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 苏醒

作品:万域封神

    城楼之上,阴鹫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远方那座巨大的阵法,他对其他人说阵法内只是一门功法,可他自己明白,那里面藏着一门仙法。

    只是因为害怕暴力破阵而将将仙法也破坏掉,所以阴鹫一直在耐着性子等待,可是这一等就是十来天的时间,直到现在依旧是没人能破开那座大阵,阴鹫的耐性也是在一点一滴的消失。

    就在阴鹫继续观察之时,整个大地猛然一颤,接着那大阵之地爆发出了直冲九霄的光芒。

    阴鹫那一直阴沉的目光忽然亮了,他惊声道:“大阵……打开了……”

    五个字落下,阴鹫直接化为了一道流光直奔大阵之地而去,伴随着,他身边其他几名大玄尊的强者同样是飞离了这片城楼。

    阴鹫虽然说那狂龙海内只是一门普通的功法,但鬼才信呢,站在这里这么多天就为了看到那座大阵被破开,谁会相信里面只是一门普通的功法?

    所以其他人当然不会坐在这里看着阴鹫将那功法拿走,就算阴鹫再强大,我们去看看总不会坏事吧。

    在这城楼上无数强者纷纷离开这里的时候,云飞雪和狂龙已悄然来到了这城楼之下,在他们的头顶那就是那些被吊起来的小玄尊强者。

    云飞雪说道:“你去解决城楼上的那些守卫,我来救人。”

    狂龙没有丝毫迟疑直接从原地消失,而云飞雪则是腾空而起,他动作极为麻利,没触碰到一个人,这个人便从他手中消失。

    这就是云飞雪催动封神图带来的效果,封神图连活物也能完好的储存在里面,想要快速而顺利的救出这些小玄尊,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办法了。

    十息的时间过去,云飞雪顺利的将城楼四周的所有小玄尊强者全部带进了封神图内。

    也在这个时候,远方阵法之处陡然爆出一道惊天怒吼声,显然阴鹫发现阵法并不是真正被打开因此而暴怒。

    与此同时,云飞雪和狂龙感觉到数道强大的气息直奔这主楼而来,显然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什么,只不过云飞雪和狂龙早已离开了主楼。

    几大势力之主来到这里的时候面色一阵难看,就在他们离开这么一小段的时间,三百多人竟然全部被人救走了?

    不过其中以为势力之主忽然一声冷笑道:“嘿嘿,花这么大精力救人又如何,明天他们就会知道他们救的不过是三百多具尸体罢了。”

    另外一人眼睛一亮:“你是说……”

    此人点了点头:“不错,这么多小玄尊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如果不是事先买通了狂龙身边的人,就算是阴鹫也不可能这么容易拿下兵将城内的一千多小玄尊,所以阴鹫早已事先在他们体内下了毒,那种特殊的毒就算是大玄尊也休想察觉到,没有解药,他们最多只能活过今晚。”

    其他人都是暗暗松了口气,三百多名小玄尊,而且三分之二都是第五重小玄尊以上的强者,这样的势力一旦恢复过来,等待他们这些人的就是兵将城疯狂的报复。

    又一名势力之主面色有些担忧的说道:“但这样只怕会让狂龙三兄弟彻底发疯,他们会不会把气撒到我们这些势力的头上。”

    “当然会,狂龙护短可是出了名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那我们……怎么办?”

    “慌什么?阴鹫大王早有准备,狂龙三人终究只是三个莽夫罢了,他们终究逃不过阴鹫的手掌心。”

    此话让众人这才安心了许多,毕竟狂龙三兄弟威名在外,这一千多个小玄尊的死一定会激起他们滔天的怒火。

    远处一座阴暗的角落里,云飞雪和狂龙将他们的话尽听到了耳中。

    狂龙面色一阵难看,救下的三百多人身中剧毒,最多只能活过今晚,这个消息让狂龙再度变得焦躁不安。

    更让狂龙抓狂的是,居然是他身边的人下的暗手,这才让阴鹫他们的计划得逞,狂龙更加暴躁起来。

    云飞雪连忙说道:“你先别慌,或许……这是他们故意这么说的,目的就是为了引你去拿解药然后来到瓮中捉鳖。”

    狂龙疑惑的看着云飞雪:“你什么意思?”

    云飞雪说道:“我的意思是说,他们可能知道我们还没走远甚至在暗中偷听,所以故意说出这些话,为了拿到解药你一定会再度冒险进入这栋楼甚至直面阴鹫,到时候才是真正最危险的时候。”

    狂龙瞬间明白了云飞雪的意思,他急切的说道:“可万一他们真的中毒了,我……”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他们中没中毒让我试试就知道了?”

    狂龙疑惑的说道:“怎么试?”

    云飞雪说道:“唤醒他们。”

    来到一座偏僻的楼中,云飞雪将这三百多小玄尊全部放了出来,每个人现在都处在昏迷状态,而且他们的修为也被特殊的手段封印,狂龙一时也分辨不出来他们究竟是因为中毒而昏迷还是因为其它原因而昏迷。

    因为就算是狂龙的修为居然也无法将他们唤醒,如果不是每个人还有均匀的呼吸和体温,狂龙都要认为他们早就死透了。

    狂龙疑惑的看着云飞雪,他不知道云飞雪会有何种手段唤醒这些人,不过看到他这么有把握,狂龙心里也稍微安稳了一些。

    没人知道狂龙和这些小玄尊之间的感情,曾经他手下一名小玄尊被一个强大的势力追杀致死,狂龙倾巢而出直接以铁血般的手段将这个势力彻底的从世界上抹去。

    别人都只看到了他很护短,可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

    云飞雪没有理会狂龙情绪的变化,他的魂力将所有人覆盖在内,每一缕魂力都好似他的一双眼睛在每个人体内不断来回游走。

    这些小玄尊的强者被特殊的手段封印住修为,就连狂龙都没办法解开,但云飞雪是与众不同的,因为他体内现在已经有三颗源力石了。

    金之源力石,无坚不摧,无缝不入,金之源力石融合之后云飞雪还没真正的使用过它,而此刻云飞雪将会利用金之源力石来尝试突破他们体内那层封印的壁障。

    当魂力在每个人体内游走了半个时辰,忽然,云飞雪双目一开,体内金之源力石的力量被他调动而出。

    狂龙只见云飞雪朝身前最近的一人眉心一指点去,强大的坚金之力瞬间冲进了此人的体内。

    在他体内好似有着一层无形的屏障隔绝内外一切,当金之源力石的力量冲进体内的时候,这层壁障本能的就想抵挡。

    但金之源力石的力量岂是这种力量能够阻挡的,无坚不摧的力量在此人体内疯狂肆掠,那曾壁障也随之彻底被绞碎。

    闭目不醒的这名小玄尊陡然睁开眼睛,他不断大口喘着粗气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一样。

    狂龙露出了狂喜之色,他几乎是本能的一把和这名小玄尊拥抱在了一起。

    半晌过后,这名小玄尊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龙……龙帅,你回来了,快走,我们被人出卖了,修为没有了用武之地,快走……”

    云飞雪似乎也感受到了狂龙体内那热血沸腾的情绪,他和这些小玄尊之间的情感的确很深厚。

    狂龙盯着这小玄尊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你们得救了……”

    小玄尊还有些茫然的神色这才真正反应过来,看着四周还处在昏迷中的人,他一脸苦涩说道:“其他人……差不多都死了,还剩下这三分之一……”

    狂龙面色一变道:“都死了?究竟怎么回事?凭你们的实力,就算所有人倾巢而出你们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这小玄尊面容更加苦涩,他看着狂龙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狂龙说道:“有什么话直接说,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这名小玄尊叹了口气:“是……是狮帅和小倩,他们里应外合打了我们措手不及,肖乾在饭菜酒水里下了毒,狮帅将城中阵的阵眼全部告诉了阴鹫,我们连任何反抗都做不到就被阴鹫的人抓了。”

    狂龙的脸上充满了无法理解的难以置信,他盯着这小玄尊好久好久才说道:“小倩,她不是在老家吗,她为何……”

    这小玄尊说道:“她没在老家,她一直都和狮帅在一起,这次谋划兵将城她是首功。”

    恐怖的戾气从狂龙的体内爆发而出,云飞雪面色一变,一手搭在他肩上,强大的魂力将这种爆发出去的气势硬生生压了回来。

    云飞雪沉声道:“狂龙,冷静点,现在还只唤醒他一人,被鹫鹰发现就完了。”

    小玄尊诧异的看着云飞雪,能将狂龙的怒火给压制住,这年轻人是谁?

    狂龙双目赤红:“小倩,她为何要这么对我,她……”

    云飞雪说道:“不管发生了什么,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要将这些人唤醒。”

    狂龙忍住悲痛,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那你们身中剧毒,可有解药,现在还会毒气攻心吗?”

    小玄尊摇了摇头道:“那种毒对我们的影响就是让我们失去抵抗力,但也只是短时间的,等毒素失去作用的时候,阴鹫已经以特殊的手段封住了我们的修为。”

    听到这里,狂龙总算是听到了一个还算欣慰的消息,只要将他们体内的那种封印解开就算是没事了。

    可是这名小玄尊接下来的话让云飞雪和狂龙都是面色狂变,他说道:“可是其他很多兄弟姐妹都完了,有两百多人被阴鹫拿去给他的那些鹫鹰兽当食物,还有三百多人被阴鹫炼成了活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