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苏醒

作品:万域封神

    阎无君缓缓闭上了眼睛,黑雀的脸上忽然出现了难以形容的难过之色。

    她本来并不在乎别人的生死,特别是这个对她死缠烂打的阎无君,她总觉得阎无君跟那些人一样,都是冲着自己是黑暗源力石才这么做的,只不过阎无君用的手段柔和一些罢了。

    可是现在呢,阎无君为了她的生命安危,居然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难道阎无君说自己是俞青曼,并不是随便找的个借口吗?

    黑雀忽然看向一旁的云飞雪:“你说有办法证明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你怎么证明。”

    云飞雪摇了摇头道:“现在证不证明又有什么意义呢,前辈人已经不在了,说到底他是为了你才牺牲自己的。”

    对啊,现在就算证明了自己是俞青曼又能怎样?

    就算证明自己不是俞青曼又有什么意义,阎无君没有了啊。

    云飞雪接着说道:“其实你内心早就认可了自己是俞青曼的事实,只不过你一直都在怀疑,可前辈对你每天如一日多少年了,换做一般人早就被磨去性子了,可阎前辈依旧是锲而不舍对你如初,如果不是最真挚的感情,谁能做到?”

    “就算你不是俞青曼,真的只是阎前辈搞错了,你也应该被他这么多年的行为打动了吧,可惜,你本是一颗黑暗源力石,就算你身上入驻着一个人类的灵魂也改变不了你内心黑暗的本性,怀疑永远是你的天性。”

    云飞雪的每一句话就好似尖刀一样不断在戳着她的心脏,她的脑海中忽然回忆起了阎无君曾经为自己做的一切。

    自己作为黑暗源力石觉醒之际,修为实力还并不是很强,但那个时候是阎无君挺身而出为自己斩杀那些对自己有想法的敌人,就像今天一样,只是今天的敌人更加强大。

    “青曼,你先走,我替你挡住他们。”

    “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不是你的什么俞青曼,你这人烦不烦?”

    阎无君没有说什么,他只是默默为黑雀挡住身后的一切危险,不论黑雀如何待他。

    “青曼,快离开这里,有人发现了你的身份,我先替你吸引敌人的火力。”

    “怕什么,以我现在的实力,小天尊强者也不是我的对手。”

    “不一样,敌人有备而来,你快走。”

    阎无君说完,一股大力袭向黑雀,黑雀顿时被这股力量击退遁如虚空之中,身后隐约只能听到阎无君和那一众强者战斗的声音出现……

    曾经俞青曼把这一切归咎于了阎无君的一厢情愿,他喜欢这么做是他的事情,又不是我求着他这么做的。

    所以阎无君一次又一次的帮忙,一次又一次的为他挺身而出,而她渐渐把这一切都当成了理所当然。

    不论自己如何冷漠待他,他从来都没有任何怨言,直到今天……

    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烦他了,因为阎无君用性命挡住了一个大天尊的偷袭,尽管自己是有可能躲过逐天阴的偷袭的,可阎无君还是义无反顾做了这一切。

    人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懂的拥有时的珍贵,这是一句快要被听烂的话,可只有自己真正经历过才会明白这是多么正确的一句话。

    眼泪无声的从黑雀双目之中掉落而出,当眼泪划过空中递到阎无君脸上的刹那,黑雀的面容忽然僵住。

    她的脑海中陡然出现了无数陌生而熟悉的画面。

    “阎,不管斩仙门同不同意,我都会跟你走到天涯海角,都会陪你到地老天荒,誓言永不改变。”

    夕阳之下,天涯之上,看着无边云海,俞青曼幸福的依偎在年轻的阎无君怀中。

    此刻的阎无君仅仅只刚刚达到灵海秘境,而俞青曼还只是真元秘境,二人的修为在这大千世界根本不值一提。

    斩仙门不允许门内女子外嫁,不允许门内男子外娶,俞青曼的行为无疑触碰了门内的天条。

    阎无君轻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在体修上开辟一条自己的路出来,到时候就算是斩仙门也无法阻挡我们在一起。”

    俞青曼说道:“阎,我相信你。”

    现实总是残酷的,他们的幸福生活不过三年,斩仙门的强者终于找到了他们。

    俞青曼慌张的冲到正在用千米瀑布锤炼自己身躯的阎无君身前:“阎,快走快走,斩仙门的强者到了,我爹娘也来了,他们如果看到你你一定活不成的,你快走。”

    阎倔强的说道:“我不走,我和你……”

    不等他说完,俞青曼忽然抱住阎无君,鲜红的唇印死死的印在了阎无君的嘴上,与此同时一股奇异的能量将阎无君的身体包裹在其中。

    许久之后,俞青曼推开阎无君说道:“听话,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我会在斩仙门等你,没有人能逼迫我自己的一生,阎,我会等你。”

    俞青曼缓缓后退,她强忍住眼中的泪水转身而去,阎无君想追过去,但就在此刻,数道强大的气息直奔俞青曼而来:“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居然敢和外人私奔,你好大的胆子,你爹娘这一派宗阀就等着门主的制裁吧。”

    俞青曼根本不听这些人的威胁,她陡然冲天而起朝另外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阎无君知道俞青曼这是为了把这些强者引开,他好几次都想冲出去,可最终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这些人太强了,随便一个人的修为他都看之不透,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隐忍,不能辜负俞青曼对自己的期待和信任。

    但谁又能知道,俞青曼和阎无君的这一吻居然是最后一吻呢?

    当阎无君再度听到俞青曼消息的时候,是她的尸体被悬门示众,斩仙门将其活生生折磨致死。

    也因为俞青曼之事,斩仙门再无一人敢轻易触犯门规,直到云飞雪的母亲俞妙音。

    “对不起,对不起,阎,我回来了,你醒过来啊,你快醒过来啊……”

    黑雀,或者是是俞青曼抱着阎无君痛哭流涕,她的记忆在阎无君的死和云飞雪的语言之下被完全刺激了出来。

    可是阎无君已经没了,她醒过来又有什么用呢,难道自己和阎无君真的注定只是一个永远的悲剧吗?

    看到这一幕,陆青和其他四人忽然相视一笑,陆青忽然走上前,他指尖灵光荡漾然后朝阎无君眉心一指点去。

    “奇门遁甲炼体术,八门,生门,开。”

    随着陆青一声轻喝,阎无君本来已经没有丝毫生机的躯体忽然慢慢又焕发出了活力,那一头白发慢慢变成了黑色。

    阎无君的容貌也渐渐恢复了原先中年人的模样,看到这一幕,就连云飞雪都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刚刚阎无君的身上的确是没有丝毫生机了,此刻陆青居然能将其死而复生?

    阎无君缓缓睁开眼睛,他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无法形容的笑意:“青曼,你终于想起来了。”

    简单的几个字,却让云飞雪不禁也为之动容,阎无君对俞青曼的痴情用他的行动展现的淋漓尽致,他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

    俞青曼怒道:“你……你们骗我……”

    阎无君说道:“我相信你绝对不会反对我这次骗你的。”

    俞青曼俏脸一红,原先黑雀脸上那种冷漠的黑暗力量忽然一扫而空,当回忆起了曾经的一切,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阎无君起身看向云飞雪:“这次真的是要多谢你了,这个主意真的是完美无缺。”

    这个主意的确是云飞雪想出来的,人的记忆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有些人即便记忆缺失,但在某种刺激之下也能将埋藏在脑海深层的东西给唤醒出来。

    现在岂不正是这种情况,要知道阎无君这近百年来为俞青曼所做的这一切,只怕任何人听到之后都会为之动容,在这种情况下去刺激原本黑雀的某些感官神经会有着莫大的效果,事实也果然不出云飞雪所料。

    俞青曼在一旁也说道:“今后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们夫妻二人一定在所不辞。”

    阎无君激动眼眶通红,等这一句话,他等了多少年,直到今天终于给盼到了。

    云飞雪笑着说道:“接下来可能还真有麻烦二位的地方,那两个魔域种族的大天尊强者跑了,始终是个隐患。”

    阎无君说道:“放心,有我们在,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反不起什么风浪的。”

    脚下,逐天阴的并没有死透,他奄奄一息的看着众人的对话,只觉自己来这蛮越帝国真是糟透了,事情没有办成也就罢了,居然还成全了这个人类的疯子?

    看着脚下的逐天阴,阎无君再度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来自魔域种族五大圣地的魔元海吧,魔元海要没了你这个大天尊坐镇,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其他势力给彻底瓜分的。”

    听到此话,逐天阴的脸上忽然出现了惊恐之色,这种惊恐好似比听到自己死亡的消息还要夸张。

    云飞雪神色一动:“魔元海,五大圣地?”

    阎无君点了点头:“根据我听到的一些消息,魔域种族有五大顶尖的势力称之为圣地,每一个圣地都有一名大天尊的强者坐镇,魔元海正是其中之一。”

    云飞雪看向逐天阴的眼睛忽然出现了一丝光芒,逐天阴似乎感受到了云飞雪眼神的不对劲,他惊恐的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云飞雪说道:“你知道魂诀这门功法赐予我一个什么能力吗?”

    逐天阴说道:“什……什么?”

    云飞雪说道:“一个可以夺舍别人让其成为自己分身的能力,比如说这尊仙人傀儡,它的体内存留我的一丝魂力,所以它可以跟我自己一样去做事,只不过没有太多的自我意识而已。”

    逐天阴惊悚的看着云飞雪:“你……你……”

    云飞雪忽然一笑道:“只是不知道这种能力在你这个大天尊的强者身上有没有成功的机率。”

    话音落下,云飞雪的魂力犹如潮水般朝逐天阴的脑海中席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