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魔头 第二百三十九章 显然不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三十九章 显然不是

  严朝宗狼狈离开了别墅,此刻他最后悔的就是答应孙旭今晚来赴这个局,算是颜面尽失,先是被沈森当众揭开伤疤羞辱,又被四九城的纨绔们欺压,他却连个屁都不敢放,还得恭恭敬敬的赔罪。

  他自然不愿意为了一个女人以及面子,和这么多的四九城纨绔子弟作对,不然他付出的代价绝对是难以想象的。

  至于秦冉,从见到严朝宗开始,她就在打量着这个男人,同时克制着内心的怒火,她生怕忍不住大闹起来,到最后大家都没法收场了。所以闹事的才是马未央,而不是她,这样事态才在可控范围内。

  这两天,秦冉也想明白了公孙所说的话,以老头子的能量,真要收拾严家,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如果真替秦升把这些事都做了,那秦升以后知道了,会怎么想?一个男人的伤疤越深,才能走得更远。所以,秦冉觉得她只能做到这,剩下的事情交给秦升去做,等到那一天,她想怎么帮秦升都可以。

  等到严朝宗离开这别墅后,这场闹剧就宣告结束,秦冉和马未央被众人围在中间,询问着她们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等等,更有甚者说要找回场子,决不能就这么算了。其实除过还算不错的关系,但更重要的还是这两个女人的身份,也许比不上在场某些纨绔子弟祖上的福荫,毕竟这天下就是他们祖上打下来的。可谁让这社会就如此的现实,在其位才能谋其事,秦冉和马未央背后的参天大树,恰巧就在其位。

  对于这种派对聚会,秦冉和马未央很熟悉,只是如今年过三十,没有年轻人那么精神,往往只是应付而已。

  马未央好久没有嗨了,毕竟已经为人妻子为人母亲,要忌讳家庭因素,何况不管是老公家还是娘家都不是普通家庭,今天难得这样的机会就放纵一次。

  秦冉陪着她玩了一会,就独自回到那个小房间里喝着红酒,想着那个臭小子现在干什么呢,什么时候再找时间去看他,毕竟分别二十多年了,匆匆两次见面怎么可能缓解相思。

  这时候范德志走进了房间,随口道“怎么不出去热闹?”

  “你知道我向来不喜欢热闹”秦冉随口道,看起来有些疲惫。

  如果是别人,范德志肯定不愿意趟这趟浑水,毕竟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出入这种场合是忌讳,再者也不愿意和这些纨绔子弟厮混在一起,他有自己的圈子。

  可是这个人是秦冉,从小到大的死党,也是他曾经暗恋的对象,也是,暗恋秦冉不是一个两个,多他一个不少。

  “你这气也出了,怎么看起来不高兴?”范德志不解的问道。

  秦冉苦笑道“你不觉得我很幼稚很任性么?也就你们会陪着我这样”

  “并不觉得,人都有爱恨情仇,只是随着年龄增加,不得不成熟,不得不隐忍,特别像我们这种人,更不能肆无忌惮,可这样活着有时候很累,所以偶尔的发泄也无伤大雅”范德志轻笑道。

  秦冉举起酒杯和范德志轻碰道“体制里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啊,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得谢谢你们陪我来上海”

  “我们的关系,还用说这些,再者就算我们不来,你也有很多办法出这口气。只是我比较好奇的是,这哥们怎么得罪的你,很明显他并不认识你,现在事情也结束了,能告诉我么?”范德志看似随意的说道,可是这话还有更深层次的意思,如果秦冉和严朝宗的恩怨很深,他绝不会就这么算了。他曾经说过,不允许任何人欺负秦冉,只要他有能力,就一定会保护秦冉。

  秦冉叹口气道“我现在还不能说,不过总有一天你们就会知道,到时候你们也就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和他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我知道了”范德志并没有多问什么。

  这时候张达和马未央也回来了,大家开始喝起了酒,也就不再继续那个话题了……

  远在杭州的秦升并不知道,亲姐姐秦冉已经为他出了口气,让严朝宗在众多纨绔子弟面前丢了人,而且严朝宗根本不敢反抗。

  清晨,秦升出门跑步的时候,大街上已经车水马龙,不管是任何时候,不管是深夜还是清晨,都有无数人在为生活奔波。所以当你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可以想想这些人为什么能坚持,不管是生活还是生存,只要继续走下去,才能看到雨过天晴的彩虹。

  秦升跑完步回来,给林素买好了早餐放在餐桌上,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不过他也答应了林素,每周要有两天陪她睡到自然,她不想每次睁开眼睛都看不到秦升。

  秦升今天早上最大的事情就是去见杨登已经联系好的那位大佬,也只有他敢和秦升合作。

  秦升提前半小时到了西溪,约定的地方在西溪的一家茶楼,名字挺有意思,叫西溪问茶,秦升到的时候,杨登也已经到了。

  “没想到你比我还早”秦升颇为意外道。

  杨登故意打趣道“因为我知道你肯定提前,所以就赶在你前面”

  “至于么?”秦升无语道。

  杨登乐呵道“走吧,咱两进去先喝茶,罗哥等会才能到,不用等他”

  既然杨登已经这么说了,秦升也就不废话了,两人率先进了茶楼,在包厢里喝着茶聊起了天,大多都是杨登在询问秦升的事情,毕竟他对秦升比较了解,秦升对他却一无所知。

  要了一壶洞庭碧螺春,这是因为秦升最近西湖龙井快喝吐了,什么时候都是西湖龙井,不能因为身在杭州就天天喝龙井吧。

  一壶洞庭碧螺春喝的差不多的时候,杨登口中的那位罗哥这才姗姗来迟,秦升之前也打听过这罗哥,更询问过曹达,结果让他很满意,这罗哥的实力不在袁科之下,或者说比袁科还要厉害不少,如果能促成他入主,那秦升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当罗哥和两位保镖走进包厢时,秦升和杨登也都起身了,可是秦升的脸色却瞬变,因为这位罗哥他前两天刚刚见过,他就是那天他去找刘老的时候遇到的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你就是秦升?”罗哥也认出了秦升,很是诧异道。

  秦升哭笑不得道“我也没想到您就是罗哥”

  “看来我们还挺有缘分的啊”罗哥笑眯眯道,并没有表现的太刻意。

  杨登这时候才明白过来道“罗哥,你们认识啊?”

  罗哥随口解释道“算不上认识吧,只是前两天偶然遇到过,所以才这么意外”

  杨登随口道“那也算认识,咱们还是坐下聊吧”

  主客就坐以后,罗哥率先开口道“如果不是你和老八的关系,我今天是不会和你见面的,要聊也是和曹达聊,你还不够这个资格,这是实话”

  “曹总已经不管事了,远达这方面的事情都由我负责,所以和我聊,也是和曹总聊”秦升不卑不亢的说道,并没有因为罗哥的身份而太过怯场。

  罗哥冷哼道“你能代表曹达?”

  “如果不能,我也就不会来”秦升乐呵道。

  罗哥看眼杨登若有所思道“老八啊,你和这兄弟什么关系啊,这兄弟不简单啊,气场比我还强”

  “罗哥,我们可是生死之交,我差点死在他手里啊”杨登看似开玩笑的说道。

  罗哥听到这句话后,愣了半会才回过神道“老八,你小子真是剑走偏锋啊,难道你上次受伤,就是拜他所赐?”

  秦升在听到杨登这句话时,说实话想多了,下意识冒了冷汗,多少有点怕今天这是杨登给他设的局,有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不谨慎没办法。

  幸亏杨登没有注意到,不然可能多少有些失望,他笑道“技不如人,没有办法啊”

  “有意思”罗哥盯着秦升饶有兴趣道“不过,秦升,今天我能卖老八的面子过来见你,但不一定因为老八的面子答应和你合作,咱们在商言商,你给我出什么价呢?”

  “按罗哥你的规矩走,我们可以高给两个点”秦升很是直接说道。

  罗哥狮子大开口道“高四个点”

  “成交”秦升根本不给罗哥再继续任何机会,直接拍板道。

  罗哥很是诧异道“秦升,你确定,这四个点你知道一年得多钱?”

  “钱挣到了才是钱,挣不到那就不是钱啊,你说是不是,罗哥?”秦升笑眯眯的说道。

  罗哥眯着眼睛道“你这年轻人,有意思,有意思,就冲你这么豪爽,这买卖成了,一会我就派人找你签合同,今晚就可以直接入场”

  “罗哥也是豪爽之人,希望我们以后越走越近”秦升主动伸出手道,连他都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顺利。

  可是秦升心里很明白,真是他的人格魅力征服了罗哥么?

  显然不是……

  如果那天在梅家坞别院,他没有偶遇罗哥的话,今天这事肯定不会这么顺利,只是大家没有点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