萌的说道:“又有人来陪我玩了,喵。”

    言罢,狱猫便低下头,大嘴一吸,把高阳的灵魂给抽离了出来,咀嚼了两下吃掉。

    “住手,不对,住口。”

    当着自己的面居然还敢杀人,他大喊着让狱猫住口,但狱猫根本不在乎,钟明顿时怒了,砰地一声开火了。

    钟明一开火,那几个下属也下意识开火射击,很可惜的是,子弹对于狱猫是没有用的,连伤它半分都做不到,子弹穿过它的身体,没入墙体之中。

    “你们,不好玩,走开啦,喵。”狱猫吃完灵魂之后,缓缓的走动了起来,走到钟明他们面前,挥舞起巨大的爪子拍了一下。

    钟明一下子就被拍到墙上,不过并不严重,不会连扣都扣不下来。

    “你们来陪我玩吧。”

    “我没兴趣逗猫!”

    青筋暴起,眼瞳变成墨绿色,没错,就是墨绿色,跟之前的幽蓝色不同。

    指甲疯长,不一会儿便长到了三公分,尸气弥漫开来。

    一拳,君心水只是用了一拳,便将狱猫给打飞,穿过屋顶落到柏油路上。

    “喵,喵,喵……好痛,好痛,我会回来的。”

    君心水的尸气,无论是对于鬼气还是怨气,都有着强烈的克制作用,虽然不像太阳一样,可以让它们如雪般快速消融消失,但却可以跟硫酸一样,腐蚀消耗它们的根本。

    鬼气是鬼魂的根本,怨气是怨灵的根本,绝对不可以轻易损失。

    一个回合的交手,狱猫便明白君心水不好对付,所以放下一句狠话,就迅速的沿着走道逃掉了。

    它的速度很快,只是君心水的速度更快。

    只见他眼瞳,由墨绿色转为幽蓝色,青筋消退,肤色变得十分苍白之后,速度一下子暴增,带着一连串的残影追上去将其拦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