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神之社

作品:苦境有间客栈

    离开有间客栈的卧江子,循着洛云襄所给出的路观图,一路前行,来到神之社所在。

    殊料路观图指示之地,一路行来只见满目荒凉败落,不见生机。卧江子叶扇轻摇,不见半分异状,只顾一路前进,最终,前路无路,身后也只是一片迷雾笼罩,卧江子前无路,后无途,顿时受限,卧江子面上却仍是一派轻松,细细观察着眼前景物。

    石台一座,满布风雨痕迹,老树一棵,盘根交错,遮天蔽日,枝繁叶茂。

    “一路来到此地,荒凉许多,只是此等荒凉之地,竟然会诞生此等奇木,真是让人惊奇。”卧江子叶扇轻摇,只觉周遭元气,五行俱全,更感此地主人之不凡:“此等非凡之地,居住之人必然也非常人,洛云襄并未说错,此地应当便是神之社。”

    话语方落,只闻笑声阵阵,引动巨树枝叶同时翻闹,轰鸣不止,再闻诗号玄音,更显不凡:“识无用之用,通无能之能,了无道之道,化无极之极。”

    诗号毕,却见风起叶落,无尽落叶之间,一道高人身影,破衣褴褛,四肢具废,面容不堪,稳稳落于石台之上。

    “你是谁?”

    “不才,秋山临枫卧江子,幸会了。”

    “秋山临枫卧江子,哈哈哈哈哈。”六丑废人笑声不明意味,只是玄音震荡,“秋山临枫卧江子,南海首智,原先的正道领袖,如此大才,为何光临吾这空无一物的神之社。”

    “吾也不知。”卧江子摇了摇头,“让我前来之人,只说让我转告一番话语,不过如今看来,倒是卧江子幸会奇人了。”

    “奇人?哈。”六丑废人一笑:“四肢俱废,空无一物,何来奇人之说。”

    “诶,此地既名为神之社,便已显示神宿气度,阁下身后之参天古木,更是别有玄机,何来空无一物之说?”

    “此树生的奇形怪状,无人可观,无人愿取,如吾一般,哪有什么玄机可言呢?”

    卧江子摇了摇头:“非也非也,生的奇形怪状,无人愿取,无人愿惜,其便可自由生长,直至繁茂如斯,自可知无用之用是为大用,无能之能是为万能也。”

    “哈哈哈哈,卧江子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能将吾这个废木说得如此传神。”六丑废人淡漠道:“只是,说到万能大用,又有谁比得上绝代高僧一莲托生呢?”

    “一莲托生确为一代高人,其所著之《兰若经》成为武林无数人争夺之至宝,但不知阁下可知,大师尚有遗作,不显于世。”

    “嗯?”

    “昔日一莲托生以其毕生见闻,所泣血撰写《一莲托生品》,方是一莲托生大师得意之作。”

    “想不到,如此隐秘你也知道,令六丑废人意外了。”

    “哈,我家掌柜洛云襄听闻《一莲托生品》之事,预言其将对未来武林局势产生极大影响。”卧江子摇着叶扇,若有所指道。

    “哈,洛云襄吗?倒是和我之见解不谋而合。”

    “原来如此,想来掌柜定然欣喜,我该将此事回报掌柜,便先告辞了。”

    “哈,请。”

    洛云襄,此人从何处知道《一莲托生品》之计划,嗯,看来需要加快动作了……

    北隅皇城,已成一片废墟的香蝶馆,引得无数人驻足观看,人群中,一道手持琵琶的俊朗身影,看着一堆废墟,不言,静默,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愿离去。此刻,满溢在浪子心中的,只有无尽的悲伤和仇恨。

    就在这时,官兵辟道,驱赶人群,随后是武官护驾,只见一道身影冠冕华服,面带悲容,来到香蝶馆前。

    “是陛下,是陛下啊……”

    “早听闻陛下常来此处学画,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得见天颜了啊。”

    无数的北隅百姓纷纷跪下,而人群中的浪子,紧握着剑,这一刻杀意翻涌,他想杀人,自出生一刻至今,从未有过如此愤怒的情绪,让他想对一个人下杀手。

    手握上剑柄,下一刻便可出鞘,突出一剑,或可雪恨报仇,就在这时

    “朋友,冷静。”

    就在这时,暗处,一只手搭上了浪子的肩膀,声音沉稳,淡然,仿若蕴含着一股魔力,瞬时平息了浪子情绪。

    “你是何人?!”

    “此处非是说话的地方,暗处再聊吧。”

    仇恨的驱使下,浪子跟着来人缓步离开现场,直到此刻,他才看清来人真面目,竟是一个斯文儒生。

    “在下江仲逸,和渡江修昔日同在国学修习,为同窗,幸会了。只是不知,吾该称呼你凤先,还是,太子殿下!”

    “你?!”

    “江修送楚华容、弄三平等人离开,担忧生变,所以委托我前往香蝶馆带离渡香蝶姑娘,不料同时杀手也来到香蝶馆,在下学艺不精,保不住渡香蝶姑娘性命,只能带着这幅画仓皇逃走,说来惭愧。”

    说着,江仲逸拿出画卷,看向小凤先道:“在下斗胆看了眼这幅画卷,方才推测出其中始末,如今画卷奉还阁下,不知阁下,意欲何为。”

    “你!”

    北辰凤先皱眉,看着面前文士,一时无言。

    信,不信,北辰凤先心中疑惑。

    玄玄般若海,今日五台石升,星象图现,地理司一身紫衣端坐其间,只见一双白手套化形,缓缓翻飞着。

    “二弟,华容的情况如何?”

    “虽保性命,然局势终是不容乐观。”

    “此事时吾反应慢了一步,导致华容重伤如此,抱歉了。”

    “无事,大哥,吾该离开了。”

    “嗯?去往何处?”

    “去往吾该去之处啊,哈哈哈哈。祝你心想事成。”

    话语落,白手套随即消失,般若海内,只余一人端坐。

    “爱女重伤,让他再无耐性了。”地理司抬头望天:“真龙即位,却不见龙气升腾,看来北辰元凰过非真龙之子,嗯……魔龙祭天,莫要令吾失望。”

    随后,地理司收回视线,消失无踪。

    先前往瀚海原始林,找寻蔺无相之下落,取得人皮奇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