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6章 番外三

作品:深情不自知

    我把身体折腾的更加的虚弱了。

    安勋那骚包的车子停在外边。

    和原先一样,说话什么的都是调侃而轻松的语气。

    笑起来桃花眼都是眯起的,整个人看起来都是没心没肺的,活的比较的轻松自在的。

    是我一直想要的生活。

    但是也是我一直得不到的生活。

    “还是没考虑好吗,我可是听说他来了。”

    安勋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我身边。

    从出国到现在,都是他帮助我最大。

    这是我之前从未想过的。

    人生就是一场戏剧。

    很多东西都是猝不及防的,也是预测不到的。

    这才是最搞笑的。

    林株在旁边狠狠地瞪着他,但是他还是跟没看到那样,直接的问道。

    自从相处之后,我才清楚,很多时候安勋都是说话直接而不转弯的,他的心思从来都是应付公事上的老狐狸,在私下的相处,却是很直接的。

    所有的好的心思坏的心思都是清清楚楚的摆在明面上。

    坏的都那么的直接,让人哭笑不得的。

    这种直爽的性格,不光是他本身的性格决定的,更是因为他有足够的资本和自信。

    有足够的能力让他能够一直这么肆意下去。

    但是我不可以。

    刚才还沉寂的院子里,因为安勋的到来,才热闹了不少。

    基本都是安勋在说话,我只是听着,大多的时间都是不怎么说话的。

    只是安勋问我,我才会选择的回答那么一两句。

    但是安勋问到有关于秦家的事情的时候,我是不回答的。

    他问我会不会跟着秦琅钧走。

    我也没回答。

    只是保持沉默。

    谁知道以后的事情呢,我也懒得去想。

    之前我那么勤奋的去思考了各种的可能性,可是照样都是拦不住那些意外发生。

    那些意外摧毁了我所有的可能和计划,让我彻彻底底的清醒过来。

    我只是个普通人,仅此而已。

    “其实之前的话还是作数的,你要是考虑的话,我这边可是没那么多的顾虑,只是嫁给我就得了,其他的什么事情都不用思考。”

    安勋懒懒的靠在椅子上,长腿搭在一侧,跟我懒洋洋的说道。

    语气带着些散漫,可是散漫里却也是有认真。

    这样的话,这么长时间里,我听过了无数次。

    但是我却一次都没回应。

    像是我这样的人,哪里还有资格回应这些。

    光是简单的活着,就耗费了我很多的精力了。

    我半点都不想动别的心思了。

    安勋没再逼我,他从来都是适可而止,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跟他的关系一直维续到现在。

    等着安勋走了,没多久,他又给我找来了医生。

    这一次我的病情 更加的严重,那些本来以为好了的病情,不过就是被压抑住了。

    只是因为秦琅钧突然的出现,才会复发,并且比之前更加的严重。

    几乎是成倍的而来,让我招架不住。

    我手臂上都是深深浅浅的划痕。

    情绪糟糕到极致的时候,只能听过这样的方式来释放压力。

    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办法来让我自己保持清醒。

    反正等着疼的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但是那个时候林株就很绝望的看着我,眼里全是哀伤和心疼。

    大概不知道什么时候,家里没人看着我的时候,我就会真的用这样的方式离开了吧。

    谁能说得准呢。

    自打秦琅钧来了之后,接下来的日子他就雷打不动的都来。

    我从林株那边听到了别的消息。‘’

    比如说我弟弟现在跟着秦琅钧。

    过的挺好的。

    之前都是在别人的压迫下摸爬滚打的,但是现在能有一个好的平台了,阿忻是真的按照之前说的那样做到了。

    努力的去做一个最好的自己,是真的在努力的赚钱。

    只是我每次都避开不见他而已。

    我现在身上负能量满满的,我半点都不想把阿忻拖下水。

    阿忻现在很好了,不需要一个这么糟糕的姐姐来拖后腿。

    我还记得下大雨的时候,阿忻还站在门外固执的在等我,非要跟我当面说话。

    但是我没见。

    只是让林株捎句话过去,要是在这样的话,那见面的机会就只有天人永隔。

    也不知道那晚上林株是不是说了别的话了。

    阿忻真的是没来。

    但是每个月都给我送来信封。

    有时候是鼓鼓囊囊的钱,有的时候是明信片,或者是好玩的东西。

    从未间断过。

    日子如果这样也真的是挺好的。

    林株也劝过我,我也想过,如果能回去的话,如果真的能够重新开始的话,会不会好点。

    可是这种想象却是没有任何的根据的。

    因为谁也不知道惊喜和意外哪个会先来。

    秦琅钧雷打不动的来,这几次来却不再说些什么,而是和普通的夫妻相处那样。

    亲自下厨给我做饭,除了公事繁忙来不了的时候,几乎那些时间都陪我荒废在这边。

    要是被秦氏的人知道的话,只怕早就弄小人扎死我了。

    我看着他在忙碌的背影,只是把刚收到的那份检查报告给删掉了。

    回去的想法的确是有过,但是内心大多还是抗拒的,再就是身体不允许了。

    可我没想到,我删掉的报告,也会被他知道。

    因为长时间的抑郁,还有自虐,让我的身体都不怎么好了,甚至有些器官有病变的迹象。

    医生建议我的办法,我一个没采纳,我并不是很想积极乐观的去解决。

    可却没想到,秦琅钧知道之后,根本不容拒绝的把我带回去。

    强势的一如当初,他的脸上还带着隐忍的怒火,我原以为他会愤怒的指责我,却没想到他却一句话没说。

    但是很多晚上,我能看到他站在窗户那边,身上有浓重的烟味,烟灰缸里也都是很多的烟头。

    我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还感觉到他从后边抱住我。

    但是我身上有些疼痛,微微的蜷缩着身体,听的不是很真切。

    他似乎在说——

    “那就重新开始吧,从我这边重新开始也好,不管多久,至少在活着的日子里,我还等得起。”

    “错误,总是能被弥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