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9章 昂贵的姨妈巾

作品:萌妻倒嫁

    看着床上那多娇艳的大红花,阎夜霆忍不住一阵恶寒,三十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中事情,该说刘萌萌非一般人类呢,还是他的思想觉悟不够高?

    单手无奈的遮住自己的眼睛,阎夜霆不得不感叹自己找了一个奇葩做老婆,都这么大了还能尿床,重要的还是带着月事尿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血崩了呢,要不是他的承受力够强大,不然还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能够这样刷新自己世界观人,刘萌萌是第一个以外,恐怕再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转头看向还在卫生间里胡乱嚎叫的刘萌萌,阎夜霆觉得自己完全是在自虐,喜欢什么人不好,非喜欢刘萌萌这个不爱自己的大奇葩,不仅每天精神上受到摧残,就连**也要被她折磨的不成样子。

    一阵无奈的感叹过后,阎夜霆快速换掉了身上的睡衣,然后偷偷摸摸的下楼,找了一个黑色的大垃圾袋,把床上的被褥都装进去拿到楼下扔掉,这才趁着大家没注意回到房间。

    紧张的关上房门后,阎夜霆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像做贼一样做事,抬头看向房间里的大床,脑海不自觉的就浮现出那朵大红花,让他立刻激动的摇摇脑袋,彻底对那张床恶寒了。

    “萌萌,你...你怎么样了!”

    把一切毁尸灭迹后,阎夜霆来到卫生间门前,脸上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红晕问着,对女人月事之事,他真的一点都不懂,不过,想想之前看到的血迹,应该也不那么轻松吧。

    “我...”

    听到阎夜霆的问话,刘萌萌真心不想回答他,恨不得在卫生间里待一辈子,可是她今天得去上学,请了那么多天的假,要是再继续请假下去,她想她都可以不用毕业了,直接辍学更好。

    “你没事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问完这话后,叶敬诚就后悔了,白痴果然是会传染的,自己怎么就问了这么白痴的问题,她来月事自己in帮什么忙呀!没被她吓得一惊是万幸了,居然还想要帮忙,绝对是嫌自己太好命了。

    “我...”

    听着阎夜霆的话,刘萌萌的脸红的就像火烧一样,恨不得永远都不要在见到他,可是以她现在的样子,不请求他帮忙,还能去找谁呢,要么继续在卫生间一直待下去,要么大叔帮忙,她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

    “大...大叔,你能给我拿一下干净衣服吗?都在我的行李箱里面。”

    就算再怎么觉得丢人难看,刘萌萌也只能向阎夜霆求助,可却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实在无法说出让他帮自己去找卫生巾的话,更不敢让他陪自己一起丢人。

    打开刘萌萌的行李箱,找出里面的衣物后,阎夜霆便想给她拿过去,可突然有想到了什么,又是在行李箱里一阵翻找后,拿着衣物来到卫生间门前,敲响房门说到:“你要的衣服我给你拿来了,你开下一门好吗?”

    刘萌萌觉得比起衣物,她现在更需要的是阻止大姨妈肆虐的东西,现在的她就算是想去给阎夜霆开门,也无法起身,只要她起身走动,她绝对敢保证再次让阎夜霆见到终生难忘的画面,所以她只能坐在马桶上干着急。

    “大叔,你等一下。”

    嘴上说着等一下,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她保证不了大姨妈不继续流淌,也更无法起身去开门。

    待在卫生间里,刘萌萌记得都想要挠墙,可是挠墙也解决不了她现在的窘境,视线落在一旁的厕纸上,心下一横,死就死吧,暂时就用这个将就一下吧。

    “大叔,你在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一边冲门外喊着,一边拉过厕纸扯了很多出来,整齐的折叠在一起有些厚度后,急忙垫在身下便起身冲了马桶,往房门走去,然后躲在门后小心的拉开了门把。

    “大...大叔,把衣服给我吧!”

    尽量隐藏着自己的身子,从门缝里探出一个脑袋叫着阎夜霆,刘萌萌脸上除了尴尬难堪以外,再也找不到第二种神色,而阎夜霆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咳!给你。”

    看了一眼刘萌萌,急忙把头别到一边,僵硬的将衣服递到她面前,本以为她很快会拿走呢,却见到她迟迟不拿走,而是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自己,阎夜霆顿时感觉不妙,于是接下来让他为难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大...大叔,你...能不能...去帮我买个那个...”

    那个?是什么东西?疑惑的转头向刘萌萌看去,见到她一副娇羞的脸红模样后,阎夜霆顿时明白她所说的那个是什么东西,脸上也跟着浮起一抹红晕,就连嗓音都变得有些黯哑起来。

    “你...行李箱里没有吗?”

    明白是什么东西后,阎夜霆带着窘迫的期盼问着,不是他不想出去给她买那种东西,而是他们家住在郊区,出去买一趟东西回来估计都是一个小时以后,那样不仅自己上班迟到,家里所有人也就知道这件事了,到时不仅自己难堪不说,刘萌萌自己恐怕更没脸见人了。

    “我...忘了准备...”

    软褥怯懦的声音响起,彻底打破了阎夜霆最后的一丝希望,让他整张脸都难堪了起来,可却无法拒绝刘萌萌的请求。

    “先拿了去里面等着,我...我帮你想想办法...”

    “哦!”

    接过阎夜霆手里的衣服,刘萌萌再一次关上了卫生间的房门,耐心的在里面等着,却不想阎夜霆接下来回面对怎样的境况。

    出去买已经是没有可能了,阎夜霆只能出去找人借那种东西,而这件大宅里,除了阎夜馨和孟佳佳还用那种东西外,其他人貌似都过来用那种东西的年纪,他能去借的也只有这两人。

    阎夜霆首先选择了妹妹阎夜馨,只要在她这里能找那种东西,他便能接解脱,可是事情却不能如他所愿,当他敲开阎夜馨的房门,吞吞吐吐的说完自己的拉伊后,却被告知没有那种东西,顿时让他有种浪费感情的冲动,恨不得摔门而去,不在去管刘萌萌的破事。

    没能在阎夜馨哪里找到想要找到的东西,阎夜霆只好转战孟佳佳的房间,可是结果却是一样的,两人都没有囤货的习惯,所以他只能铩羽而归。

    可就在阎夜霆打算转身离去时,孟佳佳忽然有些犹豫的说到:“那个...霆哥哥,阿姨好像有那种东西,她最近有来,你可以去找她问问。”

    随着孟佳佳的话音落下,阎夜霆整个人都开始散发着冷气,脸更是黑的跟锅底一样,让他去跟老妈借那种东西,绝对比杀了他还难受,不仅会被嘲笑不说,绝对会成为自己一生难忘的阴影,因为他老妈和他老婆一样,都是一个奇葩中的奇葩,从来都以他的耻辱不痛快为乐。

    离开孟佳佳的房门后,阎夜霆艰涩的回到自己房间中,这时刘萌萌等的有些不耐烦,打开卫生间的房门,从门缝里看着四周的一切,见到他回来后,便着急的问到:“大叔,你找到了没有,全身血腥味儿,我真的好难受。”

    求人时刘萌萌还不忘撒娇,以往这一招对自己老妈百试百灵,希望对阎夜霆也会有作用。

    看着刘萌萌那张带着撒娇韵味的小脸,阎夜霆真的很难拒绝她,只能不耐烦的说到:“在等一下,我这就去给你拿。”

    说着,阎夜霆便逃跑一般离开了房间,弄得刘萌萌一脸的疑惑,好在不久后他果然找来了她需要的东西,欢欢喜喜的接过阎夜霆递过来的东西后,刘萌萌便对他扬起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谢谢大叔!”

    随着卫生间的房门关上,阎夜霆颓废的做到屋里的沙发上,一包小小的卫生巾,不仅让他丢尽了脸面,还让他损失了一辆价值三千万的玛莎拉蒂限量版跑车,另外还要成为随叫随到的司机,这恐怕是世界上最贵的一包卫生巾,却被刘萌萌一个谢谢简单带过,她的谢谢还真是价格高昂。

    终于摆脱了大姨妈的困境,刘萌萌高兴之余,也没有忘记之前的尴尬窘迫,之后一直都不敢去阎夜霆那张不太好看的脸,更不敢去看阎夜馨那得意过头的姿态,以及孟佳佳打量的眼神,和马小爱摸不清头脑的眼神。

    紧张窘迫的早餐终于安然度过,刘萌萌发现大家和以前差不多意外,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想起房间里那张什么都没有了的大床,眼神不自觉的向阎夜霆看去,顿时散发出亿万道崇拜感激的光彩,原来她的老公不仅帅气有钱,还这么的温柔体贴,绝对是最佳老公的典范,让她想要不崇拜他都难。

    “带好要带的东西,我送你们去上学。”

    被刘萌萌的眼神看的毛骨悚然,阎夜霆下意识觉得这似乎不是什么好事,一边躲开她的视线,一边催促着她上楼收拾东西。

    “是,大叔!”

    朝着阎夜霆敬了一个标准的少先队礼,刘萌萌带着满脸笑容跑上楼去东西,可等她下楼坐上阎夜霆的车子后,脸上的笑容就立马没有了,因为阎夜馨这个敌人也在车上,而且还是一副不鸟她的高傲样子,看着就让人来气。

    “哼!”

    冷哼一声在副驾驶坐好,看着车子向学校出发后,刘萌萌立刻双眼发光的看向开车的阎夜霆,越看月食喜欢,很不得天天黏在他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