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大结局

作品:降妖伏魔

    阿福此时忽然不哭不喊了,泪眼模糊怔怔的看着一叶的尸体,神情已经麻木,心也已经麻木。

    他是见过水镜先生的,但是他却是连一眼都没有去看他,也没有叫他,就这么跪着,怔怔的看着阵法里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的师父。

    水镜先生再次叹息一声,与司徒宇对视一眼后,点了点头就又看向那边昏迷的何香。

    一张灵符脱手飞出,水镜先生连身子都没有转,那张灵符就如同会飞一样,飘飘然的落到了阵法之上,然后玄光大振,灵符也突然变大,印在了阵法的上方。

    眼看着灵符落下,夜魂神情突然变得惊恐,他似乎看到了毁灭的气息,从那灵符落下后就清晰的感觉到了。

    灵符落下后,整片山坡突然震颤了起来,从阵法为中心一直蔓延。

    阵法里,丝丝的雷电从阵法的四面八方落下,阵法里轰然爆炸了起来,噼里啪啦的轰鸣声,还有夜魂最后的惨叫声,响彻云霄。

    从外面已经看不到了里面的任何情况,只看到明亮的雷电光芒,以及浓密的尘烟。

    一叶,也消失在了尘烟中,伴随着夜魂,一起消失在了世间,魂飞魄散。

    他,已经被夜魂的尸毒侵蚀,灵魂已不可能离体,水镜先生这么做,也是为了拯救一叶,让他不至于最终成为僵尸。

    爆炸渐渐平息了,何香已经从爆炸中惊醒了过来,看着阵法消失,浓烟散尽,那里,已经没有了一叶的身影,只留点点灰烬。

    整片山坡上寂静无声,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停止了,只闻风吹过树叶的声音,还有荒草摇曳的声音。

    “别伤心了,你师父死得其所,这是他所希望的结局,你应该替他高兴。”

    水镜先生拍了拍阿福的肩膀,安慰道。

    然而当他的手触碰到阿福的肩膀时却是怔了一下,随即表情也惊讶了起来。

    当初的阿福就是受他点化而领悟道心的,对阿福,水镜先生也算是有些了解,哪怕他领悟了道心可也不可能会出现此刻的奇怪异象呢。

    这是怎么回事?水镜先生狐疑的看着阿福,然后却发现阿福的脸突然模糊了起来,那一双眼睛里似乎深邃如宇宙星辰。

    明明离的这么近,但却给人的感觉仿似很遥远,明明离的这么近,却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的双眼。

    这是一种奇异的现象,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纵然水镜先生也不明白。

    “不,师父他还在。”

    阿福突然站了起来,莫名其妙的说道。

    水镜先生眉头微蹙,说道:“他已经魂飞魄散了!你不必太过伤心。”

    “不,师父还在,我能感觉的到。”

    阿福说完,举步往消失的阵法处走去,在几人疑惑的目光下站在了寸草不生的地上,仰望着头顶的明月。

    “师父,阿福他怎么了?”姚倩儿紧张的问道。

    “别说话,看看他想干什么。”水镜先生伸手阻止说道。

    不远处,何香呆坐在地上,显得那么孤独,眼神空洞!这个世界仿佛在一叶离去之后变得毫无生气,彻底灰暗下来了。

    在仰头凝望了半响明月后,阿福忽然闭上了眼睛,下一秒,几人突然感觉到阿福似乎不见了!

    他不是真的不见,但给人的感觉却似消失在了这个世间一样,如果你就站在他的身边,闭上眼睛,绝对不会感觉的到他的存在,哪怕就拥抱着他也是一样。他此刻已经进入了似在非在,一种非常奇妙的境界中。

    如果一叶还活着,他一定会想起来龙紫嫣曾对阿福说过的话。

    龙紫嫣说阿福的身上有着一股特殊的能力,可强如龙紫嫣都不知道究竟是何能力。

    何香似乎也感觉到了阿福的变化,无神的双眼落到了阿福的身上,有些狐疑,有些疑惑。

    突然,阿福的身体表层忽然出现了一圈圈肉眼难辨的波纹,在月光下,人的眼睛能够隐约可见。

    波纹在扩散,一直延伸着,没有止境的扩散。

    看到此时的阿福,水镜先生,以及姚倩儿与司徒宇都震惊了,他们不明白,阿福怎么会突然有如此神奇的能力的?而他所散发的这种能量是想干什么?

    就在几人震惊疑惑中,阿福突然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了安心的笑容,看着他的身前,无数的星辰点点在聚拢着,渐渐凝结,呈现出了一个透明的影像。

    虽然是一个影像,但何香在看到这个影像之后几欲疯狂,不顾一切的,踉跄着跌跌撞撞跑来了,哭泣着拥抱向了这个影像。

    司徒宇,姚倩儿水镜先生在看到影像后也是一阵惊喜,特别是姚倩儿,几乎喜极而泣,掩着小口,生怕自己惊喜所喊出来的声音会惊散了影像。

    何香扑空了,从影像穿了过去,就跟穿过了空气一样。

    原已魂飞魄散的一叶的灵魂,竟然神奇的被阿福给聚集了起来,三魂七魄都凝结到了一起,这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也是阿福那展示出来的奇异的能力所造成的。

    “何香姐,师父如今只剩魂魄,我们都触碰不到他了!”

    阿福惊喜过后忧伤的说道。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何香怔怔的转过了身,面向一叶的魂魄。

    “师父他不是鬼魂!只是虚无的魂魄,外物是无法触碰到的!”阿福解释着说。

    何香一怔,喜悦之情顿时冷却了下来。

    现在的一叶表情很木然,似乎何香就站在他的身前他都没有察觉。

    水镜先生与司徒宇姚倩儿三人已经走了过来。水镜先生:“他的魂魄处在一个不稳定状态下,若不赶紧将其送入轮回通道,恐怕最后的结果还是魂飞魄散!”

    阿福点点头,他是最清楚一叶魂魄的,因为这是他已自身那种特殊的能力来聚集的一叶破碎了的三魂七魄,只要他的能力散去,一叶的魂魄也会随之飘散于天地间。

    “师父,师兄的魂魄是要送去投胎吗?”姚倩儿问。

    “是!这已经是他最好的结果了。”水镜先生说。

    司徒宇叹息:“缘来缘聚缘无期!缘散缘尽缘归命!师弟,一路走好!来生我们再会。”

    “阿福,你能不能把你师父留下来?我不要你师父走,你把他留下来好不好?”

    何香神神叨叨的摇晃着脑袋,抓着阿福的手臂乞求说道。

    阿福沉痛的低下了头,用沉默来表达了他的意思,他做不到!

    “阿福,你说话呀?既然你能把你师父的魂魄凝聚,你一定有办法留下你师父的对不对?你说呀?说话呀?”

    何香急切的说着,最后甚至是用吼的了。她跟一叶才刚刚表明了彼此的心意,可却又突然失去,这样的打击对何香来说,太大了!大到她承受不起。

    阿福只是低着头,任由何香摇晃着也不说话,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何香。

    水镜先生叹息一声,说道:“能够凝聚魂魄已经是奇迹了!想要让其存在于这个世间是不可能的了,如果再不把他送入轮回,那他真的是要魂飞魄散了。”

    “可我不要他走,我不要,如果他走了,我们就再也不能见面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何香歇斯底里的转身朝水镜先生怒吼,如果现在她没有重伤,恐怕她都要抓住水镜先生来发泄情绪不可吧。

    “阿福?”水镜先生看着隐隐有欲再次消散的一叶魂魄,出声提醒。

    阿福沉痛的看着何香,然后目光落到了师父的魂魄上,咬了咬牙,点了点头。

    水镜先生扫了一眼何香,随即示意姚倩儿与司徒宇过去阻止,否则一旦他施法时何香破坏就麻烦了。

    俩人也算会意,连忙就上前去,一人拉住何香的一只手,将她给拉出了几步去。

    “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呀?”

    何香万分焦急的对俩人怒吼,想挣扎,结果却是挣扎不掉俩人的束缚。

    水镜先生没有理会何香的哭喊以及辱骂,翻手拿出一张灵符,随即在地面上画了一个圆圈,圈内画了一道符文。

    喃喃念叨过后,水镜先生一把将灵符贴在了圆圈上,与那所画的符文印接在了一起。

    灵符一阵玄光大放,随后圆圈内突然荧光缭绕,轮回通道之门已经开启。

    “阿福,以你之血为记,以后找不找的到你师父,就看你的了。”水镜先生打开轮回通道后,对阿福交待道。

    “怎么做?”阿福不懂。

    “点在他额头上,这里只有你能触碰到你师父的魂魄,快点。”水镜先生再次交待。

    阿福哦哦两声,连忙咬破了自己的指尖,将一滴鲜血点在了一叶的额头上。

    “去吧!”

    水镜先生剑指一引,似乎有一股吸力,在扯着一叶的魂魄,往轮回通道落去。

    何香嘶声痛哭,大吼大叫着,看着一叶的魂魄渐渐进入轮回通道后,已经无力的瘫软下去了,哭声凄凉无助伤心!

    看着通道闭合,何香已经因为伤心过度而昏阙过去了,她多么希望就此一睡不醒,不用再面对失去一叶的世界。

    水镜先生看了一眼昏阙的何香,然后对三人说道:“我先去收拾了那群僵尸。”

    说完还没等三人回答,水镜先生已经人去无影了,就如同他来时一样,无声无息。

    阿福怔怔的看着那闭合了的通道,久久无言,没有哭,没有笑,有的只剩茫然。

    刚才师叔公说了,让他做记号,等待以后寻找师父为引,可世间人海茫茫,怎么去寻找?

    “阿福,不用担心,你与你师父缘未尽,相信你一定能够找到他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司徒宇说。

    “怎么找?”

    阿福转过身,怔怔的看着司徒宇。

    司徒宇凝视着他:“没有人能告诉你怎么找,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但所有的前提之下你必须要将道法修炼到有所成,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阿福深吸一口气,仰头望着夜空,许久后才说道:“我明白了,我一定能够找到师父,一定。”

    司徒宇轻轻点头,看了眼何香:“将她背回去吧!有你师叔公在,僵尸不足为虑了。”

    阿福嗯了一声,走过去,将何香背了起来,一步三回头的往山坡下走去。

    当何香醒来之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这一切,都仿佛是一场梦,一场噩梦。何香起身,打开了房门,到了隔壁的门前,沉默了两秒后才缓缓将房门打开了。

    这里原本是一叶的房间,房间里,除了一叶的几件衣服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何香走进去,关了门,拿起了一叶的衣服,放在脸上,轻嗅着那一丝还残留着的味道。

    何香一件一件的把衣服都小心翼翼的叠好,然后走到了阳台上久久无言。

    从今后,那一个声音再也不会出现了,那一张脸也永远消失在了世界上,唯一挥之不去的是深藏在记忆里的那个人,那个声音。

    何香知道水镜先生与阿福的对话,意思是一叶是会重生投胎的,只是不知云落何方,此生还能否重逢?

    人海茫茫,想寻找一个人谈何容易,而且还是一个重新投胎的人,也许相见,或不相识吧!

    她只能将一叶所有的东西都收藏起来,哪怕再也无缘相见,但他还一直就在身边,永远的陪伴,不曾离去,一生相守。

    故事就此结局,谢谢大家的支持,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