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下定,深谷还情

作品:玄海萍客游

    长剑一闪而逝,阎九还剑入鞘,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李羡仙,轻轻的叹了口气,他已经不想从李羡仙的口中听到任何的解释,这一剑,终归是要砍下去的。

    “永别了,曾经的兄弟,再见了,曾经的知己。”阎九轻轻的叹息着,消失于了这御书房中,消失于了这偌大的紫禁城,也从这个江湖之中,永远的销声匿迹了。

    次日清晨,当一抹光线,透过御书房窗户的缝隙撒进,照射在李羡仙的身上,那股丝丝的暖意,把李羡仙唤醒了过来。

    猛得自地上坐起,李羡仙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所浸透,仿佛昨晚做了一场可怕的噩梦。

    知道自己还活着,李羡仙不停的喘着粗气,忍不住伸手去抚摸自己的脖子,感到了一丝丝的疼痛。

    “来人!”伴随着李羡仙的一声大喊,一名小太监慌慌张张的冲进了御书房中,一脸惨白之色,本来他是负责专门在御书房外守夜的太监,没想到自己昨天晚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是昏睡了过去。

    小太监“噗通”一声跪倒在了李羡仙的面前,不停的磕着头,说道:“奴才该死!”

    “我没有怪罪你。”李羡仙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帮我拿个镜子来,快去!”

    “是。”小太监长吁了一口气,快步的冲出了御书房,不一会热的功夫,便是抱着一面打磨的光滑无比的铜镜,飞也似的跑了回来。

    李羡仙对着铜镜,照着自己的脖子,只见脖颈动脉之处,有着一道十分明显的血痕,划破了皮肤,却没有伤及到自己的血肉。

    没错,李羡仙终于可以肯定,昨晚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恶梦,而是阎九真的来了,真的对自己出了剑,只是这一剑,并没有杀死自己。

    是自己侥幸吗?李羡仙摇头苦笑,恐怕不是这样,以阎九的剑法,如果真的想要杀一个人,绝对不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那也就是说,阎九最后还是放了自己一马,给了自己一剑,算是报了仇,却又留下了自己的性命,那是为了这普天之下,九州中原的百姓。

    “圣上,你看!”这时,那名抱着铜镜的小太监似乎无意间看到了什么,指着李羡仙的身后,一脸大惊失色的说道。

    李羡仙微微一愣,赶忙转身,便是看到他身后的墙上,被剑气划出了一十六个大字,笔风苍劲有力,又不失洒脱,满含无尽的剑意:“兄弟之情,割袍断义,若负天下,必取首级!”

    “这……”李羡仙深吸了一口气,明白这是阎九留给自己最后的一句话了,从此之后,两人之间再无兄弟之情,也再无任何的交集可言,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再是一个好皇帝,对不起这天下百姓,阎九便会再次的出现,要了自己的性命。

    李羡仙呵呵一笑,缓缓的走到了御书房的门前,推开御书房的大门,看着晴空万里,幽幽的说道:“那就做一个好皇帝吧……”

    白云悠悠,随风而动,看似潇洒,却有又无法自主,飘荡在群山之上,是不是的变化着自己的姿态,看着是那般的写意。

    依旧覆盖着积雪的长白山脉,不时有风吹过,卷起漫天的雪尘,仿佛是一只又一只的白色精灵,在偏偏起舞着。

    而在如此寒冷的一片区域之中,却是隐藏着一座五人知晓的神奇峡谷,峡谷之外冰雪覆盖,峡谷之内却是四季如春,有一个冲天的巨大古树,有一座飘荡着热气的温泉,还有遍布于峡谷中的野花野果,以及无意间闯进这里,便不像再要离去忍受严寒的各种飞禽走兽,真可称得上是一处真真正正的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一名倾国倾城的女子,刚刚在温泉之中沐浴出来,虽然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长裙,但是在这深谷的特殊环境之下,也并不觉得任何的不适,头发还未干,有着点点的水柱挂在那如瀑布一般的乌黑长发之上,让这本就出尘脱俗的女子,显得更加娇媚迷人了几分。

    女子将头发很随意的盘在了头顶扎好,然后开始坐着一尘不变的工作,捡柴火,采摘野果,然后看看自己昨天布下的简易陷阱,有没有哪个不长脑袋的小畜牲自投罗网,为自己一日的两餐之中,增加一道可口的肉食。

    在这里一个人生活了几个月了?天罗公主一边做着手头的工作,一边如此想着,记不清了,已经有很长时间了,虽然这里只有自己,但是天罗公主并不觉得无聊,她忽然发现,只要心中有了确切的目标,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活着,就算是在枯燥乏味的日子,也能过得有滋有味的。

    现在便是如此,天罗公主一直都在等一个人,在这个只有她和那个人才知道的地方,那个人告诉天罗公主,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等那个人解决了手上的一切,便一定会回来找她,从此不再过问江湖之事,从此再也不提那身在江湖身不由己,就这样,一起隐居在这深谷之中,度过余生。

    天罗公主明白,那个人在努力的完成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虽然必定是九死一生,凶险万分,但是他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回来,所以天罗公主每一天也活得很认真,把这座只属于两个人的峡谷,打理得井井有条,希望只要那个人一回来,就能感受到家的模样。

    忽然,一个人影有如一只大雁一般,从空中直掠而下,在那棵巨大的古树的树枝之上轻轻的一点,便是又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天罗公主的身后,看着那比离别之时削瘦了几分的动人身姿。

    天罗公主并没有察觉此人的到来,依旧低着头,梳理着一张昨天刚刚播下的鹿皮,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样铺在床上,一定会很舒服的。”

    “是啊,一定会很舒服的。”身后之人,忽然出声回应道。

    天罗公主愣住了,眼圈一红,两行清泪夺眶而出,转身便是扑在了阎九的怀中,喜极而泣的说道:“你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