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四章 毒计

作品:少侠请开恩

    作为未来的主母,巫媛媛当然被巴龙和方小蝶二人所熟知,如今她与公子大婚在即,深更半夜,去八王爷的院子干什么?

    而且就算要去,为何要如此偷偷摸摸,像是见不得光一样?

    巴龙和方小蝶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深深的疑惑和愤怒。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本就是忌讳,更不用说还是在这种夜深无人之时。巫媛媛不应该不明白这个道理,可她还是来了,甚至还是在大婚之前,瞒着所有人主动前来,这分明是对公子极大的蔑视!

    方小蝶怒声传音道:“师兄,我们必须想办法混进去看看!”

    二人共练万化魔功,除了能连接内力,消化毒功,隐藏自身外,还开发出了另一种可怕的能力,即相互之间传音,不会产生波动,即便近在咫尺也无法被察觉。

    巴龙也很生气,朝外望了望,但还是冷静道:“此地防御太强了,凭我们的武功,还不足以悄无声息进入。”

    方小蝶急道:“难道就在外面干看着?万一那女人背着公子,和那个八王爷发生什么,公子岂不是被戴了绿帽而不自知?”

    巴龙面色巨变,犹疑道:“应该不会的,巫媛媛对公子一往情深,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不正经的女人,或许她是有什么要事吧?”话虽如此说,但语气却不够坚定,显然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方小蝶嗤笑道:“师兄,你是不是糊涂了,三更半夜,这女人如此鬼鬼祟祟前来,能干什么好事!别优柔寡断了,你又忘了上一次在北齐的教训吗?要是当时听你的话,不仅害了秦可情,还会害公子不得不故意输给那个狗屁圣子!”

    此话令巴龙身躯一颤,这个教训他当然不会忘记,因此心中越发着急。事关公子的尊严,他咬了咬牙,毅然道:“好,我们找个机会,溜进去看一看,要是那个女人敢对不起公子,哼!”

    方小蝶冷冷一笑,目光紧盯着防御严密的院落,与巴龙努力寻找着破绽。

    孰不知走在院落内的巫媛媛,同样是满头雾水。

    她都洗漱完毕,准备睡下了,岂料八王爷的贴身护卫岑刚突然造访她的院子,邀她来见八王爷。

    巫媛媛虽然性格骄纵,但也不是不懂礼数的人。事实上,自从与卓沐风确定了关系后,她一直都很注意这方面的事情,极力避免与男子单独相处。

    尤其在大君山被蓝翔背叛之后,巫媛媛甚至一度刻意疏远了从小青梅竹马的华为峰,就是为了预防有人做文章,以此来动摇她和卓沐风的关系。

    对巫媛媛来说,八王爷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双方都没说过几句话,这种夜深时分,居然邀她去见面,她当然是拒绝的。

    谁知岑刚似乎早有所料,直接说道:“巫姑娘,你恐怕误会了,并非王爷要见你,而是因为陛下有一份密旨交给你,白天王爷没有机会,所以只能挑在这个时候。”

    陛下的密旨?巫媛媛大吃一惊,疑惑道:“为何会给我密旨?”

    岑刚答道:“这份密旨,事关卓沐风,巫姑娘即便成为卓夫人,兴许是与此有关吧。”

    听别人喊自己卓夫人,巫媛媛俏脸一红,那羞喜的模样,看得岑刚都恍然失神,心道难怪王爷非得到这个女人不可,果然是祸水红颜。

    对方的解释合情合理,但巫媛媛还是说道:“若是如此,不如我们另选一个时间吧,最好是白天,否则我一个女儿家,传出去恐怕会有损名节,也对王爷不利。”

    眼看婚期将近,巫媛媛可不想横生事端。

    岑刚笑道:“巫姑娘,王爷有很多事要忙,今夜能抽出时间已经是万幸了。你要知道,这是一份密旨,除了你之外,不能被任何人知晓,白天人多眼杂,不利于保密。

    何况万一被人看见你与王爷密会,反倒是影响不佳。倒不如就趁现在,你快快随我去领旨,事后悄悄返回,既完成了陛下的任务,也不会惊动任何人,岂不是两全其美?”

    虽然岑刚说得合情合理,但巫媛媛还是觉得不妥,万一被人撞破的话,她很怕卓沐风会多想。

    见她还是犹豫不决,岑刚急了,这件事要是还完不成,他非要被王爷锤死不可,语气转冷道:“巫姑娘,莫非你的顾虑,比陛下的命令还重要吗?还是说,你以为卓沐风有圣眷在身,就可以无法无天,乃至无视于陛下?”

    这帽子扣得太大了,巫媛媛急道:“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岑刚冷哼一声,让过身位,伸手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吧。王爷时间宝贵,若密旨传不出去,你该知道这个后果!届时陛下若以为卓沐风恃宠而骄……”

    不愧是老江湖,岑刚的话,可谓句句击中了巫媛媛的死穴,关键此事有关卓沐风,巫媛媛根本不能以平常心待之。

    她生怕自己会害了卓沐风,又见岑刚一副再不走就作罢的样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心想自己问心无愧,拿了密旨就回来,别人也说不得什么,终于一咬牙道:“既如此,那就带路吧。”

    笑容重新爬回脸上,岑刚立刻走在前面。

    巫媛媛对巫府的布防了然于胸,她不愿被人知道此事,于是一路上不断指点岑刚,以二人的武功,果然很顺利避开了巡逻护卫。

    为了保密,二人走的是院落后门,还由岑刚引开了附近的护卫,巫媛媛见无人注意,这才偷偷跃入院中。

    待巫媛媛进去后,岑刚吩咐在此的侍卫们小心把守,随后自己转回正门,宛如门神般伫立在台阶之上。

    从此刻开始,将没有任何人能进入这间院子,连一只苍蝇都别想飞进去。

    院子里,早就被王爷暗暗施放了天底下最烈的春.药,哪怕你是贞烈石女,到最后也要乖乖宽衣解带,主动请求王爷的玩弄和蹂躏。

    想到都是这个女人,害得自己差点失去王爷的信任,今夜王爷终于要得偿所愿,自己也算是躲过一劫了。

    望着巫府满目灯笼之下的喜庆大红色,岑刚嘴角露出一抹异常古怪的笑容,暗暗想道:若是那位天下第一武道奇才,知道自己的女人在成亲之前,被王爷生生搞了一个晚上,不知道会不会气到发疯呢,哈哈哈,真想看看啊……

    这边岑刚正在胡思乱想,院落内的巫媛媛,已看见了坐在桂花树下,正独自饮酒的八王爷。

    听到动静,八王爷回过头,露出一抹俊朗亮眼的笑容。

    他身上穿着一件特制的暗红色丝绸宽袍,梳着整齐的发髻,面如冠玉。出身皇室的他,举手投足间都带着贵气,连放下酒杯,站起身的动作,都给人随意从容的翩翩风度。

    毫不客气地说,以八王爷的容貌气质,身份地位,只要勾一勾手,便会有数不清的女人往他身上扑。

    但他对那种容易上手的女人,早已失去了兴趣。就算是名满皇城的怀香,也不过令他兴奋了几天,过后便成了供他发泄的玩物。

    就是不知道,眼前这个妩媚到骨子里的绝美少女,能让他的兴趣维持多久。但毋庸置疑,今夜定然是极为尽兴和**的。

    卓沐风啊卓沐风,任你武功再强,天资再高,你的女人还是要让本王骑在身下,肆意驰骋,这就是你这种江湖人的可怜宿命!

    “拜见王爷。”巫媛媛愣了愣,连忙对前方的贵气男子盈盈一福。

    她之所以发愣,倒不是被八王爷的气度所迷,而是觉得对方的穿着和姿态都太过随意,这让巫媛媛有种不被尊重的羞辱感,暗暗心生不喜。

    八王爷但笑不语,迈步上前,作势要去扶巫媛媛,惊得巫媛媛连忙后退避开,又喊了声王爷,示意其注意分寸。

    “巫姑娘莫怪,本王喝了点酒,不胜酒力,所以行为有些孟浪了。”不愧是江湖公认的带刺海棠,竟敢对他这个王爷无礼,不过越是如此,八王爷就越兴奋。

    他的目光稍稍瞥了瞥后方的石桌,桌上的香炉之内,飘出的香气,正是他从养在王府内的天毒门叛徒手中得到的烈性春.药。

    之前找人试验过,八十多岁的耄耋老者都能借此重振雄风,一夜逍遥,虽然代价是猝死,不过八王爷自忖身强体壮,当然不会有这个问题。

    他要利用这一夜的时间,让对面的少女一辈子都忘不掉自己。

    至于事后,他笃定对方不敢声张,只能吞下这个哑巴亏,寻死都没用,因为会引起外人的猜疑,届时他再放出点消息,卓沐风戴绿帽的名声是免不了的。

    只需以此为把柄,八王爷相信,这个天下十美中性子最烈的胭脂马,注定会沦为自己的玩物。

    巫媛媛不知道对方的龌龊想法,只想快点了事,便道:“听说陛下有密旨交给小女子,还请王爷示下,更深露重,小女子也要休息了。”

    八王爷盯着巫媛媛,发现此女洗去了妆容之后,不仅容颜未损,反而还多了几分天然的妖娆与纯真。那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令八王爷腹下着火,竟找回了十五岁时初次与女子共度良辰的无边激情。

    香气入鼻,八王爷热血沸腾,他知道药效开始发作了,但他必须等到巫媛媛也进入状态,才好予取予求,于是故意道:“好,巫姑娘在此稍等,本王这就去拿。”作势回屋取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