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2章 活着没意义了(为红包加更

作品:萌妻倒嫁

    因为阎夜霆之前有和刑慧说过要回家的事情,所以刑慧早早的下班回到家里等着两人,在两人敲门后,便把两人请进了屋里。

    看到两人进屋后,刑慧没有在第一时间招呼阎夜霆,而是仔细打量了刘萌萌一番,在确定她没有什么问题后,这才开口招呼着两人坐下。

    “你们随便坐吧,我去泡茶。”

    说着刑慧便转身去了厨房,而阎夜霆把带来的东西放到一旁的橱柜上后,在客厅坐了下来,至于刘萌萌则是回到自己的房间,放松的把自己扔在大床之上,感受着屋里独有的熟悉感。

    等到刑慧泡好茶坐下,阎夜霆便和她解释了最近发生的事情,请她放心的同时,也表明了自己要娶刘萌萌的决心。

    在两人交谈一番过后,阎夜霆便逐渐进入了这次来访的正题,提到了两人的举办婚礼的事情,而这时刘萌萌却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撒娇的做到老妈身边,开口就好奇的问到:“你们在聊什么呢?都没有人搭理我,我还以为你们都要我了呢!”

    “臭丫头,赶快给我坐好了,都多大人了,一回来就你妈怀里钻,也不怕你老公笑你。”

    一边推着刘萌萌不停往自己怀里蹭的脑袋,一边嫌弃的说着,可刑慧脸上却没有一点嫌弃之色,相反很享受刘萌萌这点小撒娇,不仅心里觉得暖呼呼的,更有着明显的满足感。

    “大叔才不会笑话呢,你说是吗?大叔!”

    被刑慧这么一说,刘萌萌反而更加明目张胆起来,不仅直接躺在了沙发上,更把脑袋直接搁在了她的腿上,一脸调皮的冲着她欢笑,好像在炫耀自己老公有多好一样。

    “你呀你,让我怎么说你。”

    虽然表面上很不认同刘萌萌这种毫无形象的做法,但刑慧还是任由她枕着自己的大腿,一边顺着她的头发,一边宠溺的看着她,眼中满满的关爱,以至于忽略了阎夜霆这个强大的存在。

    “吭!萌萌,我和伯母正在谈论婚礼的事情,你有什么想法吗?”

    “什么!”

    听到阎夜霆所说的话后,刘萌萌顿时大惊失色,立刻从刑慧的腿上瘫坐了起来,一脸的难以置信。

    “要举办婚礼吗?什么时候举办?为什么没有跟告诉我,更没有人和商量。”

    此刻刘萌萌依旧激动的不能自持,不过,她的激动不是因为喜悦,而是受到了惊吓,当初和阎夜霆结婚时冲动之举,她从没有想过婚礼这码事,更何况她现在课业那么紧张,又马上要进行补考,那又什么时间去准备婚礼呀!所以现在举行婚礼是万万不能的。

    “臭丫头!干嘛一惊一乍的,没病都被你吓出病来了!”

    看着刘萌萌一副惊魂未定的激动样子,刑慧伸手就向她后脑勺挥去,平日就受不了刘萌萌毛毛躁躁的个性,竟然结了婚依旧改变不了这毛病。

    “哎呀!妈...”

    被老妈毫不留情的拍了脑袋,刘萌萌一边揉着自己的后脑勺,一边怒瞪着老妈表示自己的不满,而刑慧也同样回瞪着她,两人立马互相干瞪眼起来。

    “你...你们先霆我说好吗?”

    看着母女俩的互动,阎夜霆庆幸自己这场没来错,果然刑慧能让刘萌萌恢复原来的样子,只是他的话刚说完,母女俩便统一战线同时向他瞪来,然后又互相看了一眼,各自冷哼一声把转向一边,都是一副气呼呼的模样,可却不难看出两人浓浓的依恋情愫。

    “哎!”

    阎夜霆真是服了这母女俩了,每次他来都看见她俩互掐斗嘴,虽然这是她们相处的模式,可还是让他有些不敢苟同,更不由得想起自己老妈,想到了那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来刘萌萌会进他们家的门,也是有一定的原因。

    “萌萌,举行婚礼的事情我不是不跟你商量,而是没有必要商量,我们结婚的事情现在已经是满城皆知,举行婚礼已经是势在必行,而依我个人的想法,当然是越快越好,如果你们没有什么问题,我就立刻让人去办,绝对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好不容易听完阎夜霆说完这一大段话,听完后刘萌萌便不淡定了,立刻一跃而起,看着阎夜霆便气呼呼的发表起自己的意见来,她有问题,还是有大问题。

    “什么狗屁盛大的婚礼,我有意见,我天大的意见,我是新娘,举行婚礼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你凭什么认为我没有意见,凭什么人我会什么事情都顺从你,你问过我的意见吗?”

    听着刘萌萌这么一通的生气质问,阎夜霆呆呆的看着她,有点反应不过来眼前这个刘萌萌还是他认识的刘萌萌吗?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她这么生气,竟然却是因为他要举行婚礼生气,难道她不想举办婚礼吗?

    “臭丫头!你发什么疯呢,给我坐下好好说话。”

    看到阎夜霆呆愣的模样,刑慧知道他是被刘萌萌的举动吓到了,便立马站出来打圆场,说着就把气呼呼的刘萌萌拽回沙发上坐下,警告的瞪了她一眼后,对着阎夜霆扬起和煦的微笑。

    “不要见怪,这丫头就是性子直了一点,不会说话。”

    其实,被刘萌萌这么一通质问,阎夜霆面子也有些挂不住,但他不会因此生气,而刑慧的打圆场也给了他台阶下,于是他的态度便软了下来。

    “你那么着急干什么,我这不是在和你商量吗?你有什么意见就提出来吧,我能做到的,我会尽量满足你。”

    “真的?”

    见到阎夜霆都这么说了,刘萌萌的态度也就软了下来,同样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于是看着阎夜霆的眼神也多了一丝愧疚。

    “真的,你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不安的打量了一下阎夜霆,确定他不是说假话后,刘萌萌便整了整神色,润了润嗓子后说到:“我的意见就是现在不能举办婚礼,先不说你家里不不喜欢我,而我现在课业这么重,根本没有时间不说,这样仓促举办的婚礼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所以我觉得先还是不要举办婚礼比较好。”

    “你没有时间没事,只要交给我来处理不久好了吗?为什么现在不能举办婚礼?”

    这番话是刘萌萌难得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结论,可阎夜霆明显不认同她的说法,更不能接受她拒绝的原因,这让她一下子又着急了起来。

    “哎呀!大叔,你哪来那么为什么呀!我说我没时间就是没时间嘛!我要把请假的课程补回来,还好参加两周后的补考,如果我现在去忙婚礼的事情,到时一定补考不过关,过不了关我就毕不了业,毕不了业我就拿不到文凭,拿不到文凭以后就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工作我以后的人生都完了,婚礼可以以后再办,可补考的机会就只有这一次,如果考不好我以后的人生都完了。”

    越想越觉得严重,只要一想到补考考不过,刘萌萌就觉得自己以后的人生都黑暗了,让她整个人都萎靡不振起来,仿佛预见了自己悲惨的未来一般。

    “真这么严重吗?”

    对于刘萌萌的这些设想,阎夜霆明显不以为意,别说一张毕业文凭了,就是刘萌萌想要博士硕士学位他都能办到,现在整个粮城大学都是他,让刘萌萌顺利毕业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哪来那么多的事情,再者他根本就不在乎她是不是大学毕业了,至于她以后的工作问题,难道他堂堂粮氏集团总裁,还不能为她找一份像样的工作吗?更何况有他这个老公在,用得着她出去工作赚钱吗?只要她愿意天天在家睡觉都行。

    “当然有这么严重了,要是我毕不了业,我活着也没意义了,还不如现在就死了算了。”

    想想自己以后的暗无天日人生,刘萌萌立刻像是霜打的茄子,瞬间蔫了下来,觉得活着都没有意义了。

    “阎女婿啊!看在萌萌难道这么有心念书的分上,要不婚礼晚些在举行?”

    刘萌萌为了毕业的慷慨就义之举,着实震撼了刑慧一把,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女儿这么认真考虑一件事情,就连以前的高考都没见她这么慎重过,让她实在不愿击溃她的上进心,所以只好劝阎夜霆推迟婚礼。

    听着刑慧规劝的话语,阎夜霆沉默了下来,其实什么时候举行婚礼,他本身是不在意的,可是在他传统观念里,只有真正举行了婚礼,才算是真正的夫妻,也只有那样才能有夫妻之实,这是他一直不碰刘萌萌的真正原因,不是不想要,只是想留到结婚当晚,给两人都留下一个美好回忆。

    可是最近这段时间和刘萌萌同床共枕后,他越发的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她的**,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在婚礼之前吃掉她,所以才会这么着急想着要举行婚礼,可现在刘萌萌这么反对,坚持下去她也不一定会配合,到时两人都会不愉快。

    与其这样不如等到她考试过后在举办,到时不仅有充足的时间,自己也可以空出充足的时间带她出去度蜜月,这样对他们都都有利,只是可怜了自己的兄弟,需要继续过只能看不能吃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