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如幻如梦境

作品:万域封神

    内心所有的疑惑在这一瞬间全部解开,原来刑天就是龙战天,那就是难怪了。

    自己能有今天的一切,龙战天至少有一半的功劳,无论是在九阳不灭体的修炼上还是对他的各种指点,甚至是消耗灵魂之力亲自出来帮他从无数生死危机的关头拉回生天,说龙战天是他的师父一点也不过分。

    刑天身躯微微颤抖,但云飞雪却能感受到他气息中的兴奋。

    只听刑天说道:“短短两年时间能有今天成就,的确不愧是天魂异变之人,只可惜你来虚无大陆的时机早了些。”

    云飞雪苦笑一声道:“徒儿也实在是迫不得已,不得不来啊。”

    刑天说道:“我明白,不过你放心,一切有为师在,为师早已为你安排好了一切,你迟来早来其实都一样。”

    云飞雪面色一惊道:“师父,您……您是什么意思?”

    刑天说道:“这封神之界碎片和盘古头颅融合是迟早的事,只不过现在时间提前了些,但这也不要紧,只要你还在,那一切就都还在掌控之中。”

    云飞雪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妙的事情,他急忙道:“师父,您跟我回第九凡界,我一定能给你找到一副更强大的躯体。”

    刑天说道:“身体啊,这副身体就很强了,本来我想把虚无大陆这块碎片最后送给你当礼物的,但想不到这位人皇也有一块封神之界,那样就更好了,好徒儿,盘古头颅一定不能让其他人得到,一定要守好盘古大神的头颅,因为它是才是拿到开天斧的关键,即便封神之界无法重现当年辉煌,但如果你能拿到开天斧,那恐怖的第六界就奈何我们不得。”

    云飞雪根本都没听懂刑天在说什么,此刻他只想和刑天带着陆青回到第九凡界。

    可刑天似乎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之间他那五头尸体陡然爆发出了滔天的火焰光芒,在这光芒之下,人皇惊叫道:“这……这是火之源力石,怎么可能,你手上竟然有一块火之源力石。”

    刑天冷漠的声音传来道:“太兜仙君,你侥幸从天尘子手中逃脱就不该来虚无之地的,想在这里再造翻身之本,你已经没了那个资本,天尘子再度醒来就是大罗金仙的修为,你拿什么和他斗?”

    此话一出,云飞雪骇然失色的盯着人皇。

    刑天竟然称呼人皇为太兜仙君,太兜大仙不是在和天尘子的大战中自爆身亡了吗,难道他竟然逃过了天上底下所有眼睛逃出去了?

    人皇大惊失色的盯着刑天:“你……你怎么知道的,不可能,我没给任何人说出过这个秘密,你怎么会知道!”

    人皇惊慌失措的表情已经彻底肯定了这件事实,他就是太兜仙君。

    刑天淡淡的说道:“当年我就和你斗过,只是时间比较久远你忘了而已,即便你化为灰烬我也能认出你来,更何况你只是变幻了容貌,你进入虚无大陆的时候我就一直跟在你身后,只是你没发现而已,你已经没有资本对抗天尘子了,不如成全我这徒弟如何?”

    人皇的脸上陡然出现了一抹狰狞之色,他狂吼道:“休想,我准备的这么久,我掌控了一块封神之界的碎片,天尘子就算再厉害也不是我的对手。”

    刑天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嘲讽之色,道:“那只是你还不明白天尘子以前的身份是什么。”

    人皇沉声道:“什么身份,难道他还能抵挡我这封神之界的力量?”

    刑天说道:“你根本掌控不了封神之界的力量,不然我又是怎么进来的,因为只有真正的封神者才有资格掌控封神之界,而天尘子就是第五代封神者,只不过他当年盘算失误差点让自己灰飞烟灭,但他仍然是封神者,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盘算着怎么夺回自己的一切,替代你的位置只是他的第一步,他是封神之界的主人,你觉得的这东西对他有用吗?”

    人皇脸上有惊疑、有恐惧、有难以置信。

    过了半晌,他抬头狰狞道:“我不信,既然封神之界在我手上没用,难道在他云飞雪身上就有用了?”

    刑天传来震天动地的狂笑声:“没错,在你身上没用,但在我这徒弟身上却是终生受用的,只有他才能对付天尘子,至于你,已经没有资格了。”

    人皇目光狰狞的盯着云飞雪,他眼中陡然闪过了一抹疯狂。

    “既然如此,我吞了他,他的一切就是我的了,那我同样也就有了掌握封神之界的能力。”

    人皇的面目在这刹那被无限放大,之间他体内好似有某种东西要钻出来一样,他的身体迅速膨胀,衣袍被撑破,之间他在刹那之间张开血盆打开,一股恐怖的吸力朝云飞雪吞来。

    他只觉自己仿佛掉进了黑洞里一样,无论如何挣扎都已于事无补,他的身体迅速朝人皇那丈许大小大嘴之内飞进去。

    刑天并不懂动手,他在一旁说道:“这是一场大造化,一场提升你实力的大造化,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的能耐了,我会为你挡住外面的一切侵扰,记住,世间虚妄,因实而起,忘情忘物,忘掉所有一切,你自可破开太兜的仙法,如幻如梦境。”

    这是云飞雪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云飞雪只觉四周忽然变得寂静无声,唯一能听到的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还有心跳声。

    在这片无边黑暗之地内,四周陡然光芒大放,刺目的光线耀的云飞雪睁不开眼睛。

    当视线能够适应四周环境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完全陌生的世界。

    眼前琼楼玉宇,高楼耸立,模样和之前进入了人皇城内有几分相似,但这里比人皇城更加的宏伟,更加的壮观。

    就在他疑惑之际,他陡然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孩童正在和一个比他高一个头的小少年玩耍。

    云飞雪暗中一惊,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一幕不正是自己小时候曾经历过的吗?

    可让云飞雪更加吃惊的是,小云飞雪手里正拿着一只断了翅膀的小鸟玩耍。

    没错,自己小时候的确有过类似的经历,但他清晰的记得,自己拿着小鸟是在找他大哥云飞山怎么医治,而眼前这一幕,自己将那一只断翅的小鸟抛上抛下玩的不亦乐乎,自己根本没经历过这一幕,但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云飞山似乎也不忍看到这一幕,他连忙斥责道:“小弟,别玩了,咱们找个医师治好它把。”

    小云飞雪的脸上陡然出现了一抹愤怒之色:“我不,我还要玩!”

    云飞山有些愤怒道:“不行,你不能再玩了,就算不救它,也要放了它。”

    此刻云飞雪就如一个旁观者正看着发生的这一切,而没有任何人会发现他,会注意到他。

    他的心中不禁一阵感动,云飞山其实很善良,虽然这一幕并没有发生过,但小时候的云飞山就这样的人,但父亲的死彻底改变了他。

    云飞山的话彻底激怒了小云飞雪,他忽然将手中断翅小鸟扔到了云飞山身上,他手中竟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云飞雪大惊失色,几乎下意识就要上前阻止,但小云飞雪的速度飞快,上前直接一刀捅进了云飞山的腹部……

    鲜血浸湿云飞山腹部的衣裳,他难以置信的看着云飞雪,然后直挺挺的倒下地去。

    “不……”

    一声恐怖的尖叫传来,云飞雪大口的喘着粗气,他只觉自己浑身衣裳已经彻底湿透。

    茫然的看着四周,他竟又出现在了潜龙城云府之上,之间俞妙音的手中正拿着一根竹藤疯狂的鞭打着小云飞山。

    “小兔崽子,不听娘的话,居然又去偷学娘藏在密室里的武学,再有下次就不是二十鞭子了,而是五十鞭子。”

    小云飞山被抽的皮开肉绽,但俞妙音却丝毫没有停手的迹象。

    一旁的小云飞雪却是在暗暗冷笑,似乎在为俞妙音的抽打而拍手叫好。

    云飞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幕幕怎么自己根本没经历过,就算经历过的也根本不是这样的。

    但云飞雪还是想上前阻止,他一把拉住俞妙音抽打的右手,让他感到震惊的是,他竟然真的抓到了俞妙音的右手。

    此刻也顾不得疑惑了,他说道:“娘,你别打了,他下次会改正的。”

    俞妙音惊奇的盯着眼前出现的年轻人道:“你是谁啊,谁是你娘啊?”

    云飞雪忽然哑口,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忽然想不起来了。

    云飞雪连忙说道:“是我认错人了,但你还是别打他了,他还小,不能这么打的。”

    俞妙音一把将云飞雪的手甩开道:“这是我云家的家事,用不着外人来掺和,滚。”

    俞妙音的脾气显得很是暴躁,手中的竹藤再度鞭打在了云飞山的身上,这一次他更加的用力了。

    云飞雪怎么忍心让云飞山再度挨打,他忽然一把抱住云飞山飞一般奔出了云府之外。

    来到一个饭店之内,云飞雪看着眼前的小云飞山说道:“你究竟犯了什么错啊,为什么你娘会打你啊。”

    小云飞山的眼泪依旧还在往下掉着,他说道:“是……是我偷看了娘藏在密室的武学,所以娘才会打我。”

    云飞雪轻声道:“你偷看了什么武学?”

    小云飞山说道:“我总共看到了两门武学,看只来得及看其中的一门,叫做真魂灵龙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