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章 救人

作品:万域封神

    道玄子虽然早已知道是什么事,但此刻也不得不装作无知的和他交谈,“百里恩昌,发生什么事了,为何扣押你的师尊丹元子?”

    百里恩昌说道,“丹元子图谋不轨,竟想以人的灵魂修炼,他现在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我女儿的身上,属下没有这种师尊,他也不配做我的师尊。”

    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道玄子相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而这个主意自然也是云飞雪给百里恩昌出的,如果真的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直接以势压人。

    要知道现在跪在百里恩昌身后的可有整整六十多个圣徒和圣子,其中还有不少道阳圣地其它势力的掌门人,这里已经汇聚了整个道阳圣地三分之一的势力。

    云飞雪的目的也很简单,百里恩昌带着大部队来这里相逼,就看你道玄子接下来保不保丹元子了。

    保下丹元子,那就只能证明你道玄子和丹元子是一伙的,或许你早就知道了他做的那些事情,对于这些在道阳圣地忠心耿耿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一次重击。

    百里恩昌为道阳圣地做的贡献可不少,你居然连她女儿都下的了手,我们这些人还不随时是你带在的羔羊说杀就杀吗?

    这三分之一的势力一旦在百里恩昌的号召下反水,那对现在道阳圣地的损失绝不是一星半点。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现在来这里看戏的可不仅仅只有道阳圣地的人,其它来此参加道阳圣会的势力几乎都已经来齐了,每个人都是盯着道玄子这里,每个人都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道玄子的任何决策都会对道阳圣地的未来有着巨大的影响,这实际上才是真正最棘手的地方。

    道玄子目光阴沉的盯着丹元子,他暗暗骂着你做事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让你把百里颜扔到大阵里面去,怎么会演变成现在的局面?

    但道玄子依旧不慌,他说道,“丹元子,这是怎么回事?”

    丹元子此刻眼皮子猛的一跳,自己绝不能把和道玄子合作的事情说出来啊,一旦说出,道玄子只怕也不会放过自己,而且接下来的道阳圣地只怕会成为人人唾弃之地,这天下都没有他们的去处之地。

    可不承认吗,已经不可能了,百里恩昌和他身后那些圣徒、圣子都已经亲耳听到,再加上百里恩昌在道阳圣地内的为人和性格,绝不会有人怀疑他在胡说八道。

    如此说来,难道自己要一人抗下所有的责任?

    丹元子左思右想,这似乎是自己现在最好的选择了,半晌过后丹元子惨笑一声道,“对不起门主,我辜负了您的期望,我自己修炼了邪功,并且想借助百里恩昌的女儿百里颜的灵魂来炼制一些特殊的丹药,还请门主责罚。”

    如此一句话,将所有的罪责全部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道玄子面色不变,他淡淡的说道,“如此说来,百里恩昌并没有冤枉你了?”

    丹元子痛苦的低着头道,“是!”

    道玄子说道,“恩昌,依你来看,该如何处置丹元子啊。”

    百里恩昌说道,“既然丹元子承认自己的所有罪行,那就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想必道阳圣地那些失踪之人与他都脱不了干系,此等罪行,当杀。”

    “当杀……当杀……”

    一道道整齐的声音响彻整个道阳宫外,百里恩昌身后那些道阳圣地的圣徒圣子乃至于很多普通的弟子都是齐齐呐喊,丹元子不杀,谁还能睡得着觉,连百里恩昌的女儿都下得了手,更何况他们这些普通的弟子呢?

    道玄子面目阴沉的看着所有人,他轻声道,“但丹元子这些年来为圣地做的贡献也并不少,这些贡献足以抵消他现在犯的错误了。”

    现场安静了不少,的确,丹元子这些年来炼制的灵药无数,在宗内也救了不少人,如此说来,就这么杀了的确有些不忍,而且也确实是道阳圣地的一大损失。

    百里恩昌却是说道,“圣主此话差矣,所谓功是功,过是过,而且他杀的人只怕远比他救的人要多得多吧。”

    “你……”

    道玄子有意保他,可是百里恩昌却是丝毫不让,这让丹元子恼怒不已。

    但其他人也都明白,你丹元子可是要杀他的女儿,此刻他想尽一切办法要弄你也是正常,可是丹元子不甘心啊,自己难道就这么栽了?

    道玄子当然也不想让丹元子死,他炼制的那些丹药对自己同样是帮助莫大,就这么处死的确是道阳圣地巨大的损失。

    可是眼前这么多人的目光注视着自己,道玄子显得有些旗鼓难下。

    就在这个时候,却见云飞雪忽然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只听他说道,“百里恩昌,我觉得就这么处死丹元子的确有些太过了。”

    所有人都是石化在了原地,包括百里恩昌更是如此。

    你跑来找到我说丹元子会对自己女儿百里颜不利,百里颜告诉自己你也需要那化尸毒的解药,眼前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

    现在你居然跑出来帮丹元子求情?

    百里恩昌的脑子一时之间也是没太反应过来,不单单是他,知晓内情的这些人几乎都没反应过来。

    但百里恩昌并未将所有的事情说破,他说道,“那你说说,为何处死丹元子过分了?”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其一,他的确是对您的女儿不利,可您女儿现在不是没事吗?”

    “其二,不管如何,他做了您几十年的师尊,您这个时候说要处死他的确是有些太过了。”

    “其三,虽然他是想打您女儿百里颜的主意被您抓个正着,可这不能证明道阳圣地其他失踪的人就是他所为,至少谁也没有证据对不对?”

    百里恩昌身后不少人都是交头接耳的点了点头,云飞雪说的每一条都是有理有据,而且听起来也极有说服力,如此看来丹元子似乎罪不至死。

    但此刻道玄子却是眉头紧皱,云飞雪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丹元子说话,他是几个意思?

    试问道阳圣地和云飞雪也没有任何交情啊,而且他们甚至在暗中谋划害死他的计划,这个时候他居然站出来给丹元子说话?

    少时过后道玄子却是微微一声冷笑,不管什么原因,此刻他保下丹元子是有了最好的借口。

    他说道,“云门主说的不错,丹元子,还不快谢谢云门主?!”

    丹元子也不傻,瞬间明白了道玄子的想法,当即连忙转身对云飞雪恭敬行礼道,“多谢云门主慧眼如炬。”

    云飞雪却是淡淡一笑道,“你我一见如故,这点小事就不用放在心上了,还望丹元子前辈答应在下的事情不要忘了。”

    丹元子微微一愣,我答应你的事情?

    我怎么不记得答应过你什么?

    他刚想说话,但云飞雪却是朝道玄子一抱拳道,“既然没什么事那在下就告辞了。”

    他说完又扭头看向一旁的百里恩昌说道,“做人不要学会大度,只要你女儿没事不就行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在所有人面面相觑的目光中,云飞雪离开了道阳宫,留下百里恩昌一脸懵逼。

    云飞雪这究竟是玩的哪一出,他们不是提前安排好了吗,一旦丹元子对百里颜不利,百里恩昌便要相近一切办法将丹元子弄下来,你母亲身中剧毒不是也需要丹元子的解药吗,现在你这是什么意思?

    道玄子深深的看了一眼离去的云飞雪,然后目光有些阴沉的又看了一眼丹元子。

    丹元子被道玄子的目光盯的有些发毛,待百里恩昌还有其他人全部离开道阳宫后他连忙说道,“圣主,你别听云飞雪胡说八道,我根本就没答应过他什么事,他……”

    道玄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下次做事的时候希望别再出什么岔子了。”

    看着道玄子阴沉的目光,丹元子心里咯噔一声,看样子道玄子似乎并没有轻易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啊。

    半晌过后丹元子微微一声苦笑,只要自己是清白的就行了,和道玄子合作这么多年,他相信道玄子不会因为这一点点事情而自己有什么想法的,至于云飞雪为什么要帮自己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自己逃过了一劫。

    云飞雪还没回到血炼峰,百里恩昌便已追到了他,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问道,“云飞雪,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帮丹元子,好不容易找到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好好把握,反而要帮道玄子救下他。”

    云飞雪笑着说道,“我的目的之一是拿到解药,都能那种情况下我要如何问他开口要解药,就算丹元子答应,道玄子也不会答应,之后道玄子真要处死了丹元子,那一定也会将所有的解药收起来,我拿到解药的希望更加渺茫,所以丹元子现在是不能死的。”

    百里恩昌无话可说,仔细想想好像真的是这样,百里恩昌真要死了,这解药只怕也会跟随他的死亡而彻底消失。

    百里恩昌再度问道,“难道你认为丹元子会感激你救了他,所以借此找机会问他拿上解药吗。”

    云飞雪摇了摇头,“真正要对付我们的是斩仙门,道阳圣地只是合作方之一,但既然是合作方,那也就有必要坚守捍卫自己的利益,想通过这个事情拿到解药是万万不可能的。”

    百里恩昌也是被云飞雪给弄糊涂了,“什么?你知道拿不到解药,那你……”

    云飞雪笑着说道,“不要着急,事情得一步一步慢慢来,我要的可不仅仅只是化尸毒的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