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大结局

作品:盗梦笔记

    “好了!”对方站起来,聂龙听到声音,隔着白光看到不远处出现一个黑影,正朝自己走来。

    “记忆提取马上开始!所有的一切也即将马上结束,哈哈”对方笑的异常灿烂,聂龙被着笑声震的耳膜生疼,听到这句话,脑海中竟然一点点浮现出和王小果亲吻时候的画面,一时间心中充满了酸楚与遗憾。

    聂龙发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沉,快要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浑身无力慢慢的已经感觉自己不到自己的身体,他看到几个黑色皮鞋朝自己走过来,他们架起自己,向远处而去,耳边回响着皮鞋的“哒哒哒”,意识也开始断断续续模糊起来,听到开门声,听到机器在耳边的嗡嗡转动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一天,有可能一年,总之心里已经没有了时间观念,他看到眼前出现曾经自己与猴子一起嬉笑的画面,在雨中奔跑的场景,在海边监狱的艰苦的场景,还有在北京医院中,那个鸟语花香,处处充满温馨的画面,最后脑海中画面定格在那场和王小果一同坐在电影院里的场景,他看到身旁的王小果穿着连衣裙,微笑的望着自己…..最后眼前亮起明亮的白色光点,慢慢的将自己包裹,慢慢的吞噬着自己。

    2011年2月13号,深夜。

    “医生,聂龙什么时候醒来?”

    “不知道,这要看病人自己的意志能力,可能一年,可能一辈子也…”医生说道这里,叹气转身走出病房,留下一串脚步声,越来越远。

    聂龙感觉听到耳畔隐约传来声音,还有非常熟悉的女人的哭泣声,手臂上凉凉的,像是泪水。

    “聂龙,你跟我来!”一个声音,在聂龙脑海中响起,将他逐渐清晰的思维,越拉越远。

    聂龙盯着眼前的黑暗,朝着声音而出,走出小巷,走过路灯,上了大路,步入小道,跟随着声音进入那座监狱中,他看到远处站着一个身影,从铁门中一点点走出来,然后将身后铁门关闭,扭头望着向他一步步而来,笑着说道。

    “聂龙,很高兴你醒了,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从记忆提取中活下来!”

    “结束了吗?”

    “嗯,结束了,我也该回去了!”

    “去哪?”

    “回到我的世界”

    “那我呢?”

    “聂龙,记得那个陈局长吗?那就是我的身体,只不过当初记忆不是我的,现在我该回去了,陈局长这个人也就消失了”

    “以后我们能够见面吗?”

    “你希望我们见面吗?”

    “呵呵”聂龙笑道“不希望,张玲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很好,你现在还想知道所有事情的答案吗?”

    聂龙对于最终的答案虽然很想知道,但是在次醒来的他,似乎对这个问题看淡了许多,说道“不了,我怕我知道了接受不了”

    “也对,你若是想知道,去天津,在那个地方,哪里就是答案”

    对方转身向门外走去,回头望着身后一处房间说道“他还在那里,他始终逃不出”说完,走出铁门,步伐声一点点消失,最终和黑暗融为一体。

    聂龙抬头望着头顶上漆黑的上空,自言自语一般道“我回来了!”话落,周围黑暗的世界开始一点点溃散,像是浓重的墨汁低落在水中,一点点向四面八方散去。

    聂龙睁开双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在最后关头想着的女人,那个吻是那么的香甜。

    “聂龙,你…你醒了?”

    聂龙抬头望去看到李胜楠一脸欣喜的望着自己,脸上还带着泪痕,他见到聂龙望向自己急忙伸手开始擦拭脸上的泪水,一时手足无措。

    “小果!”聂龙看到坐在自己身前的王小果,艰难的说道,此时聂龙感觉身体有些虚弱,说话也有气无力。

    “聂龙…”王小果半张着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醒来就好,醒了就好!你嫂子也马上来。”

    聂龙一听这句话,顿时明白过来,再次盯着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李胜楠,发现此时他变了,身上无处不透着猴子的身影,聂龙艰难的点了点头,心理说不出的激动。

    猴子看了看一直抬头张望的王小果,又看了看聂龙,立刻说道“你们两个聊,我出去给你嫂子打个电话”说完猴子转身走了出去,到了门口还回头张望了一眼。

    “你还好吗?”聂龙慢慢的抬起手臂,试图抚摸王小果的脸颊。

    “好!”王小果紧咬嘴唇,使劲的点了点头,将脸埋在聂龙手掌中。

    聂龙慢慢支起身子,开口道“小果,能不能…能不能在像当初那样亲我一下”

    聂龙说完,王小果哭的更大声了,这时聂龙看到病房外的玻璃后面,猴子和王云丽两人隔着窗户望着两人,王云丽怀里的孩子也瞪着双眼一副好奇的样子,向里面望来。

    “坏蛋”

    聂龙感觉一股淡淡的香味像自己扑来,本能的迎了上去。

    三个月后,聂龙出院身体已经没有大碍,而与王小果的婚礼也定了下来,这段时间聂龙知道了好几个好消息,第一是他们所有的记忆都和当初有了微妙的变化,猴子保留着自己的记忆,并且里面没有任何关于张十二、小广西、或者解码大队的记忆。王小果也是一样,但却保留了,最后一吻,只是当时场景和事件略有变化。

    第二,猴子的腿也莫名其妙的痊愈,并且没有任何的后遗症。

    2011年,接近年关,北京最大的酒店举行一场隆重的婚礼,猴子喝醉了,来回说着胡话不停拍打着胸脯,王云丽的酒量也很好,聂龙和王小果两人游走在众宾客之间,相互敬酒接受祝福,这时酒店大堂经理,面带微笑的走到正在敬酒的聂龙身边,小声道。

    “聂先生,外面有一位先生找您!”

    聂龙问道“谁?”

    “他说,你见到他就知道了。”

    聂龙微笑的点头,找了机会走出酒店大门,在大厅中他看到一个背影,远远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聂龙心中一震,立刻快步迎了过去。

    对方听到声音转身面带微笑道“恭喜你,聂龙,婚礼很隆重,新娘子也很漂亮!”

    聂龙回答道“谢谢,我也得谢谢你,能够这样安排他们的记忆,谢谢你赵明”

    赵明点头道“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谢你自己,要是你没有如此的惊人的毅力,现在的我还不知道在哪里。”

    聂龙轻轻的点了点头,思索道“张玲还好吧!”

    赵明抬头说道“还在治疗,恢复的不错。”

    聂龙沉默他第一次与赵明在现实中遇见,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有东西送给你”赵明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递了上来。

    聂龙缓缓伸手接过说道“你把它取出来了?”

    “不,是从别人那里拿来的”赵明笑道“答案我已经写出来了,就在最后一页,想看的时候看看吧!”

    聂龙摇头道“不了,生活远比答案重要,带着疑心的生活我再也不想经历”

    “是啊!”赵明叹气道“生活本该就是平淡,你越是想要知道结果,就会陷得越深,有时候答案就在眼前,但是为了一点疑惑,却让你迷失方向,有时候放弃未必就是失败,反而换来的东西比你所坚持下去所得到的回报,还要多的多”

    这个时候的聂龙对于这句话理解更为的深刻,笑望着手中的笔记说道“笔记怎么办?”

    “你看着办吧!丢掉或者送给别人,就当小说看看也不错,虽然不是很完美。”说完,赵明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留恋之意,聂龙望着他的背影,也仅仅只是笑了笑,便转身大步回到宴会场上。

    王小果正穿梭于宾客之间,远处她的父母面带微笑的望着自己的女儿,他们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王小果回头就看到聂龙信步而来,到了近处,问道。

    “是谁?怎么不进来?”

    “一个朋友,来送祝福,已经走了!”聂龙说道。

    王小果感慨道“哦,留下来多好,他结婚了吗?”

    “快了!”聂龙答道。

    婚礼结束之后,王云丽搀扶着依依不舍的猴子,两人等到宾客散去最后才离开酒店,猴子虽然喝醉了但是最后一句话说的尤为清晰,并且中气十足。

    “聂龙…你也和我一样是结了婚的人了!哈哈”说完他被王云丽瞪了一眼,立刻闭上嘴巴,摆摆手念叨“走了!走了”到了门口就听猴子喊道“聂龙,后天咱们去林场打鸟,别忘记了”

    聂龙忽然压抑不住的笑了起来,又想起当时和猴八两人打鸟的场景。

    聂龙和王小果两人将他们父母安排妥当,回到婚房之中,在当天的晚上,两人终于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一对相爱的人,能够在一起,那样的场景,是多么的温馨,红色的烛光,淡淡的月光,交相辉映。

    第二天聂龙早早醒来,望着身旁的一脸红晕的王小果抿嘴笑了笑,扭头望向地上一堆零乱的衣服,他看到自己的上衣口袋中露出的笔记的一角,想起赵明的话,在昨天晚上说的话,对于笔记的处理也有了打算,他轻手轻脚下了床,拾起笔记忽然两份档案从笔记中掉落出来,他握在手中仔细一看,发现一份是“刘向前”的档案一份则是一个名叫“张弛”的档案。

    “张弛?”聂龙努力调动记忆,却发现无法记起这个叫张弛的人到底是谁?他发现档案其实早已开封,可以说是还有些陈旧,明显有人曾经不只一次的看过他,包括笔记也是,聂龙仔细一想却记不起来这两份档案是如何和笔记放在一起。

    聂龙心想“难道是赵明放的?”

    聂龙略微思考之后,将两份文件又插回笔记中,也打消了自己打开它们的念头。

    … …

    作者后记:最后一页

    我已经翻到翻到笔记最后一页,笔记上的字体凌乱却又显得工整,显然写这个的人,受过高等的文化教育,字数很少

    “聂龙,我是赵明,如果你看到这个内容我会非常的失望,这说明这个故事又要开始了,因为我会清楚的告诉你,这两份单独的档案是你自己亲手放进去的,恐怕你对这件事情毫无印象,但这都是真的,我很高兴当时你在梦里听了我说了的话,让自己忘记了一部分记忆,而且这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因为这让一个迫切需要得到笔记的人,在拿到笔记的之后,陷入疯狂之中,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至于信不信这就是你的事情了,你要想知道整个事情的起因,那么你继续往下看,但是聂龙,我必须告诉你,你最好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因为这会害了你,让你越陷越深。

    刘向前已经死了,活着的是他的孪生弟弟,他弟弟的内容在刘向前的档案中有记载,他弟弟知道了他的死讯,也顺着调查知道了“方舟7891”这时他开始详细的勾画了整个计划,他编造了一系列谎言,甚至还利用了一些东西,以假乱真,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智商,竟然是如此之高,但是他太自负,竟然可笑的认为自己能够逃出那座监狱,这不可能,任何人也逃不出来,就算出来那也是一种假象,被“入侵”的人太多了,你也进去过,但是你却忘记了,任何人都有可能进去,然后在“出来”,但是出来的人,却不是原来人,因为有一部分还在里面,并且出来的人会受到里面的人影响。

    世界就像一个巨大地转轮,我们都在上面,他们可以控制巧妙的控制我们的思维,改变着我们的生活,这样就可以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一个人的一生,让他的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那个叫刘向前的人,为什么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了亿万富翁,为什么你会在天津阴长阳错的接到我的笔记,为什么你会转变观念踏上前方寻找小广西的路途,从而引发整个事件的走向,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深坑是确实存在的,但是到底是什么我不能说,只能告诉你,它是存在的,人类可以改变世界,飞行器可以飞上太空,只要有足够的动力,甚至可以一直飞下去,但是你知道在地球上向下挖,能够挖多深吗?挖不了多深,这就是我们自负而且自大。

    还有很多东西,我都可以一一解释,但是我却强迫自己停了下来,你一定想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我可以告诉你,我在天津,而且过不了多久分开的“通道”和“解码”大队将会再次组合,为了活下去,实验还必须进行下去,“7891”的目的很简单,就像他的全称。

    “人类解救计划:方舟7891”

    ……

    “生活本该就是平淡,你越是想要知道结果,就会陷得越深,有时候答案就在眼前,但是为了一点疑惑,却让你迷失方向,有时候放弃未必就是失败,反而换来的东西比你所坚持下去所得到的回报,还要多的多”

    (全书完)

    作者:老尸

    首发 .  请支持正版小说   2012年7月15日星期日 凌晨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