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 对战朱彩雀

作品:万域封神

    龙雀之影浩大将整个五彩天池全部笼罩在了其中,恐怖的威压让四方强者骇然变色,在这小天尊之中,龙雀的实力也是一等一的存在。

    但此刻她并未有和任何人交手的打算,狂暴的能量好似找到了一个宣泄口,然后朝那忽然退出的灰雀那个缺口冲了进去。

    眼开那即将甭散的大阵就要被龙雀填补回来,但朱彩雀的速度更快,她如瞬移一般陡然出现在了龙雀身前。

    “背叛雀灵山,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龙雀大惊,如果在平时她或许并不惧朱彩雀,但此刻她需要分心主持天池大阵,此刻哪有足够的经历去迎接朱彩雀的怒火。

    也在这个时候,云飞雪和公孙羽齐齐腾空而起来到了朱彩雀的身边,云飞雪连忙说道:“大公主,你误会了,龙雀并没有背叛雀灵山,一切都是我和公孙羽的计谋。”

    朱彩雀面色一瞪,但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冷冷的说道:“你走开,龙雀有没有背叛雀灵山我清楚的很。”

    云飞雪大急,他自然是认为朱彩雀是彻底误会了龙雀,所以此刻才没有听从自己的建议。

    一旁的公孙羽连忙说道:“大公主您也看到了,彩雀马上就要渡过涅槃劫了,这灰雀忽然撤去主持大阵的力量,她才是雀灵山真正的叛徒。”

    公孙羽说的已经很清楚了,所有人的目光也都看得清清楚楚,此刻龙雀是来救彩雀的,而灰雀是来破坏彩雀渡劫的。

    朱彩雀根本不听公孙羽的话:“你们不要被龙雀的表面给蒙骗了,她是什么人我清楚的很,你们让开。”

    朱彩雀的固执让云飞雪和公孙羽都是无可奈何,他们二人的爆发的实力不小,但在这朱彩雀的面前还并不够看,但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因为一场误会而让彩雀失败啊。

    云飞雪一声大喝道:“龙雀,快去帮彩雀渡劫,我先帮忙挡住大公主。”

    龙雀看着云飞雪和公孙羽充满了担心,虽然这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对策,可是现在龙雀感觉实在太危险了,让他们和大公主交手无疑是自寻死路的行为,可现在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此刻她只能尽全力帮彩雀固定天池大阵从而让彩雀渡过涅盘劫。

    朱彩雀看着云飞雪面色一冷:“虽然你进入虚无之地是不二的人选,但不要认为除了你真的就没人能进去了。”

    云飞雪苦笑一声道:“大公主,你是真误会了,我们早就知道灰雀是叛徒,只是想利用这个引更多的强者出来好将他们一网打尽,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朱彩雀说道:“灰雀是叛徒并不代表她龙雀也不是,我现在说最后一次,你们让开。”

    云飞雪说道:“对不住大公主,我们不能看着彩雀……”

    话没说完,云飞雪和公孙羽身前陡然出现了一道百丈大小的掌罡,掌罡之内似有灵雀嘶吼直冲他们灵魂而来。

    公孙羽双目陡然涣散,刹那之间他几乎已完全失去了意识,此刻只能凭借着本能来抵挡这掌罡的到来。

    恐怖的灵魂冲击犹如滔天巨浪侵袭而来,也幸好云飞雪的魂诀已经达到了第七层,否则这等魂力之下,他会在瞬间被彻底重创甚至连灵魂都会受到损伤。

    此刻云飞雪倾尽全力,魂力在身前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盾印,盾印之上黑白二气循环旋转妙不可言,这几乎已经凝实化形的盾印将他和公孙羽挡在其后。

    与此同时,体内四阳之力伴随着强大的至阴之气形成第二道坚不可摧的防御,在这层防御之后那仙人傀儡已出现在云飞雪的身前,他的手中更是握着帝兵古虹随时准备迎接朱彩雀毁灭般攻击的到来。

    云飞雪在这瞬间几乎释放出了自己所有的底牌,除了体内的源力石没有动用之外,能够动用的手段几乎全部动用了。

    他能够感受到朱彩雀是动了真火,虽然感觉很是奇怪,但此刻已经容不得云飞雪思考更多了,这三重防御加上云飞雪手中的古虹,他希望能够挡住朱彩雀接下来的进攻。

    掌罡收回,朱彩雀看着云飞雪的重重手段一声冷哼:“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多手段都是于事无补的,仙法,灵雀阵杀印。”

    玉手抬起,然后云飞雪只看见一道金色的灵雀朝自己冲击而来,其中更是携带着比七层魂诀还要恐怖的魂力。

    灵雀阵杀印所到之处虚空尽数撕裂,第一层魂力防御就犹如纸糊的一样瞬间被撕裂,碰撞到那阴阳之盾的时候也仅仅只是顿了顿接着冲向了第三层,也就是挡在云飞雪和公孙羽身前的那仙人傀儡。

    轰的一声,天地几乎在此刻彻底失聪,境界稍低的人更是捂住双耳在地上痛苦蜷缩,不仅仅是因为碰撞所带来的恐怖音波,更因为音波之中还有强大的魂力冲击。

    仙人傀儡的确挡住了朱彩雀的这一击,但这一击也在傀儡的胸口留下了一个大坑,它的身体更是如同流星一般朝远方大地疾射而去。

    轰隆一声,大地猛的一声震颤,仙人傀儡冲击到地面上形成了一道狂暴的冲击波。

    虽然三重防御挡住了朱彩雀的进攻,但这进攻之后,朱彩雀已如鬼魅一般来到了云飞雪的身前,她抬起右手朝云飞雪眉心一指点去。

    好在云飞雪早有准备,手中帝兵古虹形成了一道千丈刀罡,刀罡之上蕴含让人灵魂战栗的气息。

    倾尽所有手段之后,云飞雪再度将自己体内十分之九的力量全部抽空输送到了古虹之中。

    “古虹刀诀第五式,斩灵。”

    一声大喝从云飞雪嗓门嘶吼而出,与此同时那到来的朱彩雀瞬间被这恐怖的刀罡锁定。

    朱彩雀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异,这一刀的威力不容小觑,但朱彩雀的脸上却诡异一笑:“你这一刀虽能在此挡住我,但这一刀的威力也会将整个天池大阵冲散,正在渡劫的彩雀可经受不住这种能量冲击。”

    这虽然听起来是一句普通的话,可听在云飞雪的耳中却完全与众不同。

    朱彩雀和彩雀不是姐妹吗,她和龙雀不更是亲如一个娘胎里生出来的吗,可现在听她的语气却怎么透出了一种对她们漠不关心的态度?

    但此刻思考这些依旧不是时候,云飞雪说道:“彩雀的涅盘劫当然不能被破坏,但我同样也不能让你对龙雀出手。”

    刀罡从天空斩了下去,被刀罡锁定气息的朱彩雀正准备出手防御,可那刀罡忽然从天空消失了,好像站在了虚空之中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一刻朱彩雀面色大变,因为大消失的恐怖刀罡居然从她脚下冒了出来,而且威力好丝毫不减。

    措施了最佳防御时间,此刻朱彩雀只能匆忙抵挡,身下一道金色的圆形平面陡然出现,刀罡顿时轰在了那金色的平面之上。

    但这一刀终究是云飞雪现在实力的全力一击,阴阳二力所带来的力量就已经足够恐怖了,更何况他还动用了力量源力石和金之源力石。

    朱彩雀的身影就犹如炮弹从空中朝深空之中不受控制的飚射出去,五彩天池大阵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是那种听不到任何声音的平静,要知道这里少说也有数千人观看彩雀渡涅盘劫,怎么会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呢?

    因为每个人几乎都呆住了,一个渡过一次玄尊劫的家伙,居然将朱彩雀一刀斩进了深空,这是何等妖孽的实力?

    为什么以前从来没听说过雀灵山还有这号人,难道他一直在闭关修炼,还是低调的隐藏在暗中?

    那暗中的灰雀早已是惊骇欲绝,从一开始云飞雪跟随自己到现在,她认为自己对云飞雪的实力已经有所了解了,可现在看来,自己实在太愚蠢了,渡过一次玄尊劫就有这等实力,那要渡过五次玄尊劫甚至达到小天尊的境界,他岂不是要逆天?

    但不管如何,云飞雪的进攻总算是为彩雀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只是这个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朱彩雀没有回来,白虎已经带着一众强者抵达了离天池大阵不远处的上空。

    那已经清醒过来的公孙羽就如同见鬼了一般的看着白虎,几天前白虎不是被黑雀一招斩了一条胳膊吗,还有那俞匡那另外一名小天尊,此刻他们三人都来了,让他感觉无法相信的是,他们的手臂居然都完好无损的长出来了。

    除了他们三人之外,让云飞雪面色阴沉的是,和他们三人肩并肩的还有十个魔域种族。

    这十个魔域种族竟然全部都是小天尊的修为,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大玄尊虎视眈眈,想来白虎已经动用了自己能够动用的所有力量了。

    当然,这些人虽然强大,虽然白虎和这些魔域种族合作,都不是让云飞雪感到愤怒的理由,他愤怒的原因是因为白虎身后跟着的是东方昊,现任潜龙帝国的国君。

    东方昊似乎也注意到了云飞雪投来的目光,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这个人怎么感觉自己见过呢,而且身上的气息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可他一时又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见过,也只能作罢将目光投放在了那五彩天池大阵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