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悔恨

作品:万域封神

    大荒城,三天的时间过去,千寻夜的面色一直都是阴沉无比。

    在这短短五六天的时间里,自己损失了两万多蛮神战士,最重要的是没有取得任何有用的成功。

    当然,最愤怒的还是自己大哥居然是冲着自己身上的蛮神血脉而来,此刻千寻夜忽然觉得一切都在慢慢超出自己的掌控之外。

    面对这进攻越发凶猛的魔域战士,他的确是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此刻他有种错觉,如果大哥没走的话,或许自己要轻松许多吧,毕竟大哥在这些方面比自己有经验的多。

    但转眼之间就把这种念头抛诸脑后,云飞雪是来毁他的,并不是来帮他的。

    “哼,我有蛮神血脉,我可以制造无尽的蛮神战士,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彻底觉醒体内的蛮神力量,就算大天尊的强者我也丝毫无惧。”

    这就是千寻夜骄傲的本钱,这也是他一路畅通无阻的最强能力,强大的蛮神力量再加上蛮神血脉的天赋神通,即便在战士远不如蒲元真的情况下,他现在也有资本和蒲元真对峙,只不过他现在把主要精力放在了魔域种族这个敌人的身上。

    就在他思索之际,曹光忽然冲了进来,他脸上出现了一丝兴奋道:“蛮神大人,力量源力石有线索了。”

    千寻夜忽然一个激灵从椅子上弹了起来,魔域种族此次来蛮越帝国的目的也并没有隐瞒,他们就是为了力量源力石而来。

    现在力量源力石居然有线索了?

    千寻夜连忙说道:“在哪里,魔域种族有没有发现它。”

    曹光兴奋的说道:“还没有,魔域种族好像还没得到消息,他们军队战士还在原地驻扎,大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千寻夜极速思索,他也想得到力量源力石,如果有这个东西在身再加上自己的蛮神血脉,这天下还有他惧怕的对手吗?

    想到这千寻夜连忙说道:“事不宜迟,先带我去看看。”

    曹光说道:“蛮神大人,我看不如把所有蛮神战士都带上。”

    千寻夜疑惑道:“为什么,这样不显得目光更大吗,万一被那些杂碎得到消息……”

    曹光却说道:“就怕他们已经提前知道了消息,至少我们在人手上不会吃亏,再说就算他们发现了异常,我们也是先到那里,只要能得到力量源力石,在所不惜啊。”

    片刻之后千寻夜点了点头道:“好,通知所有人,整装待发。”

    六指峰,远远看去就好似一个人的手掌有六根指头插在地面上,这个地方也是因此而得名,曹光所说发现力量源力石的地方就在六指峰。

    千寻夜带着近十万人马来到了这个地方,如果能在魔域种族之前得到力量源力石,那这次战争基本上就已经倒向了蛮越帝国一方。

    千寻夜问道:“曹光,力量源力石在什么地方?”

    曹光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半晌过后他忽然指向六指峰最边上的那根指头说道:“就在那里……”

    所有人顺着曹光的方向看过去,那里并没有力量源力石,但他却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为之惊悚的人,蛮越帝国四皇子蒲元中。

    千寻夜瞬间扭头看向曹光,但就在这扭头的瞬间,他只觉腰腹传来一阵刺疼,冰冷的锋刃无情的刺进了他的腰腹之中。

    曹光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他从千寻夜身边弹开直接冲上了天际。

    千寻夜摸着腰间的匕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曹光居然将兵器刺进他体内?

    “你……你……为什么?!”

    曹光一直都是他最信任的手下,因为曹光在性命危难之际,是千寻夜救了他,曹光也懂的知恩图报,康复之后几乎是卖命的为千寻夜忙前忙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千寻夜对他就更加信任,现在这个信任的人忽然向他出手。

    曹光腾空而起然后缓缓来到了四皇子蒲元中身旁,他淡淡的说道:“我是四皇子的人,你说为什么?”

    “什么?”

    千寻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曹光一直是蒲元中的人,那岂不是自己所有的一举一动都在蒲元真的眼中?

    可笑的是自己一直还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和蒲元真对抗。

    曹光不再说话,但就在这六指峰的四周陡然出现了漫天大雾,大雾之中有一种奇异的香气在朝四周蔓延。

    不知是谁一声大喝:“不好,屛住呼吸,大雾有毒。”

    千寻夜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咆哮道:“曹光,你这个畜生,这么说,那些蛮神战士……他们……”

    曹光冷笑一声道:“只是你自己蠢而已,他们当然都是我下的手,枉费那云飞雪来帮你你还居然赶走了他,更可笑的是你还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殊不知你早就是别人砧板上的一块肉而已。”

    千寻夜的腰间传来剧烈的疼痛,这种疼痛让他后悔莫及:“我……我好恨啊,大哥……我对不起你……”

    没有理会千寻夜的咆哮,曹光淡淡的说道:“现在你只有一个机会活下去,将你的蛮神血脉逼出三分之二,否则这十万蛮神战士就跟着你一起陪葬吧。”

    “不,蛮神,不要听他的,你不能这么做。”

    “我们能扛下去,只能冲出这毒雾,他就不是我们的对手。”

    “……”

    千寻夜目光阴沉,眼中满是悔恨,但此刻悔恨已经没有作用,看着四周不断到底的蛮神战士,他吸了口气说道:“住手,我给你。”

    “不,不,蛮神,您不要管我们,我们……”

    “都给我闭嘴!”

    蒲元中一声大喝,旋即他看向千寻夜道:“现在开始吧,自己可别被这毒雾污染了,那蛮神血脉可就没什么作用了。”

    千寻夜的眼中只有深深的悔恨和痛恨,正当他准备动手之际,一道声音陡然从天际传来:“经历了这件事,你还是这么蠢吗,给了他蛮神血脉,你就能活下去?”

    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云飞雪。

    看到他的到来,千寻夜忽然低下了头,自己哪还有脸见云飞雪啊。

    没有理会千寻夜和这些蛮神战士,云飞雪看向曹光还有蒲元中说道:“你们逼千寻夜,无非就是想把我引到这里来吧。”

    听到此话,千寻夜身躯再度一震,云飞雪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蒲元中要的不是自己身上的蛮神血脉?

    紧接着,只见蒲元中身后出现了几道身影,这些身影有着魔域种族的显著特征,中间那两人可不正是跟在逐天阴身旁的那两个大天尊强者吗?

    “果然如我们所料,就算千寻夜把你赶走,就算他没把你当成大哥,你还是不会放弃他。”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每个人都会犯错,关键在于犯错之后你的态度如何。”

    千寻夜羞愧难当,此刻他只觉所有人都在一巴掌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可是他却并没有什么不满,他不敢看云飞雪,但更多的却是对云飞雪的一种尊敬和敬佩。

    “说的好,但这是你们的事情,我管不着,我要的只是力量源力石,只要你把力量源力石给我,我们立刻掉头就走。”

    云飞雪盯着那两名大天尊的魔域种族说道:“你们怎么知道力量源力石在我身上?”

    其中一人说道:“这还要多亏了四皇子蒲元中,他修炼的推算预测之法,最终引到了你身上。”

    云飞雪惊奇的盯着蒲元中,推算预测之法,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而且蒲元中如此年纪就有这种能力,再给他一些时间还能了得?

    千寻夜却是在此刻大惊失色,他说道:“大哥,不要听他的,你有力量源力石就自己拿着,别给他。”

    曹光冷笑一声道:“这会儿知道他是你大哥了,干赶他走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他是你大哥了?”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都这会儿了,就别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挑拨手段了,停止毒气攻击,力量源力石我给你。”

    曹光他们面色大喜,想不到云飞雪会这么痛快。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千寻夜负伤,而且一个又一个蛮神战士倒下的前提,发自内心,云飞雪是把千寻夜当成自己亲弟弟来对待的,所以就算真的能用力量源力石换来弟弟安危,这又有何不可呢?

    千寻夜惊叫道:“大哥,不要啊,是我错了,是我错了,你不要给他……”

    云飞雪忽然盯着千寻夜说道:“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而你这次做错事的代价,大哥替你担了,下一次,可能你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话音落下,云飞雪身体四周气息陡然鼓荡。

    力量源力石已经和他的四肢百骸融为一体,想要将其剥离出来的确是需要经历莫大的痛苦,上次在紫莱仙岛云飞雪就尝试过一次那种痛苦了,弑借用他的力量源力石强行用外力来剥离,而现在是第二次将力量源力石剥离出体内。

    恐怖的气息朝四周鼓荡,而云飞雪脸上的痛苦之色也是掩饰不住的,将融合的力量源力石缓缓剥离出来,他的掌心多了一个土黄色的晶体,云飞雪也好似虚脱勉强站稳在原地。

    那两名大天尊的魔域种族露出了狂喜之色:“快,扔过来。”

    云飞雪冷冷的说道:“先放了他们,东西我自然给你。”

    两名大天尊说道:“你现在可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拖的时间越长,死的蛮神战士就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