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8章 忍无可忍

作品:萌妻倒嫁

    站在阎夜馨房门前吐糟一番过后,刘萌萌待着满身的无奈回到房间之中,屋里很干净干整洁,已经换了新的被褥,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可刘萌萌就是觉得少了什么,可具体少了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随意的将书包放在屋内的书桌上,刘萌萌觉得有些烦躁闷热,便想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可打开衣柜后她才发现,自己的行李还完好的放在衣柜里,跟本没有人帮自己整理。

    想到在举办婚礼前都要住在这里,刘萌萌又是一阵懊恼的抓耳挠腮,可最终还是认命的把自己的衣服都拿出来挂在衣柜里,然后才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洗澡。

    简单的冲了一个澡后,刘萌萌把换下来的衣服扔进屋里的脏衣筐里,这时她发现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她前天换下来的衣服还在里面,根本就没有人帮她洗,而阎夜霆的却早已消失了。

    看着衣筐里的脏衣服,刘萌萌难得聪明了一回,没费脑子就知道这事和马小爱有关,虽然很想冲下去找她理论,可是想到要让她认可自己这码事后,便认命的拿出衣服,自己去楼下用洗衣机洗。

    一边无聊的洗着衣服,一边随意的在楼下四处张望着,很快刘萌萌便发现家里出了他们几个主人外,就只剩下一个做饭的老妈子,前天回来时看到的另外两个都不在,对于这个情况刘萌萌没想太多,洗好了衣服便上楼回房。

    洗了衣服回到房间后,刘萌萌终于迫于压力开始翻书包学习,可看了半天书局势一个字也没看进去,让她不得不扔下书本,无聊的在屋里翻白眼。

    无聊的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刘萌萌不禁的想起阎夜霆从学校回来时的模样,之前明明还好好的,可自从明阳阳哥哥走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仅摆出了那张冻死人不偿命的冷脸,更不跟自己说一句话,弄得好像自己招惹他了一样。

    思来想去,刘萌萌还是不明白阎夜霆为什么会突然变了一副模样,无奈之下只好把思绪移回课本上,可还是无法专注的学习,这让她非常的懊恼,烦躁的恨不得把自己头发都镐下来,距离补考的时间只剩两星期了,而她却连一点复习状态都没有,怎能让她不着急呢。

    啪的一下把书扣在桌上,刘萌萌起身翻出书包里的手机后,便输入汤明阳的号码拨了过去,以往都是汤明阳帮她补习的,她早就习惯了他的补习模式,现在这种紧急事的状况,她只能厚着脸皮再去求他帮忙。

    电话很快被接通,里面传来汤明阳熟悉的声音,顿时让刘萌萌感觉到一阵轻松,两人一起闲聊了一会儿后,刘萌萌便越约他明天上午见面,想着跟他解释一下自己结婚的事情,然后在跟他道哥歉,不管怎样她都不想失去汤明阳这个好哥哥,只要他能原谅自己的欺骗,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明阳哥哥,我们明天中午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厅见一面吧,有些事情我想好当面跟你说,可以吗?”

    刘萌萌这话刚说完后,房门突然被大力的推开了,发出了一声巨响,吓得她把手机都掉在了地上,还以为有人撞门了呢,可当她惊魂未定的向门口看去时,只见阎夜霆冷若冰霜般站在那里,一双如鹰般的眼神紧紧的锁着她,仿佛她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萌萌,你没事吧!”

    电话里突然失去刘萌萌的声音,汤明阳顿时一阵担忧,立刻着急的询问着发生什么,这才换回了刘萌萌的思绪,从地上捡起手机,拿到耳边说到:“我没事,只是不小心把东西碰掉地上了而已,没什么大事。”

    “没事就好,至于你说的见面时间,我明天会去的。”

    再次听到刘萌萌正常的声音,汤明阳提起的心瞬间放了下来,可有人的心却提了起来,看着自顾自讲着电话的刘萌萌,阎夜霆恨不得立马夺走她的电话,让她也见不到她那个明阳哥哥。

    “吃晚饭了,我妈让我叫你。”

    没有冲动的上去抢电话,但阎夜霆却做出了另一个幼稚行为,故意把说话的声音放得很大,就怕电话里的人听不到一样,然后嘭的一声摔上房门便走了出去。

    呆愣的看着阎夜霆这一系列的行为,刘萌萌有种他一定吃错药了的感觉,过了许久后才回过神来。

    和汤明阳约定好明天见面后,刘萌萌便挂断电话走出了房间,来到楼下时,阎家一家人都已经坐在了餐桌上,可是却没有先动筷子吃饭,貌似都在等着她一样。

    “呦!你这儿媳妇架子还真大,公公婆婆都在餐桌上等着了,还要去三催四你请才来,架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看着刘萌萌在餐桌上坐下,马小爱惟恐天下不乱的说着,而阎夜霆丝毫没有要帮她的意思,直接拿起筷子说了声吃饭后,便开始正经八百的用餐。

    扫了一眼阎夜霆依旧冻死人的冷脸,低下头默默的吃着碗里的饭菜,刘萌萌觉得一点食欲都没有,虽然被马小爱冷嘲热讽了一通,可她却没有一点生气,但见到阎夜霆不搭理自己后,便像个泄了气的脾气,连吃饭的食欲都跟着下降了。

    一顿丰盛的晚餐,刘萌萌吃的食不知味,直到阎夜霆吃饱要离开时,她便立马跟着起身,打算和她一起上楼,却不想被马小爱叫住,使她不得不留下,而阎夜霆听着她被马小爱训斥,不仅不帮她说话,反而直接离开了餐厅。

    看着阎夜霆冷漠上楼的身影,刘萌萌心里顿时委屈极了,以至于马小爱所说的话一个字都没听见去,等到所有人都用完餐走了后,她才发现餐厅就剩下她一个人,重要的是她还要收拾这一桌子的残羹剩饭。

    强压下心里的委屈,认命把餐桌上的餐盘碗筷一样样收进厨房,倒掉剩菜剩饭后,刘萌萌便默默的做水池旁洗着碗筷,听着外面的嘻声笑语,心里的委屈一点一点的加大。

    好不容整理好偌大的厨房,刘萌萌刚打算上楼回房时,马小爱再一次叫住了她,对着她就摆起了婆婆的威严,不仅一条条的数落着她的不是,更是对她品头论足,说的她好像一无是处一样。

    看着马小爱噼里啪啦的训斥声音,刘萌萌默默的告诉自己,要忍,要忍,一定要忍住,可是当马小爱说个没完没了时,她最终还是忍不住爆发了,她是和阎夜霆结了婚,但不是为了给他们家做牛做马才结婚的,凭什么让她做老妈子用人做的活,她在家都没被老妈这么使唤过,凭什么来这里就要听他们的。

    “你...你反了你,我可是你婆婆,有你这么跟婆婆说话的吗?”

    “你是我婆婆又怎么样,我为什么要听你,为什么我给你们当用人使唤,我妈都没让我干过这么多事情,你凭什么要求我来干,我就是不干,你能把我怎么样?”

    原本看到刘萌萌一副隐忍的态度,马小爱还挺得意的,谁知还没有得意多大一会儿呢,刘萌萌的逆反本性本性就暴露出来了,不仅大声顶撞她,更是摆出一副和她对着干的架势,顿时让婆媳战争再次打响。

    “我就说嘛!你装不了几天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了本性,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向嫁进我们家的大门,除非我死了,不然你想都别人。”

    “那你赶快去死吧,因为我已经嫁进来了,不仅拿了结婚证,更住下了你家里,随便你承不承认我这个儿媳,我都在这里,你要是有本事就让你儿子跟我离婚,不然你就得受着,因为我就是我,我不会为了任何人改变我自己,更不会因为谁委曲求全。”

    大声的回呛回去后,刘萌萌便不管不顾的向楼上走去,她真的是受够了,明明她什么都没做错,却一个个都找她的麻烦,阎夜霆都不给自己好脸色看了,谁还在乎他妈怎么看,去他妈的接受认可吧,她刘萌萌不需要,就算没有他们的认可,她也绝对能活的好好的。

    “喂!你让谁去死呢,你给我站住,给我站住...”

    砰地一声关上房门,把马小爱唠叨没完的声音隔绝在门外,刘萌萌的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可是心里的委屈却丝毫没有减退,让她做什么都没有兴致。

    盯着双眼一直瞅着房门,直到刘萌萌躺在床上睡着,依旧也没有看到她想看到的身影。

    一直在书房待到了夜里十二点,阎夜霆这才想到该睡觉了,可是看着一直没有任何响声的房门,他又有些不死心,其实他并没有多忙,一直待在书房也只是想刘萌萌能够主动来找他,能够主动和他说汤明阳的事情,可是他失望了,她一直都没有来,也没跟自己说一句话。

    带着沉重的失落情绪回到房间里,屋里的灯虽然还开着,可刘萌萌已经睡着,丝毫没有因为他不在而失眠,好像他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一样。

    洗了澡躺在床上,阎夜霆习惯的把刘萌萌搂紧怀里,而她同样也依赖般的趴在自己怀里继续睡,闭上眼睛,脑海里自然的飘过她刚才和母亲吵架时说的话,他承认刘萌萌有一点说对了,那就是他放不下她,一点都放不下,所以在听到她说要离婚那两个字后,他落荒而逃了。