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 兄弟再见

作品:万域封神

    云飞山尽管依旧带着那黄金虎头面具,可是那种气息,那种让云飞雪温暖的气息是绝对错不了的。

    云飞山的右手挡住头顶上的攻击没有任何颤抖,在云飞雪的眼中,他就好像是一座巨大的山峰,在这山峰之下,自己可以遮风挡雨,可以安稳的在这山脚下生活。

    云飞山右手掌陡然在头顶一捏,那锋利逼人的剑气轰的一声爆开,伴随着云飞跃的身体朝远方倒射而去砸到了一座建筑之内。

    远方伫立在天空的曹罡面色狂变,如此轻易捏爆云飞跃的剑气,就算是自己都无法轻易做到吧。

    云飞山根本不理会曹罡,他转身看着云飞雪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柔和,但柔和之后他的声音忽然又冷淡了下来:“你刚刚为什么不出手?”

    云飞雪低声道:“大哥,那毕竟……毕竟爹,我……”

    云飞山双目一瞪,逼人的寒气将云飞雪笼罩在内,他说道:“愚蠢,那还是你我的爹吗?爹会对我们出手吗?他的灵魂他的意识已经不是爹了,他是天尘子的金龙卫,你最后如果被他杀死,不是爹杀的你,而是天尘子杀的你。”

    云飞雪悚然一惊,刚刚自己的确跟着了魔一样,总认为那是自己的父亲,不管他怎么对自己,他终归是自己的亲爹啊,自己又怎么能下得了手?

    云飞雪忽然说道:“可你不是说过,当时爹被夺取灵魂,最后彻底死在你手上了吗?”

    云飞山的眼神再度恢复了柔和,他说道:“我骗了你,其实当初你安葬我和爹的尸体都是假的,李圣义或者说天尘子早就已经在暗中将爹的尸体带走了,因为爹的修炼天赋实际上是非常强大的,只是他体内有某种力量限制了他的修炼,天尘子要找的就是这种天赋强大的人,这些年来我一直隐忍至此,一直等的就是今天。”

    云飞雪震惊的看着云飞山:“大哥,你……”

    云飞山说道:“爹不能死的不明不白,不能死后连尸体也遭人践踏,所以当初我暗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父亲的尸身,当知道他之后被炼化成傀儡之后,我只能再次选择隐忍,盖因为天尘子太强了,纵然是现在的是个我也不是他的对手,弟弟,哥哥能做的真的很有限,没有告诉你真相就是怕你冲动背着我去找天尘子,那会给你带来灭顶之灾的。”

    云飞雪眼中的泪水不知不觉划落到了脸颊之下,自己的哥哥承担了所有一切,他将一切能抗的全都自己扛了下来,和他所做的相比,自己曾经经历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

    云飞山接着道:“天尘子毕竟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了,我这些年拜在苍天之下成为一名苍天圣者,但天尘子的目标是真正的苍天,所以你明白吗?”

    云飞雪点了点头,他当然明白这其中的差距,天尘子的布局是常人无法理解,同样他的手段也完全是超出常人理解范畴的。

    不过他却忽然笑道:“但是大哥,你现在回来了,我们兄弟二人齐心协力一定能共闯天下。”

    云飞山却摇了摇头道:“这是你的事情,我的事情已经完成了。”

    云飞雪面色一凝,他急道:“哥,什么意思,我们……”

    他话没说完,那曹罡陡然开口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把总部建在魔域种族的尊天阁阁主云飞山了吧。”

    云飞山没有理会曹罡,他说道:“这些年来我在魔域种族也建立起了自己势力,不说傲世整个魔域种族,但起码有一半的魔域种族可以听令我的调遣,而这枚尊天令就是调动所有魔域种族的灵牌”

    “凡是尊崇尊天阁的每个魔域种族都在这尊天灵中被下了灵魂烙印,他们生死尽在你的一念之间,同时这也是一块天命碑,里面储存了众多魔域种族的命数之力,望你好生利用,枯海先生今后也会听命于你的调遣,记住,好好善待枯海,没有他我早已身死无数次。”

    云飞山说完将手中的一张黑色令牌递到了云飞雪的手中,与此同时跟在他身边那枯瘦的老人缓缓走来躬身道:“枯海拜见尊天阁新阁主。”

    云飞雪只觉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他不是震惊云飞山这些年的布置,他是震惊云飞山将什么都交给自己是什么意思,就好像他在交代自己的所有后事一样。

    云飞雪泪水依旧不断涌出:“不大哥,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活着,我们兄弟一定能闯荡出另一片天地的。”

    云飞山忽然一笑道:“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走了那条路就注定了我今天的结局,弟弟,这是哥哥最后能为你做的一点小事情了,今后的路依旧需要你自己去闯,记住,在没有超越大天尊的实力之前,万不可和天尘子起正面冲突,当然,如果苍天足够强大,或许被灭杀的是天尘子也说不定,那样也许弟弟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云飞雪根本听不懂云飞山在说什么,他现在只想和云飞山好好聚聚,和他好好说说话,今后他只想让大哥陪在身边,因为他是自己至亲之人。

    远处曹罡已经失去了所有耐心:“金龙卫,你们都愣着干什么,杀了他们……”

    云飞山面色一冷,他扭头如电一般看向曹罡,陡然,他的身影在他和曹罡之间拉出了一条长长的残影,等所有人反应过来他已经来到了曹罡的身前。

    掌心贴近曹罡的胸膛,云飞山推着曹罡犹如利箭一般朝远方疾射而去,千米之外曹罡被云飞山推到了阵基的边缘砸到了上面。

    只听轰的一声,曹罡的身躯在阵基的边缘壁障轰然爆炸,整座阵基猛然一颤,伴随着恐怖的反噬力量将那正在圆柱上空主持大阵的小天尊强者震的吐血而醒,每个人都是震撼的看着云飞山的背影,小天尊的修为在云飞山手中尽无丝毫反抗之力。

    那灰雀颤抖着身躯看向云飞山,就好像在看一个恶魔一样,此刻云飞山在她眼中就是一个恶魔。

    接着云飞山忽然把脸上的面色撕了下来,云飞雪看到了自己只怕是终生难忘的画面。

    原本云飞山那俊朗的连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只有肌肉组织的脸,头发也是一根不剩,整个脑袋就犹如一个剥了皮的透露,看起来就如真的恶魔一样。

    灰雀本来就恐惧,现在她忽然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她发现自己的身躯在原地竟丝毫动弹不得,不是云飞山的手段,而是她被惊吓过度导致自己行动困难。

    云飞山不忍的看着云飞山,他犹记得上次打开面具的时候,云飞山脸上还有一半是正常的,但现在已经完全变样,云飞雪不知道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他知道一定和云飞山所修炼的东西有关。

    惊恐中的灰雀陡然面色一变,接着她的身躯在原地炸成了一团血雾,不少残肢断臂飞溅到了附近那些强者的身上。

    云飞山看着云飞雪的眼中充满了柔和:“弟弟,哥哥最后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了,跟我替娘说一声对不起,以后的孝道就只能你这个当弟弟的来尽责了,好好安葬爹的尸体,愿来世……咱们还是亲兄弟。”

    “不……”

    云飞雪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大喊,但紧接着云飞山忽然腾空而起,伴随着整座阵基忽然颤动起来,颤动的不仅仅是这座阵基,而是四九锁天大阵的四十九座阵基都在疯狂的颤动。

    八十一名护阵的小天尊面色狂变,其中一人一声大喝道:“快,先杀了他,这阵基要破了。”

    岂用他说,八十一名小天尊几乎同时朝那腾空而起的云飞山如电飚射而上。

    云飞雪惊恐喊道:“枯海,快,你帮帮大哥啊。”

    枯海苦笑一声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没人可以帮他,也没人能阻拦他。”

    云飞雪怒道:“你不去,我去。”

    可是云飞雪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完全无法动弹,云飞山怒视枯海道:“你做什么,你放了我,放开我……”

    话刚说完,云飞山的声音犹如天音降临:“弟弟,不要责怪枯海,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今后的路就要依靠你自己了,再见,我的弟弟。”

    他话音落下,枯海陡然抓住云飞雪还有公孙羽的身体消失在了原地,如果云飞雪能看到的话就会发现云飞山现在已经出现在了这阵基巨大穹顶上空,小天尊都进出困难的阵基对云飞山来说却进出自由。

    看着枯海带着云飞雪离开,云飞山的脸上尽是满意,却也有不舍,但接着取而代之的一股无法形容的坚定。

    “天尘子,你给雀灵山准备了一份大礼,那你看看我给你准备的这份大礼怎么样?”

    恐怖的音浪犹如惊雷在整个天空炸响,那正在战斗的朱彩雀、黑雀还有已经彻底融合化身为凤凰的朱雀和龙雀震撼的看着万和城的上空。

    在那里有一道身影犹如天神下凡,他通体四周有着恐怖的雷鸣电闪在疯狂的嘶吼咆哮。

    朱彩雀双眼一眯,他冷冷的看着那里说道:“云飞山,当初我就不该留你。”

    云飞山说道:“只可惜,没有当初了。”

    话音一落,那八十一名小天尊的强者从四面八方冲了上来,可是当他们刚刚临近云飞山的时候,他四周的空间就好似静止了一般,八十一个小天尊的强者竟在原地动弹不得。

    紧接着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们终生难忘的画面,那八十一名小天尊的强者忽然发出了凄惨的嘶吼声,只见他们的身体忽然快速干瘪了下去,他们体内的修为、血脉乃至于命数竟然在刹那之间被云飞山彻底抽空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