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追击

作品:万域封神

    现在云飞雪对贾敏敏可是相当重要,不用他说,云飞雪在跃出去的时候她也跟在身后飞掠而出。

    街道上,云飞雪看到那个隐藏在衣袍下的人速度快的出奇,转眼之间便已绕过街道拐角处朝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云飞雪岂能让他轻易溜走,他拉着贾敏敏腾空而起朝那个方向飞冲了过去。

    似乎察觉到了天空追来的气息,那个人的速度更快,他在地上前进的姿态就好似是一头飞奔的猎豹,而他的速度比猎豹快了数十倍不止。

    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已冲出了城门之外,云飞雪和贾敏敏在后面穷追不舍。

    让他感到惊异的是,这个人在地面上奔跑的速度竟然丝毫不弱于他在天空腾飞的速度,虽然带着一个贾敏敏,但他现在的速度极限已经完全超越了渡过一次灵海大劫的强者,可是云飞雪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察觉到,这个人才不过真元秘境的修为而已,这就更加引起了他的怀疑。

    “我们对你没有恶意,你先停下来……”

    云飞雪的话非但没有让他停下,反而加快了此人前进的速度。

    一前一后穿越在山川河流只见,一个时辰后,云飞雪和贾敏敏停了下来,因为那个人已经在眼前这座绿树成荫的山上彻底失去了踪迹。

    贾敏敏疑惑的看着云飞雪,“他是谁啊,你为什么要追他?”

    云飞雪摇了摇头,“很像一个人,但还不确定。”

    他的话刚说,只听一道声音忽然从左侧响起,“你不确定,本座已经可以确定,他就是那个人。”

    云飞雪悚然一惊,此人出现在一旁居然没有传来任何气息波动,他甚至根本都没发现对方是在什么事件出现在这里的。

    朝那里看去,只见一名踏空而行的男子静静的看着那座山,他一头长发随风而荡,目光凌厉如出鞘之剑。

    在他的身旁又一名小男孩静静的站在那里,看到他们的时候,云飞雪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

    拔旱正是追踪那个大玄尊的气息来到大荒城的,如果云飞雪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就是拔旱一直在找的那个人。

    云飞雪沉声道,“你也在找蛮神的传承者。”

    男子淡淡的说道,“本以为你们能给我个惊喜,但终究又让他给逃了。”

    云飞雪说道,“也就是说,你这个大玄尊都无法轻松的追到他?”

    男子淡淡的说道,“本座没有回答你这个问题的必要,你们既然也在找蛮神的继承人,那只能怪你们的命不好了。”

    他说完陡然转身看向云飞雪,这一刻,云飞雪只觉一股死亡的气息将他和贾敏敏笼罩在了其中。

    可是那个男子的目光僵硬在了原地,只听一道威严的声音从云飞雪身旁传来,“他死,我让你生不如死!”

    拔旱的到来让云飞雪身上的压力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个带着小男孩的男子目光出现了一丝骇然。

    要知道他可是大玄尊,可是拔旱竟然给了他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这拔旱究竟是什么修为?

    半晌过后,这名大玄尊忽然感到了一种没来由的耻辱,他怒声道,“同为大玄尊,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来让我生不如死的。”

    动怒的大玄尊可谓势不可挡,举手投足便有着毁天灭地之能,刹那之间,云飞雪只觉四周空间被瞬间切割挤压,他只觉对四周的所有感官能力已经全部消失。

    拔旱忽然朝前一步踏出,然后他的拳头朝前轰了过去,这是云飞雪第一次看到拔旱真真正正的出手。

    这一拳,带给他的视觉冲击已经无法形容。

    眼前的虚空迅速破灭坍塌,一道道黑色的裂缝在瞬息只见已抵达那名大玄尊的身前。

    他骇然失色的看着这一幕,双手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圆,这些黑色的裂缝从这个圆内消失无踪。

    但紧接着他面色再度大变,拔旱已如鬼魅来到了他的身前,掌心不知何时已贴在了他的胸口。

    通的一声,这名大玄尊如炮弹笔直的射进了大地之中。

    大地在此刻轰然一颤,一个直接接近千米的大坑出现在云飞雪和贾敏敏的视线中,一道道裂缝朝四周疯狂的蔓延出去。

    只见拔旱伸手朝前一抓,云飞雪看到他的右手从眼前的空间消失,等他朝后一拽的时候,那名身受重伤的大玄尊已被他凭空拽到了跟前。

    拔旱淡淡的说道,“说说看,你是怎么确定他身怀蛮神血脉的。”

    这大玄尊目光依旧惊骇,半晌过后他说道,“因为他……”

    云飞雪和贾敏敏的目光也朝那个小男孩看了过去。

    大玄尊继续说道,“这个小男孩身受重伤,但他以自身的血脉力量硬生生让他伤口修复的时间提高到了数十倍,不管是他的这种手段还是他体内残余的那些能量都是蛮神血脉才能拥有的。”

    拔旱问道,“你为何如此肯定?”

    他说道,“因为我的身上就有稀薄的蛮神血脉。”

    说完,他的指尖忽然荡漾出了一滴鲜血,云飞雪在这滴鲜血中感受到了生命力在疯狂的跳动,其中甚至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感传来,好似这滴鲜血就能将他打败。

    这名大玄尊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是蒲元真的人,可是我求你们,千万不能将蛮神的后代交给他,不然一切就都完了,为了蛮越帝国,为了蛮越帝国的百姓甚至整个天鸿疆域,一定不要这么做。”

    云飞雪双眉一锁,他忍不住问道,“为何不能把他交给蒲元真?”

    只听这名大玄尊说道,“蒲元真要的就是蛮神血脉,将那个小娃娃交给蒲元真,他会强行抽取这个小娃娃体内的蛮神血脉,然后让自己成就无上蛮神,一旦蒲元真成为新的蛮神,后果不堪设想。”

    云飞雪面色一惊,这种事他们自然是想象不到的,可是经过这个人这么一说,还真有这个可能。

    从蒲元真听到他们能找到蛮神血脉之后的反应,单屠鲁跟在他们身边,一路之上对他们二人可谓是言听计从,哪里像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国大臣,从这些迹象表明,蒲元真的确相当渴望找到这个拥有蛮神血脉的人。

    云飞雪接着问道,“你可知单屠鲁是谁?”

    这名大玄尊说道,“当然,单屠鲁曾跟随蒲元真南征北战,他嗜血成性杀戮无数,死在他手上的蛮越百姓没有百万也有几十万了,此人阴险狡诈足智多谋,可以说是蒲元真身边最得力的手下,只可惜很多人并不知道而已。”

    云飞雪呆住了,连拔旱的眼中隐约都有震惊闪烁。

    这个单屠鲁隐藏的也太完美了,连拔旱都不能发现他真正的意图,如果不是遇到这个大玄尊,可能他们还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他接着说道,“实际上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叫做单屠戮,杀戮的戮,你们问这个问题,难道……你们不是蒲元真的人?”

    云飞雪苦笑一声道,“我们并不是蒲元真的人,但却在为蒲元真做事。”

    云飞雪当即将整个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这名大玄尊也是一声苦笑,他说道,“也许事后蒲元真会出兵援助,但得到蛮神血脉的他,只怕比魔域种族还要更加可怕,蒲元真可是亲手杀了自己十二个兄弟才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的啊。”

    云飞雪再度问道,“那你呢,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对这些事了解的这么清楚?”

    一旁的贾敏敏忽然说道,“我知道他是什么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蛮越帝国上一代皇帝的第十四皇子,你叫蒲元国。”

    蒲元国没有隐瞒什么, 他只是点了点头,“这位姑娘说的不错,我叫蒲元国,蒲元真当年痛下杀手的时候,我逃过一劫。”

    云飞雪叹了口气,“他对任何外人都很排斥,现在又让他给跑了……”

    蒲元国说道,“这孩子从出生就饱受摧残,身边亲朋好友对他的排斥让他饱受伤害,现在被千家逐出家门更是让他彻底失去了最后的避难所,所以他变成这样是可以理解的。”

    云飞雪叹了口气,现在这些似乎都不是最重要的。

    如果事情真如蒲元国所说,那他们找到这位拥有蛮神血脉的人,究竟该不该把他交给蒲元真。

    交给他的话,面临的可能就是一个嗜杀成性的君王成为下一代蛮神的可能,到时候他可能就不会这么隐藏蛮越帝国的势力甚至会直接出兵天鸿疆域。

    可如果不把他交给蒲元真,那蛮越帝国就铁定不会出兵潜龙帝国,那又如何解决潜龙帝国现有的危机呢?

    这种两难的选择实在让人头疼的很,不过现在担心这个问题尚早,毕竟他们还没找到千寻夜。

    现在两位大玄尊都无法感受到他的气息所在,继续逗留在此也没有太多的意义了,所以云飞雪他们打算返程离开。

    但是刚刚转身的云飞雪忽然顿在了原地,戒指内那颗刚刚拍卖到的源力石忽然亮起了温润如玉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