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怠岗怠心

作品:失业之王

    放过一个小萝卜对于黄厂长来说是一件小事,自然地认为自己还是有这样的格局与胸怀。人要用,可也要防,不能用成白眼狼。最佳的方法就是既要捧也要打,胡萝卜加大棒简单粗暴但是有效。

    “丘主任,你啊还是要与苟伟同志谈一谈,要谨慎,不能口不择言,起码的职业道德和企业纪律还是要遵守的。算是口头警告吧!”

    黄厂长既想用苟伟,又不想像前任钟老头一样捧得太高怕不好用,而是想着苟伟受打击了来找自己,这时要偏就偏要圆就圆,用着就顺手了!

    可苟伟就是没有这觉悟,一直就没有想过转换门庭或者是追求进步。也不能说苟伟没有追求,那就是还了欠魔女的帐,不要老被人牵着鼻子走,了了一番心事,再一个就是有口饭吃别被工厂给开除了就行。

    有时苟伟想想这追求其实也挺多的,差不多都两个追求了,而且都还有难度。

    “苟伟同志,今天代表厂里代表组织和你谈话,你的态度一定要端正。”

    丘主任很是低调的没有突出自己来,开口一句话就代表这个代表那个就是不代表自己。可把苟伟吓着了,在学校里要是老师不代表自己的时候问题就严重了,甚至严重得会让你昏厥。苟伟手足无措地站着,就差低头哈腰装太监了。

    “主任,喊得急,我就跑得快了点。我这就去把手洗一下,身上收拾一下。”

    边说苟伟边手忙脚乱的准备往外走。

    “嗯,这就对了嘛!”

    丘主任本是工人出身,但当主任后就有点看不起工人进门的那身油污了。苟伟的这句话正对丘主任的心怀随口就应了一声。听到圣旨的苟伟赶紧的跑,似乎后边有一条恶狗在追。

    丘主任突然反应过来,我说的是苟伟的谈话态度可没有要他去整理仪容,赶紧的冲门外叫了一声,苟伟早就跑没影了。

    跑了就跑了吧,等下还要过来的。

    苟伟这一跑,又回车间了。打定主意丘主任再叫自己去就说车间里叫自己还是弄得一身油,工厂里又没有澡堂子不好洗澡整理收拾身上那身脏。归根结底还是那懦弱想逃避的性格在做怪,埋头做鸵鸟想着的是一时的舒适。

    丘主任左等右等直到中午吃完饭还是没有见到收拾好的苟伟过来,气得差点把本子给拍烂。上当了,被个小子给玩了,人根本就没有要理自己的意思,这就难尴了。

    丘主任气冲冲地跑进装配车间,推门而入带动砰地一声响,惊起一群小兔子们赶紧地装模作样拿工具。能这么推门大声响的一般都是厂里一班人,可这会儿推门的却是一班人下边的某个人这就有点不舒服了。我们是生活在工厂的底层不假,但也不是谁都可以在我们头上拉屎撒尿不是,一个个瞪着吃人的眼神,只要丘主任一个不对付就要咬人。

    “苟伟,走,跟我到厂办一趟。这就是你对领导谈话的态度?”

    苟伟也吓了一跳,干活干得兴起根本就把这茬子事忘到九宵云外去了。“完了,完了,这不死也得脱层皮!”当然也心存侥幸不会怎么样。

    “小伟啊,能曲能伸方为大丈夫,也没必要那么拧巴!”

    钟良站起来接过苟伟的手中的调校工具悄没声息的提醒了一句,其实钟良对苟伟的态度是很高兴的,说明这孩子还是坚定的站在自己这边的,有这态度就行了,也没有必要一直拧下去,真要拧掰了那就不好了,徒弟还是要保护的,这就是个不懂事的实心孩子。

    苟伟惊慌地看了一眼师傅,弄不明白师傅这是什么意思,又不好继续问,低头搓着满是油污的手默默地跟着火一般燃烧的丘主任往外走。

    “苟伟,你胆挺肥的啊?这是黄鹤一去不复返了哈?”

    苟伟差点笑起来,难得丘主任还会引用诗句开玩笑,可这一点都不好笑,只能憋着笑,淡淡的开口说话!

    “领导,我回来洗手,结果车间的调校把我给陷进去了。得亏您拯救,要不还出不来。我现在饭都没吃上一口。”

    丘主任看着这可怜的样子也乐了,这哪是个可以反抗的人,纯粹一傻小子嘛!不竞得意地瘪瘪嘴,弯成个月牙来。想这小子也没有这胆,估计还是钟良和大小高他们那帮家伙,老钟头在的时候就不把自己放眼里,现在更不和自己一国的。苟伟这么个说法本是无心的解释倒是变成卸磨卖两位头儿了。

    稍息、立正。苟伟直挺挺的立在办公室里听训!

    “苟伟同志,我今天是代表组织代表厂里和你严肃地谈话,希望你能引起高度重视!”

    苟伟一听又把头低了下来,如受惊了的兔子般慌张无措。丘主任很享受这个看人受惊吓的过程,尤其是看着苟伟那颤抖的手更是感到快乐。

    苟伟不回应也不说话,那就有点不好了,还是要敲打一下的。

    “你在车间里随意的发表污蔑工厂和领导的言论,这是一种极端不负责任和思想落后的表现。这种表现很不客气地讲是对工厂大局造成恶劣的影响!”

    “是,我一定改正。您能提点下我都说了哪些呢?我好引以为戒!”

    苟伟现在倒不急了,反正这帽子下来那可不是一般的重,估计得枪毙个几十回也没有问题的。自己皮反正油了,干脆油到底,可怎么说也没说个硬气的话来。

    苟伟的话让丘主任说不出来了,自己只是听说而已,再说一篇脏话复述一遍不是掉了架子吗?怎么又说得出来呢!

    “你这同志啊,好话赖话怎么就听不明白呢?

    现在我宣布厂里的决定。

    苟伟同志在车间发表污蔑厂和领导的言论,思想落后,影响恶劣,经晓县春晓摩托厂决定,给予口头警告一次。并在厂里做出深刻检讨!”

    这决定是在黄厂长的决定上加了码子,苟伟听了老半天也没有听明白,怎么口头警告还要给个警告的决定书呢?深刻检讨从哪里做起啊?

    “丘主任,您可以批评,也可以警告我,但您得给个事实吧?要不然这检讨也没法写啊?您给我证据我什么处罚都可以接受!”

    苟伟也急了,这口头决定一旦变成纸面上的处罚决定可就进了档案了,再加检讨书一写,那这一辈子想调个薪调个职的可就彻底的泡汤了。虽说自己没有追求,可也不想背个处份混日子,那可就真没得救了。

    “没证据会给你处罚吗?你应该主动的承认错误,深刻检讨。这也是黄厂长的决定,有什么你找厂长去。”

    丘主任像赶苍蝇一样挥手将苟伟赶走了,却也给了条出路,那就是求厂长去,或许厂长会放你一马。

    苟伟倒底是没有理解丘主任的意思,最终也没有去找厂长。在苟伟的眼里厂长那可是高高在上的角色,哪有那时间去理自己,何况这决定还是厂长给的那就更不可能打自己的嘴巴变更过来,倒是失去一次很好的投效的机会。

    苟伟倒底也没有写检讨书,丘主任是不相信苟伟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么做,那就是黄厂长点了头,那张警告书也就成了废纸,那检讨书自然不了了之,不再提起。

    当丘主任每天都在忙这些小事的时候,厂里的大事却依然在发生。马上就要过年了,可经销商却拖着不给,找过去问过去时却被倒打一耙,“你们摩托车厂可是欠着我们的摩托没给啊,我们无货可卖损失可大了,叫我们怎么把款子给你们。咱们一切按合同来吧!”

    按合同来,当初合同就是一个对晓县摩托车厂有利的不平等条约,其中就有一条每年每个经销商必须采购最低限额这一条。这下好了,倒是这条成了经销商赖帐的最大理由,好事变成坏事,倒是成了自己挖坑自己埋了!

    穷则变变则通,本就是一个行事的方式与规律。可一下子无法可变却就将金羚的枷锁牢牢的套在身上动都不能动了。零件进不来无法生产,钱收不来只能吃老本,企业被所有职工宣判进入冬眠。

    会议还在开,厂里一班人已经想尽了所有办法,可就是找不到一个可行的方法来。

    “这时候啊,只有再设计一款车子出来。也只有这样才能救得了厂子,要不零件还是没有,价格你还得随行就市。”

    李工也只能私下里边说说,真要在会上提出来那这拯救企业的重任就要落在自己头上。李工自认为还没有这个能力在年前年后就能做得出来,要知道小苟崽子可是设计好后经过一个多月检验才成功。

    “小苟崽子,你这检讨写好了没有?”

    钟良很是开玩笑的逗着苟伟玩儿,现在有事没事就拿这件事来捉弄苟伟,苟伟开始还有点不自在,后边听习惯了脸就皮了,“丘主任没来要,所以我就没写。再说了,写检讨我可没有师傅的文采好,要不师傅帮写一下!”

    “要说文采那你师傅还是有点的。啊,滚!”

    “得嘞!我滚着吃饭去喽。师傅还有四五天就过年,咱这年前发奖金啵,我好给师傅买瓶酒啵!”

    钟良真是气得很冤,要奖金给师傅买酒,这孝心可真没有看出来啊!

    “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啊,得想个办法。要不你小子再设计个车来!”

    钟良就是再有天大的意见也不希望厂子垮了,还是希望厂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