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一十二章、树吃人

作品:新网络创世纪

    一开始不把奥索叫出来,萧遥是有自己的打算。

    在城堡里这一路过来,能容纳得下奥索那巨大身躯的环境并不多,即便是与鼠王那一战,也出现了奥索无法穿过房门的情况。绝大多数时候,队伍必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战斗。

    而在这一路跟各种敌人各种环境作战的过程中,队伍里的几个人已经培养出了基本的默契,虽然有河风把大锤扔到天花板上那种小失误也无伤大雅。特别是在这种把“个人操作”变成了“个人动作”的真实游戏里,不借助外力实实在在地打一场boss战还是非常必要的。如果不是邓恩大王那邪门的“你扔我拣”游戏,他也不是太想让奥索出来。

    大锤八十对萧遥的解释不甚满意,埋怨着自己的小短腿都要跑断了。不过等萧遥大手一挥表示可以搜刮战利品的时候,他又开始两眼放光,搓着手屁颠屁颠地直奔邓恩大王的双手巨剑跑去。

    被奥索的拍蟑螂式爪击拍碎的王座下露出一个金属盒子,刀刀走肾小心地拆除了盒子上的毒针陷阱,打开了盒子上的锁,从里面翻出了237个金币和三颗玛瑙石,外加一张【敲击术】卷轴和两瓶【猫之优雅药水】。

    抱着巨剑跑回来的大锤八十看到战利品被别人搜刮了也不气恼,他知道凭自己是打不开带着陷阱的锁的。他把巨剑举在手中,朝着萧遥炫耀道:

    “我可算真找到件宝贝了!”

    萧遥看着他手中与众不同的巨剑,剑刃两侧突出许多对称的刺状利刃,让整支剑看起来像把粗齿的锯子。他从大锤手中接过剑,仔细观察。

    这把巨剑的名字叫做【斩破者】,本身只是一把强化+1的魔法巨剑,伤害并不比河风等人的双手武器高多少。

    但是,它本身附加了一条额外的效果:“击破武器”。如果是一名12级以上的战士使用这把剑击中敌人的武器,就有机会将对方的武器击飞,甚至是直接击碎。其机率取决于持剑者与目标之间的力量差值,以及战士系的【击破武器】技能的等级。这两个值越高,则将对方武器击飞或击碎的机率越高。

    最可怕的是,虽然它的物品等级只有10级,且魔法加值只有+1,但是却最高可以击破物品等级40,魔法加值+4的武器。这把巨剑要是使用得当,以一敌百绝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一群忙着四处乱跑拣武器的敌人实在没什么威胁。

    不过,这种效果对于“自然武器”是无效的,例如奥索的爪子,野兽的牙齿和武僧的拳头等等。如果这次队伍里有一个能用拳头格挡武器攻击的武僧,就不会有刚才那种混乱的情况发生了。

    萧遥正寻思着这把武器要如何处置,就见大锤哼哧哼哧地开始从邓恩大王的身上往下扒衣服。

    “我说你这胆也忒大了吧?死人的衣服也敢扒?”

    大锤撅着腚,头也不抬地说:“哪个游戏里的装备不是从boss尸体上摸出来的!赶紧帮忙!”

    “他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啊!我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驳!”

    萧遥被大锤说得没话讲,只好帮着他扒衣服。扒下来的一套链甲也是好东西,虽然不是绿装,但却有+1的魔法加值,防御比绿装还要高些。

    “你不觉着这衣服他穿有点小么?”萧遥指着身材肥胖的邓恩大王的尸体,纳闷地问。

    “不光衣服小,连戒指也是紧身的。”大锤从尸体的右手小指第一节上撸下来一枚戒指抛给萧遥,打趣地说。

    萧遥接住戒指,第一时间秋之回忆过来查看戒托的背面,不出所料,上面刻着一行小字:

    “塔拉德哈克利”。

    不用想,这戒指和链甲都是属于哈克利家的少爷的,而那把剑十有**也是从小队里某个人身上抢去的。

    看来哥哥已经凶多吉少了,以这帮地精的操性,尸体是肯定找不到的,不是它们自己吃了就是剁碎了扔到城堡下面当花肥了。

    冒险小队里的四人已经死了两个,很难讲剩下的两人的尸体还在不在。

    萧遥把东西都塞进背包里收好,又看了一眼站在远处阴影中的僵尸卡罗琳,说不清她这样的情况算是幸运还是不幸。

    大厅里的财宝已经搜刮一空,萧遥让琴葛蕾在大门处布下了【十五米内消音】的魔法结界,然后点起营火,让众人简单休整一下,准备朝地下进发。

    队伍踩着苍白的藤蔓向地下行进,当最后一丝火光在头顶上消失的时候,他们终于明白了这里为什么叫做昏光森林。

    大概是为了护林防火,这里没有任何的火把照明,只有地面墙壁和天花板上到处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蘑菇和真菌,散发出紫色的幽幽磷光,把整个空间照得鬼气森森。

    在这昏暗的光线里,隐隐可以看到下面是成片的植物和矮小树木,其中的一些树很明显与地面上的植物不同,颜色苍白枯槁,外形扭曲丑恶。

    “这地方可比矮人领地邪门多了!”大锤小声嘟囔道。

    队伍小心地下到了地面,刚一踩到松软泥土,马上就摆出了警戒的阵形。萧遥借着幽暗的紫色光芒查看地图,他不敢拿出光亮术戒指,那样目标过于明显,很容易被伏击。

    他看好了方位,先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朝着11点方向挥了挥手。队伍便无声地钻进了一片矮小的树林里。

    昏光森林中十分安静,静得能清楚地听到鞋踩进泥土里的沙沙声。每个人都小心地注意着脚下,生怕弄出什么大动静来。

    “咔!”

    一声清脆的树枝折断声从队伍最后方传来,所有人停下脚步,齐刷刷地看向走在最后面垫后的大锤八十,冲着他做了个“嘘”的手势。

    大锤一愣,指着自己的鼻子,气愤地小声抗议:“我没有!不是我!”

    “闭嘴!”

    萧遥小声地喝斥一句,转头带着队伍继续前进,大锤看了看自己的脚下,气愤地继续跟上。

    “咔!”

    没走几步,又是一声脆响。众人生气地回头,冲着大锤“嘘”了一声。

    大锤终于忍不住了,气愤地大喊:“你们够了!都说了不是我!”

    众人的表情从生气变成了惊讶,他们眼看着一棵白色的树站在矮人的身后,张开双臂似的粗大树枝,一下将矮人紧紧地抱住,细小的树枝像藤蔓般缠住他的手脚和脖子。

    “救命啊!!!树吃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