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百六十四章 杀人越货

  跪也跪了,赔礼道歉也赔礼道歉了,被羞辱也羞辱了,张金磊和谭峰已经尽力了,奈何秦升依旧没打算放过他们两家,显然今天是白来了,就算是打通了刘家这层关系也没什么用啊。

  张金磊和谭峰无比的沮丧和失落,谭峰对秦升的越来越恨,却又不能把秦升怎么样,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憋屈太操蛋了。张金磊对于秦升虽然也有恨意,但更多的是无力感,面对这样的对手无能为力,他在西安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也从来没有过这种处境。所以,张金磊释然了,总不能继续苦苦求饶吧,那真的连半点骨气都没了。

  可谁曾想到,秦升在他们就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说出了这句话。

  张金磊和谭峰转过身,若有所思的盯着秦升,不知道秦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让他们的父辈来,这事就有缓和的机会?

  “谁欠的债,谁还,你们没这个资格,让他们来找我,机会只有一次,我的耐心也有限”秦升冷哼道,说完就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滚蛋了。

  当年的事情,秦升后来都弄清楚了,那两位老王八蛋设计做局陷害了林叔,如今他回来报仇,这两位老王八蛋躲在背后,让儿子出头摆平,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再说了,会会这两位老王八蛋才更有意思,比对付张金磊和谭峰有意思多了……

  谭峰和张金磊走了以后,刘长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秦升啊,这次难为你了,希望你也能理解,这杯我干了”

  说完,刘长兮举起杯子一饮而尽,也算是给足了秦升面子,不至于让秦升心里不爽。

  对于今晚的事情,秦升虽说颇有微词,可是事已至此,也只能将计就计,总不能真和刘长兮生气吧,没那个必要。

  “喝酒喝酒,不说这些了”秦升拍着刘长兮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

  甘肃西北部的戈壁滩上,又开了一个小时的路程后,南宫终于找到了巴赫所说的那个小镇,与其说是小镇,不如说就是这茫茫戈壁滩里的补给站,也就十几栋破烂不堪的建筑。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镇上什么都有,加油站啊,超市啊,饭店啊,旅馆啊,只是看起来有些冷情,毕竟这里又不是什么旅游路线或者说主要干道。

  南宫将陆地巡洋舰开到了那家叫结缘的旅馆门前,对着巴赫说道“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一晚上吧,明天天亮再继续赶路”

  “行啊,不过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我都快饿死了”巴赫拍着肚子说道,这趟出门真是遭罪啊,等到以后去了北京,一定要好好犒劳自己。

  南宫瞪了眼巴赫,如果不是只有巴赫知道丁先生在哪,南宫绝对不会带这个拖油瓶和啰嗦鬼,一路上能把她气个半死。

  结缘旅馆,这个名字起的真够俗的,不过整个小镇也就这么一个旅馆,别无去处只能将就。南宫和巴赫走进看起来烂的不行的旅馆里面,前台是位看起来就有两百多斤的胖女人,女人躺着波浪卷的头发,手里拿着两个鸡腿,满手都是油渍,实在是不堪入目。

  “老板,还有房间没有?”巴赫主动询问道。

  胖乎乎的女人头也没抬,只顾着吃鸡腿,好像谁要和她抢似的,冷哼道“只剩一间,一晚五百,提供热水”

  巴赫惊讶道“什么,只剩一间,这破地方,居然还要五百块一晚,怎么不去抢钱啊”

  “五百一晚,爱住不住,抢钱的话,估计不止五百啊,小伙子”胖女人这才抬头打量着巴赫,满脸堆笑道,只是那笑容实在是惨不忍睹,再加上嘴上的油渍,巴赫差点吐了。

  南宫没那么多将就,对着巴赫说道“开房,我睡床上,你睡地上,天亮就走”

  虽然听到开房两个字可以联想到很多,可是巴赫知道他所意淫的根本不可能,肯定会被南宫打个半死,何况他已经很困了,所以反驳道“凭什么啊,为什么你睡床我睡地上,你又不是我媳妇”

  南宫恶狠狠的盯着巴赫,看那意思巴赫又要遭殃了,巴赫八风不动,完全没有让步的余地。他不喜欢这个男人婆,又不想娶她,何况被她没少欺负,所以为啥要让着她。

  那胖女人举着鸡腿一脸八卦的说道“咋了,两口子吵架了,夫妻两个么,彼此要互相忍让点,多大点的事”

  “谁和他/她事两口子?”南宫和巴赫几乎事异口同声的喊道。

  胖女人一脸我懂得的意思,笑眯眯道“那你们到底住不住,要是住的话,就赶紧给钱,要是不住的话,就早点滚犊子,别耽搁我做生意”

  南宫死死的盯着巴赫,如果巴赫胆敢说不住两个字,怕是会当场被打死,所以巴赫只得弱弱的说出住这个字。

  南宫迅速的给胖女人掏了五百块钱,真是物以稀为贵,这价格在很多城市可以住五星级酒店了,那是什么环境啊?

  胖女人用那满手油渍的手接过钱,随后从抽屉里拿出那把钥匙,扔给南宫和巴赫道“二楼最右边那个就是你们的房子,里面有热水壶,电视只能看地方台,有事下楼找我”

  拿过钥匙,南宫和巴赫上楼进了他们的房间,房间霉味很重,可能很久没住人了,那胖女人真是逮着他们狠宰啊,怕是她要一千块,南宫都会住的。

  房间自然很是简陋,只有一个大床和两把椅子,以及一台年代久远的老电视,两人把行李放在床上,贵重东西都带在身上,准备出去吃饭。

  那家叫江湖的饭馆距离旅馆很近,毕竟这小镇就这么大,没几分钟就走完了。饭馆这会除过他们还有两桌人,南宫和巴赫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我怎么觉得这地方有点瘆得慌,每个人都有点怪怪的,听说这种三不管的地方,经常有杀人越货的事情,我们是不是不该住在这里?”巴赫小声嘀咕道,因为其他人都在打量着他们,包括隔壁那两桌客人,看起来就不像好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听不少人说过,那些杀人犯或者跑路逃命的都喜欢来这种地方。

  南宫不以为然道“吃饭”

  她怎能没有注意到这地方的诡异,从进入这里开始,她就一直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特别是进入那个旅馆后,那胖老板娘看起来傻乎乎的,可是处处都露出细微的破绽,比如她手背上的伤疤,还有她虎口处的老茧,还有她那总是闪烁的眼神。

  这时候怕是想走都走不了了,今晚要小心点了,别到时出了意外,把命丢在这里,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一位长的贼眉鼠眼的服务员抱着菜单快步的跑了过来,眯着眼睛问道“帅哥美女,吃点什么啊?我们这里可是方圆百里最有名的饭店,绝对和你们的口味”

  巴赫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回道“大哥,估计这方圆百里也就你们一家饭店吧,你们想和别人比,也没人愿意和你们比啊”

  南宫瞪眼巴赫道“废话真多,赶紧点菜”

  巴赫懒得反驳,拿起菜单看了眼,直接骂道“卧槽,一份西红柿炒鸡蛋一百,一份蒜泥黄瓜八十,一份宫爆鸡丁两百八,你们怎么不去抢银行啊”

  又是这句话,可见巴赫有多么的震惊,这破地方特么的真是疯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到什么超级度假胜地,吃的什么海陆空大餐呢。

  那服务员嘿嘿笑道“帅哥,你不都说了么,这方圆百里就我们一家饭馆,原材料稀少啊,进一次货太难了,何况厨子工资死贵,理解理解”

  南宫依旧没什么废话,直接点了两荤一素,外加两碗米饭以及两瓶水,一共花了八百块钱,她就算是在北京也没吃过这么坑人的饭。

  “这地方,打死我这辈子都不来第二次”巴赫长叹口气道,记得几年前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子啊,怎么现在如此坑人,好像这些人都不是当时那些人,所以巴赫愈发的怀疑了。

  饭店虽然很坑,但是效率还算不错,没多久三道菜就上桌了,而且味道还算不错,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坑,但是他们要是知道这掌勺大厨以前是杀过人,那就得后怕了。

  吃晚饭以后,南宫和巴赫结账立刻离开,旁边那桌正在喝酒的客人开始小声嘀咕起来,一行四个男人,都是这小镇里面的熟人,南宫和巴赫是小镇今天来的第二批外乡人。

  “黄哥,今晚什么时候动手?”一位脸上有疤痕的男人低声问道,他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洗澡了,全身都是馊味,怕是头发都有虱子了。

  那位坐在对面的黄哥扣着牙缝附庸风雅道“夜黑风高月,正是杀人时”

  今天早上有人找到他们,说是要让他们对付经过这里的男女,如果杀了他们,事成以后给他们一百万的报酬。这可石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他们当然不会错过了,一直等了整天,生怕错过了这桩买卖。天黑以后,他们本来以为都没戏了,不曾想到这对男女还真的出现了。

  “大哥,我没啥别的要求,就是刚才那个娘们,到时候能不能先让我爽一爽?”黄哥旁边一位瘦猴嬉皮笑脸道。

  黄哥笑骂道“瞧你那点出息,干完这票带你去玩大洋马,这女的你就别想了,听说身手可不简单啊”

  那位瘦猴听完以后,满脸失落,但是心底有个更肮脏的想法在蔓延……

  夜越来越深,小镇的灯火逐渐暗淡了,到最后也就剩下几盏路灯还亮着,不过今晚的月亮却很圆,照的这里如同白昼。

  旅馆里,巴赫和南宫已经躺下休息了,睡在床上的南宫和衣而卧,并没有脱衣服,不怕巴赫也得地方那些人。巴赫将被子铺在地上,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更是打起了呼噜。

  凌晨两点的时候,外面终于出现了动静,早已等候多时的南宫,瞬间就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