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4章 把自己送给大叔

作品:萌妻倒嫁

    看着铃木一郎走后,阎夜霆收回了搂着刘萌萌的手臂,一派正经的看着她问到:“你们刚才聊什么?你貌似挺开心的。”

    虽然阎夜霆话里的醋意十足,但神经大条的刘萌萌根本就没感觉出来,她也不会忘那方面想,可有一点她却十分的清楚,那就绝对不能告诉大叔自己让人找**的事,所以她只能假笑打马虎眼。

    “呵呵,真的没聊什么,大叔,我们喝酒吧。”

    说着刘萌萌便拿起桌上一杯倒好的酒递给阎夜霆,虽然他接过了酒,但却没有喝,而是意味不明的打量着刘萌萌,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眸就像是在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一般。

    “呵呵!喝酒!喝酒!”

    继续强装镇定的假笑着,刘萌萌心里表示压力很大,顺手拿起桌上的另一杯酒就往嘴里灌,本想分散一下注意力的,却没想到那杯酒刚入口中就喷了出来,不仅让她的样子狼狈至极,舌头更是火辣辣疼着,明显是不适应这么烈的酒。

    一边用手扇着自己的舌头,一边四处张望找水,这时一杯冰水递到了她面前,接过冰水就急忙灌了起来,从而忽略了给她递水的人,

    一杯冰水彻底下肚后,刘萌萌这才觉得舌头和口腔舒服了很多,虽然里面依然有浓浓的酒味,但已经是她可以忍受的了,而这时她才发现阎夜霆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顿时让她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大...大叔,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说着刘萌萌就挪动着身体,想要离阎夜霆远一点,到时好方便自己逃跑,却不想她刚挪开一点,阎夜霆长臂一伸,便轻松的把她揽回了自己身边,一张高冷的容颜凑到她眼前问到:“酒好喝吗?”

    “呵呵!不好喝!”

    碍于阎夜霆的强大压迫,刘萌萌只能继续微笑着实话实说,酒真的一点都不好喝,又辣又苦,还有股特别浓的刺激味道,她以前喝的酒都是甜甜的,这么难喝的就还是第一次喝。

    “那你以后还想要喝酒吗?还想要来这种地方吗?”

    其实,阎夜霆刚才明明可以组织刘萌萌去喝那杯酒的,可是他就是没有动,看着她把那杯附加特喝入嘴中,然后在看着她喷出来,就是想用事实证明酒没有那么好喝,阻断她的好奇心。

    “这...”

    这让刘萌萌怎么回答呢,她认为这完全是两码事,根本就不能同日而语,可从阎夜霆嘴里说出来,她就不敢反驳了,但也不能就此认栽,不然别说来这种地方了,估计连酒吧大门都进不去。

    “你...”

    “大叔,快看,美女耶,好多美女耶!”

    阎夜霆正想继续逼问刘萌萌对酒的认知,却没想到包厢的房门就在此时打开,一个个衣着暴露的女人走了进来,立刻吸引住了刘萌萌的目光,让她激动的拍着他手臂,喜不自胜的催促着他和自己一起看。

    顺着刘萌萌的目光看去后,阎夜霆在看看刘萌萌那副兴奋不已的脸庞,整张脸黑了一大半,他就不明白刘萌萌为什么会对那些女人感兴趣,他能容忍一个不存在的网络虚拟人物留在她心里已经是最大的极限,在看到她对一帮女人兴奋激动,真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而且都是网络上比较有名的**,刘萌萌激动的心情不能自持,丝毫没有注意到阎夜霆那将要吃人的眼神,从他身边站起来就迫不及待的向那帮美女奔去。

    看着刘萌萌向那些恶俗的女人跑去的身影,阎夜霆的脸色变得更黑,恨不得撬开她脑子看看里面有些什么东西,竟然喜欢这种恶俗的东西,简直侮辱了他的品格和智商。

    一时之间,阎夜霆身上的冰冷气压肆意释放,立刻让整个包厢里的人都感到一股毛骨悚然,刘萌萌站在几个美女面前,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脖子,不由自主的想要回头向那股寒气的来源地看去,可是美女在前,她实在不忍放弃这样大好的机会,顶着那股冰冷气压,对着几个美女笑笑,然后放肆的在她们身上打量起,一脸的垂涎欲滴神采。

    “阎总,我们想玩牌,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顶着阎夜霆的强大气压,铃木一郎硬着头皮向他问着,他觉得要是让阎夜霆在这么释放冷空气下去,他们一屋子的人没被无聊死,也绝对给他冻死。

    回头不善的看着敢在这时跟自己说话的铃木一郎,阎夜霆觉得那帮女人的到来一定和他脱不了关系,而他已经拒绝了一次铃木一郎叫这种服务,这一次明显不能在剥了他的面子,以后大家还要合作的,不能把关系闹的太僵。

    “嗯!”

    轻哼一声答应了铃木一郎的提议,阎夜霆看着刘萌萌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见到她并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后,便向一旁的牌桌走去。

    看着阎夜霆在牌桌前坐下,铃木一郎擦了把根本就不存在的冷汗跟着坐在牌桌前,看着荷官开始洗牌发牌,心里十分庆幸阎夜霆给了他面子,同时也更加认定刘萌萌的身份不简单,所以讨好她也算是明智之举。

    人员到齐后,牌局也就正是开始,除了阎夜霆和铃木一郎两人外,另外还有两名铃木一郎带来的陪同人员,都是他商业的朋友,同样也是日本商业界的有名人物,所以这样的牌局赌注也是相当大的,分分钟都是上百上千万的下注。

    由于阎夜霆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看着刘萌萌,开场后他很快成为了输家,没几局就输掉了好几千万,让其他人都有些喜不自胜,以为他牌玩的很烂,可只有铃木一郎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

    又接着玩了几局,阎夜霆依旧是输家,但也几次他却没怎么下注,所以也并没有输太多钱,而就在这时刘萌萌跑了过来,可却不是向阎夜霆跑来,而是直直的跑向了铃木一郎,根本不管他们是不是正在玩牌,直接张口就问到:“能让人给我弄台相机吗?我想和美女合影。”

    听着刘萌萌所说的话,铃木一郎的目光不自觉向阎夜霆看去,果然看到了一张比冰还要冷的脸,而视线里也充满了警告的意味,让他顿时为难了起来,本能的就想要拒绝刘萌萌的请求。

    “这...”

    “这什么这,有还是没有,要是没有把手机借给我也行。”

    对于铃木一郎吞吞吐吐的样子,刘萌萌明显很是不耐烦,直接打断他想要拒绝的话,给了他两个左右为难的选择。

    两边都是不能得罪的人物,铃木一郎顿时一阵头皮发麻,更不知如何是好,可看着刘萌萌向自己伸出手要手机后,心下便立马又了决定,与其给她手机招阎夜霆不快,还不如大方的给她相机,那样至少不是他的东西,阎夜霆心里不会那么膈应,也不至于迁怒与他。

    “刘小姐,手机我就不借你了,还是让经理给你找台相机吧。”

    几番考虑过后,铃木一郎答应了刘萌萌要相机的请求,顶着巨大的压力叫来了包厢里的经理,让她帮刘萌萌找一台相机后,总算是送走了刘萌萌这座大佛,可刘萌萌是走了,而阎夜霆还在这里,他就只能祈祷自己能够逃过这一劫,尽量放低自己的存在感,而事实是他无论怎样想隐藏自己,阎夜霆似乎都能逮到他。

    刘萌萌欢腾的和经理一起去拿相机后,被打断的牌局再次正式开始,可是这一次的局势却彻底的扭转了过来,阎夜霆不仅不再是输家,反而成为了几人之中最大的赢家,没一会儿就把之前输掉的钱赢回来不说,更是处处针对着铃木一郎,让他成为了彻彻底底的输家。

    看着这样急剧扭转的局势,铃木一郎承受的压力更加的明显,顿时让他后悔为阎夜霆办了这个欢送宴,不是他心疼输掉的钱,而是他担心在这样下去会把阎夜霆得罪的彻彻底底。

    然而,就在铃木一郎备受压力时,刘萌萌突然一声令下把那帮**全都打发到牌桌这边来,瞬间他们每一个人都迎来了投怀送抱,却唯独阎夜霆一个人安坐如山,没有一个女人敢去接近他。

    扫了屋子里一派享受的其他男人,刘萌萌推了一把身边迟迟不敢靠近阎夜霆的美女,拿着相机兴致勃勃的说到:“没看到其他人怎么做的吗?快去坐到他腿上,这里就他最帅,我还等着拍照呢。”

    被刘萌萌这么一推,那个本来还在迟疑的女人立刻受到了鼓舞,顺着刘萌萌推到的趋势就往阎夜霆怀里栽去,其实这样的帅哥她早就想要贴上去的,只是他的气势太过强大,所以才止步不前,而刘萌萌的举动正好帮了她一帮,让她顺理成章的接近这个众人垂涎的男人。

    然而,就在女人正得意之际,阎夜霆突然从座位上猛地站了起来,使得向他倾倒的女人栽在了地上,摔得尾巴骨都要断裂了一样。

    扫了一眼地上连声惨叫的女人,阎夜霆的视线落在她身后的刘萌萌身上,踩着稳健的步伐向她一步步的走来,哒哒的脚步声在安静下来的包厢里尤为响亮。

    走到距离刘萌萌只剩一步的距离站定,低头凑到她耳边轻声说到:“既然你都主动送美女给我了,不如连你自己也送给我吧!老婆!”

    阎夜霆的话音刚刚落下,他便猛地一个狠拽,直接把刘萌萌拉入自己的怀中,在她耳边把那声老婆叫的尤为响亮,同样也别具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