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魔头 第二百三十三章 意外收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三十三章  意外收获

  林长汀有林长汀的打算,他毕竟是如今林家的一家之主,事情已经过去大半年了,不管再怎么挽救都没办法回到最开始了,最重要的是林素的态度太坚决了,这让他根本没有想到,才有了后面的一系列的事。其次则是老太太对他很不满意,这半年避他不见。

  林长汀当然得有所选择啊,严家不能得罪,林素得要回来,那就只能从秦升当突破口了,当然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跟秦升死磕到底,多少都有些认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要让林长河找秦升谈的原因?

  只是林泽并不知道他老爹的意思,以为他老爹为了林家的面子,继续要把秦升往死里整呢,所以才不会这么的客气。

  他肯定不知道,老爹对妹妹怎么能没有父爱呢?只是隐藏在内心深处,因为他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林家的主人,所有的感情都得隐藏,不能太过直接。如果他对林素太好,林素才会在林家过的艰难,他那位原配以及原配那帮旁系,会让林素好过?

  再者,秦升当初当着林家那么多人的面揍过林泽,林泽本就是小肚鸡肠的男人,这个仇一直记在心里,怎么可能对秦升客气。

  秦升直接拒绝,林泽才不会把秦升当回事,反正不管你愿不愿意,今天你都得跟我走,软的不行只能是硬的,这都是活该。

  福伯知道今天是吴三爷的寿宴,多少不能胡来,可是林泽已经这么吩咐了,作为林家的仆人,他只能听主子的话,但还是客气道“何必这样呢,跟我们走一趟吧”

  “福伯要和我动手么?”秦升底气十足道,上次他在林家被福伯拿下,那是因为当时受了伤,触动了伤口,真要和福伯动起手了,福伯未必能赢他。

  福伯没有选择,没有退路,只能道“得罪了”

  话音未落,福伯一个金蝉手就抓向了秦升的肩膀,秦升气沉丹田下肢发力,单手打开了福伯的手臂,福伯自然不会放弃,连续两次没能抓住秦升肩膀后,他直接抓住了秦升的手臂,想要拉住秦升往外走。

  秦升嘴角略显不屑,他早已不是当初的秦升,随后猛的跨步提膝逼向福伯的下路,福伯只能向后退,秦升那双腿卡在他的中间,用力将福伯的胳膊往回来,紧跟着一个肘击奔向了福伯的胸口,福伯只能松开秦升的手臂,随后用胳膊卡主。

  这时候,秦升那只卡位的腿,突然抬了起来,直奔福伯的腹部而去,福伯没有躲避的机会,只能连忙跳开,差点就被击中。

  “你们这是干什么,以为这是什么地方?”福伯和秦升交手已经吸引了不少来宾,他们围在过道的两边,这么大的动静也惊动了里面的主人们,袁州带着吴永川几个人赶了出来,厉声喊道。

  林泽不知死活的回了声道“这是我们林家的事,和你们没关系”

  “好大的空气啊,宁波林家什么时候欺负到我们头上了?”杨登当然是站在秦升这边,毫不犹豫的反击道,瞬间就跟彼此站了队。

  林泽这下就尴尬了,不知道怎么回话了。

  吴永川低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秦升还不想让这位大舅哥太难堪,毕竟怎么说都是林素的哥哥,所以回道“一点小误会而已”

  杨登却不依不饶道“如果想要在这里闹事,掂量下自己的份量,别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我可不会对你这么的客气”

  林泽脸色阴晴不定,盯着对面这帮人沉思片刻,对着秦升喊道“算你有种,咱们走着瞧,福伯,我们走”

  说完林泽就带着福伯离开了,当然不会留在这里找不爽。

  闹剧就这么收场了,袁州和吴永川盯着秦升打量了几眼后,就带着其他人回去了,宾客也已经散了,只留下杨登和秦升站在那里。

  杨登皱眉道“怎么,林家开始找你的事了?”

  秦升眉头紧皱的点头,又叹了口气,这都是迟早的事。

  “一会结束了,你跟我一起回杭州,我不信林家敢动你?”杨登冷哼道。

  秦升皱眉道“应该没什么事,我得早点回杭州去,今天晚上林素出差回来,我要去机场接她”

  杨登愣了下回道“这,老爷子刚才给我说了声,寿宴完了想和你聊聊,估计你这一时半会也走不了”

  “老爷子找我?”秦升诧异道。

  杨登苦笑点头,秦升听到这话,犹豫了会,看来时间有点紧,不过也只能如此了,到时候要是赶不回去,就只能让常八极或者谁去接林素了。

  “我先去休息会,一会电话联系”秦升只能留下,说完这话就先回房间了。

  寿宴已经到了尾声,宾客们开始离开了,吴三爷也被送回了位于海边的院子里,秦升在房间里休息了会,杨登给他打电话,说在大厅等着他。

  秦升带着谷青阳退了房,随后在杨登的带领下直奔吴三爷的院子而去,这里距离一个寺庙不远,吴三爷每天都去哪里闲逛,和大师聊聊天喝喝茶。

  院子外面的马路上,此时还停着数辆车,都是吴三爷那帮心腹大佬的,他们当然不会这么着急着离开。

  秦升让谷青阳就在外面等着,他跟着杨登进了院子,院子外面那位年过半百的老大正和几个男人聊天,不远处的袁州和吴永川也在抽烟闲聊,秦升进来后,他们都看向了秦升,秦升对着他们只是点点头。

  杨登带着秦升进入了书房,书房的紫檀书桌上,摆着秦升的那副字,吴三爷手里把玩着一串佛珠,脸上带着笑意再欣赏,对他来说,今天最惊艳的寿礼,莫过于秦升这幅字了。

  杨登恭恭敬敬道“义父,秦升来了”

  吴老爷子抬起头,对着其他人挥挥手道“你们都出去吧”

  “三爷”吴三爷的那位贴身保镖皱眉道。

  吴三爷好笑道“能有什么事?”

  吴三爷已经这么说,他们也只能照做,缓缓退出了书房。

  吴三爷打量着秦升道“我去年就已经知道你了,当年我和韩国平有点恩怨,他出事了,我当然会落井下石,这是我一贯的作风,别以为我现在吃斋念佛,但我不是那种大气的人,有仇就得报。所以我派杨登去上海,只是想给韩国平一点教训,没想到遇到了你,你比杨登厉害,他败了,你没杀他。但是我很生气,最后姜显邦带着两件老物件来找我,想我求情饶了你,我很好奇,你和姜显邦什么关系?”

  秦升没想到吴三爷的记性这么好,不是人老了都容易健忘症么,这些旧事都还记得。

  “姜叔和我爷爷有渊源”秦升若有所思的解释道,不过并没有说太多关于爷爷的事。

  吴三爷若有所思道“也难怪他会这么对你,听说你后来一直跟着他,如果不是他出了事,你现在应该在上海过的很好,可惜了”

  秦升没有多话,他回来后给姜叔打过电话,也说过他在杭州的那些事情,姜叔没什么意见,对他能侥幸活着很高兴,让他在杭州小心点,也出谋划策了。他自己现在是帮不上什么忙了,毕竟很多时候都是人走茶凉啊。

  如今的姜显邦在香港过的还算有滋有味,没事就去东南亚那边玩玩,等待风波过去后,再想办法回来,不过应该得等个两三年。秦升刚开始还有些担心清儿,毕竟他不在上海后,清儿也不知道怎么样,姜显邦说清儿都好着,秦升这才放心。

  “听杨登说,你现在跟着曹达?”吴三爷继续问道。

  秦升如实点头道“恩,来到杭州以后,就跟着曹叔做事”

  “小罗说你和刘老鬼关系不错,难怪能求到这幅画,老骥伏枥图,可惜我已经没了志在千里的野心了”吴三爷叹口气道,这幅画中的老人,俨然眼神中还满是精光,但他已经没了,老了老了,时代也不同了。

  秦升依旧没有插话,这时候一定要慎言慎行啊。

  “这副字真是你写的?”秦升总是沉默,吴三爷觉得无趣,就将注意力重新放在这幅让他颇有喜欢的字上,只是多少还有些不相信。

  秦升好笑道“刘老说,我写的字,可以登堂入室。”

  秦升如此回答,很是巧妙,刘老爷子的鉴赏能力已经如此肯定秦升,吴三爷当然不会再怀疑。

  “这副字,我收下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只要能力之内,你可以随时找我”秦升想干什么,吴三爷这种人怎么能不清楚,只是他并没有同意杨登所说的,让秦升进入这个圈子,因为这个圈子本来就已经很复杂了,秦升如果进来,只会引起更多的纷争,他老了,不想再看见什么风波了。

  吴三爷如此说,已经让秦升很意外了,他并没有想太多,这完全就是意外收获,所以连忙道“秦升谢过老爷子”

  吴三爷点点头道“如果你有本事再写出下半段,我再答应你一件事,随时可以来兑现”

  这给了秦升莫名的动力,如果真有机会,他肯定要写啊,但是他并没有直接点头答应,彼此明白就行了。

  聊完这些事情以后,吴三爷继续欣赏那副字,真是好字啊,让他找到了怀素和张旭的感觉,只是他没有这个笔力。

  秦升则识趣离开,普陀山之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