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 大逃杀

作品:万域封神

    云飞雪死死的盯着那青衣神王,转身朝身后飞掠而去,带着所有人的希望和盘古世界的火种朝还未彻底坍塌另外一侧空间消失无踪。

    这时候绝不是矫情的时候,如果来的人是天神他或许都会想办法一战,但他知道自己现在绝不可能是神王强者的对手。

    那青衣神王何其强大,瞬间感觉到了云飞雪的异于寻常。

    一个普通的仙帝绝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一个普通的仙帝也绝不会有那般雄厚的混沌之力,再加上这些仙人拼命自爆为他争取逃走的时间,青衣神王更加确定了刚刚一撇而过的这个年轻人身怀大秘密,甚至是有关这死灵神域的大秘密。

    “都给我滚开!”

    一声惊雷炸喝,青衣神王右手朝下一按,黑暗的虚空顿时扭曲,一只滔天大手朝下方百万仙人拍去。

    神王强者的决定威能已决定了他们接下来的命运,但即使没有这个青衣神王出现,他们也难逃一死,盘古世界在疯狂的湮灭坍塌,他们根本逃不过被空间腐蚀的命运,这时候能为云飞雪和自己家人做点什么,他们还算是赚了。

    “一起自爆,为盟主争取最后的时间。”

    轰轰轰……

    整个盘古世界疯狂震荡,伴随着湮灭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青衣神王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冷酷之意:“你们既然找死,那就成全你们。”

    “净天怒佛,佛莲怒放!”

    八字说出,整个盘古世界瞬间安静,而后一道十万丈的巨大佛陀在他身后降临,佛陀之下的佛莲轻轻飞出而后在黑暗的虚空如沙尘风化散开。

    这些自爆的仙人之躯此刻竟忽然静止在了原地,他们的身体竟然也随着佛莲的消失而渐渐消散。

    百万仙人在短短三息的时间之内竟消失的无影无踪,青衣神王目露寒光看向虚空深处,此刻盘古世界的湮灭已经覆盖了他的身躯,身旁的虚空不断碎裂坍塌,但他却仿佛感觉不到一样,在他身边的几个人同样也是若无其事。

    他忽然闭上双眼,十息时间过后,他双目如电射般睁开。

    他只想虚空深处一个方向说道:“在那边,给我追。”

    五道身影与虚空融为一体彻底消失,待他们离开之后不久,这里又有无数强者相继降临,他们无一不是绝顶强者,修为最低的竟都是地神,也只有地神修为才能扛住这盘古世界坍塌所带来的腐蚀力量。

    “经历百万岁月不开的死灵神域出现此等异象,难道混沌无界又要变天了吗?”

    一名神王强者脚踏虚空负手而来,看着四周不断坍塌的虚空,他语气分外凝重。

    “死灵神域几乎占了混沌无界十分之一,这片地方乃是混沌无界三大禁地之一,想不到这里面居然还有人类存在。”

    “你说当年无上、昊君、天罗三大神帝联手封印的那个人,还活着吗?”

    “他当年毕竟也只是神王修为,神王阳寿罪过不过十万年,而当年他被三大神帝镇压在此,绝无突破的可能,所以……”

    “那你们说,他手上那柄开天斧……”

    一名后到的神王脸上陡然传来狂喜之色,其他人的眼中也随之放出了惊喜的光芒。

    混沌无界只要有点儿身份的人都知道开天斧,也都知道当年盘古被三大神帝围攻的故事。

    连三大神帝都垂涎的至宝,他们怎么可能不为之心动。

    “我刚刚好像看到青衣去追一个仙帝去了,会不会和此有关?”

    “青衣?他竟然也来了?”

    “哼,他来了又如何,我们可是有三大神王在此,他既然去追一个仙帝,那即便不是开天斧,那个仙帝身上也定有秘密之处,走,我们跟上。”

    一众神王和天神跟随消失在了原地。

    此刻云飞雪身形如电射一般在空间之内疯狂的穿梭,身后那本被百万仙人挡住的身影竟离他愈来愈近。

    云飞雪的眼中有悲痛,但更多的是怒火与坚定。

    混沌无界和这个盘古世界还真是没什么区别啊,即便是神王也会见利忘义,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义。

    “小东西,你跑不掉的,站在那里让我青衣看看你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

    听闻此话,云飞雪只觉背后汗毛乍起,他们之间的距离已越来越近。

    眨眼之间,云飞雪已穿破那破裂的封印壳子,云飞雪的身体犹如冲破了这天地的桎梏来到了一片新的世界。

    眼前星云浩瀚,放眼望去,星域无数,无数恐怖的气息迎面扑来。

    身后,是一片漆黑的天地,这漆黑的世界就是盘古被封印的地方,也是盘古世界所在的地方。

    但此刻他已无暇去顾及这些,他认准一个方向直接如深空中的陨石朝前疾射而去。

    身后那青衣神王紧追不舍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二者就这样在深空之内疯狂的穿梭前行。

    在轻易神王的身后还有三大神王和一种天神强者紧随而至,只是他们之间的距离相对还很遥远,一时半会儿还很难追上那青衣神王,而且他们也不打算追上他。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迟早会被他吃掉。”

    但此刻他没有任何办法能够甩脱一个神王强者的追击,单从等级来说,此人已经和当年的盘古是一个级别的强者,凭他现在仙帝修为,怎可能摆脱他的追杀。

    突然,目光尽头有一片看不到尽头的碎石带漂浮在空中。

    云飞雪二话不说,直接没入了那碎石带中,身后的青衣神王顿时失去了云飞雪的气息和踪迹。

    “躲在这里以为我就找不到你了吗?”

    青衣神王嘴角一扬,他双手伸出轻轻朝上一抬,只见这看不到尽头的碎石带忽然腾空而起,所有随时竟在这瞬息之间爆开粉碎。

    那些有些几乎和星辰差不多大小的巨大黑色物体竟也根本扛不住青衣的手段。

    如此,漫天碎石变成了漫天黑色粉尘,在粉尘中央,云飞雪果然暴露在了青衣神王的视野之中。

    “臭小子,和老子玩捉迷藏?!”

    云飞雪目露凶光盯着青衣道:“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苦苦相逼。”

    青衣淡淡的说道:“你身上有让我感兴趣的秘密,过来让我检查一番。”

    云飞雪怎能就范,在神王面前,他开天斧幻化而成的天魂只怕都难以隐藏,更别说封神图还有极品源力石了。

    “你别太过分了。”

    “我就过分又如何?”

    青衣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残酷的笑容,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云飞雪只觉身前一花,那青衣神王已来到跟前。

    云飞雪大惊之下飞速后退,但他只觉四周空间被某种力量禁锢住,即便是以他目前的能力竟也无法挣脱出去。

    “乖乖站着,让我来检查检查你这个来自死灵神域的生灵,究竟有何不同之处。”

    神王的右手触及到了云飞雪的天灵盖,云飞雪的脸上陡然爆发出了滔天凶气。

    “这是你逼我的,这是你逼我的……”

    云飞雪的面目狰狞而扭曲,双目更是在瞬间充血,一道狂暴如滔天之浪的气息爆冲而出,四周粉碎的尘埃被他这气息炸碎。

    惊人的气势从他体内传来,四周的空间开始‘咔咔’作响,这青衣神王竟也被这气势震的倒退而去。

    “什么?!”

    云飞雪的长发倒竖而起,双目更是在刹那赤红如血。

    他的手中渐渐幻化出了一柄斧子,此斧一出,天地为之变色,四周的虚空甚至疯狂的扭曲变形。

    狂暴的气势从他双手握着的斧子散发出来,一道道螺旋板的气流从云飞雪的身上冲天而起,他的气息越来越强盛。

    方圆十万里之内的混沌之力全部被抽空汇聚到了这斧子之内,就连云飞雪体内的混沌之力也是十去**。

    青衣神王只觉眼前这柄斧子的气息竟已将他牢牢锁定,在这种气息的锁定之下,他的身体竟已动弹不得。

    “这……这是开天斧,真的是……开天斧?!”

    青衣的脸上有疯狂、有惊怒,更有震撼。

    此刻云飞雪一个仙帝强者,借助这开天斧,气势几乎已经超越了神王之境。

    据传当年盘古就是手握这开天斧而独战三大神帝强者不落下风,这是连神帝都为之疯狂的宝物,他青衣竟然真的见到了。

    但接着他的眼前只有一片绝望,云飞雪手中的斧子已斩了下来。

    撕拉一声掠过,混沌天地就好像一块豆腐一样被切开,伴随着青衣神王竟也被这一斧一分为二。

    “怎么可能,我为何没逃出去,为什么?”

    青衣神王被一分为二,一道光亮从他被斩开的身体飘散出来,这光亮骇然失色的盯着云飞雪。

    “好强的开天斧……”

    云飞雪已经顾不得了这么多,眼前青衣神王被他一分为二,他直接转身便逃。

    这一斧子几乎抽空了他体内所有力气,他强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朝远方飚射而去,感受着身后没有追击而来的气息,云飞雪总算是松了口气。

    四周看了看,他直接朝最近的一座星域飞掠而去,当他踏入这片星域的时候,终于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头昏迷栽倒在了这星域内的一颗星辰之上。

    刚刚战斗的星空之内,那三大神王来到了那依旧没有恢复原态的黑暗星空之中。

    “青衣,想不到你居然连一个神帝都对付不了。”

    哪团光亮正是青衣的保命灵魂,此刻它被我在了三大神王手中。

    光团传来惊怒的声音,道:“黑面神王,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那为首的神王淡淡的说道:“死灵神域出现异动,我怎么也得跑过来凑凑热闹,没想到这就被我捡到了大便宜。”

    “你……”

    “说说看,那个仙帝身上隐藏了什么秘密,连你这个神王都差点灰飞烟灭了。”

    青衣本想说开天斧的事,但他却并未开口说此事,他们一旦知道了开天斧的存在,以他现在的状态,哪还有争夺的资格。

    所以他说道:“我也正想知道他身上有什么秘密,能从仙帝瞬间达到神王修为,不是我放松大意,岂能被他得手。”

    黑面神王还有其他人都是大惊失色。

    什么样的手段能够让一个仙帝瞬间达到神王?

    黑面问道:“他人呢?”

    青衣说道:“不知道,被他逃了。”

    黑面顿时说道:“所有人分头搜,他应该跑不远的。”

    说完,他忽然看向手中的这团光芒,青衣神王的声音传来道:“你……你想干什么?”

    黑面微微一笑道:“咱们之间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当然是请你去一趟我的黑灵星域做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