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章 遭遇非礼

作品:萌妻倒嫁

    “啊!”

    突然被阎夜霆抱住腰肢,刘萌萌顿时失声大叫起来,可叫完后连就刷的一下红了下来,娇羞的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更不敢去看阎夜霆那张意味分明的脸庞,今晚第一次表现出了女人该有的姿态。

    随着阎夜霆的那声老婆出声,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看向他们,然后再回头看看铃木一郎,瞬间明白了他会输那么惨的原因,同样也好奇阎夜霆怎么就找了个小丫头做老婆,看样子还没这个小丫头不少费心,俗话说英雄拿过美人关,难道阎夜霆就这样栽到了一个小丫头身上了。

    众人再一次把视线放到相拥的两人身上,有些难以相信这样的结果,但都识相的什么都没问,不管刘萌萌是不是阎夜霆真正的老婆,她都已经是阎夜霆的心头之爱,铃木一郎现在的窘境就正好说明了这一点,所以他们谁也是不会再去招惹这位难伺候的主。

    “大...大叔...能先放开我吗?”

    低垂着眼睑看到被被一帮人打量着,刘萌萌的脸变得更加红润,一边用手阻挡着两人身体更加靠近,一边闪躲着阎夜霆的眼神说着,娇羞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和阎夜霆这么亲密,真的很难适应着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那你还拍照吗?”

    “不...不拍了。”

    虽然阎夜霆也不适应在这么人面前做亲密举动,但他却没有放开刘萌萌,不仅把她抱紧了一些,更用压迫的口气威胁着她,直到她羞涩的答应为止。

    本以为只要自己答应就会没事的,却不想阎夜霆虽然放开了她,但没有让她脱离自己的掌控,执起她的手就把她拉到牌桌旁边,按着她坐到自己旁边后,这才对着众人说到:“继续!”

    随着阎夜霆一声令下,牌局再度开始了起来,而刘萌萌的注意力也很快被吸引了过去,瞬间让她想到了之前看过的那些《赌神》《赌侠》之类的赌博电影,于是一改之前的娇羞,主动凑到阎夜霆怀里去看他的牌,虽然一点都不懂,却看得津津乐道。

    看到刘萌萌如此自然的举动后,阎夜霆的心情好了很多,于是便放开手脚随意的玩了起来,不在针对铃木一郎,没一会儿便让所有人都脸色难看起来,感叹他的牌技好的同时,也心疼自己的那些钱。

    兴奋的坐在阎夜听身旁看了几句过后,刘萌萌便失去了兴趣,一方面是她看不懂,另一方就是只有阎夜霆一个赢看着没意思,所以她就趁着一阎夜霆没注意自己时,小心翼翼的溜到一旁,然后再次拿起之前的相机,对着屋里的俊男靓女拍照。

    拍完了屋里的所有美女后,刘萌萌这才想起铃木一郎之前提过的舞姬,于是她立马跑到守在包厢里的经理身边,扫了一眼阎夜霆,在确定他没有注意自己时,便开口说到:“之前不是说有舞姬跳舞的吗?怎么我没看到呢?”

    听着刘萌萌的问话,女经理把看着正在玩牌几人的视线放在她身上,迟疑了一下说到:“请您稍等一下,我马上去帮你把舞姬叫进来。”

    “去吧!去吧!”

    冲女经理摆摆手后,刘萌萌看着她离去的身影,脑海里慢慢浮现出漫画和电视里看到的那些角色舞姬的身影,双眼立刻放出晶亮的光芒,想象着自己把她们画下来的样子,或者把她们加入自己的漫画之中,一定会非常美艳动人。

    当刘萌萌正沉浸在美好的想象中时,女经理带着三个神采火辣的美女走了进来,却让刘萌萌顿时大失所望,打破了她的所有幻想,因为那三个女人虽然长相漂亮,身材火辣,但却不是身着日和传统的华丽和服,也没有梳着精美的古典发髻,完全就是衣服现代人的打扮,而且衣服穿得还有点艳俗,一看就让人提不起兴致。

    看到刘萌萌失望的表情,女经理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她说的舞姬不是这些跳艳舞女郎吗? 难道自己会错意了吗?可铃木先生明明就是叫的这些女郎啊。

    “算了,还是让她们跳舞给我看看吧。”

    感受女经理的疑惑眼神,刘萌萌没在纠结她们是不是自己口中的舞姬,随口说着想看她们跳舞,而女经理也照她的话交代了三人,没一会儿包厢里就响起了魅惑的音乐之声,灯光也随之暗淡下来,三个女郎分别站在舞台之上,各自展现着自己的舞姿。

    随着包厢里音乐的骤然变换,众人的视线和刘萌萌一起向一旁的舞台看去,眼中的茫然立刻换成了了然一片,没有丝毫的惊讶或者意外,收回视线该做什么继续做什么,仿佛对这样的场面已经见怪不怪。

    然而,刘萌萌和他们的反应截然相反,不仅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舞台上跳舞的女郎,更是满脸写着难以置信,然后迅速面红耳赤的低下头,不敢再去看舞台一眼,慌忙跑出了包厢。

    关上包厢的房门后,刘萌萌靠着房门大口喘着粗气,里面那三个女人跳的舞蹈简直毁坏了她的三观,让她有种恨不得掐死自己的冲动,她们跳的那是什么舞蹈,简直就是艳俗至极的艳舞,钢管舞就算了,旁边的那个不仅搔首弄姿,还大玩起了脱衣服游戏,画面香艳的让人不敢直视。

    安抚着自己脸上的焦躁,刘萌萌一边懊恼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向旁边走去,她还是一个黄花闺女,怎么能看那样的舞蹈,可在抵触的同时却也有些好奇,但她还是没有勇气回去继续看,到时没被大叔骂死,估计也羞死了。

    “啊!”

    正往一旁走着呢,突然有一双手从身后碰上她的腰肢,吓得刘萌萌立刻惊叫一声迅速弹开,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身后正在这一个醉醺醺的日本大叔,一脸猥琐恶心模样,至于刘萌萌为什么会知道他是日本人,主要是他鼻子前面留着一拙日本人标志的小胡子,再加上又矮又挫的圆润身形,让人不想怀疑他是日本人都难。

    见到刘萌萌反应剧烈的跳开,男人摇晃着身子就向她走来,一边走着,嘴里还一边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虽然知道他是日本人,但刘萌萌不懂日语,对他说的鸟语一个字都听不懂,只能本能的移动身子,闪躲着男子的靠近。

    又有向后退了几步,见到男人依旧不死心的向自己靠近着,刘萌萌顿时慌了起来,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过被男人骚扰的事情,一时之间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本能的拔腿就想跑,却不想男人突然变得灵活起来,一下自己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立刻惊得她大吼大叫起来。

    “死变态,臭流氓,快放开啊!快放开我!”

    一边怒吼着,一边强烈的挣扎着男人的牵制,却怎么也没想到不仅没有挣开,反而让男人越抱越紧,并且一张充满酒味的恶心嘴脸就要往她的脸上亲去,吓得刘萌萌立刻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急忙缩成了一团,眼泪哗啦啦的就留了下来,嘴里大喊着不要。

    没有想象中的恶心感传来,身体直直的跌入一个坚实有力的怀抱之中,猛地抬头看去,阎夜霆那张熟悉脸孔出现在视线当中,恐慌急促的心脏立刻安定下来,狠狠的扑在他的胸膛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大叔,我好害怕,好害怕...还好你来了...还好你来了...”

    一手抱着刘萌萌,一手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伸出长腿就是一脚狠狠的踹在那个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男人身上,用的力道非常之大,男人直接被踹出了两米远,摔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酒也瞬间醒了一大半。

    “没事了,我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其实,阎夜霆一发现刘萌萌不在包厢里后,便立马出来找她,却没想到刚出包厢房门便看到她被一个男人抱着,所以他想都没想就冲上来把她从男人怀中解救出来,可看到她惊恐哭泣的小脸后,他就恨不得立刻掐死那个男人,踹他一脚简直太便宜他了。

    “大叔...”

    刚想上去再补上两脚,却被怀中的刘萌萌紧紧拽住衣衫,使得他立马停下想要再去给那个男人两脚的冲动,一边急忙帮她擦着眼泪,一边心疼的哄着她。

    “没事的,大叔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当包厢里的人听到哭声出来看时,便看到了眼前的画面,刘萌萌趴在阎夜霆怀里哭着,远处一个胖挫的男人躺在地上痛哭**着,大家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男人,铃木一郎眼尖的发现他是日本青社的一个小头目,正是这条娱乐街的地痞流氓老大,为人喜好女色,尤其是年轻貌美的少女学生,在娱乐街这里,没有人不认识他的。

    “阎总,请您先回包厢里面去吧,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听着铃木一郎的话,阎夜霆冰冷的视线扫了一眼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的男人一眼,然后收回视线看向怀里还在哭泣的了刘萌萌,对着铃木一郎点了一下头后,直接抱着刘萌萌转身进了包厢。

    虽然阎夜霆很想把那个男人碎尸万段,但这里终究是日本,不是他所在的粮城,总是他有心也施展不开,交给铃木一郎处理是最好的选择。

    进入包厢没多久后,刘萌萌就在阎夜霆的安抚下平静了下来,随后没过的多久他们便离开了娱乐城,回了之前入住的酒店,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阎夜霆没在过问,因为他知道铃木一郎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不然他们也就没有合作下去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